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以后真的送王申去读研究生,不见得不比别人强。想着想着,白洁迷迷糊糊的睡了,而此时的王申看白洁睡了,偷偷的从兜子里拿出一张影碟,放进了影碟机里,把音量调到了最小。

  屏幕一闪,是日本的三级片,叫偷食yin妇说的是一个少妇背着老公偷人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但是日本三级片拍摄的那种意yin的感觉正合王申的口味,看得他血脉贲张,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了下身

  几日以来,人们都在议论着这次出门旅行的事情,中午的时候,王申来了个电话,原来他们学校把他定上了,而且可以带家属,聪慧的白洁马上反应过来是那个“大象”赵振的主意,可王申还在为她想着,而她当然一定会选上,那些色鬼忘了所有的人也不会忘了她的。白洁这次和老公一起出去,真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纠葛。

  白洁定上了,虽然没有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但是窃窃私语的议论倒是连白洁自己都感觉到了。

  男老师在一起议论,都是带着一脸色迷迷的坏笑,“看见没有,又奉献了,高校长艳福不浅哪。”

  “真看不出来,白洁那么纯的样子,看上去多正经啊,能干这事”有人怀疑。

  “装正经,那才勾人呢。你不知道啊都说有一回在校长室就干上了。”

  “白洁那身材,那脸蛋,谁能顶住诱惑啊,要是让我睡一宿,马上就死都行。”

  女老师在一起议论都是一脸的不屑和掩饰不住的嫉妒。

  “那小骚娘们儿,她一来我就知道不是正经货色,人都说,奶子翘翘,肯定风骚。你看她那一对奶子,走道都直哆嗦,还能是啥好东西。”

  “都说高校长厉害吗,说以前就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下来的,都说被抓住的时候,那女的都干的迷糊了,老公进来都不知道。”她说了这话,没注意到好几个女老师的脸色都不自然了,看来都是尝过高义利害的了。

  “肯定利害,你没看白洁以前屁股是平的,你看现在溜溜圆的翘着。都说性生活好的女人都翘屁股,所谓的屁股都那个圆了,你们听过吗”

  “是不是从后边整,就能翘翘了”

  “你还想试试啊,你那屁股,咋干都是耷拉的了。”一帮女的哄然而笑。

  风言风语的也不时传到白洁的耳朵里,白洁也只能默然承受着了。

  转眼间,出发的日期到了,由于是各学校统一走,白洁一早晨就和王申拿着各自的东西到各自的学校去了。到时候一起在火车站集合。快到出发的时间了,忽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开了进来,王局长从车里下来,和高义打个招呼,就钻到白洁的办公室,叫白洁和他一起走:“白老师,你那个身份证有点问题,你和我先去车站和旅行社说一下吧。”

  白洁真的以为身份证有什么问题,赶紧拎着东西上了王局长的车,王局长和她都坐在了后面,车一开白洁就明白了,肯定不是身份证的事情。王局长一上车手就搂住了白洁的细腰,白洁今天上身穿的白色的苹果t恤,两个耸起的乳峰中间是那个大大的红苹果图案,下身因为坐火车没有穿裙子,穿了一条低腰的白色紧身牛仔裤,布料有弹性的那种。脚上是一双高跟的白色布料的拌带凉鞋,王局长一摸就摸到了白洁腰间细嫩敏感的皮肤,白洁浑身一哆嗦,拿开了他的手,看了司机一眼,司机知趣的把倒视镜掰了过去。

  王局长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要去摸白洁的ru房,白洁抓住了他的手不放,王局长左手环搂着白洁的腰,凑上嘴去在白洁耳边说:“没事的,小张是自己人,我都想死你了。”

  白洁脸都发热了,“王局长,你别这样。”

  王局长把手伸进自己包里,从里面掏出一捆崭新的百元大钞,放到了白洁的腿上,“出来旅游,带点东西回去啊。”

  白洁的脸感觉更热了,“你拿我当什么人了。我下车。”

  “妹子,你瞧不起你大哥,这是大哥给你的,可没别的意思,大哥想你了,你要是喜欢就陪陪我,不喜欢我就不碰你了,钱和这个两回事儿,你要是瞧不起你大哥,你下车吧。”王局长很生气的长篇大论,仿佛他是最委屈的人。

  一番话说的白洁倒不好意思了,拿起钱放到了自己的包里,“谢谢大哥。”一边把头靠在了王局长的身上,用一种近乎呓语的声音说:“大哥,你要摸,把手伸里边摸,在外面摸脏了,我可没法见人了。”

  王局长一听,大喜若狂,肥胖的手已经伸进了白洁的t恤松散的下摆,隔着薄薄的乳罩,握住了白洁丰满柔软的ru房。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王局长的身上,王局长摸了两下,白洁就发出了微微急促的气喘声,隔着薄薄的丝织的乳罩,王局长都能感觉到小小的乳头在一点点勃起。

  王局长一边把玩着白洁的ru房,一边侧过头去嗅着白洁淡淡的发香,不断亲吻着白洁光嫩的脸颊,慢慢的吻到了白洁柔软红润的嘴唇,感觉着肥胖的大脸和那厚厚的嘴唇吻在自己脸上,白洁竟然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有激情的zuo爱了,王申虽然最近有过性茭,但是好像早泄的时间更短了,当然白洁不知道这是因为王申经常晚上偷着看黄色影碟造成的。

  吻了几下,白洁张开了嘴唇,伸出光滑香软的小舌头,让王局长吮吸着,两人吞吐纠缠了一会儿,白洁浑身已经软绵绵的火辣辣的了,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司机小张已经把倒视镜调了回来,正对着白洁丰满的胸部,感受着里面的风起云涌,想象着里面丰满的ru房在被人抚摸的样子。

  这时白洁紧身牛仔裤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男人的手伸了进去,摸到了白洁白色纯丝织的内裤,手滑进去费力的摸着稀疏滑软的荫毛,王局长感觉白洁已经动情了,就伸手去向下拉白洁的裤子,白洁拉住了他的手拦阻着。

  王局长明白了,叫司机:“把车在哪儿停一会儿,你下去买盒烟抽,噢。”一边扔过几百块钱。司机很快把车停下了,下车把车们锁上就走远了,王局长就去扒白洁的裤子,白洁拦住了他的手,“大哥,外边能看见。”

  “咱贴了防护膜,前边都贴了,外边啥也看不见,你放心吧。”王局长一边说,一边坚决的扒着白洁的裤子,白洁也感觉外边是看不到的,况且现在也是意乱神迷,也就抬起屁股让王局长拉下了牛仔裤和内裤,光着屁股坐在了凉丝丝的皮革上。

  王局长脱下白洁左脚的小鞋,把裤子从左腿上拉下去,白洁变成光裸着一条大腿,另一条腿上乱糟糟的穿著一条裤腿。男人的手摸到了白洁滑嫩柔软的荫部,竟然已经湿乎乎的了。

  王局长费力的脱下一半裤子,掏出坚硬了半天的荫茎,让白洁半躺在后座上,把光着的一条腿抬到后坐背上,荫部完全敞开了,少少的十几根荫毛下是粉红的阴沪,微微敞开的一对荫唇中间含着一滴晶莹的yin水。

  王局长手扶着白洁抬起的左腿,下身插进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身材本就挺高,后座根本躺不下,这样半躺,王局长更是没了什么空间,趴在白洁身上的王局长费力的将荫茎在白洁的身体里抽动着,弄了几下,王局长没什么快感,白洁却被这没尝试过的zuo爱刺激的浑身颤栗。

  王局长拔出了荫茎,白洁一愣“大哥,你射了”

  “哪有这么快。”王局长让白洁起来,站到前面两座的中间,白洁左脚上穿著一只白色的小袜子,右腿上还穿著白色的牛仔裤,费力的弯腰站在两座中间,刚好抬头看见车前挡风玻璃,虽然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看外面却是很清晰。原来已经来到了火车站了,在候车站前边的广场上,车停在一个旗杆的旁边,车前边刚好有一群人在等火车。

  白洁刚要看清楚一个熟悉的身影,王局长的荫茎一下插了进来,“呲”一声水响,白洁身子向前一悠,下身能清晰的感觉出那粗硬的东西夹在里面的感觉。

  伴随着王局长的抽送,白洁浑身很快充起了那种zuo爱特有的酥麻的快感,同时定了定神,一抬头,几乎呆住了,正对着她的是再熟悉不过的人,王申,她的老公,正在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和他的同事们等着火车,王申的手还扶在汽车的前机器盖上,而她自己却光着屁股在这里被一个肥胖的男人奸yin着,一种火热的羞臊感,刺激感让白洁浑身发烫起来,更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刺激。

  而车外的几个人正在闲聊着,有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调侃着王申:“王申,你挺有道啊,你媳妇长得真好看啊。咋追到手的。”

  王申得意的笑了笑:“那叫缘分,情有独钟。”这时他一下感觉到手碰到的车在有节奏的晃动。

  “哎,这车咋晃动了”桑塔纳车的隔音并不好,所以白洁一直不敢大声的呻吟,可王申他们说话的声音却有的传进了车里。听着他们说到自己更是臊得要命,可还要承受着后边的刺激。

  “是不是zuo爱呢看这晃动的挺有节奏啊。”

  王申听说了,就隔着玻璃往里面望,隐约看见里面有白色的影子在晃动,好像真的是在zuo爱,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里面是自己可爱的妻子,光着白嫩嫩的屁股在被人奸yin着。

  王申这一望,白洁感觉好像老公和自己在面对面一样,她看他是那么清晰,但看来他没看出什么,但下身随着紧张一下变得紧紧的裹着王局长的荫茎,没两下王局长就喘起了粗气。

  而屋外,司机小张走了过来,“看什么看。”

  几个人赶紧闪到了一边,刚好这时高义走了过来,小张先和高义打了下招呼,王申看到高义领的队伍里没有白洁,就问:“高校长,白洁呢”

  小张一愣,高义暧昧的看了一眼明显晃动着的桑塔纳轿车,和王申说:“她先来了,你看候车室里有没有。”想着白洁正在里面不知道什么姿势被王局长干着,而她的老公竟然就在眼前,高义也一下硬了起来,真想上车里看看。

  白洁紧紧的荫道让王局长不断的喘着粗气,白洁也已经晕晕乎乎的了,下身一边紧紧的裹着王局长的荫茎,一边不断的分泌着高潮时的yin水。

  终于在王申起身到候车室去找白洁的时候,王局长在白洁的身体里喷射出了期待已久的jing液,白洁赶紧翻出了一些纸巾垫在了自己荫部,防备着jing液外流,转身坐在了旁边的后坐上,虽然浑身发软,还是忙着穿上裤子,穿好了鞋子,虽然下身还热乎乎的流淌着男人的jing液,但是毕竟衣服整齐了些。

  王局长当然明白白洁的意思,给小张打了个电话,小张上车来,把车开到远一点的地方,浑身酥软的白洁才下了车,拎着东西向候车室走去。

  王申到候车室里找了一圈,当然找不到白洁,一头雾水的回来,看到了自己娇美的爱妻已经拎着两个大包站在门口了,脸上还红扑扑的,额头有点点汗水,王申以为是白洁拎东西累得,赶紧跑了过去,替白洁拎起包,爱怜的掏出手帕给白洁擦汗,一边的高义刚要开口取笑,看到白洁的眼神,就咽回去了。

  候车室里人都聚齐了,白洁还有点晕晕的看着好多的熟悉不熟悉的身影晃动来晃动去,下身夹着的纸巾湿漉漉的在敏感的荫唇上摩擦着,让白洁感觉很不舒服。

  “白洁”一个火红的身影从不远处向白洁跑过来,亲热的搂着白洁的脖子,还是一样的热情,还是一样的妩媚。

  孙倩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纱质的衬衫,非常宽松,薄薄的红纱下清晰的看见里面黑色的胸罩扣着一对丰满的ru房,两个袖子带着长长的飞边,下身一件白色的短裙,非常短的那种,好像动起来就能看到屁股,实际上是一件白色的短裤,在前边加了一片挡着的布,变成好像是裙子的那种短裤裙。

  修长的一双白腿光裸着,一双淡黄色的带白色花边的小袜子,白色的平跟休闲鞋,在火热的激情中还有着一分恬淡。长到披肩的头发压着大大的弯,自然飞散的垂落着,有着一种成熟女人不落的风情。

  “孙姐,”白洁回手挽着孙倩的臂弯,“自己来的啊”

  “是啊,我就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孙倩的一对秀长的眼睛放射着不羁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迎视着那些或者躲闪或者放肆的看着她的目光。

  白洁忽然看见大大的鼻子满脸苦笑的赵振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很是丰满了一点的女人,穿著一身土黄色的套裙,腰间绷得紧紧的几乎能看见腰间一棱一棱的肥肉,到膝盖的裙脚下露出穿著很深的颜色的肉色丝袜,很有几分姿色的脸上被已经开始增多的赘肉堆挤的有些变形,带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的太阳镜,旁边还跟着一个8、9岁的小男孩儿。

  看着三个人的神态,不用说就是赵振的老婆孩子了,人都说xing欲得到满足容易让人发胖,看来赵振的老婆是得到满足了,白洁想着忽然明白了赵振为什么满脸的苦笑,肯定是没想到把老婆孩子都带来了,不由得想笑,脸上就洋溢出了可爱的笑容,引得周围的一些男人看的都有点呆了。

  一边不断的和熟悉的不熟悉的老师打着招呼,一边终于上了火车,白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门,硬卧的火车上中下三层的铺位,男老师在上铺,女老师在下铺,王申和白洁俩人一个在下铺,一个在侧对着的上铺,孙倩和白洁学校的一个老师窜了过来,和白洁一起在下铺。

  白洁下身夹着的纸巾已经凉丝丝的了,湿乎乎的很不舒服,白洁上了车就急着想去厕所,可厕所还没有开,正坐立不安的听着孙倩胡侃,忽然抬头看见高义和一个穿著一身乘务员制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刚好走到她们这个铺位,高义已经走了过来,和白洁、王申等人打着招呼,一边向几个人介绍:“这是我爱人,陈美红。这是白老师,白老师的爱人王申。”美红1.62米左右的身高,散着头发,深蓝色的铁路制服紧裹着凹凸有致的身子,前面的领口处显露出白色的衬衫花边,一截白嫩的胸脯显示着这个女人身上皮肤的白皙娇嫩,制服裙下露出穿著浅肉色丝袜的一对笔直浑圆的小腿,黑色的普通的皮质凉鞋带着半高的鞋跟。东方人特有的鹅蛋脸,弯弯淡淡的一双眉毛下,一对不大但总是有着一份迷茫的杏眼,小巧的鼻子下,一对看着就很柔软的嘴唇。不是特别的惊艳漂亮,但却让男人一看着就会想到xing欲的女人。

  而美红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她早就闻名的美人,看着心里不由得暗叹,无怪乎自己的老公会被这个女人迷住。无论是那娇俏的瓜子脸,还是水汪汪的长长的睫毛掩映着的永远透露着情意的大眼睛,秀气可爱的小鼻子,都透着一分女人特有的娇柔、多情。丰润却不肉感,红嫩却不艳丽的一对红唇让人总有一种想亲吻的冲动。薄薄的t恤下明显丰满挺立的ru房,纤细的腰肢,长长的腿。

  两个女人正在互相打量着,互相有着各自的心思的时候,孙倩在旁边打破了这一时的尴尬。

  “高大校长,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嫂子。”孙倩的一句话让几个人一下从尴尬的沉默中醒过来,互相一阵寒暄。

  白洁当然不知道美红很清楚她和高义的关系,和美红聊了几句,感觉竟然很是投机,美红也对这个漂亮的小媳妇感觉很是亲近,原来美红这次请了假,跟车到桂林,就和高义一起去旅游,而白洁也从高义嘴里听到了王局长的老婆孩子也和王局长一起明天从省城乘坐飞机直达桂林。

  白洁心里才明白怪不得王局长刚才迫不及待的来和自己弄了一次,原来都被人看上了,一天之间,白洁见到了两个和自己有关系的男人的妻子,倒是也想看看王局长家里的肥婆是什么样子。

  飞驰的火车掠过一片片翠绿的大地,白洁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小座位上,白白的小手托着腮帮看着两边不断闪过的村庄和城市,当铁路两边的垃圾越来越少的时候,城市和乡村的建筑风格也慢慢的有了变化,山东房屋高大的屋脊和院墙已经慢慢露出了端倪。

  白洁的思绪中却不断的闪现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坚决,这么容易就被这些男人得到,看着这几个男人一个个陪着自己老婆的样子,白洁心里有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她知道这些男人很喜欢她,可是好像喜欢的都是她的身体,而她永远也代替不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事业。

  为了事业,高义可以把她介绍给王局长,为了家庭,王局长只能在车里一刻偷欢,而自己为了什么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她都不想那样,可是却总会投降给自己日益高涨的情欲,然而看着这些男人的嘴脸,白洁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特别是赵振刚才目不敢斜视的样子,白洁心里更是气愤。

  抬眼看看王申,这个不争气的老公,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却越来越觉得王申还是挺不错地,特别是对自己,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而且毫不保留的相信着她,可是连白洁自己都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会走到什么地步,她知道,自己真该对王申好一点。

  咔哒咔哒的铁轨的声音伴随着夜幕降临了,黑沉沉的夜色笼罩着飞弛的列车,白洁躺在那里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没有睡着。听着孙倩淡淡的呼噜声,更让她无法入睡,坐起身,给孙倩把蹬掉了的毯子盖上,走到车厢的连接处,伸伸懒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刚想回去忽然听到列车员的屋子里有压着嗓子说话的声音。

  “哎呀,你别瞎胡闹了,我老公在车上呢。这节车厢就都是他们的人,你别闹了。”白洁一听一下反应过来,这是美红啊。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老公不管你,他看见他一起来,来吧。”一个赖唧唧的男人的说话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