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金蝉脱壳(1/2)

加入书签

  惠子左恒诧异了一下惠子不是早就死了吗还沒容左恒开口细问就察觉到脖颈处有湿湿的感觉“绯音你…”哭了吗左恒准备将安绯音推开看看

  谁知安绯音两手紧紧搂着左恒的脖子就是不肯撒手她的力气那么大这个时候又铁了心不想让左恒看见左恒还真沒有办法

  “除了惠子还有伊藤紫对不对你的伤是不是伊藤紫弄的”

  安绯音摇了摇头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后來左恒还问了很多问題为什么会去哪里他们冲着剑來的吗除了伊藤紫还有谁那两个人是怎么死的…

  安绯音要么点头要么摇头有时候连反应都沒有需要左恒问两三遍才会给一个模糊的答案

  左恒觉得他此生所有的耐心全都耗在这里了但是这件事又不能听之任之不然谁知道下一次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比起此刻所面临的困境人们更忧心的是更不容乐观的‘下一次’

  安绯音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下來左恒等了好久她都沒什么反应一动她才知道人原來睡着了

  扶她躺了下去细看之下才发现安绯音竟然出了一身汗

  左恒记得安绯音是不太出汗的体质这里又温度适宜不可能出这么多汗啊

  挤了条热毛巾出來将安绯音脸上的汗擦掉了却不敢将温度调低一点

  对于左恒而言空调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但对于安绯音冬天沒有空调会冻得睡不着觉夏天沒有空调会心情糟糕透顶

  她又是出了很多汗的情况下万一感冒了可就着实不好了

  左恒见人睡熟了就去了外间她这么睡一觉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睡得着

  左恒从安绯音嘴里知道的消息只有一个那就是‘惠子死了她很难过’

  有这句话也算是为她心情不好标注了一个原因

  但是惠子左恒对这个人的印象不是很深毕竟是一年多以前已经因为车祸而死的人又是素不相识的人左恒能记住这个名字就算是记性了得了

  安绯音一觉醒來才不过半个小时以后

  “左恒”喊了声左恒等了良久也沒有听到回应

  安绯音起床倒了杯水才各个房间找了一下发现左恒竟然不在房里还沒有推开房门安绯音就听见了门口处两个人的声音

  一言不发地回到了床上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翻了翻手机里的电话薄找到左恒的名字犹豫了半天也沒有打出去

  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口从舌头一直烫到了心里安绯音皱着脸将手机塞在了枕头下面一边吹着白色的蒸汽一边慢慢喝着

  左恒沒过多久就回來了看见安绯音坐在床上扬了扬手中的午餐“我买了木耳炒鸡蛋”

  安绯音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吃木耳说是要祛斑其中最喜欢吃的菜就是木耳炒鸡蛋

  左恒将饭菜拿出來“吃饭吧”

  “我不吃”

  安绯音看着左恒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让左恒皱紧了眉头“不吃饭怎么行怎么了”

  “沒事”收回了目光安绯音就躺了下去

  左恒真是恨不得将饭菜都扔在安绯音的身上他对待那些不听话的士兵已经算是很少动粗的了但是脾气真上來一脚踹下去就算是条汉子也要缓一会儿才能爬起來

  对待安绯音这都已经够照顾她的情绪了左恒也不管安绯音端起來就自己吃了几口安绯音虽然沒有看也听得出來左恒在做什么咬着嘴唇闭着眼睛将头蒙在了被子里

  吃了几口就将饭盒扔进了垃圾桶“你要继续睡觉就继续睡吧我先走了”

  左恒并沒有等安绯音反应就准备动身出去安绯音这样的脾气左恒是头一次遇到有事不说出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又在心里一个人瞎想

  对这样的人左恒觉得很烦

  但是这个人是安绯音也是这次情况特殊才发现了安绯音这样的性格

  或许之前绯闻事件还有对待楚天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性格但是那个时候并沒有表现的这么明显所以左恒也沒觉得什么

  “你要去哪里”安绯音从被子露出了一个头小声地问了一句

  左恒回过头看的时候安绯音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灵动水润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真的很有猫科动物聪明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