31、上海之旅(1/2)

加入书签

  「操,老外的身体感觉系统这么迟钝……」段璧嘀咕了一句,但是他并没有如米歇尔所愿的加快频率。「不着急,放松,好戏在后面。」他一边喘息着在米歇尔耳边低语,一边尝试着刺激米歇尔的性感带。吻她的耳垂、脖子、甚至是腋窝,又用手指拨弄着她的阴di。

  「啊……你的技巧真的太棒了,像你的爵士乐……我从来没试过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哦……你真是一个迷人的家伙……我爱你的手指……它不但能取悦女人的耳朵,还能取悦女人的身体,我真的开始有点喜欢上你了,要不要做我的男朋友?」米歇尔挽着段璧的手,不顾上面湿淋淋的都是她自己的yin水,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含吮。

  「是吗?但是你这么马蚤,天天这样,不用三个月我就好挂了,我可想多活两年。再说,我可不想带绿帽子。」「不会的,我发誓,我永远是属于我爱的人的,如果你爱我,就吻我……」米歇尔沉醉的闭上眼期待着。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

  「谁?」段璧不耐烦的问道。

  「开门。」「妈的,谁啊?」段璧酒劲还没过去,披上睡衣就起来开门。

  当他开门的时候,却看见张琦如同铁塔般的身躯堵在门口,那铁青的脸色,明显的表现出他现在心情很差。「砰……」张琦一记摆拳就把段璧打倒在地,刚才他在房门外听得清清楚楚,对于段璧的放纵,他才破例的违反自己的职业操守,狠狠地揍了段璧一拳。「这下是替娜娜流过的眼泪……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说完转身走了。

  「段……你怎么样了?」米歇尔吓得赶紧过来扶起段璧问道。

  段璧被一拳打在下巴上,只觉得脑子嗡嗡的眼冒金星,许久才缓过劲来。

  「你准备给谁打电话?」他看到米歇尔拿着电话正准备拨号。

  「我要报警。」「放下……不需要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只要你放下电话。」…………………………………………………………………………………「我真没想到,你一个当警察的,居然也会动手打人……」志扬、嘉嘉和祖尔站在走廊拐角处,看着张琦走了过来,祖尔小声的说道。他们没有拉住张琦,又害怕出什么事情,所以就跟了过来看看,还好没有出什么太大的问题,不然真的不知道该帮谁好。

  「哎……我是气糊涂了,这事要是闹到队里去,难免要处分我。」张琦虽然在叹气,但是他并没有后悔。在程家出来的时候,他想要劝住非要跟来的嘉嘉和志扬。「你们去了还要回来,挺麻烦的。我过,顺道就回家了。」

  「我们还是去趟吧,把她们俩这么撒在外面也不放心,还是把她们接回来吧。」

  志扬说道。

  于是,柔然就留在家陪娜娜看电视,他们三个就带了祖尔的证件往市里赶。找到了祖尔,澄清了误会,才把两位巡警送走。

  「祖尔,你发烧了?」嘉嘉摸摸她的额头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吧,你还说这里气候比巴黎好,却没想到会冻死人。」

  祖尔现在只觉得头很痛。

  「米歇尔呢?她怎么让你一个人跑出来了?快去收拾收拾,跟我们回去吧。」志扬吩咐道。

  「这……我刚才陪她去喝了些酒,她已经在酒店睡下了。我们明天再回去吧。」祖尔半真半假的说道。

  「跟我们回去吧,你这样怎么能让人放心,明天肯定会烧得更厉害,可能是病毒性感冒,跟一般感冒不一样,明天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下。」嘉嘉拉着祖尔的手说道。说着,一行四人走到了酒店外。

  「咦?这不是咱家车吗?不是让段璧那小子开走了。」志扬眼尖,在酒店前的停车场看到辆黑色雅阁像是自己的那辆,再一看车牌号,果然是自己的车。

  「段璧也在这住吗?」嘉嘉问祖尔道。

  「这……」祖尔发烧的厉害,脑子比平时迟钝了很多,她不敢承认,不然米歇尔一定会怪她,但是万一穿帮了,嘉嘉和志扬肯定也会怪她隐瞒。就在她迟疑的片刻,嘉嘉就发现了她有事情隐瞒,因为祖尔是从来不说谎的。

  「你们今天见到他了,是吗,祖尔?」「是……在酒吧里。」「然后你们就跟他来了这儿?」看到祖尔又沉默了,三人心知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巧合,能凑巧的住到一间酒店里。而以米歇尔的性格,不用问也知道他们两个在做什么了。

  「他们是在几号房?」一直没说话的张琦,突然出声询问道。

  「这,我……嘉嘉,你知道,我不能这么做的。我……哎,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叫你们来的。」祖尔想要挣脱嘉嘉的搀扶,去阻止张琦有过激的行为。

  「你不能去,他们已经分手了,如果米歇尔要和他在一起,是他们的自由,你不能这样去找他们。」「我今天看见娜娜为这个浑小子默默地流了一天泪,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分的手,我不知道他们之间为的什么分的手,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就要教训这小子。」「扬,你帮我拉着他呀。嘉嘉,你劝劝他。」祖尔出声求助道。

  嘉嘉沉默了,她和祖尔都知道他们俩为什么分的手,只不过祖尔是怕张琦会殃及米歇尔,而嘉嘉则觉得自己不说出来那个原因已经不算是落井下石了,所以她拽拽志扬,示意他不要出声,让张琦自己决定。

  「张琦,别把事闹大了,别忘了,你是一个警察。」志扬还是不放心的劝了一句,他还不太了解张琦的脾气,怕他万一真的冲动,惹出麻烦来,警察执法犯法,那不是更罪加一等了。

  张琦没说话,只是径自走到酒店大堂的前台,掏出警官证来说道:「我要找一个叫段璧的人,有个案件请他协助调查,请帮我查一下他在几号房。」大堂经理检查了一下他的证件,又看看面沉似水的张琦,很痛快的把段璧房间号调了出来,因此才有了张琦垫炮神拳轰倒负心人的一幕。

  这事一闹出来,志扬也不敢放张琦走了,怕他再回头找段璧麻烦,车也没提的拉了祖尔一起,坐着张琦的车往回走。

  「呼……对不起,刚才叫你们看到我失控了。」张琦坐在副驾驶座上苦笑道。

  志扬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今天要不是你在,就是我揍那个混小子了。

  他太不是东西。「囡囡是他的女儿,若馨是他的前妻,他现在琢磨出味道来了,心里不禁把段璧这混球骂了几万次,本来还只当是小情人间闹别扭,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会事。

  张琦敏锐的扑捉到了一个想法,问嘉嘉道:「这件事,和伯母有关?」

  他想起今天白天娜娜提到妈妈的时候突然哭得很伤心,段璧的表情也很不自然。

  「算是吧。」嘉嘉尴尬的不愿多说,但是她知道张琦已经对妹妹有了感情,如果他们能有进一步发展,势必要让他了解到妹妹心灵受伤的真像。

  张琦看她尴尬的表情,知道肯定有什么隐情,虽然他没有往龌龊的方面去联想,但是单看几天前段璧对娜娜的那份热情劲,在短时间内发生的180°巨大转变,他还是猜测是因为感情问题纠葛导致的。

  「小张,今晚上医院有人值班没?」志扬看祖尔烧的有些迷糊了,有些担心的问道。

  「应该有吧,往年过年时候我也往医院送过病人。」

  「那就先去趟医院吧……」…………………………………………………………………………………………

  当张琦把他们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年初一的凌晨四点了。三个人新年钟声没听到,倒是在医院里陪着祖尔打了两个吊瓶。祖尔明显的好了许多,可能是很少用青霉素的缘故,所以吊瓶的效果见效特别快。

  本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出现轻度晕厥,体温也发烧到了40c,但是挂了一个吊瓶之后,就基本上退烧了。医生也可能是怕麻烦,说不用再打吊瓶了,吩咐她继续吃药,以防病情再度恶化。

  祖尔平时很少输液,要不是这次发烧的四肢无力,只怕护士想给她扎着一针还要费很多手脚,这大概也是祖尔还怕来医院的另一个原因。

  娜娜和柔然早就跑到一屋,搂着小淘气睡觉去了,嘉嘉也去照顾病号祖尔去了,客厅里只留下了志扬和张琦两个人。

  「小张,忙活一晚上了,留下歇歇吧。」志扬看张琦也是满脸倦色,出言挽留道。「呵呵……今天麻烦你一天,怕是比你值班还要累吧?」「呵呵,没,比值班有意思多了。」张琦笑道。「不过,我就不打扰了。我还要回宿舍去。」

  张琦起身准备告辞。

  「留下吧,反正家里有的是地方,你也别拿自己当外人了,我觉得你人不错,可交。」

  「程大哥,我也觉得咱俩好像打过交道,就是想不起来了。」张琦也笑笑说道。「不过,我确实有个事儿,想征求下你意见。」「好,来,边喝边聊。」志扬拿过来两罐啤酒,启开说道。

  张琦看看,没说什么,也打开一罐,跟志扬碰了下,灌了一大口说道:「我想追求娜娜,你们一家同意吗?」志扬似乎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没有直接回答,想了想问道:「你可要想好了,感情,不是施舍也不是怜悯,我不想你一时冲动,到时候不但伤害你,也伤害到囡囡。」「我想清楚了,这绝对不是一种怜悯。原本我觉得她是真喜欢段璧,他们两个人才是合适,但是今天我看到了这混球居然跟洋妞搞在一起,今晚上真应该狠揍他一顿,他根本配不上娜娜。我今天是有些唐突,但是我觉得我这人还算是正直,我这几天心里也一直在惦记着她,在心里问自己,所以,这不是一时冲动的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今后我也肯定好好对她,希望你们能支持我,也算是打个招呼吧。」他习惯了熬夜,到了凌晨反而思路更加敏捷,借着酒精的刺激,张琦把心里的想法有条理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不过,不是我对警察的职业有偏见,但是我们也不想看到囡囡过一种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你能为了她放弃你现在的工作吗?」志扬也把丑话说在前头,虽然有些刺耳,但却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这……我会考虑这个问题的,但是毕竟做我们这行的都是单身汉,应该也有比较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法的。不过,我保证,如果非要让我在事业和娜娜之间选择一个,我宁可放弃事业。」张琦坚定的说道。

  「好,我信你。来,干了……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我们一家子都支持你,但是千万别再想那个混小子一样,伤了囡囡的心。」「我保证不会。不过囡囡是……?」张琦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是娜娜的小名……」志扬看着有些尴尬的张琦,玩味的笑道。

  此时,嘉嘉和娜娜正躲在二楼的楼梯口,听着下面的谈话。因为自立要起夜,而柔然则是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根本没有照顾人的自觉性。只能折腾着失眠的娜娜起身来给他换尿片,又抱着他一边走着一边哄他睡觉。她听到楼下声响,出来看见姐姐从客房出来,得知祖尔生病了,又隐约听到张琦和爸爸谈论自己,她才跟姐姐一起躲在楼梯口,将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了去。娜娜已经在姐姐怀里哭得泣不成声了。「姐姐,他说的是真的?」嘉嘉搂着妹妹,无奈的点点头道:「嗯,我们亲眼看到的。你别为那种人伤心了,不值得……」

  娜娜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也不再听他们谈话,把孩子递给姐姐,自己转身回了自己房里。

  嘉嘉知道这不是一个谈话的好时间,叹了口气,从楼上走下来。

  「亲爱的,来,一起坐会儿。」志扬拍拍身边的位子说道。

  「你们这么大声说话,怕吵不醒一屋子人呐?」嘉嘉抱着孩子坐下抱怨道,其实他们谈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也不是可以防备的小声密谈,大厅很空旷,并不隔音,所以在二楼上只要不在房间里,都能听见下面有人说话。

  「嗯?」「囡囡刚才在上面都听到了。」「不会吧,她这么晚还没睡吗?」

  张琦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嘉嘉摇摇头,扭头对志扬说道:「还不是你好儿子,把她俩折腾的一晚上没睡好。我去给张哥收拾间房间,抱着……」说着把儿子递给志扬手里。

  志扬有些失笑,虽然感觉被小女儿听见稍有些尴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沉默半晌,手里一罐啤酒也差不多喝完了,志扬站起来拍着张琦肩膀鼓励道:「其实也好,这层窗户纸算是捅破了一半了,自己好好把握……我们精神上支持你。」留下这句话,他就和收拾完房间的嘉嘉下楼去了,只留下张琦一个人呆坐在厅里。

  卧室里,嘉嘉和志扬也是各自揣了好多心事,虽然有心亲热一下,却又都觉得不合时宜,所以嘉嘉也就在丈夫怀里说了两句体己话,两个人就相拥着沉沉睡去。

  只是没睡多久,志扬就觉得身边有动静,微微睁眼一看,原来是柔然睡醒了,看到孩子不见了,就知道他们回来了,就跑下来钻被窝。「几点回来的呀?」

  她枕着志扬的胳膊问道,一边又给自己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角度。

  「你身上好凉啊……坏丫头……几点了?」志扬冷的浑身一激灵。

  「嗯,快九点了吧。」柔然看看床头上的表说道。

  「才九点……祖尔病了,我们陪她去医院打吊瓶,快5点才回来睡下,你让我再睡会儿。」

  志扬闭上眼,没精打采的说道。

  「好好……你俩再休息会儿,我祖尔。」柔然又准备起床。

  「别折腾了,祖尔更需要休息。」志扬很无奈的拉住柔然说道。「老实躺会儿,年初一的,多难得这么安静的早晨……」志扬有气没力的打着哈欠说道,却是一股很享受的口吻。

  不过,任谁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大美女睡觉,也不会用很苦恼的语气抱怨吧?

  「嗯……」柔然乖巧的如小猫一样赖在志扬怀里。这宽厚温暖的臂膀和胸膛,是那么的令她感到安全,只要靠在他身旁,这几年来说受的委屈,被人轻视的苦楚,也都变得云淡风轻般的飘过。「好想一直这样被你抱着,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想。」柔然嗅着志扬身上浓重的男人味道,动情的在志扬耳边撒娇道。

  「那不用三天都饿死在床上了……」「哈……真是不解风情……你知道柔然不是那个意思的……」嘉嘉也被他们折腾醒了,同样的伸伸懒腰、蹬蹬腿,然后调整了下姿势,霸占了志扬另半边的胸膛。

  志扬被嘉嘉一阵乱汩涌搅得更是没了多少睡意。「哎……求你们让我安静,睡会儿好吗?」

  「你不爱我了……嫌我烦了……」柔然如是说。「哎,新妇领上床,糟糠就要被撵下堂啊…

  …他这是再说我呢,典型的喜新厌旧。」嘉嘉如是说。

  「哎……」这下是茅坑里撂石头,引起公愤了……志扬如是想,却不敢说。他向上坐起,把枕头竖起来,背靠在床头说道:「满意了吧,宝贝儿……心肝儿……」「嘻嘻……」联手战略成功,嘉嘉和柔然依然枕在志扬身上,在他小腹上画圈圈,画的志扬只觉有些口干舌燥。

  志扬爱怜的抚摸着嘉嘉顺滑如丝般的长发,不管经过如何,他始终觉得亏欠着娇妻爱女。

  虽然柔然也很懂事,有时露出来的娇憨之态,让他感觉是多了一个女儿在跟他撒娇,而嘉嘉才是一个真正的贤妻良母,甚至有一种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从容。自从回到他身边,一直在他身旁默默的支持他,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也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愿。只是偶尔露出恶作剧的狡黠之气,或是床笫间的无限热情活力,才能透出她原本风华正茂的少女天性。

  「你们两个啊,非要给我勾出火来不行……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们呢?以前,我以为,一生中能拥有嘉嘉,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他一手抚摸着女儿如丝缎般披散在光洁玉背上的长发。

  「嘻嘻……人家不都说了,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今生这算不算是再续前缘了?」柔然吐吐舌头笑道。

  「就你会说,那你怎么跟你爸关系那么不好呢?」嘉嘉嬉笑着轻轻掐了她一下道。

  「那……大概是后来半道分手了吧,又没说是老婆好不好……」柔然没好气说道。

  「哈哈……」志扬和嘉嘉被她贫嘴逗得笑得前仰后合的。嘉嘉也坐起身来,靠在丈夫身上,献上一记香吻。「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我们结婚都快三年了。大概我们前生也很恩爱吧,不然为什么这辈子你会没来由的这么疼爱我,谢谢你,爸爸。」时至今日,经常在午夜梦回之时,嘉嘉都会感觉自己幸福的不真实,但是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的爱人,那种有人宠爱的甜蜜,都会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她就是喜欢被他宠着,喜欢腻在他怀里呢喃。

  「呵呵……为什么会是没来由的,你是我一生珍视的宝贝,我也爱你,嘉嘉。」志扬也动情的吻了嘉嘉一下道。

  「那今生的小情人,你不再算算看看,是不是下辈子你来给我们做女儿。」

  嘉嘉觉得有点冷落到柔然了,笑着说道。

  「好你,占本小姐便宜……」柔然一点也不淑女的跨着志扬就来胳肢嘉嘉,两个人一阵笑闹,直到嬉戏累了,娇喘着相拥在了一起。

  那莲臂相接,玉腿相连的诱人的景色,一对玉人如春兰秋菊般各擅胜场,一时间让已经自认为很能抵御色诱术的志扬看的两眼发指,口舌发干了。「你啊,正经点的时候能迷死人,闹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