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跟我扯犊子。”东子还是火冒三丈。

  刚子动了动嘴没有出声,刚好送完王申的孟瑶从卫生间回来,一边甩着手上的水一边和东子打招呼,“谁惹你了,东哥,气成这样。”

  “哼,就你刚才老公的老婆。”

  “什么”孟瑶明显没听明白。

  “哎,对呀,玩不上大老婆,玩玩你这临时的得了。”

  “说的啥呀,听不明白,东哥,刚哥,我回去了。”

  东子一把抓住孟瑶的胳膊,“走,给东哥去去火。”

  孟瑶今天喝了不少酒,东子一拽差点摔倒,“别闹了,东哥,刚才喝老多酒了,我回去躺着了。”

  “躺你妈了个逼。”东子上去就是一个嘴巴,“都这么鸡芭能装呢,不让操出来干鸡芭毛。”

  一个嘴巴下去,孟瑶的酒也醒了,看着被刚子拉着还火冒三丈的东子,知道惹事了,赶紧向东子道歉,“东哥,别生气了,我刚才喝多了,说错话了。”

  “撒开我。”东子瞪着刚子说,刚子赶紧撒开他,一边说着东子,“东哥,别在门口闹,让人看见不好。”

  东子过去拽着孟瑶向里边走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小包房,孟瑶一看东子来真的,手把着门框不敢进去,求着东子,“东哥,我就坐台,不干这个,你饶了我吧。”

  “你是不是还欠揍,装啥啊”东子一把抓着孟瑶的头发,孟瑶没敢挣扎,看着东子把门锁上了,一下跪在地上,“东哥,你放过我吧,我真不干这个,我给你拿钱你找她们吧。”

  “我今天就想操你,别装蒜了。”东子把孟瑶拉到沙发上坐着,手摸索着孟瑶牛仔裙下白嫩的大腿,“再说你也不是没玩过,不就是处那个对象吗你要是让你对象知道你坐台,他也不能再跟你处了,怎么都是这回事儿,放开了多挣两年回去谁知道啊”

  “东哥,我不想出台,你饶了我吧,我拿钱给你找小姐行不”孟瑶眼泪不断的流下,哀求着东子。

  “别给脸不要脸了,别说我找人轮jian你。赶紧趴下”东子恶狠狠的瞪着孟瑶,手已经伸到孟瑶的裙子里去了,孟瑶看没有办法了,对东子说:“东哥,我去给你取个套吧,我怕怀孕啊”

  “取什么套,来吧。”东子一把把孟瑶推倒在沙发上,从后面把孟瑶的裙子扒起来,把一条白色的内裤一下拽下来,拍了一下孟瑶的白屁股,几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把内裤往下一褪,一条已经硬起来的荫茎弹了出来,手摸着孟瑶的屁股,下身寻找着孟瑶嫩软的阴门。

  孟瑶跪在沙发上,翘着圆圆的屁股,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流下,自己就要对不起大龙了,自己的那里只和大龙在暑假的时候弄过两次,第三次就要被这个流氓侮辱了,孟瑶只觉得下身一紧,一根比大龙粗好多的荫茎已经插了进来,有点涨乎乎的疼,动了几下就不疼了,和大龙作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袭满了全身。

  东子觉得挺惊讶,本以为孟瑶的下边会挺干的,没想到很湿润,虽然很紧,但是一下就插了进去,憋了半天的火开始发泄,站在地上把着孟瑶的屁股大力抽插着,一只手伸下去拽开孟瑶的t恤,拉开胸罩,握着孟瑶的ru房捏着,孟瑶的ru房不大,刚好握在手里。

  “嗯嗯”孟瑶紧紧咬着嘴唇,在东子强烈的冲撞下还是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下身也更加湿润了,东子没想改变姿势,一味的干着,很快就射出了憋得好久的jing液,拍了拍孟瑶的屁股,“起来吧,这多好,干完都舒服。以后别他妈的老装纯,想当chu女在家里别出来啊,操。”

  东子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叨咕着走了出去,只留下还光着屁股的孟瑶还在那里流着眼泪。

  白洁早早的就起床了,看了一眼旁边一身酒气迷迷糊糊睡着的王申,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洗涮收拾完了,给王申做好了早饭,根本不知道王申昨晚的痛苦。

  在衣柜里挑了一套淡粉色的内衣,肉色的裤袜,一套浅白色的套裙,王申从没看白洁穿过呢。他从没和白洁去买过衣服,看着白洁在那里梳妆打扮,王申心里一阵酸痛,穿的这么漂亮不知道给谁去看啊

  刚出门,白洁就给老七打了个电话,“起来了吗小志。”

  “还没有呢你呢”

  “我都上班了,大懒虫。”白洁心里有一种很高兴很舒服地感觉,脸上也有一种幸福的光泽。

  两人扯了几句,挂了电话,白洁到了单位,几乎在单位那些男老师的注目礼中走过。

  上午白洁下课后就没有事情了,刚想给老七打电话,老七的电话已经来了,问他有没有时间,要带她去附近的一个水库钓鱼,白洁是只要能和老七在一起就好,收拾收拾就找高义请假去了,披肩的长发柔顺的披散着,更显女人娇柔成熟的魅力。

  高义看见白洁一身柔媚性感的打扮,心里一阵高兴,以为白洁因为自己升官了,特意打扮给自己的,不由得想起了那句老话,女为悦己者容来。

  刚要关上门去搂白洁,白洁却根本没有进屋,在门口和高义说:“校长,我有事出去一下。”

  “你干啥去,上班呢。”

  “你管呢,拜拜。”说着白洁关上门,踩着白色的半高跟皮鞋扬长而去,弄得高义在那里发了半天呆。

  出了门,老七的车还没有来,白洁不想老七的车在大门口接他,让人看见有闲话,就往大门对着的大街上走去,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

  白洁刚好从车边走过,不由得向车边站着的人多看了两眼,发现男人的眼睛也紧盯着她,慌慌的转头走过去了,但这一眼她已经认出来那人是小晶以前的男朋友,现在看上去更有一种成熟的帅气,身上得体的衣服明显显出名牌的那种做工和质地,让白洁多看几眼的就是在男人眼中那种空荡荡的迷茫,眼神中充满了一种落寞,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哀伤。

  这个人当然就是钟成,他已经回到了这个城市,带着仇恨、希望、哀伤回到了这个城市,第一天就来到这个给他无比伤心的地方,不知道想看些什么,也许只是想找到一些回忆,却忽然看到白洁走了出来,他不认识白洁,但一下就被白洁的妩媚、娇柔的感觉吸引。

  浅白色的紧身套装,短短窄窄的裙子下两条修长匀称的双腿穿着肉色的透明丝袜,丰满的ru房将上身的衣服高高挺起,最吸引钟成的是白洁眼里那种秀丽和妩媚,很有小晶长成熟的那种感觉,和小晶颇有几分相像,唯一的是白洁处处更加完美、成熟、妩媚。

  看上去无法将两人比作一起,但熟悉的人却能看出两人的相像之处。

  水库不大,没有什么游人,两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停下车,根本没有下去取鱼竿,老七就抱住了白洁,白洁也顺势搂住老七的脖子,两片火热的嘴唇就亲吻在一起,白洁迷乱的闭着眼睛享受着这迟到的火热的爱情。

  来到车的后坐上,白洁胸前的两个纽扣已经被解开,敞开的浅白套装里浅粉色的蕾丝胸罩衬托着白洁丰满圆润的ru房,深深的乳沟几乎能将老七埋进去。

  两人一面亲吻着,老七的手也伸到了白洁胸前,将薄薄的乳罩推倒了ru房上边,一对丰满的ru房落在了老七的手里,随着老七温柔的抚摩,白洁从鼻孔中喘出的娇柔的喘息和慢慢硬起的粉红色的小乳头表露着白洁正在苏醒的情欲。

  老七的手伸到白洁裙子边,去找白洁裙子的系扣,白洁拦住老七的手,道:“志,别脱了,看来人怎么办,卷起来吧。”

  说着白洁欠起屁股,让老七把裙子都卷到白洁的腰上,白洁肉色的透明丝袜下是浅粉色的全是蕾丝织成的小内裤,隔着薄薄的内裤和丝袜都能看到白洁稀疏乌黑的荫毛和鼓鼓的阴丘。

  老七带着一种近乎崇拜的喜欢用手温柔的摩擦着丝袜和内裤覆盖下的荫部,感受着白洁柔软温热的下阴,手指伸到最柔软的地方轻轻的触摸着,白洁一条腿抬起来放到斜斜向后的靠背上,最神秘的地方完全袒露在老七面前。

  玩弄了一会儿,老七伸手从白洁裙下将白洁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拉下,白洁抬起一条腿让老七将内裤和丝袜从一条腿上扒下来,一只小巧的高跟鞋掉在车边草地上。

  柔软的黑毛下,白洁粉嫩滑软的荫部已经湿润起来,两片肥厚的荫唇中间仿佛有露水要滴下的样子,老七也不再等待,解开裤子,一只手托着白洁的左腿,下身缓缓的插进了白洁的荫道,“嗯”白洁一声长长的喘息,两只白嫩的胳膊抱着老七的脖子,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等着老七的亲吻。

  老七下身缓缓的在白洁的荫道里抽送着,一边低头亲吻着白洁柔软的嘴唇,时而吮吸着白洁不时伸出的香滑的柔舌,慢慢的沉下头去亲吻白洁丰挺柔软的ru房,含住小小的乳头,用舌尖围着乳头不断的转着圈子。

  “啊小志,我爱你,啊”白洁双手抚摸着老七的头发,抬起的腿用力的向上伸着,白白的光裸的小脚丫紧踩在车的顶棚上,下身配合着老七抽送的频率挺动着。

  弄了一会儿,老七把荫茎顶在白洁身体里,一边用力磨着,一边让白洁换个姿势。

  “啊啊嗯”老七连顶了几下,把荫茎拔了出来,白洁翻身过来,一只脚站在车地板上,一只脚屈起跪在后坐上,前身沉下,跷起了圆嫩的屁股。

  老七站在车边,湿漉漉的荫茎“哧”的一声又钻进了白洁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抽插,白洁浅粉色的内裤和右腿上的丝袜都缠在左腿的脚踝上,趴伏在车后坐上,不断的呻吟着,粉红色的荫道口紧紧的裹着老七不断进出的荫茎,点点yin水不断的从大腿根缓缓流下。

  “啊小志啊,我受不了了啊”一顿快速的抽送,白洁下身已经泛滥了,“咕叽、咕叽”的水渍声不断从白洁湿漉漉的荫道中发出,老七也感觉腰眼阵阵发麻,不在停顿,快速一阵抽插,紧紧把着白洁的屁股,将jing液又一次射入了白洁体内。

  伴随着几声呻吟和有频率的轻叫,白洁趴在了后坐上,不断的喘息。

  老七过去抱着白洁,两人又一阵热吻,白洁浑身软软的还在喘息着,老七不由得爱怜的说:“你zuo爱之后的样子,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人。”

  白洁没有出声,只是在想着,老七可能还看见过别的女人zuo爱后的样子,不过那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是心里有点酸酸的。

  整理好了衣服,两人真的钓了会儿鱼,居然真的钓了一条很小的鱼。就开车回去了。

  第十一章绿帽风云

  一天的时间王申都是昏沉沉的,脑海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草草的把课对付完就在教员室里坐着,心里乱糟糟的,白洁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旋转,却从来没有办法落地,他不敢相信白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下意识的他也清楚想否定这一切也很难,可他能怎么做他不知道

  下班了,王申回家呆了半天白洁也没有回来,王申心里更是闹停,想给白洁打个电话,可拿起电话又放下了,他都有点不敢面对白洁,更不知道自己一旦面对白洁真的出轨了,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快黑天了,他忽然想起了老七,很想去跟老七聊会儿天,一边出门坐车就奔老七租住的酒店去

  而此时的白洁正和老七呆在酒店里,正是干柴烈火的两个人从钓鱼的地方回来,兜了个风就买了点吃的直接回酒店了,热恋的人好像有无数的话说,两个人在屋里还是手握着手,不时来个热吻轻吻,白洁也喝了一听啤酒,脸红扑扑白嫩嫩的,刚好吃完东西,白洁把茶几上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老七就从后面抱住了她软绵绵的身子,白洁把头扭回去和老七的嘴唇吻着,一边扭过身子,两人正面拥抱在了一起,白洁两手抱住老七的脖子,和老七忘情的热吻着,敏感的身体微微颤抖,软绵绵的嘴唇中一条灵活的舌头不断的勾引着老七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

  老七的手也已经伸进了白洁的衣襟里,隔着白洁粉色的胸罩揉摸着柔软的ru房,白洁鼻子里的喘息更重了,几乎就已经是哼哼唧唧的呻吟了,穿着白色的宾馆拖鞋的两只小脚尽力的翘起着,和圆润的小腿组成一条柔美的曲线。

  老七不失时机地拦腰要抱起白洁,白洁推了推老七,“志,等会我把衣服脱了,别弄皱了。”

  老七先跑到床上,脱光了衣服,等着白洁,白洁脱下套装上衣和裙子,叠好放在椅子上,两手伸到裤袜的腰上准备把裤袜脱下来,一阵柔和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屋内的电话,老七随手拿起电话,“喂,啊,二哥你在哪儿啊,好。”

  放下电话,看着手还停在裤袜的腰上的白洁,几乎有点结巴地说:“我二哥来了,在楼下大堂马上上来。”

  白洁嘟了一下嘴巴,很快套上裙子和上衣,穿上高跟鞋拿起自己的小包,老七开了门,看着电梯那边没有人,白洁迅速的向走廊另一侧的楼梯走去,到了一楼,偷偷的看大堂里没有王申,赶紧走出门去,坐车回家。

  这边白洁刚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王申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着老七在门口开门等着他,赶紧走前一步和老七进屋。

  进屋里,王申看见茶几上摆着吃的熟食、小菜和啤酒,“呵呵,怎么自己吃啊,不叫我过来陪你。”

  “呵呵,怕你忙啊”老七还没有从紧张中恢复过来,心里慌乱乱的。

  “我忙啥一天就那么两节课,这两天你忙吗”王申当然不知道这两天老七忙的主要是白洁。

  “还行,坐着二哥。我去给你买几瓶啤酒,冰箱里没有了。”一边说着,老七穿好衣服匆忙的出去,他心里忐忑的放不下白洁。

  王申嘴里说着不用不用,也没有真的拦阻,看老七跑了出去,随便坐在床上躺了下去,这一天心里乱糟糟的真的很累了,忽然感觉自己脸上痒痒的,拿起原来是枕头上的一根长长的头发,“呵呵,这死小子,挺不老实啊也。”想起老七在这里嫖妓的场景,王申摇头苦笑了一下,心里对这种行为很不以为然,当然他不会想到,在这里和老七颠鸳倒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在担心着的老婆白洁。

  王申忽然想到看看老七没有拉下别的东西,比方说避孕套什么的,一会好奚落奚落老七,一边在床上床边四处的寻找,忽然角落里一个蓝色的角在床边散落地下的床罩中闪现,王申赶紧俯身拣起来,一丝凉意从心头升起,是一条水蓝色的边上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小内裤,刚刚昨夜还在家里拼命寻找的内裤,出现在了这里,王申只觉得一瞬间几乎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头嗡嗡的响。

  老七出了门之后马上给白洁打电话,白洁已经快到家了,老七也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好白洁比较通情达理,很温柔的和他说让他陪王申呆会儿吧,自己回家了让他放心,明天再打电话什么什么的。老七也就放了心,又转了一会儿,等白洁到家了的信息发过来,他才买了几瓶啤酒回到房间,发现王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挠了挠头,愣在那里,王申也没有电话找不到,心里很有点毛毛的莫名其妙。

  而此时的王申正在街头自己闲逛,白洁那条漂亮柔软的小内裤正在自己右手里握着,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好的同学朋友竟然会这样做,他不相信自己那么端庄的老婆会主动的作出这种事情,肯定是老七这个王八蛋勾引他的嫂子,自己怎么这么笨会引狼入室,他用握着内裤的手拼命的打着自己的头,可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去面对眼前的事情

  迷乱中不知道怎么又来到了昨夜的那家叫做天龙的歌舞餐厅,叫了一个小包房,找到服务生叫了孟瑶过来,孟瑶过来看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让她一天经常会哭,她已经准备过几天就回去了,听姐妹们聊天时候说的意思大致她知道了昨天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位姓王的先生的老婆引起的。

  但毕竟昨天这位老板出手还是挺大方的,还是个纯情的傻帽,比那些花一百块钱恨不得毛都给你拔几根下来的家伙强多了,还是进来坐在了王申的身边。

  王申今天没什么心情和她说话,坐在那里喝闷酒,孟瑶也心里不怎么舒服,王申端起杯示意一下,孟瑶也就跟他一起干一杯。很快王申有了微微的醉意,心情好了一点,孟瑶也有点喝不动了过去唱了一首歌。

  俩人才开始说了几句话起来,“先生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孟瑶主动的搭话。

  “嗯,”王申只是哼了一声。

  “那就喝杯酒,一醉解千愁。”孟瑶继续的搭话。

  “嗯。”王申还是哼了一声。

  俩人又干了几杯,孟瑶借故上厕所溜到了外面,很快又串了一个台,偶尔回来跟王申喝几杯,王申也不计较,右手始终的伸在裤子兜里,握着白洁的内裤。

  这时门开了,东子走了进来,孟瑶看见赶紧躲了出去,东子过来跟王申打了个招呼,“王哥,自己过来啊”

  王申答应了一声,一边疑惑的看着他。

  “噢,你不认识我,我跟孙倩姐我们是朋友。你不是他同事吗还有那天你们一起来的几个。”东子解释着。

  “哦,你好你好,坐下喝几杯。”王申一听孙倩,恍然大悟,招呼东子。

  “没事,这边我在这里管事,有什么事情跟老弟说一声。”东子跟王申干了一杯酒。“我让他们给你整个果盘。”一边起身让服务生送个果盘进来。

  王申很是感激,看东子就是社会上的人,平时他们这些教师对社会上的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