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解剖线(1/2)

加入书签

  周淮安最终失望而走。

  救孩子没问题,东厂和周淮安的恩怨,苏重可不想管。

  夜色渐深,寂静大漠里只剩呜呜风声。

  房间内没点灯,苏重坐在桌前闭目养神。耳朵一动,他听到夹杂在风声中的脚步声。

  “东厂的人,终于忍不住了。”苏重抓起一把剔骨刀插在腰间,合身一跃,从窗户处悄无声息蹿出。

  “小川,你在房内守着。曹添,你去邱莫言那里查探,如果有机会,就把那两个小崽子弄死我亲自去探一探周淮安”贾廷阴冷道。

  “贾公放心,必定不让他们好过。”曹添冷冷一笑,眼睛一转试探道“那个郎中怎么办。要不要提前杀了他,万一他投靠周淮安,对我们极为不利。”

  贾廷脸一冷“当务之急是周淮安。我不管你有什么私人恩怨,但坏了督主大事,你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

  “贾公教训的是”曹天连忙躬身低头认错。眼中却满是不甘。

  他是东厂三档头,哪里吃过那么大亏。

  带上双刀,曹添急匆匆向邱莫言房间赶去。

  途中经过苏重房间,狠狠瞪了一眼“算你走运,等我解决完邱莫言,再回来好好炮制你”

  说罢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苏重从走廊阴影内走出,看着曹添消影“这是把我恨上了”

  抬手摸了摸趴在肩头的黑铁蝎“都怪你,你看看,给我惹了这么大一个仇家。”

  黑铁蝎挥舞着大钳子一阵比划,好似在抗议。

  苏重轻声笑了笑“既然已经结下梁子,那当然要斩草除根啊。”

  抬脚便要跟着曹添而去。可心中一动,一根根无形线条猛然浮现心间,苏重下意识踩向其中一条。

  好似幽灵般,苏重悄无声息挤进风中,瞬间出现在三米外。

  “还有这种好处”苏重眉头挑起。

  “解牛刀大成,催生出独特解剖线。看来不仅能用来解剖牛羊,还能用来劈开无形之风。”

  如此一来,身法如鬼似魅,更利于潜伏暗杀。

  抬脚再次踩中一条细线。苏重身影猛然蹿出。他感觉自己好似一片羽毛,不是他在走,而是被清风推着走。

  “曹添,你可要坚挺一些,正好试试我这解剖线的威力。”

  锵锵锵

  黑夜中火星四溅,借着灯笼昏暗火光,曹添和邱莫言刀剑出击,狠辣交手。

  曹添双刀凌厉,招招不离要害。

  邱莫言剑法巧妙,总能化险为夷。

  噗嗤

  曹添一个不察,剑尖猛然刺入眉心。轻轻一挑,眉心黑痣一下被剜出。

  曹添猛然后退,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刚才要不是急忙后退半步,脑袋都要被刺穿

  “不可力敌”

  双刀虚晃一招,转身莫入黑暗。

  邱莫言暗道可惜,顾忌房内孩子安危,她不敢追踪。如若不然,必定留下此人。

  曹添远远离开龙门客栈,见邱莫言未从追来,这才松一口气。

  脸色却难看无比,真是流年不利,一个江湖人,武功竟如此高明。

  “有邱莫言保护,那两个小崽子是杀不成了。先回去再说。”曹添打定主意。

  可一转身,却陡然发现,身后五米外竟站着个人

  “什么人”

  曹添身形爆退,心脏都漏跳了半拍,竟让人摸到身后

  抬头仔细打量,顿觉此人身形有些熟悉。

  微风吹散乌云,月光洒下,大漠一片银白。

  “是你”曹添眉头一挑,忍不住狞笑“正要找你麻烦,没想到你自己撞到我面前,今日合该你葬身此地。”

  三个跨步冲到苏重身前,双刀挥舞,滚滚刀网笼罩苏重。

  连绵刀风吹来,一条条解剖线若隐若无出现。

  苏重顺着一条线,一脚踩过去。

  身体猛然向右侧横移两米。

  曹添道光擦着苏重胳膊飞过,刀尖距离左臂衣袖仅有一指距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