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花畸恋】第六章 火辣的照片(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一只软泥怪

          字数:6943

          20210913

          第六章火辣的照片

          高潮结束,我捧着她开始肏。

          丝袜缠在腿上,挣不开,我索性将两条丝袜长腿压到她胸上。如此一来,她屄夹得格外紧,里面又肉褶丰富,进出得十分不顺,像在一滩泥泞中行进。

          她深陷在积了一滩水洼的床单里,青丝凌乱地覆在面颊上,全身肌肤潮红。随着我的抽插,她蹙额颦眉,紧咬牙关,像一个在尽力攀岩的人。

          胸前的两团丰腴以及脚上的紫色水晶高跟不停摇晃。

          阳具在泥泞的阴道中前行,温暖湿滑的肉褶紧裹着肉棒,实在太爽了。

          没到两分钟,就来了射意。我只能变换姿势,我让她侧躺,然后躺到她身后,想抬起她的左腿,但丝袜缠绕在膝盖上。于是我把丝袜给她穿了回去,在裆部扣了个洞。

          顺利抬起她的丝袜长腿,湿润的阳具便又贯了进去。

          这次我干得格外凶,交媾间屄中响起“滋滋”的声音,雪白的大屁股被我的胯部砸得肉浪滚滚,她也紧攥我的手臂,开始闷哼。

          这个姿势,我射了一次。

          在她的屄里泡了一会,我才拔出,坐起身。

          她短促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缓,依然侧着身。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她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从腰到胯再到腿,线条蜿蜒如山峰,堪称鬼斧神工。

          休息的间隙,我说“以后做我女朋友吧。”

          她没说话,呼吸已经变得绵长,像睡着了。

          于是我又问了一遍,还是一样。

          在我翻身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睡着时,她忽然说道,“你要我陪你,我会陪你。”

          我顿了顿,问“啥意思”。

          她说“字面意思”。

          我说“我是真心对你的,做我女朋友,虽然不能在事业上帮到你,但我会对你好的。”

          过了两秒,她说,“以后再说吧。”

          于是我们就以后再说,让她给我含硬了后,我用狗交的姿势又一次进入了她。

          这次没到两分钟就把她干到了高潮,水喷了我一身。

          在她阴道不断收缩中,口里不断呻吟中,我越干越快,没几下也射在了她的屄里。

          最后一次是直接在她湿润的屄里泡硬的,玩得挺花,场所不仅限于床上,中途还换了几套服装,通过不断变换姿势,我硬是坚持了十几分钟。

          结束是在落地窗,她穿着水蓝色的连衣短裙,双手扶窗,两腿叉开,屁股翘起,我从后面抱住她,双手抓腰,用力干到了高潮。

          她也高潮,于是我们在她阴道里体液对射。

          我们一起颤抖,一起呻吟,天幕下的江南市繁华如初,一切都如梦似幻。

          ···

          下午四点我们离开的酒店,离开前给秦广打了个电话,通知他退房。他没说什么,只笑着在电话那头调侃我“玩得爽不爽,房间里把戏齐全吧?”

          忘了说,那套房的衣柜里还有许多情趣玩具,无非是跳蛋、假阳具、电动棒以及皮鞭、手铐这类sm用具。我只道听途说过,没尝试过,说实话,对这些东西也挺感兴趣。找个机会可以和学姐好好试试。

          我的回应是“没兴趣”,没聊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我和学姐当然不是一直做到四点,哪怕她经得住,我这肾也经不住。

          利用这段时间,我仔细钻研了一番她的身体,发现她身材是真的好,另外,没有我担心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伤痕,看来柜子底层躺着的那些把戏没在她身上用过。

          我还仔细研究了一番学姐的小屄,像她这种里里外外都一样紧窄的,俗称“竹筒”屄,这种屄没别的特点,就是特别紧。而且这种天生的紧不会随着后天的开垦而变宽。也就是说,破处时是怎样,以后嫁夫生子也还是怎样。而且学姐阴道里肉褶多而软,水也多,鸡巴插进去,那种滋味难以言喻,总之爽翻天就对了。

          她晚上还要拍戏,所以我先送她去的剧棚。

          到了地点,车停在路边,我说“我先回去了”,因为我清楚,艺人不能谈恋爱,如果传出绯闻,挺影响名声和发展的。

          但她说没事。

          我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接着说,“这部戏是市局的反黑题材,但秦家是最大投资方,里面都是秦家的人。”

          话说到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于是我犹豫了会,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进了剧棚,大家除了跟学姐打招呼外,竟也认得我。我寻思秦广应该知道我会来,提前做了工作。

          现在还没开工,棚子里也没几个人,学姐问我,“你待会还会带我出去吗?”

          我说“不了,你要拍戏,怎么了?”

          她说“那我就提前化妆了,这样可以省点时间,待会直接开机。”

          我寻思她还挺敬业,“那你去吧,我看看就回去了。”

          她点点头,坐到化妆台前,女助理给她化妆,她拿起台本开始看。

          接下来十几分钟的了解,我得知这部戏名为《扫黑旋涡》,是市局针对近期国内舆论浪潮而计划推出的。秦家作为最大投资方,基本安排了一切,上到编剧、导演、主演,下到监制、剪辑、服装。

          原本女主角已经定好,是一位江南市的当家花旦,叫什么来着,好像姓徐,之前主演了不少市局出品的电视剧,反响和知名度都很不错,不过我也不混娱乐圈,具体的也不清楚。

          但上个星期,学姐半路杀出,成了秦广钦定的女主角。剧棚的人自然很费解,戏都进行了将近五分之一,这一要改,前面的就都得重来。但秦广亲自点名的女主,这些人自然不敢唱反调。不过我们的原女主不同意,虽然被强制改了,过后竟带了一帮人来抗议,毕竟也是个当红小花旦,背后没点资本谁信呢?

          但一听此事是秦广拍板的,那些个人就赶紧赔礼道歉,灰溜溜地离开了,还狠狠把徐姓小花旦训斥了一通,说她有眼无珠,不识得秦公子,没有秦公子,这部戏都不会存在。

          小花旦红了几年,没经历过这些,但得知自己背后的金主连给秦广提鞋都不配,她就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恭恭敬敬给秦广道了歉,老老实实退出了,至于之后还有没有点见不得人的东西,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剧棚里也有点风言风语。

          这事也狠狠震撼了我,我一直知道秦家很有钱,是腾华公司的创立者和如今的掌权者,但没想到其影响力竟已至此。

          看来有空,是得多了解了解。

          这部戏的女主角扮演的是一位勇敢正直的小女警,大概是从一起刑事案件中发现了端倪,开始顺藤摸瓜最后揪出了隐藏在剧中世界里的一个幕后大黑手,平定了风风雨雨近十年的城市,得到了全部民众的拥护和爱戴,当然,过程也是曲折艰险,小女警吃了不少苦。

          我想了想,发现这设定其实和母亲挺像,乍一看,不就是个低配版的母亲么?

          母亲也是江南市的女警,只不过职位高点,为人也正直善良,为了市里的刑事案件,呕心沥血,尽职尽责。不过,倒没有剧本里写的那么曲折离奇就对了。什么动不动就枪战,就绑架,就出人命。这些事在现实生活里还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不过也理解,毕竟是影视作品,肯定要艺术化一下,全跟现实一样,那观众也就没有看的必要了。

          喝了口剧棚工作人员递来的热茶,又看了会,我就跟学姐吱了声,离开了。

          此时已经五点,饭点。刚坐上奔驰,母亲就来了电话。

          我以为母亲是要喊我回家吃饭,没想到说单位有事,晚饭我只能自己解决。

          我问“是案子的事么”。

          母亲顿了顿,没回答,只嘱咐我记得按时吃东西。

          回到家,母亲已然出门,但家里无处不在的属于她的气息还是令我感觉她就在这。

          印象中,母亲还从未像现在这样没管过我的饭。在最忙的时候,她也能抽空给我带上一份警局饭堂热乎乎的盒饭。看来这次,母亲确实有急事。

          水开,正要下面,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陌生号码,没有标注。

          在我决定要挂时,却又隐隐感到一丝熟悉。纠结一番,我接通了。

          “喂。”

          “喂,是远哥吗?我是魏源啊,我们上次在凤凰楼里见过。”

          “嗯,有啥事吗?”

          “你吃过饭了吗?我在西街的烧烤摊,你要不要过来吃点?”

          我想了想,拒绝了。

          “过来嘛,远哥,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给个面子嘛。”

          我犹豫了两秒,“可我也没车啊。”

          “这好办,你在哪个单元,我过去接你。”

          十几分钟后,我在门口看到了骑着电动车来的魏源,想了想,我还是给母亲发了条信息,说有同学请我出去吃。

          西街是一条小吃街,白天晚上人都很多,出入这里的,也基本都是附近的上班族和居民。

          有钱人不会来这,他们都活动于市中心。

          地点魏源选在一家叫夫妻烧烤的店,顾名思义,老板是一对夫妻,约莫都只三十出头。男的已有了啤酒肚,平头,皮肤没少晒,黑溜溜的,这会正在烤架上忙活着,满头大汗。他妻子呢,则是在旁串肉串菜,时不时拿塑料扇给他扇风,也不是没吊扇,但是烤架旁太闷了,不顶用。

          女人偶尔还会出言鼓励,委实是对恩爱的好夫妻。五岁大的孩子就在店内的客人堆中窜来窜去,惹得客人们一阵笑,其乐融融。

          魏源跟我说这对夫妻是外省来的,这家店开了有几年了,一直很火爆。老板姓吴,叫吴光亮,老板娘姓王,叫王慧。

          介绍老板娘的时候,还朝我使了个眼色,接着冲忙活着的老板娘那昂了昂下巴。

          如你所料,老板娘身材很好,即使是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灰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但在巨乳、细腰、丰臀的烘托下,少妇独有的成熟女性魅力还是轻而易举就渗透人心。青丝用皮筋束着挽在秀肩上,红润的嘴唇总带着温婉的笑意,细腰前的围裙已经油污满满,却反衬得肌肤白如珍珠的她如淤泥中的白莲般洁净。在十月的秋天里,在这样一个拥挤又嘈杂的地方,明艳如遗世。

          我似乎明白为什么这家店生意好了。

          因为魏源前面就点了餐,所以我们刚入座,一大盆新鲜出炉的烧烤就在那双纤纤玉手的托举下呈了上来。

          烤得确实不错,色香味俱全。

          “谢谢啦!”魏源说,接着我似乎听到了什么,但见老板娘娇躯猛地一震,接着冲我笑了笑,目光越过魏源收回,丢了句“慢用”就快步走开了。

          然后魏源的手才从桌底放回桌面,我眯了眯眼,没说什么。

          “远哥,怎么样,尝尝?”他递来一串肥牛。

          我丢进嘴里,味浓而不腻,汁水四溢,确实不错。

          两人就这么狼吞虎咽搞了大半盘,我忽然想起什么,问,“不用我出钱吧?”

          刚囫囵一口吞下一串猪鞭的魏源笑笑,“都说我请客,当然不能让远哥破费啊。”

          我这才放心。

          “看样子,远哥不常来吃吧?”

          我点点头,又吃了串黄喉。

          “也是,陈队长的儿子,自然也忙着进步,肯定不像我们这些市井小民,有空来吃路边摊。”

          我笑笑说,“没有的事,没机会来吃而已。”

          “那今晚远哥可得吃个够啊,你放心,我买单,想吃啥就点。虽然比不上那些酒店、餐厅里的,但路边也有路边的风味。”

          我点点头,“挺好吃的,不见得就没酒店餐厅的好。”

          魏源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笑。

          中途老板娘送了两罐冰镇芬达来,我想起菜单上没有,说“我们没点这个啊”。

          两人都看向我,老板娘俏脸莫名一红,挽起鬓角垂落的青丝,说“这是送的,两位慢用。”

          冰镇芬达下肚,烤串吃得飞起,当真绝配。

          “远哥,要不喊语嫣来?”

          我摇摇头,说“她有事”。

          “远哥,你可能不知道啊,从小啊,我和语嫣就玩得很好,她这人性子高傲,非一般人入不了她法眼。实话实说,当初我还追过她,但结果很明显,被拒绝了。还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