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赴宴(1/2)

加入书签

  黄昏后,苏静月早早的梳妆打扮好,小荷把她的头发绾的很好看,就是带的首饰太多了,苏静月只留下一个白玉簪子,其余的全都摘掉了。◢随◢梦◢小◢说suingla

  小荷一脸的不忍。

  “小荷,王爷呢?”她问道,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见人影呢。

  “好像在书房。”小荷回答。

  苏静月来到书房时,亦秋梧还在悠闲的坐在那里看书,一点儿紧迫感都没有。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看书。”她有些催促的说。

  秋季天黑的快,书房内早已点起了灯,亦秋梧依然没有动,抬头看了看苏静月,双手抱着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

  “这种晚会没什么意思,去那么早干什么。”当猴看啊。

  “可是去晚了好吗?”苏静月问道,能参加皇宫里的晚会的人都是高官吧,去晚了影响多不好。

  “好。坐下,等着。”亦秋梧说道。

  苏静月只好选了本书坐下陪着他,王爷就是王爷,重要的人都是在最后才出场的,果然如此。

  不过今晚苏静月还是好奇一个人的,那就是皇后,她见过太后,见过皇上,见过亦然和亦语诺,就是这个皇后还没见过。

  她总感觉皇上和皇后感情不好,都没见过他们一起出现过,也没听亦语诺说起过他们。

  亦秋梧看着苏静月拿着本书,一直停留在那一页,一看就知道她在走神,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静静的看着她,不自觉就看痴迷了。

  苏静的猛然一回头,就闯进了他的眼睛里,互相直视对方,最后还是苏静月坚持不下去,把目光错了过去,他目光那么深情干什么,怪不好意思的。

  天色渐渐暗了,等到完全黑透的时候,亦秋梧这才站起身,准备出发。

  “走了。”他说。

  “就这样走了?”苏静月诧异的说。

  “那还怎么走?”亦秋梧问,她不是挺想去早点的吗。

  “你就不换个衣服什么的。”苏静月提醒说。

  亦秋梧瞥了瞥她,“不用。”

  苏静月极度郁闷,凭什么她要打扮一个时辰,而亦秋梧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啊。

  第二次来皇宫,苏静月已没了第一次来的那种激动的心情,不过夜晚的皇宫又是另一种感觉,褪去了白天的庄严与神圣,增添了一抹神秘。

  在宫门口,已停满了形色各异的马车,但无一例外的是全都价值不菲。

  苏静月看他们的马车并没有停下来,很是意外,“为什么我们不在这里停车?”一般情况下马车是不能进宫的吧。

  “因为特权。”亦秋梧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苏静月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做个王爷特权还挺多的,因为亦秋梧他们四个比较特殊,兄弟姐妹特别少,又是一个母后,所以都不用向皇上行跪拜之礼,反正就是权利很大,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步履匆匆的太监宫女的身影在华灯下显得异常的孤单。

  在上次那个高大的阶梯处下了马车,一群的太监宫女打着华丽明亮的灯笼,迎接他们。

  大殿之内,亮如白昼,早已宾朋满座,每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