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情趣内衣引发的激战(1/2)

加入书签

  使自己用木板打他,还踢了他的要害,他都只是骂了自己几句,想起他那衰衰的样子、满脸是血还怒瞪沙强时的眼神。娜娜突然觉得他这个人除了会骗人,其实真的不是太坏。

  虽然她知道,栽在他这种惯骗手上的男男女女绝对不在少数,但是她对他的过去不感兴趣,至少这一次,他做了一次好事。

  「那也不对啊,那另一个怎么会是重伤呢?」嘉嘉问道。

  「嘻嘻……」娜娜难得的恢复了一点好心情,贴在姐姐耳朵上说道。

  「咕~~╯﹏╰b……寒那,你还真下得去口……」嘉嘉听完之后不禁一阵恶寒。

  「傻丫头,以后不许再做傻事了,你这次真的是死里逃生啊。」嘉嘉能想象到沙强收到这种致命的重创后暴怒的情形。

  「鬼才要有下次呢……看来以后出门真要有点防护措施了。」娜娜皱着鼻子小声说道。

  「好了,将就吧,谁让你现在是病人呢。医生说了,没个十天半月别想下床活动的。」

  嘉嘉倒了杯水,一面帮妹妹摇起病床,扶她喝了,又帮她躺下,一面说道。「好了,快点闭眼,估计他们快回来了,我到门口看看。」嘉嘉看看表,估计着他们要回来了,赶紧替妹妹把被子拉上。

  「嗯,不想盖……」娜娜只觉得被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气息,倒不是她洁癖,虽然护士替她处理了身上的伤,她还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身上有些怪味。

  「他,我真怕见他……」娜娜把脸缩到被子下面,嘉嘉看着她抖动的双手,知道她又在难受了。

  「放心吧,这不是你的错。其实呢,这也是对他一个考验,如果这点风浪都过不去,他嫌弃你了,那就说明他不值得,只要他真心爱你的,他不会放在心上的。」嘉嘉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发,安慰的说道。

  「嗯,我明白的……但是,我心里真的……」等到段璧来的时候,娜娜已经昏昏睡去,看着梦中犹带泪痕的女友,他心中不禁一阵绞痛。

  嘉嘉看他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似乎洗了个澡,精神好了很多,示意他做到床边的椅子上。「你在这守着吧,别吓着她。」知道他们肯定有悄悄话要说,但是嘉嘉还是不放心的吩咐了句。

  「嗯,放心……」段璧点头示意道。

  嘉嘉跟着志扬出了病房说道:「还好,比想象中要好……」「那就好。」

  在程志扬心里,小女儿和自己之间总是有那么一道隔阂,自己总感觉像个外人,总是不会像对待嘉嘉一样去关心她,而娜娜也肯定不会对着他来畅谈心事,而这也还是关系改善的结果。「刚才老江过来了,刚才叫我们一起去殓房看了,勘察现场的结果也出来了。警方接到报案,但是电话没声音,定位到是西郊三纺机的旧厂房里,到那的时候,那两个匪徒纠缠在一起,一个身上中了两枪,一个赤裸着下体,就是死的那个,原因是……下体要害部位失血过多。而那个中了两枪的居然还活着,还真是跟蟑螂一样顽强。」「你看了那个活得没?

  是不是挺瘦挺高的那个?」嘉嘉看志扬不明白,继续把妹妹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嗯,是挺瘦的,这样倒是把事情对上了。那就应该是那个胖子先把瘦子打伤了,先手臂骨折和中了一枪,然后胖子下体受创,估计囡囡也跟你说了是怎么回事了,然后那个瘦子为了保护囡囡去和胖子扭打,瘦子中了一枪,但是没打到要害,胖子却因为动脉受损,失血过多死了,而瘦的在昏迷前拨了110。」志扬分析了一遍经过。

  「应该是吧,不过说,也是亏了他了,不然囡囡真的会……你尽量帮帮他吧……这是妹妹的想法……」「嗯,好吧。」「老公,你辛苦了……累了吧,你也十几个小时没合眼了,我们回宾馆我给你按摩下吧。」「呵呵……终归不是年轻人了,还真有点经不住这么折腾,不过好了,至少囡囡没出什么意外。」志扬也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是啊,想想真的挺玄的。哎,对了,段璧能盯得住吗?别一会他再睡着了。」嘉嘉有点不放心的说道。

  「安了,也让他们小两口,有点空间说说心里话吧,没事的。」志扬笑着牵着妻子的手,向停车场走去。

  「你啊……回去可跟我解释解释,柔然那是怎么回事。」嘉嘉可一直没把这事忘掉。志扬一听,不禁愁眉苦脸的耷拉了下来,但是心想该来的终是会来,还是自己坦白了吧。

  回头说段璧送走了志扬和嘉嘉,回到安静的病房里,看着沉睡中不时皱眉的女孩儿,他心里不禁阵阵难过,他是真的喜欢娜娜,喜欢她对着自己撒娇的样子。可是现在,折了翅的天使虽然依然动人妩媚,但是那凄楚的散发淡淡忧伤的美,却让段璧心痛不已。

  「段璧哥哥……你来了?」段璧只是呆呆的出神,直到娜娜醒来,轻轻唤他回过神来。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身上还疼吗?」段璧轻轻问道。

  「没……还好……」娜娜也是小声的回答道。「我……」段璧静静的注视着女孩儿,静静地等她开口。但是,娜娜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个人都沉默了。

  段璧怕娜娜胡思乱想,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娜娜看他虽然换过了衣服,但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问道:「你多久没睡了?」「嗯,40个小时左右吧……也没,在北京机场打了个盹,我不困的。」

  段璧赶紧说道。

  娜娜艰难的向边上挪了挪,「床够大,上来吧。」段璧上了病床,靠在娜娜边上,伸手想摸下她脸上的淤青,但还是把手停在了半空中。「娜娜,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管什么狗屁生意,我……」「不呢,谁让就这么巧,我在北京机场给你打电话都能碰到这种事……你们以前有仇吗?」「也没吧,我就是看不惯那杂碎的勿滥劲,确实打小瞧不起他。以前就经常被他打,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这些……」段璧老老实实的双臂下垂,紧贴在身边,怕碰到娜娜身上的伤。

  「我……抱着我好吗?」娜娜看他这么拘束,往他怀里靠了靠。

  「别闹了,你现在一身都是伤,老实的躺着。」段璧把她按下,让她老老实实的躺好。

  「你嫌我身子脏了?」娜娜淡淡的说道。

  段璧没有说话,他用手撑着枕头,唇对唇与娜娜深吻起来,以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唇舌间的追逐依然热烈,香津依然甘甜任凭汲取,但是他却发现,女孩儿身上确实有怪味……这既让他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又让他产生了种异样的情绪。

  娜娜轻轻推开了段璧,身子偎在他怀里说道:「身上是很痛,但是只有靠着你,我才不那么难过,反而会舒服一些……这样会不会是我太自私了?」

  「别怕,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视线了,再也不要害怕了,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嗯……哎……」段璧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问道:「怎么了?在这唉声叹气的,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吗?」「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可惜,第一次这么没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有或没有,你都还是你,我要的是你这里属于我,而不是那里。」段璧指指自己心的位置说道。

  「段璧哥哥,谢谢你。」娜娜被段璧的温柔感动的再次热泪盈眶,直接的把头扎到段璧怀里小声抽泣着。

  段璧何尝不后悔下手晚了。平时孟阿姨护得太紧了,虽然不反对他们交往,但是又禁止他们发生关系,希望他们能等到结婚。段璧倒也尊重长辈的意见,所以一直以来,虽然有几次得到过娜娜的暗示和默许,但是他也都还能坚持着,没有真的把她吃了。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搂着娜娜安慰道:「这一章就此揭过,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吗?这也只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小插曲,我们不再提他了。」「嗯。」两个人又不禁深吻到一起。

  第十一章

  此时,在宾馆的房间里,浴室里哗哗的响着,志扬坐在沙发上,微微感到有些气闷的点了一支烟,一面回忆起了那年,印象中是刚过春节的二月十四号。

  「叔叔你好!啊……」李柔然跟着嘉嘉坐上了志扬黑色雅阁的后座,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但是等志扬一回头,两个人不禁都一愣,城府不深的柔然直接叫了出来。

  「柔然,怎么了?」嘉嘉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这么大反应,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身下搁到点东西。」她一边把自己的背包拉到身前拍拍说道。

  「搞怪,吓我一跳。爸,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李柔然,我的好姐妹儿。

  这是我爸,程志扬先生。「嘉嘉大方的给两人引荐道。

  「程先生你好。」「好。嗯,在这不能停车的,赶快想想,我们去吃点什么?」「嗯,开车、开车,我饿坏了,我们要去吃披萨,都做好下个月减肥的计划了,今天要好好的大吃一顿。」嘉嘉虽然听他俩语气怪怪的,但是心想可能是第一次见面不熟悉,所以会有些拘谨,也没多想,就立刻提出意见,打起圆场来。

  「sorrento」是一家地道的意式披萨连锁经营,虽然不像「必胜客」名声在外,但是却有更好的环境,更不必在门口排队。等三人落座,按各人喜好选了自己喜欢餐点、汤以及甜点,最后还要了一张12寸的披萨。

  「哇,这么多,哪能吃得下。」柔然虽然在抱怨,但是看她的样子都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还说,上次去吃麻辣烫,不知道谁点了3大碗……」嘉嘉毫不留情的拆台道。

  「呀,哪有那么夸张,又在败坏我淑女形象。」两个女孩儿不禁一阵打闹起来。引得周围许多桌的客人,都回头向这边张望。因为是情人节,所以店里很多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有许多人在嘉嘉和柔然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两个美女,只是碍于女朋友在场,所以趁此机会,都借机回头张望一下。

  「嗯……好了不闹了,我们去拿沙拉去。」嘉嘉看着爸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还有周围数道不善的目光,有点不好意思的拉拉柔然道。

  「我在里面不方便出去,你去吧。你多拿点,我要吃黄桃的~~~」看着嘉嘉笑着摇头走远,她才再说道:「程先生,真没想到……世界这么小,我真的……没想到会在临海碰到您……」「是啊,还真是巧的很。不过,我倒是也听说了你的事,也知道你在北京确实是为你母亲筹钱医病,要不看在你的一份孝心,还有我们是同乡份上,我也不会决定帮你。」志扬淡淡说道。

  「嗯,我还以为您是北京的大人物呢……却没想到……不过我想您也不会跟嘉嘉说我们是在那种会所认识的,是吧?」柔然伸伸舌头笑道。

  「放心吧,我不会破坏你和嘉嘉之间的友谊的。我也就是去生意上需要才去那的,加上朋友安排,再说我也没对你怎样,还帮过你不是?不过,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的背景太杂了,我先跟你说下,不许把嘉嘉往那种地方带。」

  「不会的,我自从那一次见识过了那种地方,也在没敢靠那边……真的谢谢您,要不然,我想我真的已经陷进去了……本来您走了,连名都没留下,那十万块我会想办法……」柔然赶紧澄清自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嗯,对了,你m的病怎么样了?」志扬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总算是结了个善缘嘛,总要问问情况。

  「呵呵,算是解脱了,我从北京回来后不久,我妈就走了,剩下钱也都叫我爸又拿去赌了……所以我现在拿不出钱还……」柔然说着,眼泪已然在眼里打转了。

  「哎,总算是尽到力了……有的时候真的缘深缘浅的,仿佛都是注定了的,想来这确实对她是一种解脱吧,你也别太难过了。」志扬劝道。

  「嗯,妈妈不在了,说实话,我也确实是解脱了,也对这个家没什么留恋的了,所以更坚定了我去北京的信念。」柔然看到嘉嘉已经端着两个盘子在向回走了,她很快的收住眼泪,平抑下呼吸,让自己尽量显得正常一些。「不管怎样,这份情,我会记您一辈子的……」

  「聊什么呢?好像气氛还蛮热烈的。」嘉嘉一面把盘子放下,一面好奇的问道。

  「说你呗,我和程叔叔说宫老师对你多好,连我这个嫡系的数学课代表都看着眼红。叔叔你不知道,刚才她还跟我说呢,说宫老师叫我们明天一起去她家玩呢,好事都想着她,都不跟我说。」柔然装作有些吃醋的鼓气说道。

  「哈,那可是我年初一时候可是给她打电话拜年时候定下来的,一看你就没给老师拜年吧?这样宫老师都没忘了让我叫你,这谁亲谁厚还看不出来吗?」

  嘉嘉知道柔然没心没肺惯了,毫不留情的揭穿她道……「程叔叔,喝口水吧。」

  志扬还在出神,手里的烟已经燃尽,只剩下小半截烟灰没有掉落。

  「啊?」他没反应过来怎么柔然会突然出现,不说回家了吗?」柔然,你怎么又回来了?」

  「嗯,奶奶睡下了,我在家呆不下,就又过来了。」柔然难得的在人前展现出一丝温柔,让志扬也不禁感叹,看来她两年来在北京磨砺的挺多。「你怎么进来的?」「这个呗,嘉嘉下午给我的。」柔然拿出房卡来,在手里晃了晃。

  两个人一阵沉默,只听着浴室里水还哗哗响着,气氛颇有些尴尬。「咳咳……你家里还好?你爸还……?」「嗯,他还那样。」柔然显然不想多谈自己的父亲,蹦出几个字来眼中也露出些许厌恶神色。

  两人又是一阵冷场……「我撒了谎。」柔然突然说了一句。

  「嗯?」「下午我哪也没去,你们走了不久,我就回来了。一直到你们回来,刚才我都在隔壁屋里坐着看电视的。嘉嘉说有事要跟我好好谈谈,我想我也有话要和她好好说说,所以……」她一面说着,一面看到嘉嘉已经换好了睡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就停下了谈话。

  「没事,我先把头发吹干,你们聊……」嘉嘉取下头上已经半湿的毛巾,擦拭着秀发,一边说道。

  「我们别这样好不好?我们这么多年,关系都没这样僵过,你听我说完好不好?」柔然听她话里有所指,沉不住气的大声道。

  「你说就是了,我听着呢。」嘉嘉没回头,坐在镜子前继续擦着头发。

  「亲爱的,你别这么大的火气,你听我说嘛。」柔然听得出嘉嘉口气的生硬,又用出了自己男女通吃的独门撒娇大法。

  嘉嘉每次被她这么一缠都会很无奈的投降,这次也不例外,想想两个人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也相信没有什么事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说的:「好了、好了,真怕了你了,我跟他都过了,你……你也知道我俩现在这情况了,孩子都两岁了,我真的爱爸爸。而你又是我这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即使你们之间真有什么,我也……我就是讨厌这种被瞒着的感觉。」「嗯嗯……我知道了,我都坦白还不行嘛,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柔然看了志扬一眼,说道:「要不还是你说?」

  「你们聊,我旁听。」志扬端着水杯表态道,却找惹来两双白眼球。

  「亲爱的,你还记得高二夏天时候,我自己跑北京去联络艺校的事没?」

  柔然回忆道。

  「嗯,好像有些印象,我妈怕我出去出事,没让我跟你去。」当时她本来想陪着柔然一起去的,但是因为妈妈不放心她安全,没有放行才作罢。

  「嗯,其实我当时就猜到了,你m毛病那么多,肯定怕我把你带坏,我才跟你说的。」

  柔然笑笑说道。

  「嗯?」这话就让嘉嘉听糊涂了,「感情你还是故意甩下我自己跑北京去的啊?不会你们那时候起就瞒着我……?」嘉嘉看了眼志扬询问道,心想:难道柔然和自己这么亲近也是他安排的?越想越像是那么回事。

  「嗯~不是的,你知道,我从来不在学校说我家的事,就连你都不知道,只知道我跟家里关系不好,对吧?」「嗯……」柔然跟她爸爸关系不好,嘉嘉确实隐约能看出来。

  「我爸……以前挺好的,自从他国营厂倒闭,他从厂长职位上退下来,他就变了,天天出去打麻将、赌钱。赢了,就醉醺醺的回来撒酒疯,我跟我妈都过的提心吊胆的。要不输了,回来气不顺,一样打我们解气。」现在柔然说起来,还是恨得牙根痒痒。

  嘉嘉搂住好友,温言宽慰道:「对不起,枉我这么多年还自认为最了解你的,没想到,每天快快乐乐的你,心底却背负了这么重的心事。」相对于柔然自己算是幸福多了,至少自己还能得到爸爸真正的疼爱。

  「呵呵……我是拼命藏在心里的,你也知道,我就是这种要强性格,你不是也曾经说过吗?快乐的乏味面具下,往往都是流着泪的脸。我真的很喜欢你,因为你看透了我的戏剧人生,你不问,是因为你不想B我说出口,对吗?」柔然拥抱着嘉嘉,头枕在嘉嘉肩上,眼睛已经开始湿润了。

  「谁不知道你是高傲的双子座……」善变、优雅,是双子座人前最经常炫耀自身的武器,作为朋友,嘉嘉知道不能去触碰她的底线。

  「还是你了解我,不过不可否认,我是一个不错的演员吧?」「烂透了……过犹不及,呵呵……啊……」却是柔然被说的羞恼,开始动手整治起嘉嘉来。

  「好了,别闹了,说正经的。」嘉嘉看志扬微笑着看她俩笑闹,微微板起脸来说道,其实她的火气早就消了,只是她知道,不严肃点的话,柔然肯定不会竹筒倒豆子般痛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