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简单生活(1/2)

加入书签

  淡粉色的薄唇左恒的身上是跟自己同样的沐浴露香味“脚疼吗”

  那一脚的力气不轻左恒摇了摇头将安绯音拽到床边就塞在床上去了“下次半夜再这么闹的话我可就真动粗了”

  “哼我未必不是你的对手”

  左恒看安绯音下巴扬得高高的她还真是有自信啊知道安绯音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放松下來了便说起了刚刚的事情“你刚刚的几句话说的很过分”

  安绯音想了想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又是这么激动的情况下…

  左恒也沒有给安绯音多少时间思考“你的事也是我的事可以让我帮你解决的你要來找我还有竟然你已经嫁给我了就是我左家的人必须得是我左家的人”

  安绯音沒有回话只是将脸埋在了左恒的胸口前刚回來时被子里还是热的但是贴近左恒会觉得更温暖

  左恒摸了摸安绯音的后脑勺等着她的回话“听清楚了沒有”

  安绯音换了方向对着左恒拒绝回答的模样

  “明不明白”左恒对着安绯音又耐心地说了一句

  跟安绯音待在一起久了就连耐心都被磨出來了

  安绯音微微地点了点头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

  知道她的脾气來的快去的也快也就不跟她再细聊什么了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竟然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的

  剩下的几天安绯音都不让左恒离开两人从早到晚一直都待在一起看书的看书娱乐的娱乐各自消遣

  安绯音完全不玩电脑了就连游戏也沒有玩左恒也沒看见她到底有沒有联系过别人但至少目前沒有一个人过來找过她

  安真素回來了虽然回來的有点晚但是回來的第二天一早就來看安绯音了

  安绯音伸长了脖子看了看安贞色的身后安真素似乎是一个人过來的

  “就我一个人”安真素说着就找了一个靠近安绯音的位置舒服地坐下去了

  “你一个人”安绯音的伤其实也沒有必要一直躺在床上早就能下床四处走动了这个时候刚好就我在沙发里看一些乱七八糟的小说

  “嗯”安真素还是原來的样子虽然和安绯音已经有段时间么有见面了但是却觉得彼此仍是原來的这样“他沒有回來”

  安绯音点了点头“温泽的腿好点了沒有”

  “已经好多了吧但是想要完全康复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安真素陪温泽接受治疗的时间其实也沒有太多她本身就还要做很多的工作加上李老太开始抓她的婚事对她的限制忽然变了很多“这里氛围还挺好的住的挺舒服的吧”

  安绯音看了看房间里的布置不就是简简单单的家具很平常的摆设如果说氛围好的话只能说恰好有左恒在这里“你要是觉得舒服的话可以在这陪我几天啊”

  “我刚刚去问过医生了你的伤不重根本就沒要住院你还要在这里住多久”

  “不重怎么可能我觉得特别疼”安绯音的刘海随意地夹着脸上戴了一个黑框的护目眼镜显得笨拙到可爱

  安真素靠在的扶手上 撑着头“被人扎了一刀当然疼了只是沒有必要住院这几天家里很热闹”

  左恒给安真素泡了杯茶安真素和安绯音一样不太喝茶所以接过杯子也沒有喝的意思只当是捂手了“对了过几天就是左恒的爸爸生日了绯音你准备怎么安排”

  沒有必要住院吗安绯音恍惚间记得她好像是直接被安排在这个大病房里的原來是沒有必要住院的啊看了看左恒她以前也送过很多精致的礼物给老左只是现在身份变了反倒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送个什么礼物吗”

  “只送礼物不太好吧”安真素打了哈欠刚回來沒倒过來时差感觉很困

  左恒稍微想了想这几天他也回去看过几次家里只有老父亲一个人显得冷清的很老人家应该都挺喜欢热闹的吧

  “左恒你觉得呢”安绯音将问題直接抛给左恒让他出主意吧

  他们说话时左恒从來都不插嘴的但是安绯音竟然问了他他总不好不回答吧“我到时候就回部队里去了”

  “啊那不是就我一个人來弄了”安绯音皱了皱眉头她还沒怎么操心过别人生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