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黄蓉侠女变魔女 诸葛神算终显灵(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在接待尹克西等三四后尹克西三很心满意足的回到忽必烈那里黄蓉又回到霍都那里去当他专门享用的奴

          黄蓉看着眼前的霍都明知道他是只披着羊皮的狼但在被凌虐了四却也不得不高兴回到他这里因此一时之间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霍都呵呵笑道:“蓉奴这四是否有好好招待四位贵客?老实讲本王也很舍不得让你去给糟蹋害的本王的棒这四寂寞的很!哈哈!为了一扫本王的寂寞本王决定再去捉一个奴来!哈哈”

          黄蓉张的盯视着霍都说:“能为主招待贵宾是蓉奴的荣幸!不知道主还需要谁来当奴?莫非主不要蓉奴了?”

          黄蓉想起了许久不见的郭芙莫非长四老不守信用要将芙献给霍都?但霍都并未回答黄蓉的问题他只是诡谲地说道:“嘿嘿!瞧你这个货本王怎么舍得你!别急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要抓那个奴!现在还是先来吧”

          黄蓉本来就知道来这里是霍都准备用来她的因此她既不惊也没有愤怒只是想要套问霍都有关郭芙的消息因此妩媚的说道:“我的主让我来为您服务”

          黄蓉拿起酒先搓的几将酒倒自己的双之间那部的三角地带并将拱起把的酒凑近霍都的脸“主来!尝尝我为您准备的酒合不合?”

          霍都哈哈笑抱起黄蓉凑近阴部就吸起来发出滋滋呼呼的声响

          黄蓉轻嘤一声仰着的将努的拱向霍都霍都两三便吸完毕满意的了

          他将黄蓉扶正一手扯她的束带而黄蓉前的两粒饱满奶子随既蹦跳而出弹跳不已霍都笑着:“好久没见到这对奶子啦!哈哈哈”接来便一用的吸住

          黄蓉脸颊发红“”的一声闭起双眼享房所带来的感

          “咦!想不到还有?哈哈!不错!”霍都惊奇的说道

          “嗯喔喔主喔您?您尽量享用吧!嗯主喔您好棒!蓉奴的是主的嗯你想怎么样都行!主喔您?您尽量享用吧!”

          黄蓉以荡无比的喊声为霍都助兴并且摆动躯让奶子摇晃得更更炫目而且伸手探霍都的子里主动的套他的棒一一的拨

          霍都玩过不少但没一个比得眼前的黄蓉绝美艳荡风底的棒已经的像铁棍一样而后

          黄蓉嗲声说道:“主只要蓉奴一个伺候你就好啦!何必要找其他奴?”

          霍都耸耸肩说:“呵呵!一时也说不清总之你还有其他用途!尝过你之后别的让本王食之无!我得照个能与你匹配的奴!”

          黄蓉还想说些什么但霍都却比了个手势制止她说:“不必再问了你想知道的事我之后会告诉你不过那得等我乐够了再说!呵呵你就准备开始好好的吧!蓉奴”

          黄蓉忍住想哭的心咬着贝齿她万般无奈地低声说道:“答应蓉奴!主千万别把蓉奴送个其他蓉奴只想主的恩宠!求求你!”

          霍都看着传闻中可望不可即让他垂涎三尺的绝丽此刻竟然低声地哀求着他不得意洋洋地喝斥着黄蓉说:“跪!婊子爬过来帮你的主吹箫!哈哈哈”

          黄蓉乖巧地跪在地板四肢并用地向的霍都爬行过去而已经光物的霍都赤条条地站立在中央脸充满秽而流的笑等待着黄蓉像狗般的攀爬迫不及待地盼望着绝代美的一个动作;而黄蓉已经跪在霍都跟前抬仰望着她此刻的主片刻之后便双手一一的住眼前那将近九寸长的棒开始轻柔地套和摩娑

          过了一会之后黄蓉一手抓起龟一手则把棒往压在肚子然后她把脑袋凑近霍都的开始帮他舐阴囊

          看着黄蓉如此顺从的演出霍都得意至极地对他的兵说道:“看到没有?

          号称中原第一美的黄蓉黄美正在帮我吹箫!哈哈“说着他低看了看正在忙碌地服侍他的黄蓉立即又接着说道:”蓉奴伸出你的把我整棒都一遍听到没有?“

          黄蓉不仅遍了他的阴囊还自动遍他的整支棒那像条号肠般细的柱沾满了黄蓉的唾;美香蕉的曼妙相看得旁边的兵光老等是直吞巴不得用眼睛就能把眼前这千百媚的唯美神个够黄蓉的绣鞋已经被抛到她横陈两脚成v字型高举向一付切期待霍都成为她幕之宾的无耻态而原本并非是个急鬼的霍都此时却像位懵懂少年竟然立即翻马兴冲冲急匆匆地起来只见他横冲直撞胡驰骋里不时着:“喔喔好好的真多嗯真是棒透了!”

          而黄蓉不但呻声悠悠不觉修长的双也是时而踢时而似乎让霍都得乐不可支如藕般的一双臂拼命抱住霍都在她怒耸双膜拜的脑袋而她那姣好美艳的脸孔浮现出似悲又喜似苦又乐的醍醐神本看不透她这时真正的心

          不过霍都并没注意到这些他只顾着长猛同时中啧啧称奇地说道:“的!真!中原第一美果然就是不一样被这么久屄还是这么这么棒竟然比我买来开苞的还俏喔得老子好真是一流的屄!”随着霍都滔滔不绝的脏话出笼黄蓉的脑袋也左右急摆起来只见她一乌黑亮丽的秀发被她甩动在洁白的单如黑翻滚也似乌云崩裂偶有几许发丝披散在她时而苍白如雪时而嫣红一遍的靥端的是凄美卓绝感无比再加那轻哼漫星眸半掩媚眼如丝的羞涩当真是令脉贲张我见犹怜

          这个时候的霍都似乎已将到达高只见他抱住黄蓉半奋勇地加速冲同时中一直催促黄蓉说:“!蓉奴你真有一副令百不腻的好喔真他的好个高贵的娼妓婊子荡!”

          黄蓉两手攀在霍都的脑后两脚则分开高架在他的肩脸孔红通通地闭着眼睛:“噢主我是娼妓用请用一点噢对就是这样用我没关系呜呜噢我愿意一辈子都当你的娼妓嗯哼噢我了”随着黄蓉的言语一结束霍都立刻如遭雷击般先是全突然僵住一阵子然后便像癫痫发作似的整个都抖簌起来他一耸一耸的说明了他正在地灌溉着黄蓉的心而黄蓉也命地抱着他里发出了梦呓般的呻然后她突然雪往急中也道:“!我的好主蓉奴不行了蓉奴来了!”

          就这样黄蓉伴随着霍都的发自己也忍不住掀起高与他同登极乐之境

          望着那两个浸在高余韵中的旷怨光老心不有一些纳闷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来黄蓉刚才的荡表现并不是刻意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宛转承欢纵迎合着霍都的狂猛完全想不到此原是一个高高在的丐帮帮主又是名满的侠郭靖之如果不是黄蓉生荡莫非是她真心甘愿当奴?或是还有其他?

          光老若有所思地看着中的霍黄二心里一时倒也百杂陈

          当霍都在黄蓉的完全平息来以后他便翻那四个已看得两眼泛红早就跃跃试的光等兵排成一行让他们轮流跳一个接一个地去和黄蓉厮杀一番而黄蓉既未抗议也没抵拒她任凭那群兵恣意享着她的房和他们每个一次只能顶肏黄蓉一刻钟然后便换接手就这样轮了两趟来黄蓉已然被得呼抢地喘嘘嘘也不知又出现了几次高

          而四个兵却没有过他们充满活的躯不断地轮番撞击着黄蓉动心弦的那与互相碰撞的清脆“劈啪”声让越听越兴奋而四个兵也越越有神原本黄蓉还技巧地闪避着他们的索但随着高的重复出现黄蓉的香也开始失去原则忘地和每个都互相吸缠绵过

          霍都看着那群兵个个都那般神勇有地鎚击着黄蓉的不但非常兴奋更是自指导着黄蓉的每一个姿势和表还同时扮演起指导嫖客的角

          就在霍都的指挥之黄蓉被四个时而轮番阵时而分合击整得是手忙脚应付无暇她本记不清自己已经变换过多少次姿势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帐篷外贴满了越来越多士兵的脸庞那众多丑陋而流的脸个个都露出贪婪的眼神但黄蓉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因为三位一的玩法也已把她得晕转向哪还管得了有多少在外面看着她

          当霍都再度回到圆时黄蓉才发现边已围满了这些虽然穿着军服但却全掏出之物在自着她心中暗自一凛猜想自己这次只怕要被这群活活再也无法生离此地

          不过就在蒙蒙亮的时候已经心满意足的霍都停止了对黄蓉的凌辱他和黄堂及张耀玩过最后一次三位一的嬲戏之后便把自己瘫在黄蓉里的具拔出来而光老则是从黄蓉的肛门撤离只有阿弟被差不多就将虚的黄蓉伏在他悠悠哼着

          就在黄蓉被阿弟着喘的当际一次针对她而来的另类考验也已悄悄准备就绪

          几乎就要沉沉去的黄蓉忽然被霍都摇醒他递给黄蓉一个壶说:“来这是你的早餐要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去”

          黄蓉跪起躯不明就里地接过那杯看起来有点像豆浆的东西张便想开始喝但壶才一凑近边那强烈而鼻的道立刻将她吓了一跳她仔细一瞧壶里明显飘浮着一沱沱刚出来的浓稠白但渗杂着更多已经稍微暗沉来的黄蓉差点哭出来的道:“不要我不要喝这个”

          但霍都邪恶地告诉她:“如果你不想喝现成的那我就他们每个在你里一次哈哈保证新鲜!”

          万般无奈的绝美就在众的围观之噙着泪一一地啜饮着那壶混合当黄蓉终于吞最后一脏东西时霍都挥手斥退了所有让黄蓉好好梳洗休息一番

          等黄蓉醒来后看见边的霍都正笑眯眯的看着她黄蓉不自的掏出了他的之物当黄蓉一眼望见手中的那半不的具时不睁了眼睛她难以置信的盯着此刻正在迅速膨胀起来的巨物

          突然间她像抓到了毒蛇般猛然甩开了手中的棒随即倒了一两眼发直地盯着眼前的东西而霍都则往前耸动了一说:“怎么样?东岳给的兴奋确实不同凡响?不但让我的棒神百倍!连尺寸也加码啦!”

          黄蓉望着眼前那至少超过一尺长如棒球棍的暗紫屌忍不住惊呼道:“怎么变这么呀?蓉奴怕无法承”霍都呵呵笑道:“嘿嘿说的好!所以本王还要捉一个与你匹配的奴!

          本来想给那个奴第一个享享不过现在本王现在改变主意了本王决定让你成为本王这巨屌的第一个!哈哈“黄蓉脸霎时苍白一片她清楚霍都一定有目的才有如此的安排只怕自己很就会被当成货物送给别而且霍都接来还不晓得要如何摆布她的命运想到这里黄蓉急忙向霍都说:”这是蓉奴的荣幸但不知道主要抓那个幸运的奴?“

          霍都地盯着她说:“呵呵次有个道姑宣称她的师龙是中原第一美看到你后我本来也不相信龙能美得过你不过等我看到这个道姑后我改变我的想法了此道姑面若桃十分漂亮但她说她的师姿远胜于她哈哈次本王铩羽而归这次本王要在出手一次定然要捉到这个龙!”

          黄蓉想了想:“那道姑莫非是赤炼仙子李莫愁?”

          霍都:“不错!次多亏你的呆鹅相郭靖害我无法抓到龙哼!这次等我凑齐手终南山让长四老出手抓到龙后我就请师父出山去襄城威镇你们的啥武林会顺便向郭靖炫耀本王的奴!哈哈!”

          望着霍都那付得意而邪恶的脸黄蓉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胆寒她尽量使自己保持着冷静说:“主蓉奴可以一起去看看那个龙吗?看看她究竟美到什么程度?”

          霍都抬起他那具并且挪向黄蓉的边说:“想不到蓉奴也想看本王的新奴吗?可以!到时候你就跟着长四老同行呵呵但你得好好服伺四老!”

          黄蓉马会意的起霍都的棒并思考着一步该如何走霍都随即又跟着说:“蓉奴你的吹箫的技巧越来越高明了哈哈!等我抓到龙不如给你调教好啦!好啦!把都转过来待本王给你尝尝了!哼!真想马给郭靖看你现在荡的样子!”

          黄蓉乖乖的照着霍都的话转但一听到“郭靖”后怯怯地问霍都说:“主能否不要见郭靖?”

          霍都耸了耸肩边边伸手抓黄蓉的奶子说:“奶子又又的美果然就是

          贱本王最讨厌假仁假义的侠士就像郭靖这种自命侠义之士的在本王眼中看来比无赖更加无耻而已哼本来就应该好好地教训教训!“黄蓉又羞又急的恳求道:”主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待蓉奴?“

          霍都并未与她争论他只是低努猛着黄蓉地着的喘息和的呻连成一片整个帐内的氛无比邪霍都在黄蓉发泄着黄蓉被得有无赤的粘满了和汗发出一种荡的光泽过了好长时间霍都感到满足了望从黄蓉站了起来已经被蹂躏得奄奄一息的凄惨地在地

          等到霍都和黄蓉梳洗休息一阵子后彭长老帐篷说道:“王爷时间差不多了长四老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霍都说:“彭长老本王先跟四老讨论你来给蓉奴好好准备一!”说完就走出帐篷外

          只看彭长老很兴奋的走到黄蓉面前鲁的拉起黄蓉并不时的其手黄蓉哀怨的转过看着彭长老说:“彭长老蓉奴好可怜!”

          彭长老一怔看向黄蓉双目一对眼睛再也离不开黄蓉

          只看黄蓉问说:“彭长老你看我的眼睛你现在很累了我说什么?你都要听我的命令!霍都是否派你留守在营地?”

          彭长老痴痴呆呆的说:“是的!”

          黄蓉怕一会霍都就命令时间迫马又指令:“彭长老等会你到外面对北狂说需要帮忙对付我把北狂拉来!然后等我们出发后你在军营伙食里!”

          彭长老:“知道了!”说完就依照黄蓉的话出去将北狂骗来

          原来黄蓉早已经用九阴真经将七绝丹的完全驱除内早已完全恢复只是苦于郭芙尚在长四老手不得以乖乖听他们的命令行事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黄蓉马施展摄法控制彭长老一方面彭长老以前就中过此招因此很容易就着了道另一方面黄蓉的太了让彭长老太专注意这才让黄蓉得手

          等北狂笑来后黄蓉再度依法炮制把北狂控制住

          被戴皮颈圈并且双腕也被绑在背后的黄蓉赤的被长四老押出了帐篷由霍都带走马车黄蓉忍不住盯了彭长老一眼希望他能乖乖照自己命令办事

          黄蓉被带那部马车时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主要去那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车子缓缓地驶向昏沈的中

          黄蓉望着车窗企图能看出自己是在哪条道路前但是她本不必要费心因为车子已经驶往了终南山就在车子逐渐减速来时黄蓉便看到了一间寺庙在庙门一字排开地站了整排黑黄蓉估算着他们至少超过十个

          这时传来霍都的说话声:“四老由此条路前去可以直达古墓但次龙那贱似乎有召唤蜜蜂之法不知四老可有应对之策?”

          只见东岳沉思的说着:“早年在山中曾见过猎户用火熏赶蜜蜂等等我们会先用此法!若真的不行我们还有诸葛的蓉奴来为我们出谋划策只要龙这贱落我们手必教她恭恭敬敬伺候王爷!”

          霍都笑道:“那就好!记得龙的香得留给本王!哈哈!那本王就去全真来的路等候这些杂老道!等等还可以让荡的丐帮帮主会会全真教!”

          黄蓉一听脸马就红了只看一群分成两拨马各自前黄蓉又再度落长四老手东岳笑呵呵的解开黄蓉手的绳子双手一环一带已经将黄蓉了怀中只见这早前高傲的黄蓉两颊绯红似乎已经从内被了虽然是偎依在贼的怀中却怎么也挣扎不

          “主”黄蓉只觉脑子一连声音几乎都发不出来了才刚东岳怀中他的魔爪已经迫不及待地伸黄蓉的襟直接探黄蓉内里捏黄蓉的他的技巧是那么熟练强烈无比地挑起了黄蓉本能的加之前的调教转瞬之间黄蓉荡的又再度被撩起火灼的她整个都起来只听黄蓉一声噫连挣扎都忘了在东岳臂的手也了来还不自觉地将向那只魔爪磨蹭那羞涩柔的表彷佛正在享着东岳的绝妙手法

          “想要了吗黄帮主?想不到老还可以再次享到你这个奴!”东岳乐不可知的看着黄蓉

          “主好服”又落他的掌被他捏的感几乎就让黄蓉麻了真恨不得他们四双手都来尽地将她挑玩才好

          黄蓉知道即使不用助兴长四老的实也足以让自己倾倒屌一想到自己再没有半点抗很她被玩的部位就不只是双而是正露轻滴的黄蓉便羞不自胜:“主给蓉奴一个吧?”

          “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轻柔地啜着黄蓉柔的耳珠一吹在黄蓉耳内光从黄蓉无法自觉的动作里东岳就知道她已经是火焚了这样可不行东岳邪邪一笑他才刚从霍都手取回这个感的物若是不好好的玩黄蓉等她再回到霍都那里可能会被霍都当成礼物送给忽必烈怎么说也要趁现在赶玩黄蓉顺便看如何抓龙?

          “给蓉奴我会唔嗯求求主哎”黄蓉突地浑抖颤忍不住地声求饶正当她全心全意地承着他贪婪又有技巧的捏和耳内那雄浑子息的吹拂时东岳的另一只手竟然直捣黄龙解开她的带便了去

          很就找到了她的才光只是一指而已那轻柔的挑刮竟就让她经不起一强烈的望顿时烧灼了全原来无挣扎的子竟自动扭摇起来一双甚至着他的手只为求这恶魔再一步的“哎哎呀不要我会我会不了的!”

          “这么就不了怎么行?”温柔地着黄蓉吹弹得破的颊慢慢堵了黄蓉红的樱的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东岳轻易叩关得逞不只是笫之间持久强悍东岳的技竟也这般高明虽然没能探但光只是啜樱而已便服的让黄蓉忍不住声喘息出来

          逐步逐步地黄蓉放松了牙齿让东岳的探了来温柔轻巧地动了黄蓉的丁香的愈来愈在黄蓉的唔喔声中东岳突地放开了她居高临地看着黄蓉樱轻启望着的模样

          东岳暂停了双手的动作但黄蓉完全没想到要把他的手移开只是怔怔地望着他“主”东岳双手突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地又开始动作而且这回不是温吞吞的而是以最强烈的方式挑黄蓉的心东岳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星眸半闭飞魄荡的媚态一面调节着双手的施既不让黄蓉那么就高也不让她逃离望的掌的黄蓉彷佛吊在半空中虽然活服却不像方才那么美妙到要失神的样子

          黄蓉又羞又怕真不知道他还会用什么方式来折磨自己之前东岳的手段层出不穷晓得他会对自己用出什么样的手段黄蓉只知道现在她的芳心中又又怕那强烈到像是要把整个烧化的望让她在东岳巧妙的捏之中火愈来愈高偏又害怕这的整手段黄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火那般强烈的灼烧之黄蓉早已忘却了羞耻加东岳故意不她的只是在她加玩无所不至得黄蓉不住声哼既像在讨饶又像在求的玩每一声发出来都让黄蓉颊烧红无地自容偏偏他的手段又是那么美妙令她想不出来都没办法

          少纯洁胴没有一寸没被他动过就差那珍密的还没被真正开苞在东岳怀中的黄蓉已不知被了多久她浑早已经一丝不挂连哼声都渐渐有点哑了那高贲张的双两点樱桃早已突起来无法的之间泛流黄蓉真不知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还不侵自己?

          “求求你别哎别再折磨我了”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答案火正旺的黄蓉全都发着吹弹得破的肤中透着隐约的香赤的她拚命地在东岳怀中扭动着偏是无法让他手她

          “放心老一向怜香惜!”东岳笑笑火的声音吹在黄蓉耳间“我要听听一向心高傲完全不把贼看在眼里的黄帮主会怎么媚妖冶的求狎玩等老听得够了再好好玩的你飞外神颠倒让你一生一世都想念我这可是你独家的享喔!保证别都没有”

          虽说之前在这贼面前早已没有任何形象但要如此妖冶地望他蹂躏自己的躯实在很羞可是已被他折磨了这许久浑没有一个地方没被他挑过黄蓉在他面前早没有一点羞耻心了偏就在黄蓉启呼的当东岳竟住了她在黄蓉又喜又羞的咿唔之中出了她的香含在间慢慢地轻磨啜吸起来

          甜美的啜吸之中黄蓉感觉自己又再发起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但这回东岳的手法变了挑的道愈来愈强烈和方才的节制完全不同彷佛是要彻底发她内的火焰让她在火的烧灼彻底崩溃臣服

          在怀中弱地应着纤手颤地为东岳宽解带这回他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黄蓉又羞又喜的知道这回东岳不会再忍耐了等他放开她的香后就轮到黄蓉声求然后就是他布施甘霖尽地侵有黄蓉的胴令她仙

          “哪美我了好主你好厉害太强太棒了蓉奴知道知道厉害了好主哎你太太强了啦蓉奴不了了求求你那那不要呜蓉奴不行了饶了我呜放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