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胡闹什么(1/2)

加入书签

  ĸ等人全都走了左恒回头就看见安绯音面对着门口站着眼珠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左恒”察觉到左恒注意到她安绯音愣愣地叫了一声

  左恒沒有回应直接就进了卫生间

  泡澡的时候听到门口处有脚步声左恒也沒有搭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泡多久泡多久等到差不多了才慢慢擦干了身上的水换上了睡衣

  出來的时候看见安绯音乖乖地坐在床上左恒有一瞬间觉得她如果能一直这样或许就是完美的定义

  安绯音看左恒出了浴室就一直看着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洗过澡了…回來的时候就洗了”

  左恒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了地上两三步就走到了窗边将窗护完全打开拉上了窗帘又关了所有的灯

  “睡吧”左恒掀开被子就躺下去盖上了被子也不管安绯音是不是准备睡觉了

  突然熄灯的房间看上去显得尤其的黑安绯音眨了眨黑亮的眼睛呼出了一口绵长的气也就躺了下去

  左恒是背对着她的安绯音再迟钝的人也知道左恒对她的态度不一样了

  房间里安静极了静到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还有外面极少闯过來的汽笛声音安绯音看着左恒的后背故意将两个人中间的空隙位置弄得很大等左恒感觉到冷说不定就转过身來了

  可惜安绯音太低估左恒的忍耐力了她至少盯着左恒的后脑勺看了四十分钟左恒不仅沒有回头就连动一下都沒有

  揉了揉因为姿势不对已经开始发麻的肩膀“左恒”轻轻地叫了左恒一声靠近了他“你的头发还是湿的吹一吹再睡吧我给你拿吹风机”

  左恒闭着眼睛安绯音刚发出声音的时候他就睁开眼睛了听见是这样的一句话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不用睡吧”声音里有一些疲惫

  “哦”安绯音转过背去跟左恒背对着背

  其实她并沒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开心就算下午一个人静思了那么久她也沒有想到几个能让她开心起來的事情甚至越想越觉得绝望对这件事的绝望

  沒一会儿安绯音就睡着了

  又是这个梦

  冰冻的尸体冒着冷气的抽屉

  那人躺在寒气森森的银色抽屉里大卷的酒红色头发身上的皮肤蜡白手臂上有一个二十公分的伤口伤口像是张开了一个大嘴在笑一样

  安绯音站在那人的身边一只手停在了伤口上面悬空着像是抚摸一样从手臂到脖颈到脸颊到头发

  似乎是察觉到这个动作太过眼熟梦中的她收回了手看了看紧闭的门口处这次沒有人会出现吗

  又看了看尸体这么多年了对这个场景其实早就已经忘记地差不多了最近这几天却似乎越來越清晰了

  “砰”的一声门被人大力推开了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冲了进來“安绯音我沒有死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我死了”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梦梦中的安绯音还是被來人那气势汹汹的语气给逼的后退了两步喃喃道:“王…光珠”

  “我不是王光珠我是春田惠子你这个蠢货…着安绯音的鼻子说话的口气很恶劣“你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因为你我的人生变得糟糕透顶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你…”声音戛然而止

  女人捂住了她的胸口安绯音顺着她的动作眼睛落在了她的身上上一瞬间还是洁白的衣服此时竟慢慢变红了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穿了出來

  “惠子”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四肢都不能做出任何动作

  那人看着满手的鲜血一脸的不可思议但还是慢慢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

  安绯音猛然睁开了眼睛这次真是做了一个很假很假的梦

  从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是梦到最终从梦境中醒來一直都清楚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安绯音还是察觉到她的心跳变慢了

  叹了口气换了个睡姿身体就趴在了左恒的身上

  “怎么了”左恒本就是仰躺着睡的身上突然有了一个人的重量几乎在同一时间就问了这句话

  他的嗓子有点哑加上声音低沉倒也沒有吓到安绯音只是弄醒了左恒还真不是安绯音故意的

  摇了摇头安绯音并沒有打算跟左恒提半个字“我弄醒你了吗”

  左恒微微抬了抬上身将枕头重新摆了一下“沒有我还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