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玩玩(1/2)

加入书签

  “啊——”

  “啊——好痛!”

  “啊——你们杀了我吧!”

  惨叫声不停从后面传来的。

  “昆莫,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去看看?”

  张善勇见容熠只是微微抬了抬头,便再没有反映了,可是令人心惊的喊声还在一声一声的继续,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若是真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下人会来禀报的,若是没有人来禀报,那便说明没有事。”

  容熠抬头看了看张善勇,垂下眼睑,接着道:“应该是给高云那丫头上药,她受不住,所以便喊了出来,我配的这服药原本是给她治伤的,但是没有方缓解疼痛的药,她的伤口碰到这药,原本是会有点疼痛的,若是在这药中稍稍掺杂了点别的东西,那便会疼痛难忍,这也算是对她作孽的一种惩罚。”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张善勇听了此话之后慢慢直起了身子,脸上的神情好像不那么紧张了。

  “谁知道?或许她受不了这种疼痛会自杀也不一定,但是看她的伤,应该是没有自残的能力吧,不过即是,她死了也没有关系,反正木珠的嗓子已经快好了,只要她好了,很宽便知道谁是幕后真凶了。”

  容熠说完此话之后,便又看书了,不再与张善勇继续这个话题。

  后面的声音渐渐的小了,夜色也渐渐浓了。

  容熠看了一会儿书,便回卧房休息了。

  张善勇一天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他走出容熠房门,打算去院子的后面转一转,碰碰运气。

  这座院是一个五进的民宅,是容熠买了来暂住的,容熠住了二门以里,三门以外的正房,后面的房子基本都空着。

  今天高云被押了来之后,他便命人暂时关在了四门外堂楼后面的耳房中,这张善勇是知道的。

  不过他到了后面之后,发现三门的大门紧闭,门口还守了很多人,便只好折返了回来。

  在回来的路上,他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塞了一张纸条进去。

  回到自己的住处,他躺下之后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好容易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

  他正要起身当值,大门外面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他忙起身,等他穿戴整齐到了大门口的时候,门房的门子已经将门打开了。

  只见几名侍卫抬了一个人进来,

  张善勇见了那人之后,不由的惊了。

  来人见到他之后,道:“此人行刺木珠小姐,被木托大当户抓了现形,本来是要留活口的,可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服毒自尽了,我们大当户认出是昆莫身边的侍卫,便命人送了来。”

  张善勇听了此话之后,一脸愤恨的道:“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昆莫派人去刺杀木珠小姐吗?我们昆莫为什么要杀木珠小姐,你们简直就是血口喷人。”

  来人听了张善勇的话之后,哭笑不得的道:“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你转告昆莫,他手下的这侍卫昨天去刺杀木珠小姐了,至于后面的话,都是你自己想出来应加在昆莫的身上的,我们没说,是你说的,难道昆莫的手下就不能有几个吃里扒外的内奸?”

  此话一出口,张善勇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赫连谷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怎么回事?”赫连谷看到门口放着的死尸问道。

  木托派来的人,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边,赫连谷一皱眉头道:“先将人抬走埋了吧,此事我会向昆莫禀告的。”

  来人听了赫连谷的话之后,便将人抬了下去。

  赫连谷匆匆的到了容熠住的正房。

  此时,容熠刚刚的起床,还没有吃早饭,赫连谷也顾不得行礼,忙将刚才的事情跟容熠转述了一下。

  容熠看到后面跟上来的张善勇,一皱眉头道:“竟然有这种事?”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道:“昨天都是谁知道了木珠病情要好转的事情?刺杀木珠的侍卫当时在场吗?”

  他这样一问,赫连谷与张善勇都沉默了。

  当时在场的人不少,可是去刺杀木珠的人在不在场,他们也拿不准。

  容熠有些气极败坏,对张善勇道:“你在照着昨天的药方给高云抓一副药,我看是有必要审问一下她了。”

  张善勇迟疑了一下,道:“是,昆莫。”说完他便出去了。

  待张善勇出去之后,容熠对赫连谷道:“走,我们去后面看看高云怎么样了。”

  在路上,赫连谷对容熠道:“现在他们少了一个人,以后行事会越来越隐蔽的,我们索性不如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好。”

  容熠笑了笑道:“不急,幕后主使还没有自己走出来,我们不着急对他们下手,先跟他们玩一玩。我们去看看高云会说什么?”

  “高云未必会说,因为木托只找到了高云,却没有找到她的家人,说不定对方现在是挟制了高云的家人,高云就算是心里恨他们,可是为了自己家人的安慰也会选择承受,而不是将他们招出来。”赫连谷脸上有些忧郁的道,“昨天,你给她用毒,她都忍住了什么都没说,今天也够呛能说。”

  容熠一笑道:“昨天我没有给她用毒,我只是给她开了一副疗伤药,是有人给她下了毒,本来是要毒死她的,可是不成想我开的事外敷药,所以高云昨天虽然中毒,却不是我下的。我昨晚已经给她施针,将伤口上的毒封住了,一时半会死不了。”

  他们说着话便到了关押高云的房中。

  房门一打开,高云便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见进来的事容熠,便哭着道:“昆莫,求求你杀了我吧,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我也没有想自己能有好下场,可是请不要让我再受昨天的酷刑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容熠进了门之后,没有说话,先是上前握着高云的手给他把了脉。

  “我知道不是你给木珠下的毒,告诉我,是谁?是不是屠睿王的女儿丹珍,她现在在哪里?”

  容熠的声音不大,却充满磁性。

  高云从来都在木珠出事之前从来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