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一辈子的天终结章(1/2)

加入书签

  好在梅兰和蔡甘霖的担心并没有多长时间,慕斯年虽然对这门亲事有些乐见其成,但是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过早把精力放到这上边来,他不想孩子走他的老路,十五六岁就早恋,这个时候的心智并不成熟,反而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所以,慕容宁初中一毕业,慕斯年就把这对双胞胎送到美国去念高中了,这样一来,梅兰也就不用纠结是不是该把宁宁送去香港念书了。

  不过慕容宁每个假期都会回国,每次回来都会来看望蔡霁晴,此外,两人偶尔也会在一些围棋赛事上碰面,梅兰对此倒是没有过多地干涉,怕弄巧成拙。

  一晃,又一个五年过去了,这一年宁宁高中毕业,为了庆祝孩子成了这一年的全市高考状元,同时也为了庆祝她的十八岁生日,梅兰打算给孩子举办了一个成人礼,请了一干亲朋好友来观礼。

  这天,从早上开始,梅兰家就开始忙乎上了,先是在院子里的空地上铺了一块红毡,接着是准备桌椅,安排餐饮,从九点半开始,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第一批客人是自己的亲戚,邓建文退休后,见鹏鹏在京城安家落户了,便也搬到京城来了,顺便把刘巧珍和邓文祥两人接了过来,周桂芝在四年前走了。

  邓家的日子是起来了,可梅家的日子却没怎么见好,王细妹病了那么多年,大部分的医药费是梅保平负担的,此外,梅菊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出去工作过,找对象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后在三十岁那年匆匆嫁了一个大学老师,谁知结婚一年后,对方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可巧那会梅菊的肚子里有了孩子,邓红英为了笼络住这女婿的心,只好把梅菊夫妻两个接回了家亲自照料,没有那些家务矛盾。两人倒是相安无事地过了三年。可是三年后,王细妹病重,邓红英和梅保平必须回家尽孝。梅菊和她丈夫只得搬回了自己的家,不到半年时间,男方再次提出离婚,而且态度很坚决。梅菊也是个没头脑的,一气之下签了字。然后带着女儿回老家,王细妹知道后,据说是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走了,倒是正好给王细妹送了终。

  梅竹的情况也比梅菊强不了多少。当年离婚后的梅竹又回去做了她的售楼小姐,两年后又找了一个离婚带儿子的男人,这一次梅竹倒是没有生儿子的压力。可惜不幸的是,梅竹生了个女儿之后这个男人也把他父母接了来。美其名曰是照顾梅竹和小孙女,其实,对方是怕她偏心,所以这些年梅竹依旧在婆婆和继子的夹缝中讨生活,经济上也做不了主。

  好在梅鑫这几年发展得还不错,那年海外留学回来之后,进了京城一家最大的建筑公司,没有依靠梅兰,按揭买了一套房子结婚成家,积攒了些人气之后,夫妻两开了一家设计公司,养家是一点问题没有。

  梅兰正跟梅鑫说着话时,只见顾璞一家来了,接着是郭洋和金晶一家、李智灿一家、田坤一家,他们几家后来都在京城落户了,郭洋、金晶和田坤三个是兰之爱医药研究所的骨干,一直和梅兰走得比较近,李智灿则是梅兰聘请的总经济师。

  “梅兰,恭喜恭喜,你的女儿都成年了,我们的孩子才刚学会打酱油,哎,这一步赶不上,是步步赶不上啊。”田坤依旧是用他的小眯眼上下扫了梅兰一眼。

  梅兰知道他指的是宁宁,他的儿子今年才刚八岁,宁宁已经十八了,可不赶不上了。

  “德性。”梅兰看了一眼儿子跟他如出一辙的小眯眯眼,捏了捏孩子的脸颊,倒是没再像年轻那会打击他,怎么说他身边还站着他的夫人呢。

  “我没说我儿子,我是说某人的儿子。”田坤挑衅地看了眼李智灿。

  “我老公能听得懂土话,你要不怕他请你去喝茶,你就尽管胡说。”梅兰笑了笑。

  田坤听了这话,忙扭过头去找顾璞和梅艳菲开玩笑去了。

  梅兰见此正待把客人往里迎时,只见段寒刚三家来了,段翊一进门就问梅兰,“二婶,宁宁呢?”

  梅兰还没开口,只见门口有一个声音问:“谁在找我?”

  梅兰看向大门口,这次进来的是慕斯年一家和吴仁越一家。

  “伯母还是这么年轻漂亮。”慕容宁先开口恭维了梅兰一句。

  “呀,这是谁家的儿子,这么帅气,嘴巴还这么会说话?”梅兰的眼睛眯了起来。

  眼前的小伙子结合了慕斯年和夏桐的优点,五官长开了,帅气中带点秀气,眉毛很浓,为整张脸又添了几分英气,总之,站在梅兰面前的慕容宁已经完全脱去了年少的稚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小伙子了,跟段翊一比,高下立分。

  “伯母,还有我呢,你没有认出我来吗?”另一个大高个的帅小伙夏昌淼问。

  “梅兰,你要是说没有认出我儿子来,我立马哭给你看。”吴仁越的妻子赵慕芝说。

  那年夏昌淼回去之后说他喜欢蔡霁晴,赵慕芝随后就跟着吴仁越来这边看望梅兰和宁宁,要依她的意思,恨不得当时就要替她儿子下定。

  “瞧你这点出息,我以为你会说我立马转头就走呢,原来是哭给我看,你倒是哭啊。”梅兰笑着说。

  “我才不哭呢,你想看热闹,美死你,梅兰,说正经的,你这张脸怎么还这么年轻啊?你家有什么养身的秘籍啊,要不然,我在你家也这三个月试试。”赵慕芝上前摸了摸梅兰的脸。

  “滚,我才不要你呢。”梅兰拨开了她的手。

  她的脸压根就没有怎么保养,不过到底也是四十岁的人,再怎么年轻,也不像小姑娘的皮肤了,装装三十岁的人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好了。客人差不多到齐了,各位就坐吧,我们去准备一下吧。”蔡甘霖过来揽住了梅兰。

  两人回到后边的院子里,宁宁换了身白底绣着红花的汉服跟段翊、慕容宁几个说话。

  其实,要依蔡甘霖的意思,是想给孩子办一个笄年礼,可梅兰怕引起外界的质疑。再说孩子已经十八了。不是十五,就随大流办一个成年礼算了。

  “这是谁家的女儿这么漂亮呢?”梅兰拉着宁宁的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妈。你在夸你自己吧?”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