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章偷得邀月的宝玉(1/2)

加入书签

      ——收到邀月的邀请,萧鸿昼手执白扇,带着四名随从定时定点得出现在圣宫大殿前。520他很好奇,邀月为何当着赫连雪的面召见自己?

      殿内两名国师已分席坐,身后亦是各立几名随从,谈话内容由始至终都非常客套,话里藏刀。很简单,因为焚音与邀月不共戴天,而赫连雪身为焚音唯一首肯的正牌弟子,再加上华锦媗等诸多因素,赫连雪对邀月是绝无好感。

      “四皇子到——”蓦然听见门外侍女禀告,赫连雪顿时嘴角噙笑的望去,幽幽打量这位扬名已久的萧国四皇子。原来……这就是舍弃当年唐迦若,造就今日华锦媗的萧、鸿、昼!

      邀月顺着赫连雪的视线望向萧鸿昼,笑得颇有玄机。

      萧鸿昼朝两人稍作辑就自行入座,笑问两人谈何事谈得如此欢?

      邀月说是探讨术法相谈甚欢,然后话锋一转,就简要解释赫连雪久闻萧四皇子之名,她便代为引荐。

      “哦,是吗?承蒙雪国师高看,本皇子受宠若惊了。”萧鸿昼亦是微笑,然后做了个抱拳的动作,望向赫连雪的眸子是浓浓的兴味。

      ——他早已清楚赫连雪与邀月是对立,与华锦媗则亦敌亦友,所以有机会拉拢赫连雪自然很好。只是邀月怎么肯给他制造这个拉拢的机会?

      邀月淡淡望着萧鸿昼这番既惊喜又惊疑的表情,暗中嗤笑,慢慢的挪开视线,不经意的看向别处风景。

      ——她自然晓得赫连雪对自己抱有敌意,但赫连雪对萧鸿昼的敌意也不浅,只是尚未暴露出来。赫连雪是个内敛深藏的角色,如若萧鸿昼真的以为能拉拢到他,届时内斗,后果定是相当惨烈呀……

      所以,她为何不成全?

      三人闲闲聊天,期间不断有婢女上前续茶,许是赫连雪和萧鸿昼的相貌实在出众,又是年轻有为,所以有个年轻婢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茶壶一不小心倾斜过度,滚烫的水就倒到邀月袖子上。

      邀月皱眉“嗤”了一声,这婢女赶紧抱着茶壶跪地求饶。有赫连雪和萧鸿昼在,她自然以“无心”宽宏,只是袖口湿了大片着实难受,便暂时离席去更衣。

      萧鸿昼便趁机说要告退,力邀赫连雪到别处叙叙。可赫连雪却不大“识趣”地说与邀月相谈甚欢,要等她回来再聊聊。无奈,萧鸿昼也得留下。

      邀月便退回厢房更衣。

      **

      窗户下,两双幽暗的眼眸注视着邀月的动静。

      趁她换得只剩一袭里衣地往内室走时,甘蓝就迅速窜入房内将邀月褪下的衣衫掉包,再飞速窜回窗外递给华锦媗。而华锦媗亦是迅速将衣衫翻来覆去地搜查,可始终没发现有蛊母的踪迹,显然邀月改变了解药的藏身之处。

      她气得直咬牙,但是此趟也没白来,邀月贴身衣物里面藏着一块绿色玉珏。这种玉色十分罕见,可华锦媗虽鲜少见过,却有一股强烈的直觉,只觉告诉她这玉珏似曾相识。可她又瞬间回想不起来,只好收起玉珏赶紧带甘蓝跑路。临走前,不忘将邀月的衣衫毁了。

      而邀月此时已换好衣衫,便从内室走出来要取出湿衣服里的东西,然,衣衫里面空无一物。她再翻找几遍依旧无所获,不得不有些慌张了,细细翻找时终于发现这套衣服的新旧程度有问题,忙低头嗅了一下,衣服熏香不对。

      ——这不是她刚刚换下的衣服!

      ——有人暗中掉包了她的衣服!

      ——就在刚刚,人绝对没走远!

      邀月瞬间开启圣宫封锁。

      圣宫各处机关跟阵法瞬间开启,让人走得进来却很难走出去。可是侍女忽然来禀说赫连雪和萧鸿昼在此时突然不辞而别,邀月眯眼问道:“刚刚不走,现在偏偏要走?当真是巧合呀……”

      的确,赫连雪是暗中接到华锦媗得手的信号,所以才起身要走,并按照指示“顺便”将萧鸿昼诱走。

      两人并肩走出一段距离后,邀月便施施然而来,仪态万千地就横档在前,笑道:“二位走得有点不是时候呀,宫里刚才丢了很贵重的东西,本座已下令锁宫搜物,现在圣宫只进不出,还望两位切勿见怪。”

      锁宫?搜物?只进不出?萧鸿昼暗中思忖,赶紧做出一副担忧口吻:“是何宝物竟然需要锁宫搜物?本皇子愿为圣女解忧,帮忙寻找。”

      可惜这副模样落在邀月艳丽,像极了贼喊捉贼。她笔直瞪视一旁的赫连雪,后者却保持着浅浅的微笑,道:“圣女这话,其实是将我们当贼了吧?”这张华贵清雅的面具之后,终于暴露出一丝暴虐的霸气。

      有趣!萧鸿昼嘴角上扬,满脸莞尔,眯成缝隙的黑眸里,闪烁着狡诈精光。

      邀月恼怒地盯着赫连雪。圣宫已锁,除了巅峰时期的华锦媗,玉珏若要有机会离开圣宫,那就只能藏在他们二人身上光明正大地带出去!

      ——这块玉珏,决不能外露。

      但赫连雪贵为一国国师,初来乍到就被搜身,显然有辱国颜,所以他拒绝搜身。

      眼见邀月和赫连雪的言语渐升戾气甚至要厮杀之嫌,看了不少戏的萧鸿昼便出来惺惺作态,一番“合情合理”的劝说,明着让双方换位思考跟各退一步,暗着却是火上浇油,想加剧两人暗斗。

      赫连雪不傻,他看出来了,且非常不爽被萧鸿昼这样摆弄,所以直接顺着萧鸿昼的话说愿意卖个面子接受搜身。

      萧鸿昼立即尴尬,不料邀月顺水推舟地当即命人上前。可侍女从他们身上一无所获,就连邀月暗中焦急亲身搜身亦是同样,惹了一身骚还只好恨恨地放行。

      邀月只好再将圣宫翻天覆地的清查一遍,依旧无所获,可圣宫封锁后并无异常,她怒得险些要将圣宫给拆了。

      “东西到底被谁偷走了?!”邀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在满天流窜的白光和满天奔走的仆人中不动如山。然后,在一团混乱中,她紧绷着脸,蓦然咆哮道:“东西到底在哪里?”这一声咆哮,吓得圣宫内众人集体冻结,哗啦哗啦、乒乒乓乓,众人跪地,东西砸了一地。

      **

      晌午。

      萧宫角落某处,顿时开始每日一例的叽叽喳喳——

      “诶,你们听说了吗?那位东圣国雪国师和四皇子今日拜访圣女,恰逢圣宫丢了东西,就被锁在圣宫搜了大半天的身。”

      “不是吧?四皇子可是皇子呀,平日慷慨正直,那雪国师长得亦是贵不可攀,他们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拿东西的小偷呀?”

      “他们当然不会拿东西了,就连圣女亲自搜身都搜不出什么就放人了。但这事传开了,东圣国那边非常不满,堂堂国师初来乍到就被当做小偷搜身,怎么说都丢颜面呀。”

      “这也对。说来也怪,怎么两国国师好端端都在我们萧宫里犯煞呢?”

      “谁知道呢?不过这位雪国师倒也庆幸些,不像之前那位华国师,因为水香宫命案被监禁在圣宫,不知遭受了什么,第二天是倒在血泊之中被咱们太子救出来的,然后昏死多日,身体迄今尚未复原呢。”

      “真是白白遭罪了,难怪平日见那华国师总是面色煞白,身子孱弱。我记得当时君上明明说是让圣女监视而已,看起来似乎偷用私刑了?这到底是君上的旨意,还是圣女的……总感觉这些国师是被‘特殊照顾’的呀?”

      “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