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直都是一种又怕又敬的心情,这时候有机会接触,王申也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两人边喝酒边闲聊了一会儿,其间几个小混混也都进来和王申碰杯喝酒,很快王申就醉的一塌糊涂,跟东子什么的开始称兄道弟的干杯喝酒,直到最后倒在沙发上人事不省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之后就是踉踉跄跄的脚步声,白洁还以为王申在老七那里喝醉了,本来刚才被王申打扰了心里就不怎么舒服,现在更是很生气,听见王申踉踉跄跄进来的声音,怒冲冲的从床上起来,都没有披上衣服就出了卧室,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棉质的薄薄的内裤,在腰两侧很细的松紧带挂在白洁细腰上,上身丰满的ru房圆滚滚的挺立着,粉红的小乳头此时缩回在嫩红的乳尖中间,伴随着白洁刚刚冲出来的劲头,一对丰乳微微有点颤动,看的刚刚扶着王申进来的东子眼睛一下就直了,手下一松,王申浑身软软的就滩在地上,白洁一下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边用手挡着自己的ru房,一边转身跑进卧室拿自己的衣服,预谋已久而且也已经酒醉的东子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时机,跨过在地上哼哼的王申,跟着白洁冲进了卧室。

  刚穿上睡衣的白洁听到脚步声,知道东子肯定追了进来,转身想锁上卧室的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东子一把搂住了白洁,酒气熏天的嘴巴向白洁的脸上乱亲,白洁双手拼命的撕打着东子,在被东子压倒在床上的时候双腿也拼命的蹬揣着东子的身体,东子的双手抓住了白洁的胳膊,虽然身子压到了白洁的身体中间,可是白洁拼命的挣扎让东子根本没办法控制,由于东子穿着皮鞋,踩在地板上怦怦直响,而且白洁家的床是四条金属的床腿的那种,被两人拼命的撕扯弄得吱呀有声,东子用一只手压住了白洁的两个手脖子,另一只手放肆的搓弄着白洁一对丰满的ru房,白洁转头用嘴去咬东子的手,东子疼得一缩手,白洁趁机抽出手来,狠狠的打了东子一个耳光,东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手一挥就想打白洁,白洁躲都不躲眼中都是泪水的看着东子,东子咬了几下牙,还是没有打下去,这时从暖气管中穿上来铛铛的敲击声,这时楼下的邻居在嫌楼上的声音太大,吵到了他们休息。

  “再碰我,我就喊,不怕你就试试。”白洁也不管撕开的睡衣里坦露的ru房,满是怒火的看着东子。

  东子虽然醉了,也还是知道后果,没有继续纠缠白洁,而是从白洁身上爬起来,一边用手揉着已经打红了的脸,一边狠狠的和白洁说:“骚货我告诉你,别鸡芭跟我装。你的事我全知道,今晚我可没跟你老公说,今天你要不乖乖的让我干你,别说我不讲究。”一边看着白洁有点愣住了的表情,“美人儿,再说咱俩也不是没玩过,还差这么一回两回”

  刚才还激烈的挣扎的白洁此时有点怕了,看他和王申一起回来的情景,应该是认识了,自己跟他干过的事情还是小事,就是不知道他还知道什么

  “你你知道什么”白洁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坚决。

  “呵呵,住在富豪大酒店的那个人是我姐夫的同学吧。”东子的手去抚摸白洁尖俏圆润的下巴,白洁转头躲开。“别告诉我你们昨天晚上在房间里一个多小时是在看电视,别告诉我你昨天晚上下边的jing液是我姐夫前天弄的。”

  “你无耻”白洁气的脸都红了。

  “怎么样”东子的手去摸白洁的乳头,此时两个乳头都有些硬起来了,白洁身子动了一下,但没有躲开。东子知道白洁投降了,yin笑着又把白洁压倒在床上。

  白洁脸侧过一边,轻咬着嘴唇,眼睛里泪花点点,任由已经趴在她身上的东子亲吻吮吸着她的ru房,忍受着敏感的身体带来的刺激。

  东子正要脱掉白洁的内裤的时候,外屋传来王申的哼哼声,白洁一把推开东子,披好睡衣,探头一看,王申还躺在门口,白洁心里也很心疼,转过头看着东子低声说:“今天你先放过我,我答应你肯定让你好不好。”

  东子无赖的yin笑着,“那我今天怎么办啊”一边已经把东西从裤子拉链里面拉出来,在手里摆弄着。

  白洁狠狠地看了东子一眼,起身走到外面,用力的扶起王申,东子过来帮手,白洁用力推开他,自己把王申扶到了卧室的床上,脱了衣服鞋子,盖上被子,出来到小客厅那里,看着那下流的东子,裤子拉链敞开着,一条长长硬硬的荫茎立起着,色迷迷地看着自己。

  白洁走到他面前,拉开睡衣袒露出一对丰满挺拔的ru房,“想来就快点,过了今晚你别在纠缠我。要不撕破脸你也没什么好处。”

  东子心里想,呵呵,过了今晚,你也还是我的,但是嘴里没有说,走到白洁面前,一只手伸到白洁胸前,用手心摩莎着白洁的一个乳头,感觉着那里开始慢慢的硬起,白洁无声的忍耐着,紧闭着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抖显示着内心的紧张。

  东子手伸到白洁下边,拉住白洁内裤的带子,一下就把内裤拽到了小腿的地方,手伸到白洁的荫部,摸索着白洁稀少的荫毛和滑溜溜的荫唇。

  白洁强忍着身体的刺激,虽然身体微微颤抖但却一声也不哼,直到东子转到了她的身后,在后面抚摸着她圆翘的屁股,接着听到奚奚索索的和裤带扣子掉到地上的声音,一只手在白洁的背上轻轻的向下压,白洁没有抗拒,她只希望这片刻的噩梦快点结束,弯下腰来手扶着眼前的沙发靠背,感受着那根曾经接受过的热乎乎的棍子一点点地从后面插进了她本来今天要献给老七的神秘之地。

  白洁轻咬着嘴唇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任由东子的双手伸到前面摸索着自己的ru房,下身粗长的荫茎在身体里前后的撞击。

  白洁圆滚滚的屁股肌肉丰满而结实,和纤细又不失圆润丰满的腰构成一道诱人的曲线,东子的大腿来回的撞在上面荡起一股股的臀波,很快白洁的下身就非常湿润了,东子抽插的时候那里传出一阵阵水渍渍的声音,白洁虽然强忍着不发出呻吟,但是一直非常敏感的身体无法控制的接受了这种快感和刺激,浑身一种难以控制的兴奋感让强忍下的白洁甚至能感觉到一下下的眩晕,真想呻吟几声发泄自己的快感。

  东子也知道今天也就适可而止不能太过分,于是不再控制自己的感受,一味的快速抽插,很快在she精的感觉来临的时候毫不控制的就喷射出了自己的jing液,看着自己拔出荫茎后整个人跪在地板上喘息的白洁,“美人儿,还是跟我干享受吧。”一边拿过白洁掉在地上的内裤擦着自己湿漉漉的荫茎。

  “滚”白洁低声的颤抖着说。

  东子呵呵笑着,强走过去亲了白洁几下,开门扬长而去。

  白洁拿过纸巾擦着自己的下身,泪水忍不住地流下来,卧室里的王申还在哼哼哑哑的,全不知刚才自己的老婆被人就在客厅里侮辱了,而白洁又不能和别人说,白洁心里很乱很怕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一夜在王申痛苦的醉梦,老七遗憾的期待,白洁泣泪的无眠,东子得逞yin欲的满足中过去,早晨虽然难受的王申还是做好了早饭,看白洁脸上泪痕未尽,还以为是昨天自己喝醉了,白洁生气气的,虽然疑惑的痛苦还在,但他对白洁的感情和爱还是永远都在的,没敢和白洁多说话,吃了饭先就去学校去了。白洁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学校。

  刚到了学校老七就来了电话,白洁的心里才有了点舒服的感觉,和老七说了几句话眼泪都要快下来了,当然不能把昨晚的事情和老七说,只是问老七王申怎么会喝醉了,听老七说王申在他买酒的时候就回去了,白洁更是奇怪怎么他会和东子一起回来,晚上得问问王申怎么会和这些小流氓混在一起。

  中午的时候白洁刚要去食堂吃饭,忽然接到高义的电话,他知道今天高义最后一天上班了,中午的时候学校的班子在外面安排他吃饭,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干什么

  “喂”白洁招牌的娇柔的声音,好像怕吓坏打电话人的感觉。

  “小洁,你在哪儿”

  “我在学校,去食堂吃饭。”白洁一边还是往食堂走着,心里很奇怪高义头一次叫自己小洁。

  “我让他们把饭局改到晚上了,中午我想跟你吃饭,明天就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呢”高义的声音里有着少有的伤感。

  “这,我就在食堂吃吧。”白洁有点犹豫。

  “小洁,你不送送我吗我不去接你了,在天府酒楼的301,我等你。”高义说着挂了电话。

  白洁在去食堂的路上站住,心里很犹豫,她知道不是去吃饭这么简单,高义要走了,最后他怎么也是很想和自己再温存温存的,如果没有老七,白洁也许没有犹豫,毕竟以前跟他有过不止一次,但是现在有了老七,白洁就是跟王申在一起都感觉对不起老七的感觉,何况和别人。

  白洁转身走向食堂,可转念一想,高义这么长时间对自己也算挺好的,而且他现在当上了局长,以后前途是会不错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白洁知道仅仅靠王申自己是没办法不被人欺负的,狠了狠心,白洁回到教室收拾了一下东西,出门去了酒店。

  高义看白洁来了,心里非常高兴,毕竟白洁是他所有女人里让他非常动心的,白洁穿了一套浅灰色的套裙,肉色的丝袜,和一双黑色的高跟瓢鞋,尖尖的鞋尖上镶了摆成玫瑰花图案的水钻,披肩的长发没有挽起来,在右侧的头侧一朵黄色的小花图案的卡子别在那里,丰满的ru房在套裙里面白色的衬衫里面鼓起,从一个扣子的开口也能感觉到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高义拉过白洁柔软的小手,跟白洁温存了片刻,白洁心想既然来了也就没有什么推让,吃饭的时候,因为昨晚的事青心情不好,而且想起一会儿可能要和高义zuo爱,白洁主动提出和高义喝了两杯白酒,酒精下去,心情爽快了很多,眼睛也妩媚了许多,朦朦胧胧的眼神看着高义,高义几乎忍不住想就在这把白洁上了,白洁从高义几乎喷出火的眼睛里也看出了高义的欲望,白了高义一眼,忽然想起东子的事情,跟高义说“领导,有人欺负我,你能不能帮帮我啊”

  高义一听,很气愤地说:“谁谁敢欺负你,等我收拾他,是不是姓李的那个又搔扰你。”

  “唉呀,不是,是社会上的一个小流氓。”白洁气的用脚踢了高义一下。

  “社会上的,你怎么能惹到他们”高义纳闷的看着白洁。

  “你别管了,你帮不帮我吧”白洁看着高义。

  “好好,晚上吃饭的时候派出所那边我跟他们说一声,刘所长我们关系不错。”

  高义赶紧答应白洁。

  “谢谢领导,喝一杯。”白洁高兴的对高义说,她知道高义和派出所那边的关系不错,有所长说话,应该会管用。

  看着喜滋滋的白洁端着酒杯,高义跟白洁喝了这杯下去,一把就把白洁搂在了怀里,白洁半躺在高义的怀里,任由高义的手解开她衬衫的扣子,伸了进去,摸着她的ru房,一边红嫩的嘴唇承受着高义仿佛小鸡啄米似的亲吻,正在两个人亲热地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惊起了忘乎所以的两个人,白洁赶紧坐直身子,整理凌乱的衣服,进来的服务生拿了些东西,道了声对不起就出去了,高义又过来搂白洁,白洁推开高义的手,“咱们走吧,在这这样多不好。”

  高义也想这样不好,一边叫服务员买单,一边问白洁:“下午没课吧,别回去了。”

  “你想干啥”白洁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高义。

  “你看大哥都要走了,怎么也得好好陪我一个下午吧”高义手伸在白洁穿着丝袜的滑溜溜的大腿上说。

  “我要回去备课,我的局长大人。”白洁逗着高义,看着高义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心里有一丝捉弄人的快感。又柔声的问高义“我们去哪儿啊”看着高义眼中马上就是一种狂喜的神采。

  “我们去大富豪吧,在那开个房间,还安全。”高义高兴得说。

  白洁心里一颤,老七住在那里,自己怎么能去那里跟别的男人开房间呢本来下午没课想和老七出去转转,后来到这里来就给老七打了个电话说是下午有公开课,当时那种心情竟然有一种欺骗自己老公在外面偷情的感觉。

  “不好,我不去。”白洁打开要伸进自己裙子里的男人的手,“去我家吧,我们三点之前走。王申不会回来。”白洁心想去哪里都不安全,大白天的被别人看到自己可完了,反正跟高义在自己家也不是头一次了。

  高义一听非常高兴,拉着白洁就走,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白洁的家。

  王申今天到学校后非常难受,头好像要炸了一样的疼,中午睡了一会儿也很难受,刚好下午也没有课,就请了个假先回家了,到家里,洗了把脸精神了一点,顺便把鞋也刷了刷晾在阳台上,忽然想起快换季了,冬天的衣服应该拿出来晒晒,就钻到床下把衣柜拉出来,放到阳台上打开,转身又钻进床底下把床底下的灰尘擦一擦,正擦着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王申奇怪白洁怎么会回来这么早,正要出来看一看,忽然又听到男人模模糊糊说话的声音,王申头嗡的一下,没有出去,反而向床里面躲了躲,透过床底下望出去,卧室的门开了,一条优美的小腿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踩着地板就进来了,后面马上就跟进来一双棕色的男式皮鞋,王申在下面想“不像老七的鞋啊”

  王申看到男士鞋走到两只俏丽的高跟鞋之前就停住了,从方向看两人是面对面,听见嘘嘘索索的声音和好像亲嘴的声音,忽然看到高跟鞋向后退了一步,接着听到白洁的声音:“等会儿,我把窗帘拉上。”

  接着看着白洁的黑色高跟鞋有节奏的敲击着地板走到窗台边拉上了窗帘,屋子里暗了下来,接着看到两双鞋走到了一起,“宝贝儿,亲亲。”男人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是高校长,王申呆了,怎么还会是高校长。

  “嗯”是白洁跟人接吻的时候发出的呻吟喘息声,眼前的两只高跟鞋和男式的皮鞋紧紧地贴在一起,可以想象屋子里的两个人贴的是多么紧密,虽然王申看不到,可是看到白洁两只本来就高高地鞋跟都跷了起来,可见两人接吻的有多么热烈,耳边听着老婆被人亲吻发出的呻吟,王申半趴在床底下,一种冲动让他很想冲出去,可又动弹不了,这样出去白洁的脸往哪里放,可是不出去自己怎么办,王申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甚至都不敢发出声音。

  看见老婆的高跟鞋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床一颤,白洁坐在了床上,两腿圆润的小腿就在王申的眼前,接着王申看到高义的皮鞋往前走了一步,白洁的两腿小腿往两边分开,两条穿着蓝裤子的男人的腿夹进了两条小腿之间,接着床上一沉,显然是白洁倒在了床上,而高校长压在了老婆的上身上,王申听到衣服的细琐声,和亲吻的喘气声,王申的脑海中浮现着高校长的手伸进老婆的衣服,抚摸着老婆丰满的ru房,而老婆的呻吟声证明了这个念头,眼前白洁的两条小腿一条抬了起来,直直的向前伸着,另一条垂在王申的眼前,黑色的高跟鞋鞋跟踩在地上,鞋尖跷起来还不断的往前一下一下的轻轻踢动。

  在这种情况下,王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荫茎已经硬了起来,他仿佛能喷出火的眼睛看着眼前纠缠晃动的四条腿,忽然看见白洁的两腿又往外分了一下,接着两腿又一下合在一起,又分开,伴随着床上传过来的白洁的呻吟,王申估计高校长的手应该是在摸白洁的两腿中间,看着眼前扭动的白洁的两条小腿,王申心仿佛要跳出来一样,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一会儿男人的东西会插入自己老婆的身体里,正在这时候,忽然眼前停了一下,在床下的王申能感觉到床上白洁在动,接着从王申眼前右侧垂下了白洁穿着的灰色套装的一角,王申知道这时候白洁的上身肯定已经都袒露出来了,那对曾经只属于自己的丰满的ru房此时正在自己身体上面袒露给一个男人,另一个男人。

  接着王申看到眼前白洁的两只高跟鞋都踩到了地上,两条小腿微微用力,应该是白洁正在往下脱内裤和丝袜,果然片刻后,男人靠向床边,白洁的右腿抬出了王申的视线,接着一只小巧的高跟鞋掉在地板上,片刻后一条白嫩嫩的小腿和一只白嫩的小脚丫垂了下来,刚刚裹在小腿上的丝袜已经没有了,接着从王申视线的左侧垂落下一小截透明的肉色丝袜,王申能想象得到此时自己端庄的老婆白洁的荫部已经袒露在高义的面前,接着看到高义的裤子脱落在脚下,从王申这里能看到一点长着黑毛的小腿,王申知道高义的荫茎也已经伸了出来,王申竟然脑海里闪过一丝想法,不知道高义的荫茎是多大的。

  为您推荐咚咚小说紫轩小说

  忽然看见一只男人的大手伸到眼前,握住了老婆纤细的小腿,接着眼前老婆的两条腿都不见了,眼前男人黑毛丛生的小腿向前靠过来,停了一下,王申感觉那可能是在对位置,一条男人的荫茎就要插进老婆的身体里了,王申正在心里淌血的时候,眼前的小腿向前一晃,王申耳朵里听到清晰的“哧溜”一声,和白洁“啊”一声娇柔的呻吟,傻子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王申此时仿佛已经呆住了,眼睛木然的看着前面前后晃动的男人的腿,听着耳边白洁不断的呻吟“啊嗯啊”

  最刺激他的是那从前方不过是几公分的地方传过来的两人性器官摩擦的水渍声,还有两人皮肤撞击的啪啪声提示着王申荫茎插入自己老婆的频率和力度,忽然眼前一条还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