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萧三皇子(1/2)

加入书签

  “啊!救命呀!打死人了!”

  随着凤金猊和陆宝玉的拳脚加狠,这两公子牺牲家丁做肉盾的情况下,连忙屁滚尿流地逃远。

  见凤金猊还要紧追不放,华锦媗连忙拉住他们二人劝道:“算了!萧纪涯虽说是闲职王爷,但他好歹也是个王爷。”

  凤金猊鼻尖溢出一声哼,转头,怒道:“你刚刚跑哪里去了?这里是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你不会武功又不能乱用术……如果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我也不想嘛。”华锦媗神色惊恐,随即咬了咬唇,看向凤金猊的目光多了几分委屈:“刚被人流冲散,我也急着在找你们,这腿都走酸了,你不能怪人家……”她伸手摇着凤金猊的手臂无辜道。

  凤金猊见她安全已是事实,余气未消道:“这灯会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回去

  ”

  “可是……”

  “可是什么?”凤金猊皱眉,似调戏似嗔怒的低头靠近华锦媗身边,呼出的气息喷在她身上,吼道:“难道你看见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华锦媗绞着袖子摇头:“那倒没有。”

  可陆宝玉也诡异地追问了一句:“华小姐,你当真没看见什么奇怪的物或……人?”譬如孔雀!

  华锦媗依旧摇头,又饿又累,且还满脸茫然。

  凤金猊真不知是喜还是怒,直觉告诉他——刚刚华锦媗的失踪和孔雀的蓦然出现绝非巧合!很多事,他都知道是华锦媗在刻意隐瞒,可到底到什么时候,她才肯全盘托出呢?

  “居然没什么奇怪,那还不走?”凤金猊郁结道,但走了两步只觉得手臂微沉,回头,发现华锦媗整个人都黏在他臂腕不放。他微微不耐,“华锦媗,你又干嘛?”

  华锦媗咕哝道:“凤凰,我腿酸走不动,一点力气都没有,你背我嘛……”

  陆宝玉默默别开眼目,哎,这对秀恩爱的,就不能挑下地点免得刺激到孤家寡人的他吗?!

  凤金猊面色一黑,狠狠瞪了她一眼。但华锦媗似乎不怕他沉着脸,星眸渐渐漾起水汽:“我是说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

  “人家是女孩子,又没练武强身,跟你们失散那么久,我就走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腿不酸?”

  华锦媗含泪控诉,凤金猊捏了捏额,陆宝玉于是笑奔。

  终于,凤金猊还是心软地转过身去,华锦媗顿时鲤鱼打挺地跳上他的背,重力瞬间压得凤金猊的腰弯了弯。“神婆,你是不是胖了几斤?啊!”话音刚落,顿时被华锦媗揪着腋下精肉给三百六十度地旋转。

  凤金猊只好背着她,和陆宝玉并肩朝唐宫方向走去。华锦媗枕在他肩上,懒洋洋的什么都没想,只觉得一阵放松的睡意直袭而来。夜风吹起两人的衣袂,剪影映在昏暗的街道上。

  他们一路往前走,完全没有发现街道角落里,有人僵硬地站着,浑身都在痉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她竟然会亲昵地趴在凤金猊的背上!

  宛若缥色玉柔擎的李圣香,呆呆地站在阴影里,眼睛带着一抹琉璃似的寂灭光彩,茫然地看着凤金猊背着华锦媗渐渐远去,险些将手中的象牙骨扇折断了。然后吃疼地按住心口,浑身却冷得好似掉进冰窖里。

  **

  回到唐宫,凤金猊将华锦媗放到床上,可她一贴枕头就开始打盹,令他实在哭笑不得。凤金猊伸手将她脖颈间的金锁一点一点勾了出来,恶声恶语的威胁:“神婆,下次禁止你乱跑了!”

  “好……”

  “隐瞒我的事件太多,禁止超过两位数!”

  “嗯……”

  “我们回东圣国立即把婚约昭告天下,然后第二天订婚,第三天成亲。”

  “……”华锦媗的手不易察觉地微微一颤,直接连个单音节都欠奉了,呼噜噜就睡过去,安全没有理会凤金猊的美好憧憬。

  “你——”

  凤金猊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声,拉过被单将她盖好,手上动作轻柔无比

  然后第二天,就又跨腿倚在窗棂上,看着华锦媗与宫婢们在庭院里追逐嬉戏。唐宫花丛亦是精心栽培,故而有四季如春的缤纷盛开,华锦媗年轻貌美在众多婢女中实在突出。

  赫连雪和陆宝玉依旧是天亮就来躲难,而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每次追到华锦媗这边,都只能咬牙切齿在庭院外刹住脚步。

  没办法,她们虽自恃身份尊重与年轻貌美,却不知为何一与华锦媗并肩而立,就会黯淡无光……甚至有些惧怕?

  虽然她们也曾众人拾柴,多次联手重挫华锦媗的锐气,但说来也奇怪,这华七小姐总是一副抿嘴微笑的乖巧模样,然后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来,人畜无害,楚楚可怜,然后偏偏这时候——她们要么闪神说胡话,要么就言不由衷,再不然话说完整了却也犹如打在一团棉花上,软硬无能。

  赫连雪和陆宝玉进来后,就识相地躲到庭院边的凉亭里喘气。

  凤金猊便纵身走来,斜睨躲在庭院门外那群望眼欲穿的女人,幸灾乐祸道:“何必呢?被美人众星拱月,追三逐四,不是人生乐事吗?好好享受吧,二位。”

  陆宝玉没好气道:“表弟,若非你打着名草有主的旗号四处招摇,这‘人生乐事’定有你一份,届时我看你还敢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完,转念一想,禁不止“咦”了一声,语气怪异地瞟向华锦媗那侧,“其实想来也奇怪,与锦媗姑娘打小相识的明明还有我呀,可偏偏怎么就是你跟她订了亲?”

  凤金猊蹙眉,露出一口白牙:“喂!表弟妻,不可戏。”

  陆宝玉忍俊不止,反正他也是说说而已。倒是赫连雪越发沉默,鬼使神差的想起焚音当年所言——“只是见她模样标致,年龄适当,配阿雪你刚刚好。日后你们长大定是人人艳羡的美人一对。”

  蓦然,有一名二品宫婢拢袖走进庭院,先是看见与婢女嬉戏的华锦媗,有些惊讶的皱眉,继而环顾四周,就朝凉亭中的三人走来。“奴婢奉了长公主之命,请凤世子、陆将军、华小姐到怡华庭对峙。”

  没叫赫连雪,然后还用了“对峙”二字?

  凤金猊唇角含笑,想也明白:“估计是那什么黄尚书儿子或者萧三皇子。”

  **

  怡华庭,有些寂静。可凤金猊他们走入庭中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因他们的脚步声而转过来,其中有好几道怨毒的目光,似乎恨不得化为利剑直勾勾地射过来。

  华锦媗抬眼看到了唐瑶光居中而坐,没有唐君主,然后右侧依序是萧玉卿、萧纪涯、一个看似四品尚书官衔的中年男子,另一侧则是唐宜光、封应蓉和两位嫔妃模样。……这是要当堂会审呀?

  但他们前脚才刚踏入这怡华庭,后面就有各种突兀的脚步声蜂拥而至,然后齐声娇滴滴道:“参见长公主、萧太子……”一连串名衔参加完,唐瑶光便说起身,这群女人就赶紧找好各种位置坐下,特意留出四个凋零不连续的位置,好整以暇的看见尚未入座的他们。

  “一群看戏嫌不热闹再添火的女人呀。”华锦媗低声幽幽一笑。

  凤金猊站在华锦媗身边,柔声说:“没事,反正有本世子在。”

  他话里的柔情让华锦媗头皮一炸,想也没想地像赶苍蝇一样,回道:“别,这种场合,就让我好好玩吧。”

  凤金猊笑了,有种磨牙霍霍的感觉,似乎是恼怒华锦媗总这番不配合的反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