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结局(1/2)

加入书签

  某些时刻,泰伦安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处。比如第一眼失去约束力的情况下仍然能保持百分百战斗力,现在对他来说就是负担。

  一般情况下伴侣去世后,剩下的那个人会渐渐失去五感,这是多么幸福的事。

  泰伦安真的很羡慕科恩,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痛苦。

  那种感觉,就像提取细胞为花战做一颗新的心脏时,为了消磨掉进化基因的主动防御而承受着不断攻击。

  不能逃走,不能挣扎,只能忍受。

  “红萼花号……就是在这里坠毁的?”泰伦安声音压得很低,侧头询问若拉,生怕吵醒了沉睡的战舰。

  眼前是一片浩瀚的淡水湖,微微波澜,几乎看不到边际,泛着蓝色,可掬起一把却无比清澈,水太深就会呈现出这样的状态。

  远处隐隐传来炮火声,战士们在打扫残余战场。联盟已经对诺比人下达了灭绝指令,连审判都不需要。

  “是。”若拉无法理解他的心情,只是叹息花战的离开,却不很痛苦。

  “听见了吗?”泰伦安的耳朵抖了抖,闭上眼睛身体前倾,“湖里有心跳声。”

  若拉一愣,“心跳声?”

  “对。”

  泰伦安重重点头,一跃身跳进湖中,溅起一阵水花。水里有很浓重的气味,是花战的味道!

  “大人……”若拉欲言又止。红萼花号在坠毁时启动了自爆程序,却因为意外没有落在雨林,而是坠入湖中,爆炸时的能量把半个湖的水都激起来了,连战舰也炸毁的只剩碎片。

  要怎么告诉他,花战不可能活下来呢?

  进化基因对身体的转变很快,泰伦安在水中不到一分钟,手掌间就生出了薄薄的蹼,帮助他更快的游动。

  诺比星的危险生物并不多,在他能看见的地方只有无害的鱼虾和茂密的水藻,以及……破碎的战舰。

  “请指引我。”他在心里默默呼唤,“第一眼,就像你当初选择了追随欧女士那样,找到我的红萼花。”

  可他的第一眼早已沉寂。

  越往下潜越是黑暗,在这片黑暗里,泰伦安却看清了自己的心。

  一起守护,一起生存,这才是欧希曼伴侣的含义。宇宙太大,找到地球那样适合生存的地方并不容易,但如果有人陪着,他也很乐意。

  “我要找到你。”即使没有约束,泰伦安仍然坚信花战不会轻易死去。

  她有着宇宙中最强悍的防御能力,她应该在生活了上百年后寿终正寝,在一个温暖和煦的午后,远远看着最爱的地球停止呼吸,而不是死在即将被人为毁灭的星球上,连一丝痕迹都保存不了。

  但你在哪里?

  几乎下潜到湖底,泰伦安在绝对的黑暗中慌了神智,身体随着水流摇摇摆摆。

  如果他是花战……在战舰坠落的那一刻应该会拼命自救,跑到逃生舱准备离开,然后随着爆炸的冲击波迸向更远的地方……对了,顺着水流!

  泰伦安拼命向前游去,因为没有光线,眼睛派不上任何用场,只能凭借耳朵去分辨声音。一群闪着微光的幽灵蛸从他身边飘过,像水中的萤火虫,提供着微弱却足够的照明,也像指引的路标,把泰伦安带到他的目的地。

  水流的尽头,微微回旋的地方,有个身影抱膝悬浮在水中,没有尖耳朵,却有欧希曼引以为豪的进化能力。

  她的胸膛还在虚弱地起伏,只是睡着了。

  幽灵蛸四散开来,照亮这一片水域,光芒里泰伦安微笑起来。仿佛那一天,他走下战舰,空气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