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此生与你不离(1/2)

加入书签

  一年后。

  郎法斯伯爵忽然收到来自帝都的急报。皇帝陛下在生日庆典上正式宣布废除勇者制度,将判定勇者的标准从帝国手中交回给时间检验。

  尽管帝国最后一次颁发勇者勋章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情,郎法斯伯爵依然很高兴得知这个消息,他笑呵呵地想要将这个消息分享给自己的女儿,“温蒂呢?”

  “小姐……不!”负责将急报呈上的执事a匆匆改口,显然还没有习惯新的称呼,“城主去街上巡视了。”

  他其实对老伯爵爽快的放手稍微有点怨念,到不是他喜欢小姐,只是自己好不容易等到了老伯爵身边的位置,还没坐热乎就又落到了小姐手里。当年被莫名克扣的工资,他还记着的呢!

  “她知道一定很开心。”郎法斯伯爵放下了手中的羊皮纸,像是一同放下了心头大石,尽管作为父亲,他当然嫉妒那个抢走自己宝贝的男人,不知道脑补了多少场老丈人怒逗女婿的戏码,“那么差不多我们也该做做准备了。”

  一年前觐见过皇帝陛下后,原定的一千名勇者名额自然取消,改为公布了将与魔族正式建交促进商业发展的决策方向。

  讨伐魔王小队也正式解散。罗伯和布鲁威再次前往魔族。至今未归;阿缇丝随红衣主教前往了教会总部,听说实力得到了一致好评,现在正在进行圣女课程特训中;而温蒂则回到了自家的领地,前不久正式接手了风色城城主的位置。

  “铁匠铺最新产品[元素噩梦]!采用来自西北的特殊矿石打造,能吸收所有魔法元素,魔法师们的克星!全场共三件,手快有,手慢无啊!”

  “前排出售沙漠的神奇调味品[火蜥蜴辣椒粉],让你享受能带你去天国的美味!每天前十位顾客享受八折优惠!”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自深海两万里的[海蚌的珍珠],避孕效果一流,让您可以再无负担地享受爱爱的美妙(等等!?)~”

  与温蒂出发讨伐魔王那时相比,现在的风色城街头再也看不见那些过分热情的勇者们,取而代之的着装格外鲜艳的魔族商团。五花八门的叫卖声充斥着商业区,改变了过去温吞的景象,构成了如今从里到外都洋溢着热情的喧闹。

  温蒂裹着朴素的连帽斗篷,偷偷地混迹在来往的行人中,正感慨着商业交流带来的文化变化,忽然耳边传来扑打翅膀的声音。紧接着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的头顶,用软软地敲起她的脑壳。

  新城主不由哀叹了一声,身后不出所料地响起了自家女仆的声音:“小姐,您的巡查时间在十五分钟前就结束了。”

  “不要那么苛刻嘛,艾格娜~”温蒂伸手将头顶作乱的东西捉了下来。这是一只木质的啄木鸟,鸟喙部分被特地用布裹着棉花包了起来。即使在她手中张不开翅膀,小啄木鸟依然拼命地啄着她的手指,可惜根本不痛不痒,“不管几次,我都觉得自己做的这个鸟嘴球真是太棒了~”

  ——[勤奋的啄木鸟]:不知谁发明的木质啄木鸟,只要你偷懒它就会啄你的脑袋,不要尝试丢弃,它会飞来找你的。

  “伯爵大人将它送给小姐,是希望能监督您履行作为城主的职责。”

  当说教变成了日常,不只是听者,即使是作为辅助者的艾格娜也会对说服伯爵小姐这件事情感到绝望,所以她明智地放弃了抱怨的情绪,现在的口头教训也只是出于一种惯性,“税收官刚才又来询问该如何向魔族征税,您已经放了他五次鸽子了。此外,隔壁新封的斯沃德伯爵今天稍晚就会到达,伯爵夫人也催您赶快回去。”

  “我恨经济和政治……”

  温蒂痛苦地抱头捂脸,从她手中溜走的啄木鸟复飞到她头顶,勤劳地耕耘。她猛地回身双手扯住自家女仆的衣袖,试图用自己的眼神来打动对方

  “呜,我最最最最最最亲爱的艾格娜~”温蒂特意反复强调多次来彰显艾格娜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像以前一样的可怜兮兮地向她求救,“你一定舍不得我被那些烦人的文件逼疯的,对不对?”

  艾格娜面无表情地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害怕的话,现在劝您的父母重新生个继承人还来得及。”

  “艾格娜!”温蒂羞恼地惊呼,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斥责她的调侃,最终气呼呼地鼓起脸,“等着吧,我一定会成为历史上最出色的风色城城主!”

  艾格娜一点也没被她的豪言壮语打动,“在那之前您要解决交易税的问题。”

  “还能不能好好做彼此的天使了!”温蒂内心狂喊。

  好在温蒂使出各种卖萌撒泼的绝技后,艾格娜终于同意多给她一些时间,放她去询问今天最新进城的恶魔族商人关于魔王宫的近况再回城主府。

  恶魔族在旧世界里是魔族中地位不上不下的高等种族,人类关于他们最深刻的印象多停留在那双能蛊惑人心的巧嘴上。

  “我确实知道这件事,的确有两个人类男性在魔王宫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恶魔族商人狡猾地停在这里,眼珠一转,嘴角咧得极大,“不过,您要用什么来交换我的情报呢?”

  对人心的敏锐度让他很有耐心地等着伯爵小姐的价码。

  温蒂会意地掏出钱包,随手摸了几枚金币,正准备作为信息费交给恶魔族的商人,忽然有人撞在了她身上。

  “对不起~”那人低声道了句歉,便低着头匆匆走掉。

  温蒂只看到眼前闪过的巨大帽檐,甚至没瞧见那人的容颜,就发现已经在人群寻不见他的踪影。虽然有些奇怪那人压抑着雀跃的语调,但世界上并不缺乏奇怪的人,她尚没有那么多好奇心一一探清。只是一低头,温蒂却发现,手中的钱包不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