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番外(1/2)

加入书签

  荆楚剿寇一战持续了大半年,班师回朝是在临近乞巧节的时候。

  这天浩浩‘荡’‘荡’的军队列队出现在城外,中间格外显眼的是一辆马车。林清水骑着高大的‘毛’发棕黑的马匹悠然的走在前头,他身侧骑马随着的是几员副将,林清水时不时朝后望了望马车,正空的太阳刺眼,让他不禁拧了拧眉心。

  马车里坐着的左‘腿’负伤的马文才和名曰照顾伤人的林清天。荆楚的一行寇匪狡猾‘奸’诈,马文才‘挺’身犯险才扣住了敌方的领头副将,不若此番战争恐怕还有得僵耗。

  马文才负伤的地方还是左‘腿’外侧,他弯不得‘腿’,稍微一动便牵着伤口发疼,林清天当初看着军医给他包扎的时候还是一边忍着泪水一边心里责备他不要命,那时候一时间自然没有麻‘药’什么的,马文才疼的脸‘色’都发白了,却也只能忍着由军官替自己包扎伤口,最后都陷入半昏‘迷’的状态了,他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已经在马车内,并且踏上回城的道了。

  马公子觉得坐马车是‘挺’丢脸的,他没想到自己偏偏是伤了‘腿’,不过好在他自己一心护着的人一路无什么大碍。

  车子一路倒不是‘挺’平坦的,林清天坐在右侧扶着窗子,一边侧身探头看着马文才,他姿势怪异,眼神也怪异。

  马文才半躺着身子,左‘腿’架在左侧的横座上,他微侧脸睨了眼林清天,然后慢慢起身伸手过去揪了下他的耳朵,“你一个劲的瞎瞧着作甚?”

  “别揪我耳朵。”林清天抹下了他的手,然后双手小心翼翼的抓着窗户,他一边瞅着马文才一边抿着嘴,这人怎么总是喜欢揪耳朵啊,下手还‘挺’重的。

  大捷归来,马文才受了伤不能‘乱’动,本就感觉不悦了,现在还得窝在马车里自然是跟觉得郁闷了,他抬眼看着林清天,见这人坐个马车也不安的很,他没说话,却微微招了招手示意林清天过来。

  林清天一正眉眼,连忙摇摇头,马车慢慢的又摇晃了起来,他还是觉得骑马好些。

  “你过不过来?”马文才微挑冷眉,嘴角却浅弯笑着悠悠说了句。他看着林清天的脸,觉得这人大半年来又好看了不少,‘唇’红齿白的,马文才慢慢敛下了视线,忍着把这人抱住吃下的冲动。

  林清天抿了抿嘴角犹豫了一番,缓缓的挪过去坐到了他身边,他胳膊碰到了马文才的肩膀,马车上感觉很颠簸,很没有安全感,林清天着手按着马文才的肩头皱着眉头道,“我宁愿骑马,为什么你坐得一动不动的,我一个劲的只觉得要朝前边摔啊!”太费劲了!林清天几乎是‘欲’哭无泪。

  马文才睨了他一眼,抬起了右手过去一把搂住了他腰把人抱紧了,“怕什么,有我马文才在也摔不伤你。”勾‘唇’一笑,马文才用力按住了他的腰贴在了自己身边。

  林清天扑在他肩头,叹了口气,他也不是一次两次听这人说这些霸道的话了,忍着笑意调整了坐姿,林清天伸着双手环住了马文才靠在车壁上的腰,他仰头笑着说了句更为‘肉’麻的话,“有你在,摔死也不可怕。”有时候林清天都觉得,这场穿越,老天就是为了让他遇见这人。

  马文才微低头凝眸看着他的笑脸,随即提着这人的肩窝把人按在了身侧的左边的车壁上。

  林清天惊呼了声,感觉自己好像坐在了他的‘腿’上,也不知道压没压着他伤口,再一睁眼面前看到的便是马文才微眯着的双眸慢慢突然凑过来的脸,面上热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唇’上一暖,他的舌尖突然闯入,‘唇’齿压着自己的‘唇’用力‘吮’吸,林清天闭上了眼睛,伸手搂住他脖子,张大了‘唇’回‘吻’而去。

  马文才察觉他回应,倾身过去,手掌按住了他后脑心压着的‘唇’肆意掠夺。

  林清天被‘吻’得心跳加速,脖子都感觉红了,他抓着马文才肩头的衣服,双‘腿’不禁在马文才‘腿’上蹭了蹭。马文才缓了下来,突然停住了,马文才也瞬间一口咬住了林清天的‘唇’。

  “唔。”血味从口中淡淡的漫开,林清天抿‘唇’拧紧了眉心偏开了头,“疼,你咬到我了?”

  马文才双手紧紧扣住他肩膀慢慢咬住了牙,“你扯到我伤口了。”

  林清天吸住了‘唇’,连忙准备起身,马文才一把按住了他,“被‘乱’动了,马车停了,你慢点起来扶着我。”

  林清天借着马文才胳膊上的力轻轻落了地后微弯腰转身过来。马文才看了看‘腿’,没有血迹浸出,伤口应该没有裂口,他偏头抬脸看着林清天,慢慢伸手过去抚了下他的‘唇’角,“很疼么,我一时没忍住。”

  “没事。”林清天握住他手,‘舔’了‘舔’被马文才不小心咬伤的地方,他抬眸看到了马文才脸上慢慢显现出来的笑容连忙甩开了他的手,感觉脸上也突然一热,林清天转着眼睛低下了头,“真是,‘药’得疼死了。”

  车夫在外微微掀开了帘子,请着两人下去,此时已经临近了城‘门’口。

  马文才敛‘唇’一冷,心情却颇好。林清天连忙朝外应了声后,过去伸手扶起了马文才出去。

  外边迎候的人众多,林清水已经命令了副将先安好一路随着回来的士兵。林清天叫了声二哥,然后扶着马文才慢悠悠的过来。

  马文才拧着眉,自己觉得有些难堪,不过也不可能呆在车里面不出来吧,面对前来迎候的朝廷其他官员马文才点点头。

  耳边都是溢美夸赞之词,林清天束手无措的慢慢让开了,然后进了城在前边笑着默默看着他。

  马文才随意应付了几句,剩下的就都‘交’给林清水了,战功宴他和林清天本就不打算去,受伤是个很好的借口。

  林清天低头笑着,亲密的扶着走路不方便马文才在城口围着的百姓中慢慢离开了。

  一路上,街边喧嚣声不绝入耳,晃眼的日光照在身侧这人的脸上,映着他微垂的眼睫,马文才看着不禁出神,在他心里,林清天就是块美‘玉’,他希望这人永远不要染上瑕疵,因为太喜欢,所以这块美‘玉’只能由他戴上。

  张灯结彩的林公府外众多仆人在两边列队候着,大‘门’口站着望着外边的一家子,在街头晃着的管家急急忙忙的跑来,口中大嚷着,“老爷,夫人,公子和马公子回来了!”

  杨可妙拍了拍林流,几人连忙下了面前的台阶,林清天扶着马文才,脸上漾着笑容慢慢一边说说笑笑的走来。马文才见到这迎接的阵势微微眯了眯眼睛,林清天停下了说话,抿嘴微微愣了愣后,连忙一一叫人。

  马文才松开了林清天的手,也唤了声爹娘,半年没见,倒是并不觉得生疏,他看着林清天的笑脸不禁微微弯着‘唇’角笑了会,可是又慢慢敛了下去,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知道马文才受伤了,几人连忙让着进屋去了,他两人的房间依旧整理的一层不染,两人换了衣服出来,杨可妙这才问林清水去哪里了。林清天默默顿了会,估计着他二哥时常打仗后不归家是正常的事情,爹娘竟然也不是很着急。

  丰盛的饭桌上一番虚寒温暖,林清天和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