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即将交汇的未来(1/2)

加入书签

  塞力斯主教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黑发年轻人。

  遗族……这并不是重点,?接近人类想象极限的俊美……确实令人震惊,但远远比不过作为一个天赋者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那种……与人类完全不同本质的力量感,作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塞力斯犹然记得第一次觉醒天赋,?意识到自己同世界之海的联系时感受到的震撼,眼前这位年轻的力量者没有外露他的力量,却几乎是肆无忌惮地展开了他的感官领域,塞力斯主教甚至不明白在见到他之前,自己那复归的天赋知觉为何察觉不到这个领域。

  因为它是如此地平稳而且巨大,?远远超过塞力斯主教能够触及的极限。

  他首先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然后才意识到这位访客的身份:新玛希城的统治者,来自西部异域的“外邦人”领袖,一个年轻得超乎想象,也强大得超乎想象的异族。

  很少有人能耳闻如眼见,?那些贵族和教会绞尽脑汁想象出来的对这位阁下的描绘竟不及本体之万一。塞力斯主教在这段时间已经接触过了一些“外邦人”——或者说开拓者的代表人物,他知道自己总有见到这位最高领袖的一日,却既没想到竟是由对方亲自前来,?更没想到这位阁下竟然是这样地……

  “您……并非遗族。”塞力斯主教喃喃道。

  “我曾由遗族抚养。”那位阁下说。

  塞力斯主教又吃一惊。

  礼物放到了柜子上,?莫里森还没回来,?两人在桌边坐下。

  椅子的高度对对方来说有些局促了,?这位通用语的名字叫亚尔斯兰的阁下以一种堪称优雅的姿态漫不经心地伸展着自己的肢体,?用那种同他的外表相配的声音说:“冒昧打扰……希望这段时间新玛希城并未让您感到怠慢。”

  “……我受宠若惊。”塞力斯主教勉力镇定了一下,“您的到访是我极大的荣幸,我在这儿生活得很好,?非常感谢新玛希城对我这腐朽之人的关照。”

  “这是我们应做的。”亚尔斯兰说,他的语调平静,“不过,我有一句非常冒犯的话——您还有大约七年的寿命。”

  塞力斯主教猛然抬头。

  “您想要如何渡过余生?”那位强大又冷酷的阁下说。

  莫里森甩着他的小书包,脚步轻快地走向招待所,门口的守卫递给他签到册,他抓着铅笔在那个本子上画了个圈,放下笔就跑进院子。“主教!”他高兴地呼唤着,跑过一个人身边,门是半开的,他却在推门前猛地停下脚步,既吃惊又困惑地回头,一个黑发的身影已经走出了门外。

  “那个,是谁?”

  “他是……新玛希城最强大的人。”塞力斯主教说,“也是这个王国,也许还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之一。”

  少年目瞪口呆。

  然后他终于把那个背影同他伊尔叔叔最仰慕的那个传说人物对应了起来,虽然很多人都在很多地方见过他的身影,但他在新玛希城仍是个传说,至于在城市之外,有关于这位阁下的种种形象恐怕也已传遍布伯河沿岸的所有城市。因为他的年轻,他的强大,新玛希城的横空出世和对许多长久的“约定俗成”的秩序的严重破坏。他在新玛希城内时时隐匿着他的身形,在城市之外,他的影子在人们的意识中挡住了其下上千名开拓者的存在——然而那才是新玛希城的力量之源

  少年仍不能理解这种一半有意一半无意塑造的赝像的意义,对这个艰苦地生活到今天才品尝到一点儿甜蜜滋味的孩子来说,伊尔叔叔的推崇,弱者对强者天然的渴慕,让他十分憾恨自己错过了直面这位“大人”的机会,塞力斯主教没有说那位阁下看上去就不太喜欢麻烦,而过于活泼的小孩子肯定是麻烦的一种……所以他捧出了那位阁下带来的礼物。

  排除对那位阁下的一些个人感受,新玛希城这样一座已经看得到伟大之形的城市的最高管理者,一个广受尊崇和衷心追随的天赋者,不仅主动来探望一名狼狈的逃亡者,还带来了礼物……这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虽然他自到达这座城市后经历的新奇已有许多,但即使他足不出户,也能每一天都感觉到更多新鲜的东西,不管是窗户背后城市运行的景象,水杯里隔日更换的野花,送到门口的叫做“报纸”的印刷物,还是询问他要不要同他一起学习玛希城官方文字同语言的门卫……还有这个甜瓜。

  少年差不多是在见到甜瓜的瞬间就遗忘了错过那位阁下的遗憾,他高高兴兴地,手舞足蹈地告诉塞力斯主教,这是多么珍贵的来自工业城的礼物,因为工业城在西方,所以它的名字叫做“西瓜”,是一种非常、非常、非常甜美,能让人从心底里高兴起来的水果。他在“学校”里吃到这个时候就想要给他带一块回来,可惜老师不让他们带回去,剩下的瓜皮也要收走,不过老师也告诉他们每个孩子和大人都是一定能吃到的。

  “这可是一整个呀!”

  所以他们一起把这个甜瓜吃掉了。然后少年在晚上闹起了肚子,塞力斯主教给他治疗了一下,立马就解决了他的问题。小孩子总是要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一点点代价……

  自发光的灯火熄灭了。路灯的光从窗外照进来,少年的呼吸在隔壁逐渐变得平稳,塞力斯主教坐在床边,垂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新玛希城良好的食物,充足的休息和人们真诚的关心让他的身体迅速得到了恢复,毕竟他没有受过太多的折磨……但他不能一直待在这个招待所里。

  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心伤没有恢复,那甚至不是能通过时间解决的问题,新玛希城的医者来为他检查身体时那担忧的眼神……他知道自己生存的欲望在一日日降低,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年可活,但哪怕死亡就在明日,他也会欣然拥抱……为何那位阁下要亲自来告诉他剩余的寿命?

  他现在的身份有些模糊,既是投奔者,又是一位客人,所以他们没有将他安排到临时居住区去,而是在这个条件很好的地方渡过他的传染病观察期,明天是观察期的最后一天。他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在这座梦幻般的城市渡过剩下的岁月,还是回到奥森郡完成自己的命运?

  也许在他人看来,后一个选择是完全不必考虑的,不仅因为奥森郡如今的穷困和混乱,也因为它曾给他带来的伤害,但是……为何伊尔·阿诺德同样曾经踏在幸福的门槛上,却仍然选择回去,去选择一个如此残酷的命运?因为,塞力斯主教想起他们在黑暗中交流的日子,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家乡……他们的身体能逃离那一处,可他们的灵魂永远有一部分会留在那儿……

  他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可他仍然不得不去考虑自己的未来。

  清凉的水风吹过凉棚,拉姆斯男爵也在面色严肃地思考着未来。水壶里的饮料随船摇晃着,呕吐声从船舷边传来,一排人趴在那儿,有气无力,浑身冒汗,活像被晾晒的沙鸡,拉姆斯男爵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一个短暂的嘲讽的笑。

  卡斯波勇士,哈。

  登船前,“外邦人”劝说他们先喝点药水,因为“船上的颠簸和马上不一样”,但卡斯波人的头儿拒绝了这份好意。

  “卡斯波人为战斗而生。这对我们算不上考验。”

  如今那位头领窝在椅子里,脸色苍白,说话无力,阿里克手里拿着药丸,关切地看着他:“你现在好一些了吗?”

  对方闷闷地说:“好多了。”

  “新玛希城已经不远了。”那个叫阿里克的男人说,“坚持住。”

  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