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终章(1/2)

加入书签

  苏晗隐约听说了柏明秀的事,没想到这般严重。

  她立刻吩咐苏小常,“小常,你速喊七味过来。”

  七味在宫变那夜深受打击,对自己的医术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连带的对自己也深深厌弃,整个人都颓废自闭起来,拼死辞了御医的差,又回到穆老爷子身边回炉了。

  柏明耀的急切和悲戚不是作伪,以柏家目前的处境,他也没那个胆子欺骗苏晗,苏晗虽然与柏明秀不是至交,却也颇喜欢柏明秀敢爱敢恨的直脾气。

  让人没想到的是柏明秀走的那般急,苏晗等人到的时候,这姑娘已经气绝多时,手指都冰冷了,只是脸偏向门外,瞪大了眼睛,不知在等待什么还是期盼什么?

  “明秀!”柏明耀放声大哭,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苏晗忍住泪水,手掌敷在柏明秀眼皮上,帮她合上眼睑。

  柏明秀栖身的这处是个普通的民宅,并不是潘家的别院,再说潘家也没了别院。

  宫变时潘妃和潘将军公然弑君逼宫,皇上当时不过是样子可怕实则内心清明,身体恢复后第一件事就是下旨诛潘家三族,财产充公。

  潘妃自尽,四皇子被贬为庶民,风光显赫的潘府一夕倾覆,昔日跟着耀武扬威的旁支远亲也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柏明耀哪还敢提跟潘将军的关系,所以,这几个月他兄妹二人在京城的日子很不好过,况且,柏知府因牵涉了溢王爷案,目前正入狱候审,柏明湛戴罪立功也跟着蒋项墨去了西域,以期将功折罪,柏家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了。

  苏晗让康二总管留下亲自协助柏明耀处理柏明秀的后事,豆蔻年华的姑娘被焚成一捧灰,康二总管命人置了上好的棺木,让人跟着柏明耀扶了灵柩送回姑苏。

  柏明秀的事对苏晗的触动很大,一连几天她精神恹恹,索性呆在府里专心的给老太爷煲汤调理身子,可就是这样,她不去找事,事情还是找到了她的头上,京里的府尹亲自传唤她。

  蒋项墨不在家,老太爷下不了床,蒋府再也经不起风吹草动,什么事非要传唤一个内宅妇人,蒋总管立刻派人去府衙打点,得来的消息简直气的人吐血三升---三老爷将苏晗给告了,理由是苏晗蛊惑收买了整个蒋府上下众人,蓄意谋害老太爷,意图侵吞蒋府财产,要求官府治苏晗的罪,由他回府亲自照顾老太爷。

  蒋总管气的破口大骂这三老爷真是得了臆想症,想财产想疯了。

  这事本不想惊动老太爷,可老太爷是当事人,府尹必须向老太爷求证,结果可想而知,老太爷气怒攻心直接昏了过去,苏晗更是有口难辩,被传唤到府尹接受盘问。

  府尹也不是个糊涂人,加上敬畏蒋项墨,对苏晗也还客气,可是三老爷像条癞皮狗死咬着苏晗,敲锣打鼓弄的满城皆知,府尹只好每日点卯的盘问,怎么也得走个过场。

  事不大,可是让人恶心,老太爷刚见起色的身子又给气回去了,苏晗恨不得派人弄死三老爷,穆老爷子就曾拎了药袋子要亲自结果了三老爷,三老爷眼下是钻到钱眼里,惜命的很,直接向府尹报案,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索性也赖进了府衙。

  这天,苏晗正坐在府衙里查看养生堂的账册,一个打扮的风流无双、花枝招展的男人倚门而立,敲着折扇斜睇苏晗,“外面的人为你急上火,你倒好个悠闲!”

  苏晗看了来人那副孔雀开屏的骚包样,一阵无语,“比不得小王爷,小王爷也犯了事,怎么悠闲至此?”

  男人越发没了正行,捏着兰花指掐着杨柳腰斜坐在苏晗对面,“好你个没良心的,亏的伦家把你当成好姐妹,为你担心的寝食难安!”

  门外两个原本伸着脖子监听的衙差被男人这酥软嗔嗲的嗓音弄的一个哆嗦,差点跌倒,“真没想到溢王爷狼子野心了大半辈子,生的儿子竟是个不男不女的软蛋,天下那么多营生,他非开妓院养小倌,难怪皇上对他放心……”

  另一人附声,“可不是,可他这日子,滋润呐,羡慕死个老子……”

  苏晗听着二人嘴上没把门的议论,再看面不改色笑意盈然的临祀,不由心下为之凄然,虽然相交不多,可那个韬武略绝不输于蒋项墨、柏明湛的男子,为了父母族人的性命,为了天下的安稳,甘愿选择了这种落拓颓靡的生活,何尝不是一种胸襟和伟大。

  “伤怎么样了?可曾找我外祖父复诊?”

  “伤,什么伤?小爷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更别说伤身?”

  苏晗瞥了眼临祀胸口处,临祀终于稍稍敛了无状,摸着鼻子压低声道:“我一直好奇,你怎么认出来的?”

  眼下是他真正的模样,可马车里生死相遇的男人、养生堂的护院临四都是他精心易容的,他百思不得其解,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

  一股临祀惯用的西域名贵陌香袭来,虽然淡的普通人几乎感觉不到,苏晗笑而不语,合上账本道:“我该去接受审问了,小王爷自便!”

  临祀恨的牙痒,“该!府尹大人就该好好审,严厉审!”

  他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拿扇子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谄媚道:“瞧我这记性,生机玉骨膏,膏,我的小香倌昨儿不小心伤了脸,可怜的小乖乖,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可恨你那两个厉害的丫头,拦着不让爷进养生堂,这不,只好求到好姐姐你这儿来了……”末了,他飞快的加了一句,“再坚持两日,他们已回!”

  蒋项墨已经回来了?苏晗身子一震,不能置信的看向临祀。

  临祀却夺了苏晗手里的账册施施然甩了袖子,翩然远去,“哎呀,小香倌莫哭,爷就来拯救你的脸蛋儿……花草臭丫头,小爷奉命来取玉骨膏喽……”

  临祀那厮果然有门路,两日后,蒋项墨亲自到京兆府接苏晗,人还是那个人,样貌还是那个样貌,苏晗却感觉历尽千帆,活了阴阳两世。

  马车内,苏晗实在受不了那紧紧盯着她一瞬也不移开的灼人目光,拿手遮住受伤的半边脸,“别看,很丑!”

  “不丑……”蒋项墨颤抖的抚上那条长长的疤痕,虽然淡的几乎看不见了,可是那一刀早已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上,每每让他想到都痛悔难言。

  苏晗想到他适才上车时不自然的脚步,紧张的拉过他上下检查,“你又受伤了?”

  蒋项墨将苏晗按在胸前,深深吸一口她的体香,满足而笑,“嗯,受伤了,很重很重的伤,无法再为皇上效命,娘子,以后我只是个白丁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到底伤哪里了,不许开玩笑?”

  蒋项墨却抚摸着苏晗的脸蛋,笑的意味深长,“为夫全身都受了重伤,只有一处没伤……”

  这个混蛋,苏晗听的面红耳赤,狠狠的捶了蒋项墨一拳。

  蒋项墨立刻痛的全身蜷缩在一起,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苏晗不由惊的花容失色,“你真的受重伤了?”

  蒋项墨无语的看着这个傻女人,目光里满满的宠溺。

  午夜时分,红烛高,夜色旖旎,精疲力竭的女人狠狠的拿脚踹那个不知餍足的男人,欲哭无泪的控诉,“蒋混蛋,我要告御状,我要揭发你!”

  这个禽兽,明明龙马精神到令人发指,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骗过了满朝的武和御医,人前摆出一副连上朝都困难的病态样,以至于皇上不得不恩准他的请辞,皇上倒是位赏罚分明的有道明君,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和惋惜,隆重的颁旨昭告天下:蒋项墨功勋卓著,忠义无双,特封忠国公,苏晗被诰封为一品忠国公夫人,之前建制的忠勇侯府按国公府规制升级建制,择日落成迁府。

  子熙被顺理成章的请封为忠国公世子,蒋项墨虽然成了闲散国公爷,不在朝中任职了,子熙却依然没能卸掉皇子伴读的差事,不过随着溢王爷被圈禁,皇后自溢,五皇子被封为顺王去了封地,纯善至孝的六皇子被立为储君,子熙现在成了太子伴读,每天不情不愿的去宫里点卯。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蒋府的逆袭惊了天下人的眼,前一刻还在为蒋项墨病退幸灾乐祸的人,后一秒对忠国公极尽谄媚奉承之能事,不得不说世态炎凉让人唏嘘。

  蒋项润终于跟庆王爷世子的心腹小厮成了至交,在赌场里杀红了眼,可惜他还不知道身旁的这位小厮早被庆王爷世子炒了鱿鱼、撵滚蛋了,从这小厮嘴里得知蒋项墨被封了国公,他目瞪口呆了三秒后,忽然发狂般的将所有筹码推向一边,“老子压十倍,大,开大!”

  摇塞子的庄家勾唇对蒋项润一笑,“好嘞,这位爷压大啦!”

  哗哗哗几声脆响,蒋项润死死的瞪着骰盅,庄家起盅,“三个三,豹子!”

  豹子为小,一比十八的赔率,蒋项润一局输了一万八千两,旁边的小厮都被惊掉了眼珠子,“润……润爷,你还是快跑吧?”

  跑,往哪里跑?

  蒋项润被五花大绑的扔在三太太脚下,哭的涕泪纵横,“娘,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三太太捶胸大哭,“天杀的畜生,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哪里有那么多银子呐……”

  蒋项润膝行到他娘脚下,“去找他要,他有银子,你不是把银子都给他打理了吗?”

  这个他,指的是他的亲爹霍家表舅老爷。

  三太太哭的更凶了,“天呐,我怎么这么苦命啊!”

  三太太和三老爷闹掰了,以为可以和她的好表哥双宿双栖,她有银子有儿子,不怕表哥不对她死心塌地,可没想到她表哥早瞒着她在老家成了亲,三儿两女加起来五个孩子,哪稀罕蒋项润这个不成器的奸生子,这些年不与三太太断了,也不过是贪恋三太太手上的那点银子,如今大笔的银子到手了,三老爷疯狗一样的逮谁咬谁,这疯狗不管怎么说始终是蒋家人,霍表哥哪还敢在京城呆下去,早将所有钱财打包开溜了,三太太现在是人财两空,悔的肠子都青了。

  蒋项润急了,“娘,你能不能先别哭,银子,银子要紧,儿子的命全在你手上了……”

  三太太狠狠的捶打蒋项润,“孽子,孽子啊……银子,对银子,我去找你媳妇要,她有银子,她有银子……”

  想到三奶奶吴氏手里的银子,三太太两眼放光好似看到了希望,她一马当先的跑向后院。

  看到后院的情景,三太太傻眼了,一片狼藉,所有的东西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吴氏连同丫鬟都不见踪影,倒是周闫宁倒在一片血泊中,她怀了身孕,又被吴氏狠狠的吊打了一番,眼下光景,若不及时救治,性命都难保,叠翠那个背主的丫头早偷了卖身契跑了,见到三太太,周闫宁眼底迸发出求生的渴望,“太太,救我,救我……”

  三太太崩溃的大哭,“救你,我儿的命都快没了,谁来救我们娘俩啊,天呐,这可怎么活呐……”

  一旁等着拿银子的债主急了,“妈的,你们耍老子,不给你们来点真格的以为老子吓唬人呐,来人,先给我剁了这小子一只手!”

  蒋项润简直要被吓尿了,“别剁手,有银子,我娘有银子,对,宅子,这宅子是我娘买的,宅子给你们,给你们,我娘还有首饰,好多首饰,还有庄子和铺子……”

  “畜生,孽子啊……”三太太两眼一翻栽倒在地。

  所以,有人说赌是万恶之首,原本三太太春风得意,即使没有她的霍表哥相陪,下半辈子靠着剩下的积蓄也可以小康富足,可惜她有个深陷赌渊、而且迷途不返的儿子……

  趴在门缝里瞧了半天好戏的三老爷狠狠的出了口恶气,他如今整个人都扭曲了,看到所有人倒霉就开心,他转身靠墙坐下,又往阴影里挪了挪,避开太阳,捡了根树枝叼在嘴里,眯眼盘算着蒋项墨封了爵,他这个长辈是不是该去“祝贺祝贺”,忽然他眼前一暗,一个锦衣威严的男人负手站在他面前。

  “三叔,好久不见!”

  三老爷一下子激动起来,“二郎,你,你还肯认我,我就知道你是个好样的,三叔知道你封了国公爷,三叔为你高兴啊……”

  蒋项墨忽的低笑起来,“三叔,你知不知道谁最为我高兴?”

  “谁?谁最高兴?”不知为何,蒋项墨的笑意让三老爷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蒋项墨欺近一步,他人高马大,比三老爷整整高出大半个头,三老爷顿时有种不自在的压迫感。

  蒋项墨直直的看进三老爷的眼睛,“我爹娘,特别是我娘,你说,若是我娘还活着,她该有多高兴?三叔,你这些年有没有梦到我爹娘?”

  三老爷被马蜂蛰了一般,哆嗦起来,“你,你什么意思?”

  蒋项墨单手掐住三老爷的脖颈,咔嚓声响在喉咙处,剧痛和窒息让三老爷恐惧的几乎昏死过去,就在他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蒋项墨狠狠的将他摔在地上。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你气坏了祖父的身子,又险些谋害了我的妻儿,今日起,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蒋项墨拔出三老爷嘴里的树枝,不偏不倚插在三老爷脚踝大筋处。

  “啊!”三老爷放声惨叫,他蜷缩着身子看着蒋项墨渐走渐远的背影,目光充满了恨意和恐惧,却再也没有在京城出现过。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三太太早已吓瘫在地,她不知道蒋项墨会不会再回来找她报仇。

  二太太的死,是她和三老爷合伙谋划的。

  当年大老爷的身世是三老爷最先发现的,她夫妻二人先对老周氏打草惊蛇,又故意将线索引导到二太太身上,让老周氏以为是二太太在查大老爷的身世,她夫妻二人借老周氏的手除了二太太,同时又抓住了钳制老周氏的一个把柄。

  三太太没想到尘封了这么些年的事都能被蒋项墨查出来,她不由的瑟瑟发抖,想到三老爷的惨状,她猛的爬起来去收拾东西,“向润,快走,京城不能呆了,快走……”

  蒋项润一脸懵逼,“娘,赌债已经还了,为什么不能呆了?”

  三太太急的跳脚,“哎呀,你就别问了,再不走连命都没了!”

  蒋项润一指奄奄一息的周闫宁,“娘,她怎么办?”

  三太太一脸嫌弃,“带着也是个累赘,将她卖到巷子里吧,还能换点盘缠,要是活了,也是她的造化!”

  蒋项润看着周闫宁蜡黄的脸和一脸的坑坑洼洼,丑的让人恶心,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迷心窍上了这么个丑鬼,他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这就去办。”

  被卖到巷子里的女人,伺候的都是最下层的贩夫走卒,打骂凌虐悲惨的暗无天日,三太太母子可谓没有人性到极点。

  苏晗再听到三太太母子和周闫宁的消息,是在妍姐儿大婚后三日回门到国公府给苏晗敬茶,妍姐儿不顾五老太太的反对嫁给了周闫宁嫌弃的那个鳏夫穷秀才,看着妍姐儿与穷秀才举案齐眉满满的幸福笑意,苏晗由衷的祝福妍姐儿。

  妍姐儿轻声问苏晗,“表嫂,闫宁的事你听说了吗,她怎么这般想不开?”

  苏晗点点头,周闫宁打错了算盘将自己托付给蒋项润,奈何蒋项润不是良人,还将她卖进巷子,周闫宁也是个命硬的,在那种环境咬牙挺了下来,她睚眦必报岂能放过三太太母子,花言巧语的让一个杀猪的嫖客追到异乡,谋财害命的杀了三太太母子二人,又让人将带着银财回娘家的三奶奶吴氏给奸污了,不久前,周闫宁和嫖客被缉拿归案。

  这也算是恶有恶报,恶人自有恶人磨。

  苏晗抚了抚妍姐儿的鬓发,“人跟人想的不一样,追求的也不一样,像你就很好!”

  妍姐儿害羞的点头,“姑祖母说我是胸无大志,不求上进。”

  苏晗点了点她的脑袋,“知足常乐才是最大的福气。”

  姑嫂二人相视笑作一团,花草却一脸愠怒的走了进来,妍姐儿急忙乖巧的寻了借口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