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女人第一次会有高潮吗?(1/2)

加入书签

  第一部孽恋

  第一章

  家里的环境并不差,母亲靠着父亲每年的赡养费,生活过的还不错,不过只有嘉嘉过的像后娘养的小丫头。

  高一时嘉嘉就想搬去住校,但母亲批评她自私,自己含辛茹苦的把孩子拉扯大、又培养成才,嘉嘉居然不帮衬照顾家里、妹妹,简直不孝至极。母亲的唱作俱佳、声泪齐下的表演,嘉嘉自己也承认自己的成绩跟母亲的严格督导是分不开的,所以亲朋好友都劝她多在家帮帮妈妈,毕竟家里少了个顶梁柱,嘉嘉只好打消念头。

  而今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程嘉嘉,在学校里也是众多男生眼中的焦点,也因此给她招来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母亲一直灌输给她的思想就是:严禁早恋交男友,以后嫁人一定要找一个家里很有钱的。

  嘉嘉只是知道很多年前父亲去了外地工作,年前才回临海,现在好像在一家装潢公司做设计师,但是也不知道爸爸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开始的几年里爸爸都会经常趁妈妈不在家时候给她打电话,那种温暖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爸爸也没有回来看她。有次打电话的时候,被母亲撞见,被追问出来是给爸爸打得,就被狠狠的教训一顿,而之后爸爸和妈妈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家里的电话号也改了,也就断了爸爸的音信。

  自此嘉嘉更不敢在妈妈面前提跟爸爸有关的事,但是却从心里面记得爸爸对她的好,妈妈的不好。妹妹不懂事,有时候也会在妈妈面前推波助澜。所以,她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没事情做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发呆,勾勒着想象中父亲的样子。虽然她对父亲的生活环境一无所知,但却充满着好奇。上初中之后,虽然听说爸爸托人打听到了家里的新电话号码,但是而今放学晚了,也很少能有固定的单独在家的时间,所以根本没有机会听见爸爸的声音。嘉嘉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在妈妈回家之前把菜洗好,帮着整理家务。此外,母亲对她的课余生活是严格限制的,就是她周末跟朋友出去玩,母亲也会打很多遍电话,查证自己是否对她扯了谎。甚至还会问很多细节,比如,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自己当天别的是什么样的发卡,或是穿得什么衣服。闹得所有朋友都对她妈妈敬而远之,进而疏远她。所以,她平日里的生活几乎是真空的,只是单纯的在家、学校两点一线的规律生活。

  比嘉嘉小三岁的妹妹,自小就被母亲洗脑,仇视她们的父亲,不会像一样嘉嘉时时想念着爸爸。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对爸爸的形象也渐渐的模糊了,虽然在她心里爸爸的形象依然高大,但是她觉得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嘉嘉的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有时也会很迷茫,只能暗自躲在角落里饮泣。

  转眼间,离高考也只有半年时间了。一个周六的早晨,母亲出门买菜。她接起了一个电话,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电话是爸爸打来的,已经有四年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了,但是她还是一下子就辨认出了他的声音。她跟爸爸聊的太投入了,以至于忘记了时间,等母亲到家后,又夺过电话把爸爸臭骂了一顿,嘉嘉吓得躲去做家务,即便如此还是被一声不响走过来的妈妈劈头盖脸的一顿拳打脚踢。这一次,嘉嘉确是伤得很严重,伤痕不仅仅是在身上的创伤……第二天半夜里,她噙着泪,带着身份证件及简单的行李,离家出走了。

  嘉嘉真的不知道该上哪去,虽然有了爸爸的手机号码,但是怕他看见她的脸上和身上的乌青。也不敢去找同学,怕母亲找人家麻烦。她相信自己的妈肯定做得出来的,她可不想害人,所以只能瑟缩的在火车站附近徘徊。恍惚间似乎四周暗处有许多双眼睛在打量她,让她不得不时时的保持警觉。

  "今晚该怎么过啊?"嘉嘉坐在车站前的长椅上,虽然穿了厚实的大衣,但是腊月里的寒风刺到脸上还是很冷,自己呵出的气也都结成了白霜。看看表已经是快凌晨3点了。虽然火车站附近依然灯火通明,但是时间却到了黎明前最黑暗、冰冷的时刻。这个寂静的环境跟她所认识的喧嚣的都市,不觉形成了巨大的对立。被冤屈、被毒打的一腔怨气平息后,她不禁得害怕起来,后悔不该一时冲动的后半夜从家里跑出来,后悔不该到龙蛇混杂的车站这种地方来。

  "孩子丢了,你还不赶快报警?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拿孩子撒气,你是不是又打孩子了?"一听见嘉嘉离家出走,程志扬怒不可遏。

  "她不是都18了吗?一看就是你的种,跟你一个德行,就知道在外面野,我能管得住她?又不是被人拐了,报什么警?""我看你是心虚!你不报警我去报!""你女儿出走就只有你担心吗?你少在那挑拨我们母女关系,当年我们母女都快流落街头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我懒得跟你在这废话,你对嘉嘉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不和你在这争这个了,要是女儿出了意外,我不会饶了你的!"志扬跟前妻撂下狠话,挂了电话。

  "妈?嘉嘉没去我爸他那边吗?""我就说她野!还长本事了,学会离家出走了!囡囡,你说妈妈哪点对不起你们了?""妈,您又来了,平时要是能对姐好点,她也……"如今囡囡也是初三的学生了,渐渐知道了姐姐的苦楚,私下里也不再像以前以前那么刁难姐姐了。

  "算了!不管她了,爱死不死,妈只有囡囡一个乖女儿就够了。""妈,你也别这么说嘛,她终归是我姐,去找找吧。""找什么找?去哪找?丢我的脸丢得还不够吗?""可是,他那边?"她才对那个爸爸没什么好印象,似乎印象里根本没有这么个人。

  "甭管他,他凭什么报警?你们两个是跟我的,妈才有立场去报警,他连备案的资格都没有。你别过问了,看天都亮了,快去洗洗准备上学去吧,折腾的半夜没睡好,马上要中考了,快去吧。"……

  另一面,"我还是给爸爸打个电话吧。"内心不住的恐惧,还是促使嘉嘉下决心给爸爸打个电话。

  志扬没空跟前妻吵架,他发了疯的开着车到处去找女儿。

  "喂?哪位?"瞥了一眼是个不熟悉的号码,志扬纳闷的接起电话,心想谁会在这时候给他打电话?

  "喂?爸爸……是我,嘉嘉……""孩子,别哭,有什么委屈跟爸爸说,你在哪呢?在原地别动,爸爸马上过去接你。"志扬听到电话那头女儿有些抽泣的声音,实在不忍心再责备她什么,尽量放缓语气商量着说道。

  "我……我在火车站的外面……也没买票,又害怕,又不敢去找同学……又……""嗯,别怕,宝贝儿,爸爸正在往火车站那赶去,你就在那电话亭等着,别走开,爸爸十分钟就到。""嗯,爸爸,你快点来……"很多年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了,以往每次在家跟爸爸通电话都感觉的提心吊胆的,但是此时,父亲寥寥数语却让她心里有了融融的暖意。

  "小姐、姑娘……你怎么黑经半夜的在这做什么呢?是从外地来的,还是?"程嘉嘉抬起头来,看来人是个穿制服的中年人,应该是的火车站的保安人员。那保安看她的装束年纪像个学生才改了口。

  "我……没事,等家人来接我。"嘉嘉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身份证给他看了看道。

  "小姑娘不知道世道乱,这家里大人也放心把你撒在外面,不知道火车站这有多乱,先跟我去那边屋里坐下吧。"保安一指值班室说道。

  "不用了,谢谢叔叔,我爸他还几分钟就过来了。""这冷的天,过来吧,值班室就在停车场入口,你爸来了肯定能看见。"这个叔叔似乎天生热心肠,说着就来拉女孩的手。

  "嘶~痛,请放手。"嘉嘉手腕有伤,猝不及防的被他一拉下,疼痛难忍不禁甩开他的手叫出声来。

  "嗳,你这姑娘怎么…你这是被人打伤了?这,你跟我过来吧,这里太暗,我找值班大夫给你擦点药,这都谁打得?"值班的大叔发现了女孩儿脸上的乌青和指印,不禁劝道。

  "我没事,您不用操心了,真没事,您别管了……"嘉嘉被盘问的不禁有些慌了,心怦怦跳的乱敷衍道。

  "你没家里人来接你吧,家是在本地的,跟家里闹别扭了吧,被爸妈打了偷跑出来了?你待跟我过来一趟。"大叔似乎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又来动手拉她。

  "你干什么?放手!"嘉嘉和对方正推搡间,只听旁边有人吼了一声。不远处,停下辆车,程志扬看有人在纠缠自己女儿,也没管对方什么身份,这年头警察都有假冒的,更何况保安了。

  "爸,你来了,这个叔叔不是坏人,只是……"虽然有7年没见过面,嘉嘉还是一下认出了爸爸的声音。一时窘迫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你是这孩子的父亲?是你把这孩子打成这样了的?太不像话了。"保安一看这边确实是来了家长了,心也就放下了一半了,但是也先入为主的对程志扬没有什么好印象,口气自然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志扬一愣,他还不知道女儿被打的事。"嘉嘉,怎么了?你被人打了?"虽然志扬急切的想和女儿相认,但是听说女儿被人打伤了,不禁关切的上前来察看。

  "我……没,没人打我,我自己摔了一跤……"她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也不好跟外人多说什么,也没想好怎么跟爸爸说,就随便扯了个谎。

  "你这哪是摔的,还能又摔胳膊,又摔脸?你脸上那一看就是指印,出手这么重,一看被打了有几个小时了,你这当爹的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父亲的,你到底是不是她家长?"本来就没搞清楚情况的程志扬,被对方一串问题搅得更尴尬了,自己女儿被打了他却是一无所知,都不知从何说起。"这……我刚出差从外地回来,这不这刚接到女儿电话,就来了。您先别盘问我,我先找个医院,给孩子把伤处理下。"这时候他也发现女儿面颊上的一块乌青,看着女儿低着头不说话,他心里也隐隐猜到了些。

  "把车停好,跟我来吧。"中年保安说着领着父女俩,去了车站边上的医疗站。

  …………………………………………………………………………

  "嘉嘉,这是谁打伤的?把外套脱下来,让爸爸好好看看。"志扬没想到父女俩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他仔细的端详了女儿脸上乌青一块的瘀痕,从女儿刚才不敢坐下的情形看,身上肯定还有其他伤痕。但是也只能先等大夫检查完了,才能知道有多严重。

  "是你妈打的?看这下手没轻没重的劲,肯定是她。"结合前妻刚才电话里的态度,志扬猜到了可能跟头天早上的电话有关系。父女俩从诊室出来,志扬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女儿身上,两个人坐在医疗站的门诊过道里,志扬强压着心头怒火轻声的询问道。当大夫帮着女儿褪下身上厚厚的棉衣时,程志扬才发现女儿的伤,肯定不可能是磕下、碰下那么简单,甚至在她身上背上、腹部和腿上还有好几处瘀伤。

  "爸,没有啦,其实……我平时乖点,她也不会总对我这样。"嘉嘉知道瞒不住了,苦笑着说道,眼神中似有似无的也会流露出一丝幽怨。

  "宝贝儿,爸爸真的对不起你,从小爸爸就没舍得碰你一指头,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对你。我当初……"程志扬心痛的想搂住女儿,好好的安慰她一番,但是又怕碰到她身上的伤处,只将伸出去的手臂悬在空中,怜爱的抚摸着女儿乌黑的秀发。

  "爸,不怪您的,不过我想知道……""小张警官,在这边呢,就是这两位。"还没等嘉嘉说完话,保安大叔的一声招呼就吸引了父女二人的视线,看到他带着一个警察过来。

  "这位是张警官。"中年大叔一面给介绍道,他刚才瞥了一眼女孩身上的伤,越琢磨越不对,就去把火车站边上执班的片警给叫了过来。

  "先生你好,你是她爸爸吗?"这警官态度还算客气,见面招呼道。

  "嗯,警官,我这刚从外地跑回来,具体还没了解清楚怎么个情况,这确实是我女儿。""刚回来就碰见女儿被人打了,中间耽误没几个小时?你这从外面回来,怎么也要把东西都安顿好看你这一身装扮,也不像是打外面出差回来的样子,老实说!"警察眼里可不揉沙子,程志扬这几句话骗骗保安员还行,却三两下就被警察拆穿了。

  嘉嘉躲在爸爸身后,被民警突然声色俱厉的一声断喝给吓得一哆嗦。不禁从后面紧紧拽着爸爸的衬衣,不禁恨自己把事情搞得这么混乱,给爸爸添了这么多麻烦,心烦意乱的也不知应不应该跟警察说出实情,但又觉得这样不好。另外,只怕别人也不会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没来由的对自己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程志扬也不是没经过风浪的人,对方这招敲山震虎对他没什么大作用。"这,我跟孩子妈离婚了,我平时也接近不了孩子,这次她受了这样的伤,她自己也不跟我说,我这也没问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是不是该打电话问问她妈妈?电话号多少?"民警也觉得蹊跷,当爹的不知道孩子怎么被打的,当妈的也不朝面,小姑娘自己一句话也不说,看这架势也不像是家庭暴力,刚才医生说也没有性侵犯痕迹……他还真是没碰到过这种蹊跷事。

  "警官先生……我没事,我爸爸确实不知道,我平时……我爸爸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我也没事,就是想回家休息下,你让我们走吧。"嘉嘉从爸爸身后探出头来说道。

  "先等等,把事情搞清楚再说……都把证件给我看看。"父女俩把证件递了过去,张警官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才递还给了他们。"还是跟我到所里去一趟吧,我要备个案。""这个,您看没这个必要了吧?也不早了,半夜劳动您出来看一眼就不好意思了,我知道。您也是对我们负责任,但是……"程志扬知道人家占理,请回所里备个案也是正常的,但是看表都四点多了,他担心女儿身体太疲惫,就说两句好话打个商量。

  "这你说了算还我说了算,不是要我铐你回去吧?"警官也发火了,呵斥了一句道。

  "警官,咱这边商量下,来。"程志扬从兜里掏出烟来,递过去一根道。

  "谢谢,不抽。也没什么背人的,有话当面讲,别跟我来那套。"程志扬一面压着火,一面也佩服这片警的原则,这年头有原则又不那么匪气的警察不多了。"那我打个电话给我律师,这个合法吧?""可以,就叫他来车站派出所好了。"张警员心中冷笑:还真当自己是懂法公民?你要玩我陪你玩好了,不是你心里有鬼,需要找律师吗?

  程志扬出去不大工夫就回来了,也没多说什么,抱起女儿示意可以走了,也没犹豫就往外走。

  "爸……"嘉嘉的身子明显的有点虚弱,但是终归是大姑娘了,感觉这样被爸爸抱着有些害臊,但是稍微挣了下又怕身后警官误会,只好由着爸爸抱着,感受到父亲身上的温暖,又看到他愁眉紧锁的样子,虽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父女连心,嘉嘉可以很深刻的感觉到他的心痛,心里的尴尬渐渐退了,双手也很自然的搂在了爸爸的脖子上。

  还没走到停车场前面,张警员的手机响了:"喂,所长?您今儿起这么早……是,……但是……可是……这……明白了……是……所长再见。"张警员挂了电话,貌似心情很复杂的打量了一下程志扬说道:"程先生,没想到你还能直接反映到市局领导那去,倒是我刚才冒犯了。"张警员不冷不热的讽刺了程志扬一句,但是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点后悔了,想想刚才对方态度还算不错,没有一般市领导关系户那么盛气凌人趾高气扬,人家能后半夜指使市局的大头儿拎起自己的所长,真要想整自己确实简单的很,但想想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所以话说了就说了也没打谱在往回收。

  "这个,也确实是情非得已,我确实是为了让孩子回去休息一下。说实话,我也是挺佩服您这份执法的严谨,归根究底是对我们市民负责,还请您见谅。"程志扬也还是很低调的说了些体面客气话,这才抱着女儿上了车往郊外的家开去。程志扬知道对方让领导训一顿是难免了,虽然自己这么做有点不厚道,有点仗势欺人了,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被嘉嘉的妈抓住把柄做文章……因此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爸,对不起,一下子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我……"想起刚才好多人都在埋怨爸爸不是一个好父亲,自己却在边上没法替他辩解,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他心里面是多么的疼爱她。嘉嘉一直坚信,爸爸离开家这么多年是有原因的,想到爸爸受了这么多埋怨委屈,她心里不禁更内疚了,泪水禁不住的滑落下来。

  "乖孩子,别哭,是爸爸不好,爸爸对不起你,人家说得对,我不是个好爸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关心过你,爸爸心里真的很愧疚。""不是的,虽然您很少来看我,但是嘉嘉知道您是关心我的……我能感觉到……"嘉嘉看到爸爸的眼里也有泪光闪动,她自然明白爸爸现在心里正在极度的自责着,正是如此,她更加坚信,爸爸多年来一直是深深挂念着她的。

  "多说什么都是借口,借口自己忙,借口不愿见你妈,借口看你怕你老师给你妈打小报告,许多借口都是为你,其实都是爸爸的错,我早该把你和你妹妹接回来,谁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