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但是……不,不行……还是那样,叶正顺心里没有任何想法,但是潜意识里却极力控制自己。想着今天早上这个小马蚤货对自己甩的脸子,发脾气的样子。这个道貌岸然的经纪人就越发的想要彻底的羞辱这个小表子一番,让她以后都不敢反抗自己,永远忘不掉今天这一刻。

  他慢条斯理的打量着赤身捰体的芊蓉,看着她那娇小的身子,因为忍受不住这份羞辱而颤抖的圆润白皙的双肩,那颤颤巍巍的美||乳|,那想要用小手遮掩,但是在自己的目光下却不敢伸手过去,那一小丛修剪的极为整齐短至的耻毛,因为昨夜承受过太多的男人的j滛,到现在都不能合闭,在修长的玉腿的颤抖中,向两侧微微分开之下,清晰显露出来的迷人耻缝。

  叶正顺看着当红玉女主持人赤裸的身子,这个奶子大大、屁股翘翘,腰肢纤细,荫部那里却红肿翻开合并不上的表子。在那欲火灼烧就要控制不住的情况下,他的声调都有些变了的,斜龇着念道:「看样子你终于知道做奴隶该是什么样子了。来,爬过来!」

  可怜的芊蓉那涂抹着淡淡的亮色眼影的眼皮,轻轻一颤,真是几乎已经崩溃了的她,羞愤的看着眼前这个岔着腿坐在床上的男人。还是那句话,以前在和男友嬉闹玩乐的时候,芊蓉并不是没有做过爬到男人身边的事情,但是在此时此刻——一向高傲自恃的才女,在那男人的摄人的目光中,真是完全崩溃了的,真是觉得这家伙直接杀死自己都比现在要好的。她心中不愿,却没有任何办法,最终,只能屈辱的蹲下身子,在那泪水不断滴下的同时,将自己那两只白皙的柔荑,轻轻的按在了地毯上。

  房间里,不知是谁调的空调,喷出的冷气直让脱光了衣服的芊蓉只感冰冷刺骨。她的身子因为寒冷而发抖,可怜这个一向高傲、爱怜自己的美丽的当红女vj,在此时就像一只母犬一般,四肢着地,低垂着额首,羞耻的哭泣着。在叶正顺的命令下,她那两团大大的奶子就好像奶牛的ru房一般,随着两只纤细的胳膊的交替,随着那身子忍止不住的颤抖,一下一下的晃动着。那两片大大白白的屁股,虽然也布满了男人掐捏的手印,但是还是显得那么圆滚迷人,随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这么蜷曲着,跪在地上,一点一点往前蹭着,两片大大的屁股蛋也是紧紧的夹在一起,来回磨蹭。因为不擅长这种姿势,在爬动的时候高高翘起的臀部和着香滑的美背,呈着由上至下倾斜的角度,露出着诱人的葫芦形的样子,在叶正顺看起来真是分外诱人。

  可怜这个当红的玉女主持人,明明密唇那里稍稍一碰就疼的要死,但是在叶正顺这变态的要求下,又不敢不听,只能把一切泪水都往肚子里咽,手足并用,一点一点的朝他爬去。

  「看你这大大的屁股,看来以前也没少挨男人操啊!要不怎么可能这么大?嗯?」

  耳听着叶正顺说出的羞辱自己的话语,可怜的芊蓉就好像被人拿刀子在自己心上,狠狠的一刀刀的插着一般。「嗯?」

  但是面对这个变态的质问,低垂着额首,只能用一头青丝遮着自己再次忍止不住闭上的双眸的当红女vj,只能微微张开小口,悲惨的念道:「是的,主人……」

  那无法形容的羞耻感,伴随着红艳艳的色泽,从着白皙的颈部、向下,一直延伸到了芊蓉的脸上。可怜的芊蓉在无法躲避的命运中,只能用自己的手指狠狠的抓着身下的地毯,无奈的,接受这一切。那羞耻的泪水不断顺着她的脸颊落下,一直落到她那白皙的手背上,碎成一片一片。

  「是什么?」

  叶正顺继续羞辱着她问道。

  「芊奴的屁股这么大,就是被男人操出来的。」

  可怜这个一向高傲的才女,在此时,只能使劲的忍止着心里的屈辱,真是只能强忍着不叫出来,不发泄,只能紧咬着牙齿,说出这种屈辱的话来。

  「过来,今天早上好好和你说你不肯,现在怎么样?该好好伺候伺候主人的鸡芭了吧?」

  眼看着这具光裸的女体,原本高傲的才女,现在真的好像只母狗一样爬到自己脚边。曾几何时,这个连想都不敢想的念头竟然变成现实!叶正顺真是越发开心起来,变本加厉的用一只鞋子挑起芊蓉的香下,强迫着这个当红玉女主持人抬起头来。

  黑色的发丝轻轻的遮挡着芊蓉清秀的面容,还有她那红肿的双眸。可怜的芊蓉颤抖着,忍受着叶正顺这屈辱的动作。而叶正顺越是看着这个当红女vj一脸哀羞,真是恨不得要死了才好的半闭着眼帘,紧抿着嘴唇的容情,心里的变态虐欲就越加旺盛。

  可怜的芊蓉在现在拉开着窗帘的情况下,真是说不准什么人都已经瞧到这里的一切,但是自己却不能确定,只能这么任着叶正顺羞辱。她哽咽的,在那泪水控制不住的自她双眸中流下同时,颤抖的抬起了自己的双臂——此时,就连她那布满男人的手印的美||乳|,都因为这悲哀而轻轻的颤动着。甚至因为这动作,她胸部的疼痛都更加厉害起来——她伸出了十只纤细的手指,摸向了叶正顺的腰带,却不想,「做什么?」

  叶正顺竟不打算就这样结束。

  「芊奴,你不觉的你该说点什么吗?」

  「……呜……」

  真是再也忍止不住那悲啼的当红女vj,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变态的要求是什么,「主人,求求您把您得大rou棒赐给芊奴吧?」

  虽然这番话语在和彼得一起zuo爱的时候,以前和别的男友在一起的时候,芊蓉也曾对别人说过,但是那时,现在,这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啊!

  再也承受不住的芊蓉痛苦的哭泣着,而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叶正顺的心理真是越发感到满足,「哦?你今天早上不是还说给猪给狗做,都不给我做吗?」

  「对不起主人,芊奴错了,对不起主人,芊奴真的知道错了!芊奴是下贱的贱婢、是表子,求求您绕过芊奴吧!」

  可怜的芊蓉完全没有了一点尊严,虽然心里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却只能一个劲的道歉。在那种无法形容的羞耻中,她真是都在后悔自己怎么会出生在这个世界。

  而叶正顺呢,眼看着这个今早还给自己甩脸子,前几日还是在一堆粉丝簇拥下,就好像天之骄女一样受人爱怜的当红女主持,现下居然脱个精光,光着身子让自己看了个遍,还学狗一样爬过来,求着给自己kou交。在那扭曲的变态心理得到满足之后,他终于没有再说出什么继续挖苦的话语,只是冷冷的说道:「瞧你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我就饶了你这回。不过你能不能尝到我的老二还得看你的本事。来,不准用手,用嘴给我把裤子脱了。」

  「……呜……」

  可怜的芊蓉胸前处的那两个大大的美||乳|,和着那心理不能忍受的委屈、啜泣,那娇弱的双肩的哆嗦一起,轻轻的颤着。无奈,也没有任何办法,从来都是男人哄她,到那里都是受万人瞩目,受人怜爱,从没受过这种羞辱的她,到了现在却只能像个真正的奴隶一样求着为男人kou交——此时的芊蓉真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一般——她想跑,但是却没有这胆子。最终,只能张开了粉嫩的双唇,在极力压仰的哭泣中,身子的颤抖中,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将自己的小嘴挨向了叶正顺撩开西服后,露出来的那个金属的皮带扣牉。

  当那两片温暖的红唇,白皙的美齿,红润的丁香小舌,和那冰冷的皮带扣碰触在一起的时候。可怜的当红女vj的心里,真是希望自己立即就死了的好。但是这可悲的现实却并不是由人的想法、期盼,就可以改变的。

  因为对叶正顺的恐惧,可怜的芊蓉甚至就连把手搭在他的膝盖上都不敢,只能这么伸着修长的脖子,继续用那种手足着地的姿势曲蹲着。以至于她那两片圆滚的大屁股都显得特别向后崛起,为了抓牢地面,十只灵秀的美指都只能分的开开的,在红色地毯的映衬下,却又好似更加凸出了那优美的指形,指甲的美丽一般,撑着她那的娇美动人的躯体。

  可怜的芊蓉用自己的牙齿、舌头,努力的解着西服裤上的皮带扣。当她那粉嫩的嘴唇、香舌,雪白的美齿,和那金属的皮带扣挨靠在一起后,那一阵刺鼻的皮革气息,立即刺入了她的鼻芯。可怜芊蓉一向爱美、爱干净,平时生活里不要说什么脏乱的东西了,就是身边接触的人里有一点异味儿都受不了,每日用的东西一定当日就要去洗,甚至一日都要去洗上几次的澡。但是现在,却要用自己的口舌为这个男人解开腰带。那皮带扣上面的皮革气味儿,真是刺的她只想呕吐。

  但是现实里,她几乎可以想像要是自己真的吐出来的话,这个变态的男人会想出什么样的变态方法来折磨自己。

  心里,那种屈辱、哀羞的感觉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但是却只能这么忍受,而且还是在那中窗帘打开,可能这里的一切早就被人看到的情况下。甚至说不准,今天晚上报纸上就会登出,当红女vj在医院病房脱光衣服为男人kou交这样的新闻出来。

  可怜这个当红的女vj,在这种完全不能控制的哀羞、紧张、恐惧中,只能以泪洗面。用自己小小的香舌去挑开那压得死死的金属扣,用着自己那雪白的美齿去咬叼那个金属扣件,用自己粉嫩的红唇啜吸着那冰凉的金属——此时,真是任何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芊蓉心里的屈辱、恐惧、悲哀。

  而叶正顺呢?这个高高在上的经纪人瞧着这个当红玉女主持人,这个电视上无数男人夜里手yin的对象,就这么光裸着,用她那小小的香嘴儿为自己解开皮带扣。她那圆滚的大大的臀部,柔滑的香背,就那么赤裸在自己面前。那光滑的曲线是那么的诱人——真是再也忍受不住的他,抓起了芊蓉的秀发。使力不大,但是也不小的,拉着她抬起了头来。

  目视中,他清楚的看到芊蓉那原本水灵灵的双瞳,在此时此刻,半张不闭,充满了哀羞的眼神。她那秀气的鼻尖下面,那粉嫩的小嘴的边缘处,诞下的口水甚至顺着她的香下,一直流到了她那修长的白皙脖颈上,化出了一片亮白的光泽——虽然没有看清,但是这个经纪人几乎可以想像,此时在芊蓉那丰满大大的奶子上,估计也沾了不少晶莹如玉液一般的香诞。

  望着满眼全是泪水的芊蓉,叶正顺的喉咙处不禁咕噜一声,咽下了一口口水。

  再也忍止不住的他大声说道:「好了!瞧你这笨劲!以后好好练练!今天就先放过你。来,赶紧亲亲我的老二!」

  可怜这个平时很是高傲的女vj,平时那受过这样的待遇。但是在现面对着叶正顺的无耻、挖苦,却只能好似如蒙大赦一般,还得伸出她那娇嫩的柔荑,纤细的手指,去为这个猥琐的男人解开腰间的扣扳——在匆忙中,她只来得及轻轻的用手背擦拭一下自己嘴边的香诞。

  随着那双灵巧的小手的动作,叶正顺的西服裤终于被脱开,而当芊蓉费力的拉下那淡绿色的德尼丹男士内裤的时候,倏的,那早就做过包皮切割手术,早已狰狞葧起的鸡芭,立即就从叶正顺的跨间处弹了出来。

  「快点,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吹啊!」

  可怜这个当红女vj哀怯的看着叶正顺那和陈彼得比起来相差无几的鸡芭,「还不快吹?」,在经纪人冰冷的话语中,一点也不敢反抗,只能把一切屈辱、怨恨,全都埋在心里。张开了自己的小口,伸出了自己小小的香舌,去舔弄起那个丑陋的鸡芭。

  「专心点,平时怎么伺候你男朋友,就怎么伺候我的老二,知道吗?」

  叶正顺抓着芊蓉的秀发,逼着她不能把脸全都低下,要半仰着,用一种自己可以清楚的瞧着她舔弄自己鸡芭的姿势,舔弄自己的rou棒。

  可怜的芊蓉在他的滛威下,大大的双瞳中满是哀怯的眼神,只得张开自己的小口,伸着自己红嫩的香舌,在他那黝黑的rou棒上来回舔弄——叶正顺眼看着芊蓉用她那小小的舌尖在自己包皮与gui头连接的地方逗弄着,那湿滑的香诞不断顺着她的香舌,落在那狰狞的rou棒上,不断的延着她的嘴角向下诞去。

  「笑一个,吹我的老二就让你觉得那么不开心吗?」,在一阵微微的呻吟,享受中,叶正顺明显不愿就此打住的,继续用言语羞辱着芊蓉。

  不开心?

  我感觉死了都比现在好!

  可怜的芊蓉只能把话念在心里,但是那落满泪水的容颜上,在此时,却只能使劲挤出一个算是献媚的笑容。可怜这个一向爱笑、爱说、爱唱的当红女vj,在这一刻才发现,原来想笑一下居然是这么难。

  被叶正顺抓着秀发,只能半扬着俏脸的芊蓉,在这个经纪人的逼迫下,只能卖力的用着自己的口舌,舔弄着他的rou棒,甚至不仅是用自己的舌头,还要用自己的小嘴,在这种半仰着脸的情况下费力的把叶正顺的鸡芭含进嘴里。

  可怜这个当红女vj这么光裸着,依然是用双手支着地面,就好似狗一样那么蹲着,丰满的奶子就好似两颗熟透的果实一般悬坠在那里,随着口部的动作来回晃动。由于这姿势费力,不好用劲,几乎一会儿工夫,她的身上就布满了一层香汗。甚至就连那两片大大的白白的屁股之间,那深深的勾缝里,都能感到一阵汗水的滑湿。

  「哦……噢……」

  而叶正顺呢?他微闭着眼睛,喘着粗气,享受着这个电视机里人人热捧的当红女vj,用她的小口吞吐着自己的鸡芭。那因为斜侧着的缘故,不能完全含进去,自己大大的鸡芭来回的顶在她的口腔里,顶在那香腮上的小肉上,一直顶到她那小小的肉膜,都快抵到喉咙边上的感觉。那如珍珠一般的一粒粒的贝齿,和自己的鸡芭肉楞刮蹭在一起的电击一般的舒爽,还有她那香香的小舌肉呼呼的紧裹着自己的rou棒,在那小嘴里搅动,和自己的鸡芭紧挨在一起的快感。

  「啊……快点……哦……快点!」

  在他大声的的呼喊中,可怜的女vj只能在这种非常不好使力的情况下,更加卖力的动着自己的口舌。在那一阵rou棒被芊蓉的小舌包裹,被她的小嘴含着,来回吞吐的侍奉,被唾液黏滑的包裹中,忽然的,坐在床上享受着当红女vj给自己kou交的经纪人,只感觉自己的rou棒处似乎是一阵控制不住的东西,就要从里面冲出。

  不行!可不能现在就射了!虽然因为前夜和芊蓉干了一次,这会儿已经准备买好了伟哥放在衣服兜里,但是仍然不打算只是这样就射出的叶正顺猛的睁开眼睛。他一把抓住了芊蓉的秀发,「啊!」

  在女vj的倏然一惊中,一把将她拽起。

  也不管她被自己扯的有多疼痛,就往床上一推,一下子就扑在了她那芬芳的肉体上——到了此时此刻,真是再也忍不住了,什么调教都放在后头吧!什么这个女人现在要修养,不能动,倪誉对他的那些提醒,他真是全都管不了了!

  可怜这个当红女vj只来得及惊叫一声,就感觉一个黑影压在了她的身上。几乎快被欲火烧着了的叶正顺扑到芊蓉身上,顺着她那玲珑玉耳垂一路狂吻下去,湿滑的口诞弄湿了芊蓉的身子,直让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一个畜类舔弄着一般,一直滑到了她丰满的奶子上。

  「真不错!昨天让那么多痞子尝了那么久,我都还没好好尝尝呢,」

  在一阵几乎是叫嚷一样的叫喊中,他把芊蓉那粒好似宝石一般的||乳|尖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吸吮起来。可怜这个当红女vj在叶正顺的一阵热吻中,只觉整个身子都是一阵控制不住,让她感觉无比悲哀、羞耻,但是就是没法控制的那种身子的灼热,也是紧跟着升起。在叶正顺的痛吻中,竟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个禽兽是怎么羞辱自己,竟随着他的动作而有了反应。

  「唔……呜……」

  在叶正顺这么一番口舌的攻击下,那本来推在他胸口肩膀上的无力的柔荑,到了此时,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成了摆设。在叶正顺用牙齿叼咬、摩擦着她的奶子,咬着吸吮她的||乳|尖之下,此时的当红女vj真是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不管心里再怎么感觉羞耻、不愿,不管双眸中的泪水落下了多少,到了此时,那不可控制的呻吟声还是自她的喉咙中传了出来。

  「……唔……呜……」

  可怜的当红女vj的一对大大的奶子,被叶正顺用手攥着,捏着,使劲把玩,在一只||乳|尖被他叼咬吸吮,另一只被挤掐之下,她竟然主动的弓起自己的腰肢,挺起了自己的酥胸,竟是恨不得叶正顺再用力一些,吸吮、玩弄自己的奶子,咬着自己的||乳|尖一般。

  「唔……嗯……」

  「妈的,真是个贱货!这么两下就受不了了?陈彼得那个废物根本就不能满足你吧?嗯?是不是?」

  叶正顺百忙之中还不忘继续羞辱芊蓉,向着可怜的芊蓉质问道。可怜的当红女vj根本无力反抗,只能星眸半掩,在一阵悲哀的娇喘着,顺着他的意思念着,「是啊……陈彼得那个废物……呜……」

  恍惚中,此时的当红女vj只要一想到自己那没用的男友,那个任着自己被流氓j污,而自己还曾是那么爱他,明知道危险,为了他还不管不顾的过去的男友,可怜的芊蓉在那悲哀中,就真是有一种更愿自甘堕落的念头。

  在叶正顺的吸吮、玩弄,用牙齿磨楞着自己的||乳|尖,另一只手使劲揉捏着自己的奶子,把自己的奶子完全当成玩具,使劲的掐挤,那大片的||乳|肉在男人的手指缝隙间来回挤出,疼痛与爽相互交替之中,「呃……嗯……」,自己的身子的那种火热之中,?br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