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千黎这才是真实的你(1/2)

加入书签

  安然自知此时打草惊蛇,虽不甘就这样罢了,可若是动起手来,他们或许可以打赢这四人,可是必定要惊扰到花容千黎,到时候他们想走都走不了!

  再者,这里人多势众,这样的情形不利于他们旆。

  李时光见他们还算好说话,心下一松,便道,“回去吧,我若想离开,总有法子,你们也不用跟上来了,安然,替我谢过七王爷的牵挂。”

  “李姑娘……”

  安然不甘心,只想着如果李时光愿意,那么他就是拼了这一条命也会给她拖延时间让她跑。

  李时光看了安然一眼,最后转身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窠。

  四个白衣人朝着安然他们望去,见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纷纷拔出了长剑,“连李姑娘都说了让你们走,如果不愿意走的话,那么就接招吧!”

  “李姑娘,今日我一定要将你带回去!”

  安然也抽出了自己的长剑朝着那去白衣人攻打而去,此时剩余的四名黑衣人也展开了攻势。

  李时光回头一看他们竟然缠斗一起,心下一慌,忙又往回跑。

  “你们做什么呢?不是说好了不打架吗?都给我住手!”

  然而他们并没有人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此时他们的打斗声也引来了官兵,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无漾赶来的时候,看到那场面,立即将李时光护在身后担心她受到无妄之灾。

  李时光看到无漾,忙道,“你快让他们住手,放他们离开,无漾!”

  无漾道,“别让他们跑了,一个不留!”

  随着无漾的话,那些白衣人的攻击越来越是狠戾,安然他们虽然有五人却也有些抵挡不住,节节败退!

  李时光没想到无漾会下这样的命令,立即就火大了。

  “无漾,你敢!安然别打了,你们快走,不然的话,我让你们都后悔!”

  她看到旁边的官兵,随即从离她最近的那一名官兵的手里抢夺了刀,直接就横在了脖子上,“你们走不走?走不了的话,大不了我贱命一条赔给你们!”

  “李姑娘!”

  随着安然出声的时候,一名白衣男子直接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安然狠狠后退了几步这才止住了脚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安然也没想到会是如此,本想让他们速战速决的,此时一道黑影迅速掠了过来,只听得衣袍猎猎的声响,随即他手里的长剑一空,等他发现被夺走的时候,空气中弥漫了鲜血的气息。

  那四个黑衣人的脖子直接被切断,头颅滚了一地。

  鲜血喷溅而出,冰冷的夜风吹来,夹杂着那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其中一颗头颅滚到了李时光的脚边,那一双眼睛还未闭上,似乎正直直地朝她这边看来。

  “啊——”

  她惊呼出声,活了两世未曾在现实生活中遇上这样的场面,吓得双眼一黑整个人软软地倒了下去,手里得大刀也掉落地上。

  安然反倒安静了下来,势单力薄地看着眼前的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此时他已经受了伤,虽然不重,可是以他一人也难敌这么多人,更何况还有花容千黎。

  花容千黎将手里的长剑扔给了无漾,淡淡地看着眼前官兵打扮的安然,他道,“回去告诉七王爷,李时光是本王的人,不是他可以染指的。再有此事,本王一律不会放过,若他想与本王为敌,尽量放马过来!”

  安然冷笑,“那么我倒是该感谢九王爷的不杀之恩了吗?九王爷未免太过自私,李姑娘不适合去北方,甚至这一路可能凶险无比,九王爷是否让我将李姑娘带回皇城呢?不论七王爷对李姑娘是什么样的感情,可他都是真心的,不想李姑娘去北方受罪!”

  无漾道,“七王爷对李姑娘有感情,那是他个人的事情,难道七王爷对李姑娘有感情我们九王爷就该要放手?你再不走,信不信老子将你打得满地找牙?”

  花容千黎没有再看安然一眼,只淡淡吩咐下去,“无漾,查查看这一批官兵里还有多少他人假扮的?凡是有可疑的,格杀勿论!”

  无漾点头,“是!”

  看了一眼都围着的官兵,他道,“都下去吧!”

  安然无可奈何,看着晕厥过去的李时光,此时只有先离开再作打算。

  花容千黎抬脚将那一颗落在李时光面前的头颅踢开,地上一片猩红,他蹲下了身子将李时光横抱起身,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只淡淡吐出两字:“活该!”

  用她的性命来威胁,他就让她知道她这么做只会让更多的人为她付出性命!

  “李时光,那么些人也值得你如此吗?”

  花容千黎抱着李时光回到了帐篷直接将她扔在床榻上,被子一盖,转身离去。

  ------我是霰雾鱼的分割线------

  隔日醒来的时候,一阵晃晃悠悠,李时光感觉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双眼一睁,果然如昨日一般,醒来便看到自己在花容千黎的怀里。

  想到夜里的事情,她脸色一白,只觉得胸口一阵恶心,她一下子将花容千黎推开,在另一旁将窗帘子掀开,一阵干呕出声。

  花容千黎也没理会她,就这样看着干呕的李时光,神色淡然。

  干呕了一阵,什么都没有吐出来,李时光这才坐好,抬手抚着依旧觉得恶心的胸口,只觉得满脑袋里都是那一颗头颅,那朝她看来的双眼。

  虽然不认得那些人,可是那些人却是因她而死。

  后来她晕倒了,不知道安然怎么样了?

  李时光警惕地看着花容千黎,见他神色冷冷的朝她看来,她干脆将眼睛移到了一旁,她知道他从不懂得手下留情,可是昨晚上那些人是花容拂晓的人,他明明知道的,却还是一剑砍去了四条性命。

  李时光不能接受!

  更何况那些人还是因为她而死。

  花容千黎沉默不语,只用凉飕飕的目光朝她看来,李时光没有看他,垂着眸子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她还是少说点话,否则对方一怒之下,只怕也会想要了她的小命。

  那个口口声声说将她爱上心坎上的男人,可是所作所为都让她不知该要如何相信。

  马车内一片沉寂,李时光除了沉默也不知该要怎么办,她只想要逃离这里,可是她知道她逃不了了。

  暗中有那些白衣男子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要她一有所动作,他们就会出现阻止,而且那四人的武功不低,就连安然加上那四名黑衣人想要对付他们还是落了下方。

  李时光靠在窗口的位置,任外头的冷风吹了进来,整个人顿时打了个寒战,胸口的恶心感更是强烈了几分,让她差点就呕了出来。

  她将窗帘子放了下来,垂着眸子就是不打算去看对面的人,而他似乎一直都用这样凉飕飕的目光盯着她看。

  最终还是李时光忍不住先开了口,“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因为他们该死!”他淡然地开口。

  “他们怎么就该死了?我看最该死的就是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让我跟在你的身边,你干脆将我囚禁起来得了,反正你也不是没有做过,想必这样的事情你做得很是顺手!”

  昨晚的花容千黎犹如初初相识的花容千黎,冷漠无情的。

  “囚禁……倒是个不错的法子,今日你若敢再离开本王的视线,本王一定要打断了你的腿,折断了你的翅膀,看你怎么逃离!”

  他是真的被她给气到了,竟然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

  不给她点儿教训,她还真要爬到他的头上撒野。

  自己确实太过于纵容她了,而她李时光就仗着自己对她的感情而如此。

  李时光反倒笑了起来,“这个才是你吧,那个温柔似水,死缠烂打的花容千黎不过是你脑子被门夹了才这样,那么……往后请继续保持着,敢问这回你要是打断我一条腿还是两条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