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章唐瑶光的婚礼被砸(1/2)

加入书签

  华锦媗叼着筷子斜睨过去:是呀,如此厚礼若是未能及时相送,我亦让你死不瞑目。

  萧玉卿姑且认为他是贺喜,便谦笑的接过礼盒,转手准备交与身旁侍卫相拿时——却没料到萧鸣岐说此等大礼须得趁、热、看!

  萧玉卿皱眉,两媒婆忙说耽误吉时了,却被萧鸣岐横眉冷对吓得收声。

  萧玉卿望着他,粲然一笑:“二弟,到底是何大礼非得现在拆?”

  萧鸣岐笑:“皇兄拆开便知。”即便君、臣与、都在迫切等着新人拜堂行礼,他仍是目中无人的坚持。众人明白这位萧二皇子是来者不善,兴许木匣中藏着暗器利剑呢……顿时有侍卫暗中挪步去保护萧玉卿。

  萧玉卿神情不变,他可不担心二皇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所以维持面上微笑,暂时求和:“二弟盛情难却,那皇兄便敬谢不恭了。”然后将木匣子拿在手中,却不料匣子边缘尽是层层连锁的机关锁,是一个需要煞费心思才能打开的千环钥。

  萧鸣岐笑道:“皇兄快拆吧,在拜堂成亲前打开才有意思。”

  “二皇子,既然你准备改口唤我一声皇嫂,那可否给点颜面,这礼盒晚会再拆也无妨,误了吉时让大家久等却是不好。”喜帕掩盖的唐瑶光已是手心冒汗,度日如年,故而出声劝道。

  萧鸣岐似笑非笑地望着唐瑶光:“没拜堂,这一声‘皇嫂’就未改口,请长公主自重!不过听这语气,长公主可是怕我皇兄临时反悔跑了,所以急着拜堂唯恐没人要……那好吧,本皇子便让一步,让皇兄与长公主赶紧拜堂洞房吧,回头再成人之美送上几本民间闺房秘书,保证长公主三年抱两,牢牢坐稳这太子妃的位置!”

  原本垂手的唐瑶光顿时气得抬头,“你——”忽见凤冠摇摇欲坠,连忙伸手去扶,不敢再有大动作。

  萧鸣岐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明了。

  唐宜光端坐唐君主身侧,一身寒气抑地唐君主忘了开尊口。

  “二弟,既然你急着要皇兄打开木匣,那也该急着唤瑶光一声‘皇嫂’了?”萧玉卿尾音上挑的还了一击,声音沉哑,淡淡传开,带着一种那股君临天下的气度——让萧鸣岐不禁咬牙。唐瑶光这才心中一暖,因为萧玉卿终究是护着她的。

  萧鸣岐道:“那请皇兄好好欣赏下臣弟所赠的大礼吧!”

  ——到底是何礼,如此再三重申?!众人腹议,唯有华锦媗嘴角慢慢挑起笑意。

  萧玉卿知他一言既出,不打开绝不罢休,只好朝身边并肩而立的唐瑶光低语几句,请她稍等,然后开始凝神观察千环钥的造成,头脑翻转,手指蹁跹逐步拆解千环钥的扣。

  只是再快,也需要大半个时辰……

  唐瑶光越发不耐,因为她的假发和凤冠已摇摇欲坠,可是过了一会又一会,她急了,声线都有些不自然:“玉卿,再这样耽搁下去就来不及拜堂了……”

  “长公主还说不急?”萧鸣岐随即嗤笑,这种挑衅已让唐瑶光忍无可忍,当即与他对讽“长幼有序”,可萧鸣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敢如此挑衅萧玉卿,自然更不会将唐瑶光放在眼里。

  二人绞尽脑汁地对骂,旁人亦是听得冷汗森森。

  华锦媗趁着喝水空挡,蓦然勾指微动。

  对面的赫连雪只觉得有一股术风突起,直接迎面吹向唐瑶光。

  唐瑶光面色惊恐,第一反应是赶紧护住头皮,萧鸣岐遂故作好心地去搀扶,但众目睽睽、男女有别,萧玉卿赶紧挡开他的手转而抢先去扶,可唐瑶光已慌地挥手拒绝。

  三人手脚均有些错落,偶然听得几声错愕喊叫,“啊——”然后凤冠落地,满头青丝也落地。众人顿时愕然地看着艳丽的唐瑶光抱头遮掩尖叫,形象怪诞,像一只跳梁的小丑。

  “瑶光?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样?!”遥坐君座的唐君主终于失声喊道。

  唐宜光含笑不语,但身边坐着一嫌恶人,就是因骄奢淫逸而形神憔悴的封应蓉。她一见唐瑶光这副模样顿时如若无人的大笑,纵使旁人皱眉扫来,依旧无动于衷,而她的大笑暗中发酵了其他人的情绪,催得唐瑶光恼羞的面孔越发狰狞。

  唐宜光见封应蓉嗤笑的差不多了,良久,才做样子的指责一句。

  萧鸣岐看着唐瑶光这副滑稽模样,一边故作忍笑,一边毫无诚意的致歉:“哎哟,原来这天下第一美人是长这番……别有风趣呀?哈哈,不好意思,本皇子没能忍住,皇兄真是对不住了,想不到您的口味如此之重……”

  唐瑶光又气又恼,扬手一巴掌就要朝萧鸣岐摔下去。

  萧鸣岐迅速反扣住,面有愠色:“放肆,一介公主居然敢对本皇子动手?”

  “二弟!你放肆!”萧玉卿终于勃然大怒,连忙伸手扶住身子颤抖的唐瑶光。他虽不知她为何变成如此,但他既然下定决心与她成亲,势必荣辱与共,护她周全。

  ——不得不说,萧玉卿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君子!

  这点,就连华锦媗都承认。所以她拂袖掩口,唇齿微动,未出声,却有一句句男女老少的嘈杂声传到唐瑶光耳边,“哎哟,这还是咱们那位贤淑高贵的长公主吗?”

  “一天到晚教导别人要有德容?怎么自己反倒不伦不类,像一只抹着屁股腮红的猴子了?”

  “真丑!天下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

  ……

  这些刻意制造的声音环绕在唐瑶光耳边,即便她捏拳竭力忍住怒火,但一句接一句,句句一针见血逐步推她上怒海巅峰,终于,使得她失控嘶喊道:“放肆!全都给我闭嘴!”

  但全场只有她能听见这些声音,而萧玉卿正为她出头怒斥萧鸣岐,却不料唐瑶光这一喝,误以为是呵斥自己,倒也有些尴尬的微窘了脸。唐瑶光耳廓嗡嗡响,即便捂着耳朵还是能听见那一声声嘲笑入耳,即便她怎么嘶喊都不会停,只好像个泼妇似的开始摔砸东西。这一举动,惊到了他人。

  萧玉卿连忙去阻止她,却被愤怒中的唐瑶光推开。

  到底是谁如此狠心要毁了她?!唐瑶光喃喃问道。

  华锦媗见她终于怒极攻心,丧失理智犹如败犬,这才幽幽哀叹了一句,压下最后一根稻草——“这长公主如此德行,怎配嫁给萧太子为妻?如今想来,萧太子心仪华家七小姐也不无道理呀。”

  “华锦媗,一定是你!”唐瑶光顿时不管不顾地朝华锦媗这桌冲来,随手抓起几盘热气腾腾的菜砸过去。

  华锦媗利落性要躲,哪知凤金猊和李圣香同时伸手去拉她,结果两人力道持平,一时将她定在原位……纯帮倒忙!她瞠目,不能施展术法,只好赶紧缩头硬挡,但又有两道身影迅速挡在前,这几盘菜就统统砸在凤金猊和李圣香身上。

  华锦媗拍着心口,没心没肺的直呼庆幸。

  两个少年满身狼藉,尤其是洁癖严重的李圣香,本就没有多少笑容的脸僵了僵。李圣香很不好惹,“贵国就是如此对待客人的吗?”他冷道,然后抓起几盘菜,竟咻咻咻地——毫不客气的朝唐瑶光砸过去,毫无怜香惜玉,与他平日对待华锦媗的温柔截然相反,然后噼里啪啦,砸的唐瑶光满身狼狈跟尖叫。

  华锦媗默默竖起大拇指想要为李圣香点赞,却被凤金猊暗中翻掌压下去,但凤金猊嘴角亦是抽了抽,哭笑不得。

  华锦媗躲在两人身后,望着癫狂的唐瑶光,皱眉道:“长公主,您这是何意?”

  “华锦媗,你明知故问,我的头发除了你还有谁敢剪?!”唐瑶光这一刻已经被逼到绝境,嘶声怒吼出来,眼中激动的光芒近乎狂乱。华锦媗却无辜的瞪圆了眼,这副样子,就更是激恼人。

  唐宜光慢悠悠的等唐瑶光将质问华锦媗的话讲完,这才走来拉住她,温声说道:“皇长姐息怒,今日是您跟玉卿太子的大喜之日,还是稍作打点继续拜堂吧。再说了,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话。你上回已误信流言砸伤华小姐,难道今日还要重蹈覆辙吗?!”

  唐瑶光侧头看了他一眼道:“无需你假好心。”

  良言竟换得“假好心”三字,众人皱眉,而参加婚宴的唐国使者们更是啧啧摇头。

  唐瑶光挣开唐宜光的手,因怒极而忘了自身处境,指着华锦媗口吐狠言,虽无脏字却说得实在伤人,饶是旁人都听不下去。可华锦媗体现出极好的修养,静静等着唐瑶光说完,最多蹙了蹙眉。

  何为大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