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番外,尉迟凌VS梁意柔(10)(1/2)

加入书签

  “尉迟凌,如果你没有出现,一切都不会变。”她推开他的怀抱,他的怀抱很温暖,可他的温暖带着暴风雨前夕的血腥。

  尉迟凌明白她的意思,无所谓地耸肩,“你没有别的路走。燔”

  换言之,他也不会退出她的生活,既然已经走进去了,为什么还要退出来?

  梁意柔无语地看着他,冷冷一笑,“如果是以前,我愿意,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那时她愿意,是因为她喜欢他,是因为她天真、她傻窠。

  尉迟凌的脸‘色’沉了下来,好像有什么在眼底沉淀,“现在这样不是你要的?”、

  那时把她当做小妹妹没有想太多,可现在在国内时间多了,遇见她的机会也多了。

  他是居心不良,但做他的‘女’朋友是她想要的,他给她,她又不要了,他脸上顿时无光,脸颊还一阵阵的痛了起来,“算了。”

  他没头没尾地丢下一句话,高傲如他,何苦让自己委屈,他冷淡地转身离开。

  梁意柔看着他离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闷闷的感觉?

  她冷静地关上了‘门’,机械式地继续拖地,拖完地之后她又洗碗,按部就班就和以前一样。

  几下睡觉的时候,她发觉脸颊湿湿的,她闭上眼,忽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以及流泪的错觉。

  怎么会哭呢?她一点哭的‘欲’,望都没有,所以她没有哭,绝对没有哭,压抑的哭声从卧室里倾泻而出,如动物受伤而鸣,却又如人刻意隐忍。

  这天——

  梁意柔下了班,正要回公寓的时候,父亲打了电话,她有些吃惊,但眉眼里有着喜悦,“喂?爸爸……”

  “意柔,现在有空吗?”梁父温柔地问她。

  梁意柔愣了一下,“现在吗?”

  “对。”

  “爸,我刚下班。”

  “那我过去接你,我们一起吃一顿饭。”梁父语气高昂了一些。

  梁意柔应了一声在原地等待,没过多久梁家的轿车开了过来,梁父坐在里面对她招了招手,梁意柔低头坐了进去。

  梁意柔看了一眼沉静的父亲,记忆中的父亲是很少和自己吃饭的。

  “最近尉迟凌有找你吗?”梁意柔刚一坐稳,父亲开‘门’见山地说。

  梁意柔知道父亲找自己绝对跟尉迟凌脱不了关系,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开口了,她微微苦笑了一下,“没有。”

  上次跟尉迟凌说白了以后,尉迟凌就没有再来找过她了。

  “爸爸知道你也喜欢他,”梁父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可是尉迟凌和你姐姐的事情,你‘插’进来不太好。”

  梁意柔没有说话,乖乖地听着父亲的话。

  梁父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手,“爸爸想过给你找一个好对象,可是尉迟凌不适合你,你先不要着急,反正你还小,你姐姐都还没结婚呢!”

  梁意柔眼神飘到了窗外,看着树影倒映在车窗上,一点一点地晃过去,像皮影戏一样。

  车子在一间有名的五星级餐厅前停了下来,在她们下车之前,梁父伸手按住了她,“意柔……”

  梁意柔心生不好的预感,不解地看着父亲,“爸爸?”

  一路上,父亲不断地灌输她嫁人的想法,现在这样的举动让她更加的不安了。

  “爸不想瞒你,今天吃饭不是只有我和你。”父亲没有隐瞒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见梁意柔沉默,她又道:“还有一位先生。”

  梁意柔恍然大悟,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爸?”

  “要不要下去,你自己决定。”梁父收回了手,‘挺’直了背脊地坐着。

  望着父亲收回的手,梁意柔眼睛酸酸的,她苦涩地一笑,不下去是不是连父‘女’都做不成了?

  她眨了眨眼睛,再一次地抬头看见父亲冷淡的脸,绝望浮现在心头,她慢慢地坐回位置,与父亲之前隔了一段距离,“送我回去吧。”

  梁父脸‘色’大变,似乎没想到梁意柔的答案会是这样,他

  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