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围住裁判(1/2)

加入书签

  许骏看了左恒一眼也就大方地对着安绯音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这样的话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不是互利互惠生意场上的公平交易而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救了自然皆大欢喜可是在一切未开始之前更担忧的反而是失败了怎么办

  废弃的类似工厂的回型建筑入目的地方破烂不堪沒有一个人影

  金莹莹被反绑在顶梁柱上从脖子到脚踝整个人几乎贴着柱子反绑着动弹不得

  手腕带了一条金属手链金莹莹捏着小小的金属叶子形状的装饰品一点点地割着粗麻手指头已经磨得出血了但是绳子还很固执地缠绕在她的身上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到这里就有三天了吧还有在那个黑房子里待了两天又在路上昏昏沉沉了许久至少有四五天了吧或许更久

  刚开始的时候金莹莹还会想不管绑架她的是人贩子还是有什么别的企图的人只要努力活下去那些跟自己一起工作的同事一旦发现自己失踪了肯定会报警的到那时就会有警察着手调查她逃生的可能性也更大一点

  一定会沒事的她只能这样反反复复说服她自己

  可是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从一开始的惊慌到后來的佯装镇定再到现在的绝望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沒剩下多少了金莹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活动了一下手腕连指尖都在发抖

  金莹莹完全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也沒有谁來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被绑架

  他们说的话金莹莹一句话也听不懂只大概猜测可能是日语毕竟她长这么大从來沒有去过日本更沒有一个日本人认识她所以她怎么想都想不通她到底是怎么招惹这些人的

  至少有四个人或者更多吧金莹莹不太确定除了上厕所她全部的时间都被绑在这里吃饭有人喂喝水也有人喂就连睡觉也这么绑着好在沒有受到任何别的‘特别招待’金莹莹除了感觉脚后跟很疼以外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

  沒有人刻意看着她但是只要她叫一声就立马会有人过來

  “咳咳”

  听到声音后金莹莹赶紧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放下了指尖上用來割绳子的叶子形状的装饰品动作缓慢地蜷起了拳头

  來人是两个年轻男人走到金莹莹面前看了看用不是很流利的话问她“你需要去洗手间吗”

  如果金莹莹不是被这样五花大绑的情况下听到他们声音的话她肯定会觉得这两个人在生活中肯定都是很有礼貌的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莹莹实在无心关注他们说话的语气或者声音到底好不好听了

  金莹莹点了点头她水喝得很少并不需要去洗手间但是哪怕被放下來坐一会也好继续绑在这根柱子上啊

  一个人在前面看着金莹莹的动作另一个人到柱子后面给金莹莹解开绳子他们都知道这女人什么都不会哪怕他们只用一只手也能让这女人毫无反抗之力但是他们非常小心谨慎两人配合得也非常默契

  金莹莹的嘴唇已经裂开了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