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生死(1/2)

加入书签

  裴子贤脸色苍白的倒退了两步,身体靠在了一根电线杆上,然后他发疯似的狂掠出去,一家一家的找过。

  十几分钟之后,裴子贤停止了搜索,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整个镇子一百多户人家没有一个活口,全部被吸干鲜血而死,不管老人还是孩子。街道上的尸体显然是那名冥族直接将镇民从房中摄出,吸光鲜血后随意丢弃在街上。

  裴子贤脚下一跺,猛的向山上窜去,他的心中燃起了熊熊火焰,他感觉自己快要炸了,他想杀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杀一个人,不管对方修为远远超过自己,一定要杀了那名冥族,此獠不除他心难安

  清冷的月光下,一条身影静静的立在山颠,裴子贤猛的停下了身形,有些不确定的道:“张溪”

  黑色的风衣随风飘动,那条身影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一张清秀苍白的脸,青丝飞舞,衬托的这张脸如月宫仙子清丽脱俗。

  “张溪是你吗”裴子贤心中惊喜非常,他最怕的就是张溪已经遭了对方毒手,没想到竟然看到了张溪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那名冥族呢他在什么地方”裴子贤脚下一点已经向张溪迎了过去。

  就在裴子贤距离张溪还有三四尺的时候,张溪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血光,张口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两颗锋利的獠牙从嘴中探出,双手指甲豁然长了三寸,向着裴子贤就是一抓。

  裴子贤身体立刻急退,但胸前还是被张溪一只手抓中,刺啦一声,锋利的指甲竟然在金精云纹战衣上擦出道道火花。

  “你怎么了张溪我是裴子贤”裴子贤难以置信的叫道。

  回答他的是利爪和獠牙,张溪仿佛变了一个人,本身所学的龙虎山道法似乎全部遗忘,而是使用这种最原始的近身肉搏,其出手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炼体的张明轩。

  裴子贤无奈之下,跟伸臂格挡了几下,感到张溪的攻击力道大的吓人,估计分神境界的炼体修士也不过如此。

  砰砰砰

  两人半分钟之内交击了数十下,裴子贤心中莫名的烦躁,好不容易寻到这里,没有见到正主,却跟昔日的同僚大打出手。不知道张溪发生了什么变故,见到自己像仇人一般发起攻击,而且本身变得也非常诡异,直如女鬼一般。

  女鬼等等鬼张溪此时的样子跟吸血鬼是何其之像张溪怎么会变成吸血鬼了

  裴子贤的脑中突然回想起昨天夜里张溪对自己介绍吸血鬼时,说过的一段话:冥族的延续不是靠生育,而是以初拥来延续后代,这种初拥也是冥族的天赋神通,凡是被冥族给予初拥的人,这人便会成为新一代的冥族,同时还会成为赋予初拥的冥族永远的奴仆,而且这种关系将会延续到上一代冥族死亡,这种主仆关系才会解除。每名冥族一生拥有的初拥次数有限,与其能力大小息息相关,一名低级的冥族男爵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初拥,而相对高级些的冥族子爵则是两次,伯爵是三次,侯爵爵是四次,公爵是五次,而到了亲王,则拥有十次初拥的机会。也正是这种特殊能力,让冥族这个生长在黑暗中的变态种族延续至今没有消亡。

  裴子贤现在已经能够确定,张溪现在十有被那名冥族强者赋予了初拥,想到昔日的袍泽竟然成了敌人的奴仆,裴子贤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沉声道:“张溪,得罪了。”

  裴子贤不退反进,一下切入张溪的怀中,当然不是想非礼对方,再说此时的张溪浑身冰冷,也不会有多少手感。双手闪电般的探出,按在了张溪的双肩上,分风拂柳手

  咔咔两声轻响,裴子贤生生将张溪的双臂卸了下来。

  张溪发出一声尖叫,脸上的凶光更盛,脱臼的双臂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合拢一抱,像是拥抱情人一般将裴子贤抱在了怀中,然后用力合绞。

  此时的裴子贤绝对没有享受美女拥抱的兴趣,张溪两只看似纤细的手臂像铁钳一般牢牢的嵌住他的腰部,以他如今的体质也相当不好受,但他又不敢过分挣扎,怕伤了张溪的肉身。

  裴子贤暗骂自己愚蠢,好歹自己也是学医的,吸血鬼这种冷血动物身体机能怎么会跟人类一样眼看张溪一口咬来,锋利的獠牙离他的大动脉不过一两寸,急中生智之下,他突然想到张溪提到的冥族的弱点,默念心法,扑克牌化作诡异的青色火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