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章焚音的秘密与身份(1/2)

加入书签

  “哈哈——”华锦媗情不自禁拊掌,啧啧叹道:“国师大人当真是脑洞大开呀。”

  焚音咄咄逼人道:“是呀,谁让事实如此荒诞离奇呢?!”

  华锦媗闻言便不笑了,目光如同有形那般,直直地刺入焚音咄咄逼人的眸光中。她道:“也好,那我便承认我是唐迦若,只是那又如何呢?”

  焚音蹙眉望着她。

  华锦媗抬眸靠近,有一种扭转局势的气势。她整个身体慢慢挺直,却安然的很:“国师大人,我承认我就是唐迦若,然后又能如何呢?好像也不能怎样呀……”

  “您刚刚如此咄咄逼人,如今您说完了,该轮到我说了。当年唐九霄和唐迦若被判谋反一案原本就疑点重重,破绽百出,凡是有人奏本求重审的皆被强制压下,闻所未闻。如今唐瑶光被爆为了倒贴萧鸿昼曾不惜活活逼死自己的亲手足,欲将唐国双手送出,引得唐国人神共愤,百姓泣血申讨,使得当年那桩造反案件更是冤屈重重。唐宜光好不容易上位当摄政王,将唐君主被底架空,而唐瑶光也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公主变成了卖国可鄙的老姑婆……真相很快就能昭告天下。届时,唐迦若也不再是什么谋朝篡位、祸国殃民的女人,相反她就是一个被可怜栽赃的人而已。”

  焚音冷齿道:“难道你就真不怕本座将你是唐迦若的身份抖出去?”

  “怕,当然怕呀。”华锦媗夸张地说道:“我肉身被烧毁,却能死而复生变得越发年轻貌美,若是传了出去,那些有权有势又怕死的人势必会不折手段的得到我,想拿我当研究,只怕庙堂与江湖都不休呀。毕竟不怕死的人是少的可怜呀……”

  焚音沉默。

  “可是国师大人,我明明与您无冤无仇呀……”华锦媗柳眉轻挑后,哀怨道:“而且我觉得你以前很怜惜我,可是后面为何渐渐有点……忌惮我?原来你是在忌惮我是不是‘唐迦若’吧?哎——毕竟当年最清楚的真相,莫过于被骗心骗命的迦若公主呀……一旦唐迦若不死,那么天师宗和萧鸿昼暗助唐瑶光冤杀唐九霄的事就会被曝,你不担心萧鸿昼身败名裂,但你很担心天师宗某人……谁叫人家是你的同门师妹……尽管你们‘同门情谊,恩断义绝’了……”

  焚音猛然一震,咬牙切齿的盯死华锦媗:“仅此八字,你也拿不出本座的任何不利之处!唐迦若,你死前活得狼狈固然可怜,可是如今步步设局当真是面目可憎至极呀!”

  “哈哈,好一个‘面目可憎’呀,国师大人这是在教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则便成魔’吗?”华锦媗幽幽笑道,目带寒意:“我自问没有通天本领可步步设局,不过就是谁绊我一下,我就顺势托谁下水而已……然后‘仅此八字’这一句——”

  华锦媗嘴角勾出一抹奇异的笑容,“国师大人,您确定我就只是看见那‘仅此八字’而已?那张婴儿床是用白橡木所造,是橡楠树的种类之一,‘楠’即‘男’。床内锦绣用品是琳琅国的贡品之一,即皇室。血信藏于其中,那么曾经睡在床中的男婴与您、跟邀月必定有着很深的关系。啧,您现在立即眉目紧蹙,双目喷火,看来我是全猜中了。如此,我不得不期待那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拂樱楼主能猜出其他什么有趣的事。国师大人,您说是吗?”

  “你把血信给了秦拂樱?”焚音喉结滚动了一下,气息有些微急。显然,他被华锦媗掐中命脉而乱了阵脚。

  华锦媗哼笑道:“算算时间,是该到他手中了。”

  是的,韦青将那张血信交给了秦拂樱。

  秦拂樱拿着这“同门情谊,恩断义绝”八字,深思熟虑地站在拂樱楼第九层,蓦然推开前面一扇墙,墙朝左右分开,视野瞬间豁然开朗,将下面八层景象尽收眼底。他扬声喝道:“楼内众人听命——”

  第一回,他决定倾尽拂樱楼之力找出一个所谓“足以撼动国家根基”的秘密!

  “白橡木的婴儿床?白橡木,四国仅有三处高原雪山种有,地处险恶之处,十年才长半寸,非常罕见!若有出处,势必引人注目!”秦拂樱一顿,扬声喊道:“速速查出这些年采摘白楠木的是何人物。”

  各种翻书爬梯铁索上下的交杂声。

  半刻后,有人急忙喊道:“琳琅国和唐国都曾派人采摘进贡,琳琅国是七年前、二十二年前,唐国是三年前为唐瑶光做嫁妆所做。”

  “按照华锦媗描述,那张婴儿床的破旧程度应该是十七年前!”秦拂樱低声思索,然后再喊道:“查二十二年前的那桩!”又是各种翻书爬梯铁索上下的交杂声。

  ……能够接触此等珍贵楠木的雕刻师必定赫赫有名,谁拿白楠木打造过婴儿床——琳琅国已死的木匠师段亦堔!

  ……二十二年前进供琳琅国君王,再由君王赏赐当年的太女玉娇龙,玉玲珑再转赠皇帝玉麒麟之子——玉晟!但玉晟出生七日便暴毙而亡,此后玉麒麟夫妇伤心过度亦亡!

  ……玉娇龙,玉麒麟,玉晟。秦拂樱蹙眉寻思,蓦然:玉晟,“晟”音同“圣”。

  秦拂樱忽道:“凡是皇室子女,必有取字寓吉祥!玉晟是何字?!”

  过了会儿,有人答:“玉晟,字禾。”

  ……晟,日与成。禾,日与禾则是香。晟同圣,玉晟,晟香,圣香,李圣香!

  “难道李圣香就是已死的玉晟?!”韦青在旁脱口而出,秦拂樱眉间一敛,蓦然寒目:差点被骗!绝不是!

  ——李如霜曾说他幼时亲眼目睹李相国抱着襁褓中初生的李圣香回府,从时间来算,李圣香绝对只有十八岁的年纪,而这玉晟即便不死也是二十二岁,年龄根本就对不上!所以婴儿床的男孩是玉晟,死的也是玉晟。

  既然这封信是要邀月写给焚音,那玉晟与邀月、焚音的关系是……

  李圣香是李相国视若己出的儿子,但不一定是李相国的儿子却定是邀月之子,焚音十八年前又为了李圣香一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