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节尾声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在回来的路上,迟翔牵着伊人的手,说,“大国师,被发配到天河,天河城主是我的一个故交,很是善待大国师。大国师在那边虽没有了名利,但是日子过得很安闲。你不要记挂才好。”

  伊人点点头。这些事情,迟翔总是能处理的很好。

  南疆国灭了斯图国,漠青河被关押起来,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晚上,自缢身亡了。而大国师,因为迟翔的力保,不用受劳役之苦,被发配到了一个叫天河的小城,这个地方在南疆国的边塞之地。

  “作日,听风寨来信了,说朱雀作了寨主后,将听风寨上下管的好好的。底下的人都管的服服帖帖的。”迟翔继续说。

  这听风寨就好似伊人的娘家似的,一提到听风寨,伊人面色变柔和下来。听风寨的人,各个都是土匪的命,朝廷给他们任命了官职,一个个觉得约束太多,受不了,集体请辞,还是回去做了土匪。

  “等过来年,开春了,我们一家三口去听风寨好好玩玩。我在回信中,都给朱雀交

  待好了。”

  “什么,你都写回信了?”伊人不满迟翔的自作主张。

  “昨晚,你睡着了,我又没别的事,就写了回信。”迟翔说的好可怜。

  伊人又气又急,说,“那,那,你,你也不能自己偷偷写回信啊。”

  迟翔笑着说,“今晚,我们两一块写回信,你来执笔。”

  “你都写了回信,我还写什么?”

  “爹娘的信,不是还没有回吗?”迟翔提醒道。

  伊人听了,没作声,应该是默许了。

  花姑和水伯,死活不愿意呆在京城,硬是说待在百花城。自在。终于熬不过他们,让他们回了百花城。

  迟翔和伊人回到迟府时,大红的春联已经贴在了门两旁,大红的灯笼已经高挂在大门口。一大串红红的鞭炮已经挑在了竹竿上。见迟翔和伊人到了,便点燃了鞭炮,那鞭炮便被炸得四处开花,震耳欲聋的噼里啪啦声,在街道上来回窜动,经久不息。

  对于迟府老人来说,这注定是一个团圆年。

  吃完团年饭,各回各院守岁去了。

  无痕闹了一天,累了,也在新月、娥眉的陪伴下。去睡觉了。

  伊人和迟翔在房间里下了几盘棋,只是,两人棋艺悬殊,伊人虽有意谦让,但是。确实是回天无力。迟翔连输几盘,终于是下不下去了。让伊人去休息了。

  伊人睡到半夜,感觉有人将自己拥入了怀里,睁开朦胧睡眼,迟翔低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吵醒你了吗?”

  伊人摇摇头,迟翔怀里挪一挪。迟翔楼的更紧了。厚重的呼吸惹得伊人身上热热的,顿时睡意全无。

  “伊人。”

  “嗯。”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伊人不说话了,迟翔一翻身将伊人压在了身子底下,满室的旖旎风光……

  5年后

  夏天,一个安静的下午。迟府里的人都在各自的园子里睡午觉,唯有树头的知了在叫个不停,这叫声平添了几分炎热。

  “无悔,你给我站住。”静寂中,一个尖锐的女声破空而来。将四周的静寂都击得粉碎。

  被这尖叫声扰了好梦的府中人,在百般不情愿中,爬起来,将各自的房门,窗户给关牢了,情愿憋着,热着,也不敢把窗户啊,门啊,打开半分。

  迟府的“混世小魔王”又从她娘眼皮底下逃出来了,这可是不省事的主儿,还不足5岁呢,就天天在府里闹得是鸡飞狗跳,每天都要把他娘气的嗷嗷叫。

  这家伙滑的跟泥鳅似的,只要得罪了他娘,就满院子乱窜,见缝钻缝。上次钻到了迟夫人房间里,把迟夫人的当家宝贝,一个古董花瓶,给砸了粉碎,迟夫人心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