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牝侠曲】王朝的女侠完全重置版第十五章至第十八章(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dnww123

          字数:18620

          20210904

          第十五章

          大雄宝殿内灯火通明,对于离开不久的太平道左浩瀚,众女皆无人关心,说

          的天花乱坠终究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能不能活过即将到来的朝廷大军的围剿才

          是真的。

          一只鸽子扑扇着翅膀落在了佛像的脚边,泓一上人取下纸条扫了一眼,轻声

          叹了口气而后便将那纸条化作飞灰,我佛为何叹气端坐在佛像右手边的东海

          神尼惊讶的询问道,佛主的上一次叹息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前了,五十年还是

          一百年前。

          有一位早就该逝去的故人竟在这世间留下了一丝残念,如今这残念已有其

          主,天下又将有劫数了

          是何人竟能让我佛如此感慨,我佛扫平魔教诛灭邪道,佛驭万法,无论邪

          魔外道皆被正法裸露着半身大好肌肤和圆弧形美乳的北海神尼感到不可思议。

          莫不是那传言之中祸乱武林十数年最终自封于地宫之中的白家老祖玉面

          观音思来想去,在天下武林之中能让泓一上人称作故人的,也就只剩下自己封入

          地宫的白家老祖,昔日武林强者除了他以外要么被泓一上人所杀要么被俘。

          不,是缔造他的人,算是白家老祖的父亲,两百多年前曾经天下第一大门

          派玉剑阁的真正主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武林之中又有大劫难了。

          苍苍古树覆盖着茫茫群山,群山之中矗立着玉剑峰,谁又知晓这里曾经是两

          百多年前天下第一大门派执天下牛耳的玉剑阁的后山,是玉剑阁最神秘的所在,

          两百多年前武林之中有着诸多的传说,但随着玉剑阁最后一任掌舵人白家老祖入

          了地宫,在慢慢时间长河之中连玉剑阁都已经烟消云散,至于玉剑阁的秘密也随

          着它的后山一起埋没在岁月之下。

          两年前一个盗墓贼的突然造访改变了这一切,漆黑无比的坑道内,一个黑矮

          子正在向下努力挖掘,诨号滚地龙盗墓上一把好手,突然手仿佛触碰到了坚硬的

          东西,鬼藏大喜过望,对于像他这样盗墓的人来说,地下突然变得奇怪那一定是

          有点什么东西,运足了内力猛烈向地下挖掘,隔着石缝仿佛有一丝光亮透出来,

          就是这里了,一定有宝贝藏在这里。

          墓穴里,一排整齐的用精致的沉香木雕做的棺椁摆在自己面前,鬼藏欣喜若

          狂的冲过去趴在棺椁前,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棺椁封的很结实还布上了阵法,

          布下阵法的人境界极高根本不是鬼藏区区一个盗墓的所能破解的了的鬼藏一个棺

          椁一个棺椁看过去,每一个都让他失望了,只有最后一个棺椁没有布下阵法,但

          可惜却是空的,上面还刻了几行字,小心翼翼的抹去上面的灰尘,几行字顿时显

          现出来天下第一美乳白婊子所铸,下一行玉剑阁掌门、母狗艳剑仙子拜上,

          玉剑阁……,白婊子……莫不是说的是白家老祖的玉剑阁,可玉剑阁的主人是白

          家老祖,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不过江湖上倒是曾经有传言说艳剑仙子是白家老

          祖的母亲。

          本着贼不走空的想法,鬼藏用力撬开了空荡荡的棺椁,四下摸索棺材四周用

          凹金烫着金文,鬼藏小心探了探确认没有机关,翻身坐了进去,仔细打量着烫金

          的金文,才读了一行鬼藏已是极度震惊,随即由震惊转为恐惧,最后露出欣喜若

          狂的神情。

          玉剑阁每六十年出一位无论是容颜还是武功都是冠绝武林的人物担任掌门,

          历代相传,称号也都是艳某仙子,用剑的是艳剑仙子,用刀的就是艳刀仙子,用

          枪的便是艳枪仙子,使鞭子的是艳鞭仙子,还有什么艳拂仙子、艳刺仙子、艳环

          仙子、艳弓仙子、艳钺仙子。

          这墓穴之中八个棺椁便是玉剑阁艳钺仙子、艳弓仙子、艳环仙子、艳刺仙子、

          艳拂仙子、艳鞭仙子、艳枪仙子、艳刀仙子八位掌门的栖身之所,而这最后一个

          空的棺椁,既不是给第九任掌门艳剑仙子也不是为最后一任掌门白家老祖准备,

          而是献给九位仙子共同的主人,玉剑阁的实际掌控者。

          眼前的这八个棺椁不是鬼藏现在的实力所能打开的,将棺椁上的金文熟记于

          心,透着光亮的地方向上爬去,也不知在坑道之中行进了多久,一时竟是迷失了

          方向,找不到来时的路,突然听到人声响动,鬼藏正要钻地逃跑被人从地里面抓

          了出来。

          听得清丽的女声禀报娘娘,我们从地里面抓到了一个贼,真是活腻了竟有

          人敢到洛水宫来偷东西,恍惚之间鬼藏看见一个极其美艳高贵的女人向自己走

          来,心中哀叫道苦也,今日挖到好宝贝命却交代在这里。

          洛水宫的娘娘戏谑的将鬼藏提在手里,然后一把扔在地上,快,给本宫再

          表演一下土里钻行,若不是不从本宫现在就杀了你,鬼藏见有活命的机会拼了

          老命钻入地里,他也不敢逃跑就围着面前尊称娘娘的人面前的土里打转,惹得那

          娘娘哈哈大笑。

          不过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如今早已经换了一副光景。

          大黎南宁皇宫,宫殿内挂着重重纱帐遮挡住视线,底下群臣看不清龙椅上高

          坐的皇帝样貌,龙椅上正襟危坐着年约十五六岁的元兴帝司徒皓,身旁并排坐在

          珠帘幔帐之中的女人则是他的亲生母亲嫦汐女皇,圆润白腻的脸蛋衬托着紫红色

          的玉唇,五爪金龙绸带勾勒着纤细的腰身,金黄色黄服上绣着从天而将的凤凰,

          无一不是衬托着帝者的尊贵。

          司徒皓八岁登基由他生身母亲嫦汐太后临朝听政,五年来都是由嫦汐太后执

          掌大权,故尊称嫦汐女皇,如今司徒皓年龄稍长才还部分政权给自己的儿子。

          龙椅前端坐着一众太妃、皇后和贵妃们,腰间缠着金缕丝衣盖住平坦紧致的

          小腹,饱满的双乳和白花花的大腿都露在外面,所幸的是这些皇妃们身前有垂帘

          遮挡,朝中群臣根本看不清帘帐后的情况。

          帘帐之后皇妃们人数足足有五十位,协助嫦汐女皇垂帘听政,先皇在世时便

          让后宫之中诸位皇后贵妃参与听政,书写诏书,等到元兴帝时,不但先前的太后

          太妃们参与朝政之中,元兴帝自己的皇后贵妃也参与朝政,人数增长到五十位之

          多,不过大权还是掌握在嫦汐女皇的手里。

          启奏陛下与娘娘,太平道逆贼自占领了会稽郡之后,逆贼首领左浩瀚对豫

          章郡各地的攻势越来越猛,漳州刺史奏报湘江东岸的宜春、平都都已经失守,只

          剩下翻阳城毗邻鄱阳湖可以从水路收到朝廷补给而尚未攻下,逆贼意图划湘江占

          有湘楚之地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还望陛下和娘娘早做决断武阳郡公奏报道。

          局势数月之内便已经败坏至如此境地,臣百死难赎罪责,有负陛下与娘娘

          的厚望王离抢先一步跪倒在地向嫦汐女皇和元兴帝请责,爱卿督守广陵力克

          逆贼何罪之有,还快快起身,只是如今局势如此爱卿可有良策珠帘幔帐之后嫦

          汐女皇好言安抚这位大黎肱骨重臣。

          陛下,娘娘,如今之计首要是守住湘江,使逆贼渡河不得,逆贼裹挟民众

          人数三四十万之多,楚地多丘陵河网密布,粮食不足,朝廷坚守住湘江荆州一线,

          不使逆贼得到粮食补给,困在楚地逼迫逆贼只能向交州苗疆等地逃命,如此逆贼

          可平。

          善,便依照爱卿所言,从即日起爱卿就任江南总督,十二路兵马元帅,负

          责一切讨贼事宜嫦汐女皇即刻下旨,龙椅之前的太妃皇后贵妃们立即执笔研磨

          起草诏书,一名皇妃起身走到帘帐前侧身拉开避免被外人看见帘帐内的美妙春光,

          白嫩嫩的胳膊递出诏书,马上有太监上前接过诏书送到了王离面前。

          臣王离叩谢皇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万万岁。

          退朝吧嫦汐女皇话音刚落,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司徒皓便按捺不住了,

          皓儿嫦汐女皇把眼一瞪,司徒皓顿时安分了不少,等到群臣都退下,太监将

          宫殿大门缓缓关上,司徒皓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母后我要,母后我要说

          着便去扒拉嫦汐女皇的衣服,一只手还熟练的从开裆的皇袍之中掏出龙根,十五

          岁的少年阳具傲然挺立。

          女皇脸上的威仪已经消失不见,宠溺的抚摸着雄起的龙根低下头玉唇轻轻点

          了一口,皇儿又调皮了,只是母后今日不行,旁边立马有贵妃和太妃凑过来

          了,唤作许娥是前朝皇后许平君的侄女,姑侄两女一起凑上来道娘娘今日若是

          不便,就由我等姑侄俩伺候陛下吧,齐齐伸出舌头一左一右舔舐着小皇帝的龙

          根。

          嫦汐女皇点点头,将司徒皓紧紧抱在怀里,好皇儿,今日却是不行,改日

          母后好好陪你,你要什么母后都依得,司徒皓阳具被许平君和许娥姑侄舔的硬

          邦邦的,手里有了好玩的玩具顿时就把娘亲抛在脑后了,怀里抱着其他几名贵妃

          把玩。

          嫦汐女皇叹了口气恋恋不舍的起身向坤宁宫走去,这里是她当皇后时的居所,

          现在倒是很少来了,连人影都很少了只有几个在打扫的宫女,宫殿里间,正烧着

          炭火,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嫦汐女皇敲了敲门,偌大的大黎皇宫只有这一间屋

          子是她去不得的。

          自你成为皇太后以来还是第一次来见我吧,进来吧,人老了总想找人说说

          话屋里传来一个太监苍老的声音,嫦汐女皇推开房间门,里面一个苍老的太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