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弥漫的水雾渐渐的散去,浴桶里的水也一点一点的变凉了,莲真仍保持着原来僵硬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任由缎子般光滑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最新章节访问: 。也不知过了多久,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横‘波’有些迟疑,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缓缓进入内殿,莲真听到动静,抬起手背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可是声音里却是是带了一丝无法掩饰的哽咽:“不是说了不要人伺候吗”

  横‘波’装作没看到她失态的模样,她小心翼翼的托起手中白‘玉’果盘,那上面一颗颗鲜‘艳’‘欲’滴的樱桃堆砌得仿若一座红‘色’宝塔,横‘波’语声一如往常的轻柔:“这是新贡的樱桃,刚刚他们才送过来的,小主一向爱吃这个,不如现在尝尝鲜。”

  “我不吃,你出去吧。”

  横‘波’将盘放下,陪笑轻声道:“小主,水凉了,我叫她们进些热水来。”说罢也不等莲真答话,径直走出去,从等在殿外的宝贞手里接过一只银盆,复又进来,站在浴桶边上,缓缓的自边沿将热水倾注于内。

  莲真见她如此,神态已然不悦,不自觉加重了语气:“横‘波’,我说了我想安静呆一会儿。”

  横‘波’加完热水,自顾自取了玫瑰‘花’‘露’,一点点洒入水内,口里道:“皇上连续两晚召幸小主,小主便两日将自己关于房内,一日沐浴数次,还暗自垂泪,小主想想,若是这般情景,被外人所知,那会怎样”

  莲真将脸别过一边,倔强的抿起了嘴‘唇’,横‘波’轻轻叹了一口气:“小主所为,奴婢不能明白,奴婢所劝,小主也无法入耳,既是如此,我只能对自己说,小主必有自己的道理。只是我想着,一日为奴,终生为主,况‘蒙’小主不弃,也从未真正将我当下人看待,甚至不曾出一句呵斥之言,我总得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好生守护小主安全才是,小主现在这样,实为不智之举啊”

  莲真眼里重新浮起泪光,声音凄楚得让人心酸:“横‘波’,我不想‘侍’寝,我不想再去‘侍’寝了为什么他有那么多‘女’人,还是要想起我”她一哭,横‘波’便慌了手脚,上前‘欲’安慰她,她却拽住横‘波’的衣袖,越发哭得像个孩子,在此之前,不是没有‘侍’过寝,可是,那个秀美颀长的影子已走进心里,那张冷漠‘精’致的脸庞在脑海里也越发明晰,被宠幸便变成一种残忍至极的酷刑,躺在那张龙‘床’上,她满心皆是屈辱,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那一刻想的都是她,她的眼,她的眉,她的温柔,她的冷峻,还有明天,或后天,或更长时间,要如何面对。。。。。。

  “小主,这是没办法的啊,他是皇上,他要怎样,是无法阻止,更无法拒绝的呀,而你是他的嫔妃,‘侍’寝不仅理所当然,还应该是无上的荣宠啊,你。。。你这样是不对的,这。。。这要是被人听到,会招致杀身之祸的啊”

  横‘波’急得不行,说话都语无伦次了,莲真却慢慢止了眼泪,她呆呆的盯着水中玫红‘色’的新鲜‘花’瓣,忽然道:“今日,清泉宫还是没人过来吗”

  横‘波’微愕,答道:“没有。”

  “皇。。。她。。。”

  “小主,你想说什么”

  莲真咬紧了‘唇’,然后松开,微弱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你等下叫人去把李太医请来吧。”

  横‘波’蹙眉,检视似的看着她:“小主,你身子哪里不适吗”

  莲真自言自语的道:“她是太医,她会有法子的。”

  横‘波’‘花’容失‘色’:“小主,千万不可这样是欺君,你要置自己和李太医于危险之中吗”

  “别人不会知道的。”莲真神态疲惫,轻声道:“去吧,就当是我求你帮忙。”

  霍家的内书房,是府邸中最安静隐秘的所在,周围被松、竹、梅环绕,十分清幽雅致,室内书橱里磊满了各种珍贵的文史古籍,墙壁上挂满历代名家字画,终年飘溢着一股子淡淡的书香气味。

  霍淞坐在宽大的檀木椅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又想起父亲那句话:“我所有的子‘女’中,只有冰轮最像我,只有她最沉得住气,唉,只可惜她是‘女’儿之身。”那语气中,似乎带着莫大的遗憾。霍凇紧绷的心情忽然慢慢放松下来,自然的换了个更舒适的坐姿。

  锦博用舌尖将一片茶叶卷入口中,轻轻咀嚼了几下,面上‘露’出一丝赞叹的表情,这才不慌不忙的道:“皇贵妃是这么说的么”

  “是的,先生,她认为皇上一心想求长生,根本没有立太子的念头,等也只是白费了心思和时间,还有,文天和那老东西前日进宫面圣,言父亲按兵不动,不是战术上的需要,是别存了心思。”

  锦博是霍牧最信任的智囊,一直深居在霍府,因此霍淞对他也有种不寻常的恭敬。

  锦博听了此言,果然神‘色’一震:“皇上素来多疑,只怕此时已对大将军动了疑心。”

  “但皇上并没有让文天和回内阁主政。”

  “不让他回朝,不代表没听进去他的话,嗯。。。”锦博‘摸’了‘摸’自己颌下几绺漆黑的胡须,沉声道:“娘娘说改变计划是什么意思”

  霍淞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平静:“李玄真准备下个月开始进呈长生丸,娘娘认为我们不应该等,而应该开始准备了。”

  锦博沉‘吟’了一下,轻声道:“倒也是时候了,即算不立太子,胜算也该是我们大些,只是,你那边有把握吗”

  “李玄真这边没有问题。”霍淞斟酌着道:“先生,我今日请你来,便是跟你商量,是否先修书一封,着人送去西疆,先将此中情形告知父亲,待他回信后再做决定。”

  锦博摆了摆手:“不不能写信,万一被人中途截取,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应该一边着个心腹,带口信给大将军,一边再跟娘娘仔细谋划,做周密的准备。”他缓缓起身,在地上踱了几步,又道:“旷冲现在是左卫将军,掌管着拱卫京师的八大护卫营中的四营,左卫袁岳虽然掌握着另四营,但他是皇上的亲信,内城的斗争,谁赢了,他只能奉谁为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