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尘归尘土归土(2/2)

加入书签

辞。大王也不需多言,想除龙腾灭口,只管放马过来!”

  昭续听到“灭口”二字,顿时目露寒光,随即一挥手,大喝道:“将叛贼龙腾拿下!”

  话音一落,立时有百余人策马出列,径往龙腾等人去了。

  龙腾大笑道:“龙某不提西山救驾,单是你昭续被困石阁,是谁舍命救你?你既忘恩负义,龙腾也绝不束手就擒。想杀龙腾,尽管过来!”

  那百余名骑兵闻听昭续催促,当即各持刀枪拼杀而来。

  龙腾道:“四弟七妹,你们保护夫人。”吩咐一毕,翻身上马,舞动雷霆之刃便冲入了阵中。中州大军虽说善战,但对上龙腾如何能讨好?只见龙腾横冲直撞,左右拼杀,势如虎趟羊群一般,眨眼的功夫将这百余小队斩杀殆尽。

  昭续大惊失色,他知龙腾英勇,哪想到他会如此神武。当下又传下军令,分兵一千人去诛杀龙腾,另外一千人去捉拿叶美景。却见龙腾如同天神下凡,那千人小队丝毫占不到便宜,被龙腾数趟冲杀,又死伤六七百。正欲斩尽杀绝之际,忽听叶美景一声惊呼,龙腾连忙回头,一看之下发现龙四胸口中枪,枪刃已透背而出。原来龙四前日力扛千斤闸时已受了内伤,这两日又舟车劳顿不曾恢复,斩杀百余人后被一名骑兵当胸刺中。又听得一声惨叫,龙七见四哥重创,分神之际也被利刃砍倒。

  一众军士里三丛外三丛的将叶美景团团围住,龙腾想要相救已然不及。只听叶美景喊道:“龙哥哥,景儿先走一步了。”顿时将匕首刺入心口。

  龙腾心如刀绞,仗着有锁子甲护身,催动战马只攻不守,不片刻冲散重围,到了叶美景跟前。他翻身下马,只见叶美景气若游丝,唤了两声叶美景才缓缓睁开双目,她见龙腾目中含泪,勉强安慰道:“龙哥哥,我们我们生生世世都会是夫妻,我的这一世,已经”说到此处,一口气缓不上来,就此香消玉殒。

  这时一名骑兵又持枪搠至,忽听得龙腾一声大喝,那骑兵闻声顿时惊的体如筛糠,及至瞧见龙腾目流血泪披于面颊,登时吓得肝胆俱裂,倒栽于马下。

  龙腾抱起叶美景飞身上马,将其倚在怀中稳妥,随即舞动雷霆之刃朝着昭续处厮杀。昭续知他盛怒之下欲杀己报仇,当下催促众军全军出击。却见龙腾奋起神威,往来驰骤刺杀、掌毙、马踏,不半柱夫杀的众军血流成河,只剩下不足五千人。

  昭续眼见龙腾狂怒,不禁生了后怕,当即命人点响信炮,传四面合围的大军驰援。同时召回残部,守在身畔,只下令射杀龙腾。

  龙腾策马越发逼近,忽的座下赤兔马停步不前,任由龙腾催促也是一动不动。龙腾心道:“这死马乃是昭续所赠,它顾念旧主,不想让我杀死昭续?罢了!我自来是不愿承别人之情。”当下便翻身下马,将天赐战甲的包裹一并扔掉,大喝道:“昭续,盔甲马匹尽还于你!杀妻之仇不共戴天!”当下将叶美景遗体置于地上,便欲再行冲杀。

  众弓箭手畏惧龙腾之勇早已吓破了胆,箭矢尚未射出已先自手软,即便仍有箭矢命中,却也都为锁子甲所阻,又如何能射伤龙腾?

  中州军士看重英雄,眼见龙腾神武,又知其曾与国有大恩,不少人凝箭不发,劝昭续收回成命,赦免龙腾。

  昭续自是非杀死龙腾灭口不可,当即勒令众军放箭,如若抗命军法从事。

  龙腾见众军义气深重,适才杀了数千军士也不免后悔。叶美景既死,他也不愿独活。眼见军士被两面施压,夹板受气,心下颇有不忍,当下大喝道:“昭续,我不杀你,你不知龙腾英勇,而今你倒行逆施,众叛亲离,我若杀你易如反掌。”

  昭续大惊失色,情不自禁的将战马勒退。

  龙腾叹道:“昭续,今日饶你性命,倘若依旧图谋不轨,龙腾做鬼也不放过你!我夫妇立志同生共死,龙腾不敢独活。你们若要杀我,只管便来!”当下,丢了雷霆战刃,解甲免胄,以身受箭。一时间箭如雨下,龙腾身遭巨创,箭集如猬,身子虽死,尸首仍自僵立不倒。

  昭续一惊兀自不小,由亲兵保护,勉强支撑。地军将柏超帅全军前来,见龙腾已死,得知战况后也不禁胆寒。昭续先行离去,留柏超所部善后。众军见龙腾尸身不倒,颇为惊奇。一名骑兵校尉道:“大王是否遗愿未了?是否眷恋生前荣华,欲以王礼葬之?若是则尸身倒地。”尸首僵立如故。

  那校尉又道:“莫不是叶落归根,欲将尊夫妇葬回原籍?若是则尸身倒地。”话音一落,龙腾尸身跌倒,正与地上的叶美景并首而卧。

  众军见状,亦觉惊奇。正待要按龙腾遗意装殓尸首,忽的大漠中狂风四起,飞沙走石。

  这场飓风忽忽刮了三日才止歇,将留在沙漠中的天下最精锐的地字军连同龙腾等人的尸首一并埋在了沙砾之中。

  幸喜昭续走的及时才幸免于难,他只道龙腾阴魂不散,郁郁寡欢。于是向朝廷上了一份奏折请辞。奏曰:“臣摄政续叩拜:蒙陛下不弃,委臣大帅之职,逆党自攻破诺玛城起事至今日具结,凡两月有余,逆贼火影、封娇娘、霸王教主等俱已伏诛,贼首陀大怪在逃。而今沙漠诸城归置,雪原亦服王化,天下承平,此乃陛下圣服天兆之功也。原雪原王龙腾、地军将柏超为勤王事,终以身殉国,特奏请陛下量情封赏。比奇城主林夏玉上书叩谢陛下相助大恩,自此纳贡称臣,与我国永结盟好,其意亲赴朝阙以表心诚,想不日便有回复。臣身染疾恙,恐误王师,因特请陛下恩准辞去摄政王之职。临表涕零,不知所云,望乞恕罪。落款臣昭续顿首再拜。”

  此事传至比奇,百姓得知战事已了,无不欢心。林夏玉心知是龙腾拖住了昭续大军,累得天下精锐兵马葬身沙海,从而使比奇诸城免遭战火。于是由府库出资,在玛法九城重新修了英雄庙来纪念曾经为了比奇安定做出贡献的英雄们。

  其时已到了元夕佳节,大人孩童都打着灯笼燃放烟火,享受着大战之后的第一个节日。

  西沙漠中,翻滚的沙尘如同海浪般此起彼伏,也不知什么年月会吹开曾经的记忆,让那些曾经战斗过的英雄亡魂重见天日。

  沙丘之畔,一个女子说道:“江湖庙堂都是凶险万状,以后我们可否安稳平凡的度过余生?”

  男人道:“会的!我为你栽种栗树千亩,盖广厦万间。”正是郗风与南宫苒二人。

  南宫苒道:“姐夫,你又想姐姐啦?”

  郗风眼圈一红,这一片沙漠曾是他最美好的记忆。

  一声婴孩啼声响起,南宫苒将怀中的襁褓抱紧:“姐夫,咱们走吧?孩子也许冷了!”

  郗风猛吸了一口气,对着空旷的沙漠道:“好!我带你们回家。”

  两人两骑沿着沙漠往东南方向缓缓慢行,最终变成了两个黑点,再也瞧不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