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灵法师和他的颜如玉】第六章 强制后宫,凌辱,全家桶警告(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zicek1111

          字数:19919

          20210729

          6

          去克里特一般要走海路而且正好卡洛琳的船要去但海路时间需要20

          瑟茉丝来时也坐的船但回去有些等不及了法师决定借太初教会传送阵先

          到教会老巢法侬再去本斯港到那离克里特就近了走陆路去也好实地

          考察一番造可不是请客饭虽然他这次手里有牌也要心从事法侬这

          地方法师一刻也没多呆他和太初教相很一般

          赛本斯可是好地方这里是东西方贸易中的一个起始点也是和南方陆的

          贸易的重要港非常富裕繁华法师特意在这修整了一给茉莉做了几

          服顺便采购一些物资现在穿的新子式样和以前差不多很简单的

          款式但面料却是奢华的赛本斯魔法丝绸这是用东方仙蚕丝加南方陆特产

          一种蛛丝黑皮灵的特产织成的魔法织物抗魔防箭加这里的保密工艺

          附加了多个法阵用以闪现聚魔特定传送保温等造价不菲略高于老师穿

          的那件法师来之前就通过自家商会订制好了的要说这自清洁的面料有什么

          缺点就是只有一种颜本白自清洁属使得染料完全无效不过也好

          茉莉质完全驾驭这种白子

          法师这带着茉莉在城里转转这时正是赛本斯一特景观红颜树开的

          的季节在港的堤后方连成一片的灰的树以及火红的海无论远

          看近关都非常壮观走在堤附近的街道海风吹过片片的树枝摇摆着

          一些被风带着飘向远就像空中燃烧直到慢慢消散片片落飞

          随风去不归而更多的瓣则在泥地翻滚法师脚踩在面注视着在海翻

          滚飞舞的白角满香的街道的香还是那么清冽观的嘈杂

          里迪门法师沉默的跟随这前面欢的脚步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是不是有

          些太宠她了?虽说有些愧疚但生什么的只不过是单纯的给了他的罢了

          难道还有传道授业解惑的来的重要?即使是极为重视脉伦理的震旦在那些

          掌超凡量的门派里单纯的父伦不过是需要斩断的所谓尘缘罢了完全

          无法对抗师徒关系不过现在的出现似乎完美的填补了老师离开留的空

          隙她们谁更重要这个问题也许很可笑但对法师来说似乎是该考虑一?

          恋老师其实是一个长的过程是对美貌和她学识的双重贪婪而现在茉莉却似

          乎一就住了法师的心仅仅因为是?自诩为客观派学者的自己就是这

          样忤逆伦的变态?是特殊脉的自己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类?渣也有自

          我省无论品好这是一个学者的基本素养没有路走不远的但这样的思

          考暂时没有结果

          而茉莉这时的心还不错这个城市很不错景很美她有些错觉仿佛又

          回到自由的子中只是走着走着似乎来到一个不怎么好的地方这里是一个

          贸易区——奴隶贸易区量来自各地的奴隶在这里易法师微微一笑肮

          脏的易就在美景的一隅这很现实当然这里正规贸易区到不担心茉莉被

          套了走呃前面几个好像就是打算这样?没有法杖的茉莉平最

          多也就五六级的样子当然也不好惹几个当地混混踢到铁板顿时被锤的飞

          狗跳为了避免麻烦法师还是亮出自己的法术印记和茉莉走到一起警告那

          些别有用心的这不是可以随意拐卖的少好不好惹不说关键她是有主的!

          茉莉的心被不识好歹的混混打扰了但法师却来了兴趣奴隶里边有时

          也有不错的东西当然这不是说绝美这种一般都不在街卖这里一摊

          一摊的多是便宜的普通奴隶就是战俘破产农民或手艺黑鬼土之

          类不过法师突然看到一个场景他用手一遮茉莉的眼睛道别看!茉莉

          她没看到但听到了不就是合嘛咱又不是没见过但脸还是红了

          谁在街?

          法师突然有个主意他用块布蒙了茉莉的眼睛还施加了一个黑暗术

          被剥夺了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茉莉不敢解掉眼罩只能拉着迪门的

          手俏生生地跟着走

          刚才锤还威风的被他剥夺视一变得不知所措楚楚可怜迪

          门这个孽障觉得好有趣而另一边的群里也有些有意思的事一个带着枷

          锁在地这个材高健硕原来这一定充满量的美感只是

          现在看着有点惨被枷铐着的手似乎断了一只看着很不正常有一对明显的

          狼耳朵茂密的灰长长的显得脏兮兮除了发一丝不挂原本算是有

          些美的脸眼球少了一个脸都有还有些旧伤疤估计原来伤的不浅

          也有一些新鲜的伤不过都是皮伤好像也有些异样估计也断了而一个

          很丑的手打扮的黑鬼正抱着她的正在猛后面还有不少排队

          地的桶里有一些铜板压在桶面的木板画着五个铜板和一个很象的

          巴另一个高的黑鬼坐在边似乎是摊主后还有一些绑着的奴隶这货

          脸有一条子虽然早就愈合但看着很狰狞好在黑鬼本来就丑倒也不算

          影响他的颜值

          狼被的嗯阿嗯咦嗯嗯嗯咿呀的唤着就在法师看过来

          的功抱着她的黑鬼烈的冲着啪啪啪叭之后毫不客的在

          她内喔喔的长一声周围的纷纷嘲笑黑鬼神速!恼羞成怒的黑鬼使

          劲拍了打的辩解道这婊子起来太了你们自己试试!然后在

          起哄声中被后面的胡子汉一把推开骂道废物这婊子接了一午的客了

          数你最白长了那么的玩意胡子手拿个桶对着她的屄冲了一

          又很脆的捅了去狼一声果然比刚才更惨

          法师走过去很缺德的用脚踢了踢的脸疤脸黑鬼立刻警告5个铜板

          不然别碰呃他注意到法师的法术徽记这巫师等级不低让疤脸黑鬼

          有点犹豫法师也不理他又踢了踢狼

          狼艰难的仰起带着重枷她的视角有限看不到踢她脸的是谁她

          有些疑惑谁那么缺德侮辱她很有意思?呃好吧某种程度是有意思的

          今还有好几个在她脸的其中一个差点被她咬掉为此那边的黑鬼又

          毒打了她一顿

          这不是蕾娜嘛怎么混成这样了?法师认识这个记得她好像是

          个7级质的狼?以前四瞎逛时为了采集材料跟蕾娜的佣兵团混过几蕾

          娜还想招募当时还是个法师的迪门当团里的黑巫师

          你是迪门?狼记忆不错回想起这个贱贱的声音是某个法

          师难得还记着这个姓

          居然还记得好些年了你怎么混到要开接客的地步?不应该?

          你这姿也啧啧

          战败败嗯嗯嗯~了了呗佣兵的生活嘛

          您还享

          后面的混球!嗯嗯留留着劲你自己老不好吗?

          ~被她骂了的壮汉自然不肯亏奶的劲都用出来她了还一拔

          了她好几把屄疼的她龇牙咧屄!老子了钱的肏个屄!

          算了不打扰享生活了法师老爷笑了笑在罐子了了一个银币

          对黑鬼说给蕾娜买点懂?

          疤脸黑鬼谨慎的点了点他不想惹麻烦见法师老爷说完就牵着旁边漂亮

          的不像话的少要走他心里也是松了真怕是找茬的这里可不是他的国

          家和一个级别高的法师起冲突不是明智的选择

          只不过麻烦没有放过他那个少却不愿意走她虽然蒙着眼还是对这刚

          才蕾娜说话的地方问是熙德领主一方的佣兵?

          嗯!?您是?

          茉莉没有表明份但是扯了一法师的手买她我出钱!

          姑这个烂货不卖!别多管闲事!疤脸黑鬼断然拒绝他认为法师

          没有救的意思就好办这个姑显然是这个法师的玩物没必要太客

          这可不行为什么不卖怎么?看不起我们家?你这黑货也配和她说

          话?法师剧本一换立马来劲了

          这是我的私奴可是登记过的我就要她在这卖你管得着?疤脸黑

          鬼也很生要是在自己地他就动手了但他来这只是卖奴隶法兰王国还是

          个强国他还是有所顾忌

          治安官!卫兵卫兵!法师喊起来的黑鬼莫名其妙这就报警了?

          什么那呼的一个官吏模样的带着几个士兵分开群出现

          你是这里官员?这个黑鬼辱骂了我的作为贵族我要和这黑鬼决斗

          法师胡说八道疤面黑鬼真是了刚才你还说是你家!

          这不重要黑鬼!重要的是我是贵族你是低贱的黑鬼法师毫不掩

          饰自己的恶意听的治安官都发懵本国的贵族好像也没这么不讲道理但这

          位法师是贵族这事假不了这少穿的白子看着普通但他管市场的是识货

          的这纹理一看就是他一辈子的薪当然还要算贪贿所得才行一般

          法师没那么有钱有钱也没几个舍得这是贵族没跑了再说这法师等级不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