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章萧鸿昼与华锦媗初次交手(1/2)

加入书签

  当华锦媗通过密道回到凤池府中时,已是中午。

  华凤池和孙倩柔已来唤过几次,甘宁甘蓝都以华锦媗身体抱恙为由绕过,绕过几次后,华凤池顿感有异,直接以一句“有病为何不找医师”就推门而入,意料之外的看见华锦媗趴在床上裹成毛毛虫似的蠕动。还真在房里?

  这番娇憨模样让孙倩柔忍俊不禁,两夫妻赶紧携手走到床边坐下。

  华锦媗探出脑袋唤了声哥哥嫂嫂,就要继续闷回被窝夏眠,却被华凤池掀开被单给揪出来,他恨铁不成钢道:“小锦,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如此嗜睡?”

  华锦媗哀怨地揪回被:“反正我现在没事做,多睡点美容觉也不行吗?”强词夺理,可华凤池还偏偏说不过她,屡次都得缴械放弃。

  不过,华锦媗见他们两人今日装扮略显隆重,便好奇问了下,华凤池趁机说即便有喜事也与她这只嗜睡的小懒猪无关。

  华锦媗见自家五哥再度挑衅,当即反击。两人又玩闹起来,可惜华锦媗人小力弱,只好求助孙倩柔弱弱联手,两个女人同时对抗华凤池,使得他寡不敌众,赶紧认输。末了,华凤池才老实交代说是萧国使者来访,三品以上官员都须盛装出席今晚宫宴。

  华锦媗微微一笑:“萧国使者?这回来的又是谁?”

  华凤池语言略含敬仰:“一箫一剑,你说能有谁?”

  “哦,我头发长见识短,还真不知道!”华锦媗理直气壮道。

  “说的是什么话?”华凤池脸色一晒,伸手又要来捏她,吓得华锦媗光脚跑下床,两只小脚丫踩得乌漆墨黑,看得华凤池恼怒交加,被罚在家面壁思过抄写《女戒》里的“妇行”一千遍呀一千遍。

  华锦媗的小脸蛋瞬间垮了,百口莫辞,悔不当初,可惜华凤池心意已决,她只能泪洒当场目送二人盛装离府。

  甘蓝站在挥帕的华锦媗身边,鼓动道:“主子,既然你不小心搞砸被凤池少爷禁足,我们就偷偷从密道溜进宫凑热闹吧?”

  “甘蓝!你胡说些什么?”甘宁在旁低声呵斥一句。

  甘蓝不解道:“干嘛?我又没说错,我只是想让主子开心而已。”

  甘宁摇头叹道:“你觉得主子刚刚搅局的行为是‘不小心’吗?”

  甘蓝愣了下,发现华锦媗望着甘宁的目光带着赞赏,然后望回自己的目光则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意味在。

  华锦媗拍了拍甘蓝肩膀,痛心疾首道:“没事,你脑袋积水太多很难不开窍,情有可原,我们不会鄙视你的。”说完,她就摇头摆手地回房,中途蓦然愣了下,仰脸望天道:“其实我该可怜自己才对呀,毕竟带大这么一个愚不可及的丫鬟是很辛苦的事!”

  甘蓝:“……”

  ——其实,华锦媗此刻最想去的地方是拂樱楼,然后将秦拂樱拎起来踹上几脚。萧鸿昼今日抵达弘阳城,这厮居然没提前告诉她?待晚上华凤池他们离府赴宴后,华锦媗就从密道后离开,气冲冲地杀向拂樱楼。

  **

  晚上,宫宴热闹非凡。

  回回入宫参宴的人都觉得美酒虽好,佳肴虽妙,但最妙的却是那些精心装扮过的美人,实在是美的缭乱迷人眼呀。

  萧鸿昼扬名在外,是鲜少赢得四国臣民、包括江湖一致褒奖的角色,所以东圣君特地将他的座位摆在自己左侧,与右侧的熙太子并列。但因右比左尊贵,所以熙太子的位置又暗暗比喻了他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前面走了一个与唐国长公主指腹为婚的萧国太子,如今又来了一个文武双全的萧国四皇子,关键是这个四皇子比萧太子还要更加优秀,最加分的是他迄今单身,尚无桃花谣言,也就是说人人有机会!所以——

  今夜有幸参与宫宴的女子们纷纷乐开了花,拼命献艺,拼死吟诗,拼死踩低他人抬高自己,只求得能赢到萧国四皇子的一个瞩目。呃,当然——由于美人们的目的性太明显了,导致紧张过度发挥失常,让宫宴每隔半个时辰便出一个冷场……就忽略不计。

  酒席间,凤金猊叼着酒杯往华凤池那边频频扫了几百次,直至笃定华锦媗是真缺席了,不免有些兴致阑珊。

  凤火王见他如此这番,直接扬手一挥,准他今夜可以不回府休息。

  这话让凤金猊危险的眯起眼,赶紧旁敲侧推的追问自家父王可是知道些什么?哪知却被遭凤火王的蔑视,被简单粗暴的骂了一句:“都跑去人家房里睡了好几夜,小丫头的肚子怎么就不见大起来呢?”

  “哐当!”凤金猊支颌的手一滑,下巴险些与桌面亲密接触。他面红耳赤道:“父王,您能稍微矜持点吗?”

  凤火王不置可否。

  凤金猊只好心中默认“矜持”二字,借品酒品吃来掩饰尴尬。只是某个莺歌燕舞的瞬间,凭着沙场历练的经验,他反射性感觉到有一股咄咄逼人的视线从皇座那边射来,于是迅速抬头,发现是东圣君、熙太子、萧鸿昼举杯畅聊的一角。他皱眉,那股窥视的视线已随之消失了,实在奇怪。……刚刚是谁在窥视他?

  宴会散后,正当凤火王携带凤金猊离去时,赫连雪尾随焚音路过,悄无声息地——赫连雪暗中塞给了凤金猊一张小纸条。

  凤金猊若无其事地夹在指缝间,藏入袖口,与凤火王同时恭送焚音国师离去,然后自己翻身跃上马背,弯腰捡拾缰绳的一瞬间,顺势飞速掏出纸条一看,上面是赫连雪仓促涂就的几个字:小心萧鸿昼。

  “走吧。”凤火王在前方荡开缰绳唤道。

  凤金猊就若无其事的跟上去,和陆宝玉一左一右伴其两侧。原本百闻不如一见,凤金猊见这位萧国四皇子今夜在宫宴上着实谈吐不凡,文武双全,才刚起了惺惺相惜的念头,现在不由得警惕万分。……如果说赫连雪都这样觉得,那莫怪华锦媗只要一听见“萧鸿昼”三字,就眼神顿变。

  想到这,掰掰手指头也有四日没见到自家神婆了。凤金猊低声朝凤火王甩了一句“父王,先前可是您准我今晚在外过夜哦”,不待凤火王挑眉,凤金猊就扬鞭呵斥,一声“驾——”,策马急奔,果断离队。

  陆宝玉正要问自家表弟去哪,孰料凤火王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宝玉呀,你岁数也不小了,是该谈亲的时候。”

  陆宝玉愣了下,看着面带狡笑的凤火王,心生不妙,“舅舅,我还小。”

  “金猊比你小都想奋斗当爹,所以你自认还小吗?”凤火王回道。

  陆宝玉瞬间尴尬的石化。

  可惜凤金猊轻车熟路地潜入凤池府中,趴在墙头正准备翻进去时,却见华锦媗身边那轻功最好的甘蓝拿着一张卷轴坐在墙头近距离的看着他,突然伸手朝他用力一推,很不客气地是要驱逐他。

  凤金猊皱眉:“没大没小!我说你们到现在连声姑爷都不肯喊,居然还敢跟本世子动起手来了?”

  “不敢,奴婢也只是听命办事。”甘蓝摊手道,见他固执要进屋,肩负主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