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章凤凰被囚(1/2)

加入书签

  不过,韦璟宁见黑崖那尴尬迟疑的神情,显然是拿不出这一千万两黄金。也是,想那连珏都当了二十多年的王爷,堂堂皇亲国戚在听见这一千万两做赌注都觉得震惊,更何况是才当了三年国师的黑崖。

  连珏身为政敌,适时凉飕飕的补上一刀:“莫非是还不起,想耍赖了也罢,本王就说有些人平日飘得脚跟不着地还不信当真以为自己能与别国国师并驾齐驱,须不知那位华国师随手就能豪掷三千万两黄金,高下立现”

  黑崖真恨不得撕烂连珏这张嘴,但她即便再咬牙切齿又能如何,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真发火只怕后期被人诟病是输不起,日后再进赌场必定难堪,对自己的名声也是莫大影响。她自然不能赖这一千万两赌注,只好说过几日派人到府上拿,然后恼怒离去。

  连珏勾唇谑笑,给了韦璟宁一个满意的眼神。

  不管这黑崖最终能不能拿出千万两黄金,从此刻开始,琳琅国的双国师就要单飞了

  气得头脑发热的黑崖回到府邸发泄许久,才逐渐冷静下来。即便是双生女,再心有默契但也性格迥异,白聆以往虽对黑崖的嗜赌颇有微词,但黑崖赢数较多且鲜少出事便无视,可当今日听说黑崖输了一千万两黄金,不是一千万两白银,是黄金金灿灿的黄金她又气又怒,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哪怕是把整个府邸卖了都凑不出一千万两黄金。

  黑崖今日也是一时冲动才赌大的,哪知道是被人算计了。

  白聆听她说被算计,立即派人去调查那位皇商和赌魔霍冠君,可被算计又如何,黑崖欠的是赌坊的钱这钱是必须还的

  黑崖被骂多了也烦,事已至此又能怎样只能想办法过了这关再说。

  白聆纵然再气又能如何,只能忙着一边借钱凑钱,一边调查,可调查结果显示韦璟宁和霍冠君是的确真有此人,而且赌局开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无法造假。一千万两黄金纯粹是黑崖逞强自己下押的,没人强迫,所以哪来被算计

  黑崖反驳,因为她屡屡回忆起韦璟宁朝她看来的那一记眼神,带着某种特殊的压力,显然就不是普通商贾该有的气势。

  可是白聆愈发调查就越发怀疑,这韦家做四国皇商已有数十年,千真万确,倘若是假,难道数十年前就开始造假专为坑黑崖而来她只觉得黑崖是为了自己赌输钱乱找的借口,反正这种事情以前并不是没发生过。

  双生女头回争吵到不可开交,白聆一气之下直接驻守皇宫不回府,只留黑崖一人呆在宫外府邸中,急着凑钱,足足两日才凑了五百万两黄金,还剩一半是死活借不到了。正当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府内管家忍不住提起前阵子孙中郎拿钱上门的事,说是侄子不小心打死人被关进监狱,想让国师帮帮忙。

  官官相护是很正常的事,但双国师近些年风头太盛已侵犯了其他派的利益,所以这种极易被作文章的事,她们爱惜羽毛不敢乱掺合。可是现在情况特殊,黑崖太缺钱了,能借的人都借了也凑不出千万两黄金,在天人交战后,她松口问管家说打死的是谁

  管家说是平民之子。

  那好,黑崖再三确定对方没有权势背景,就让管家往中郎府跑一趟。

  开了孙中郎这桩事的头,其他藏污纳垢的人就趁机上门求清理,送的钱自然也不少。

  短短两日,黑崖就迅速揽了上千万两黄金,不仅偿还了之前所借,还能在至尊赌坊上门讨钱时,大方赠送一百万两黄金算是捞回当日所失的颜面。

  至尊赌坊的危机已除,黑崖就准备收拾给她挖坑的韦璟宁。可是还没等她杀过去,倒是一堆百姓堵住国师府大门,以血涂白布大喊着“还我命来”、“贪官污吏”、“草菅人命”等等。声讨百姓将近百人,围观百姓又是上千,一时间,这国师府行情倒比那日赌宴还旺盛。

  “怎么突然会来这么多人”黑崖恼怒地质问管家。

  管家也不知道,她赶紧出门打听却被外面的人见着了,有人喊着“我在中郎府见过她”、“她就是国师府的管家”、“她是帮凶”,众人手中的石头臭鸡蛋馊饭菜一下子砸过去,庆幸管家跑得快,否则腿都会被人砸折了。

  管家告诉黑崖是这些时日收钱办事被“办掉”的那些苦主寻上门了。

  “这群刁民是想翻了我国师府的天吗”黑崖命管家去叫巡防营,直接清人。

  可是管家劝说巡防营若是出动,势必惊动其他达官贵族,万一被连珏或者其他党派的人抓着把柄往女皇跟前告状,那便不好。

  黑崖想了下,也是这个理,只能自己悄悄解决了。她吩咐管家拿钱将外面那些人的嘴巴堵住,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她就不信金钱治不住这群无权无势的刁民

  管家照办。

  可是外面声讨的人不看见管家和她手中捧着的钱还好,一看见,登时想起自己的亲人就是被那些贪官拿钱疏通才原告变被告,莫名掉脑袋,于是闹得更猛烈,甚至开始往国师府直闯。

  黑崖正在后院悠哉悠哉地把玩赌坊送的竹篾牌,听见嘈杂声从前院传来,还未起身,就发现她口中的刁民愤怒闯了过来

  再然后,黑崖国师遇刺而亡,消息当日传遍王城上下。

  大理寺卿奉旨彻查,闯进府邸的百姓和国师府奴仆皆是亲眼证明黑崖与申冤者争闹时,被人出其不意地拔刀贴身刺死。而行凶者亦是供认不讳。他自称年轻时曾是押镖的武夫,老来得一子,极其宠爱,可惜儿子数年前意外得罪孙中郎之子被泄愤打死。虽然证据确凿但官府迟迟不定罪孙中郎之子,前日竟还直接释放恶人,他在街边偶遇直接起口角,对方甚是嚣张的说有国师府撑腰。他于是来到国师府讨说法,只是想不到讨债的并不止他一人,而那国师不仅毫无悔意且还大言不惭地用钱羞辱他们。民意沸腾,他怒发冲冠,既然是孤家寡人那还有何惧直接拿起桌子上的刀捅了过去,即便是以卵击石也认了,可是没料到真的一刀毙了黑崖的命

  大理寺卿不信,黑崖是道行高深的术士,又岂是如此容易就被一刀毙命可因术业不对口,他们就去找修习术法的术士咨询。

  术士们表示近身搏斗确实是他们的一大弱点。而黑崖国师眼高于顶,她不信有刁民能趁乱刺杀自己,所以松懈之余被刺了一刀很正常,再等她回过神来,这刀捅中的是心窝位置,大罗神仙也回天乏术了。

  嗯,这理由就充分多了。

  大理寺卿再三调查并加以佐助验证,最终定案国师黑崖的确是被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偷袭刺杀。

  案件结果公布出去后,白聆疾呼不可能,寻到女皇跟前请求重新调查,可是大理寺卿证据确凿且还牵出黑崖受贿、越权、草菅人命等重罪。女皇即便再宠爱这对双生女也不能堂而皇之的包庇,而连珏王爷不负众望地趁机请旨阐述“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王城民意汹涌,女皇只能定黑崖自作自受之罪。只是白聆依旧执着要求重申,有种恃宠而骄的感觉,让女皇不悦的蹙眉,白聆见状,这才赶紧抽身谢恩才保住了自己的国师之位。

  琳琅国是术士起源地,即便国小民少,其他国家依旧不敢轻易冒犯。

  如今琳琅国的国师被贱民杀害,直接影响了一照城甚至是四国对术士的看法。

  “原来术士再厉害,终究是肉体凡胎,跟寻常人同样遭一刀毙命呀”

  然后,以往那些仗术行凶的术士纷纷被仇家偷袭刺杀。术士界动荡不安,术士人人自危,行事不似往前那番嚣张,凡事都得三思而后行唯恐结了怨这是一个良好的现象,绝大多数普通人这番想。

  黑崖被削除国师之位,直接草席裹身就被扔到乱葬岗里,连一块墓碑都不能立。

  当白聆得知这等旨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心凉了一大半,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胞妹尸体被带走。因为她是臣,女皇是君。她即便再怨再怒也不敢对女皇不敬,更何况女皇已经对她不满了。所以白聆只想尽快立功,马上立功,一刻都等不及了,她直接冲到庞府将华锦媗连同一脸懵逼且绝望的庞英等人全抓了,然后火速押入宫面圣。

  琳琅国王宫面积不似唐国东圣国那般庞大,但胜在精致,处处有景,宫阁楼阁尽是紫贝美玉。

  可惜美景虽好,但

  “本座却不能细细玩赏,实在是遗憾。”被当做阶下囚浑身缠满铁索困在步辇里的华锦媗,啧啧摇头。

  庞英真想翻白眼,他们所有人全都是被捆着铁索往前生拉硬拽的,就她好运还能被人用娇子抬着走,所以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白聆回头看着如此老神在在的华锦媗,瞠目切齿,加快步伐朝书房走去。

  等候许久,终于听见内侍拉长语音喊着“皇上召见”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