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金蝉脱壳(1/2)

加入书签

  过了一天,亦然和温宴顺利的走到了平夏,平夏最有名的就是裂崖山,裂崖山高大陡峭,道路崎岖,素来是山贼热衷的地方,几乎是来一个杀一个,因此裂崖山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大多数人宁愿从百里外的昌原饶道,也不愿从此地过。◢随◢梦◢小◢说suingla

  亦然和温宴骑马看着面前巍峨高耸的山脉,高高的山脉雾气缠绕,宛若云端。

  “王爷,要过裂崖山了。”温宴出口说道。

  “哈哈,终于到了吗?啧啧,真不知道那个桑宁公主怎么这么蠢!”亦然一脸不屑的说道。

  盛丹微和韩江一直尾随着亦然。然而盛丹微察觉到事情有蹊跷,尾随他们一天了,她就一直就没看见丘华公主从马车里出来过,这让她感觉很不好!难道她不敢想象!

  “韩统领,本公主怀疑丘华公主根本不在马车里?”盛丹微皱着眉头。

  韩江脸色一变,“不会吧,温宴可是带着骁骑卫来的。”如果丘华公主真的不在,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盛丹微没有说话,神情严肃的盯着前方。

  经过了狭窄的道路,就来到一片宽阔的谷地。

  霎时间蒙着面的盛丹微和韩江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身后站着二三十个人。

  温宴等人立刻严阵以待。亦然眼睛闪了闪,笑着说,“温宴,放松点儿。”

  盛丹微没有说话,微微向身后的人示意,他们马上行动,向马车飞去。温宴等人也闻声而动,与他们打了起来。

  “有话好好说啊,一个个都那么冲动干什么?”亦然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在一边说道。

  他走到马车旁,驾着马车大喊“温宴,本王先走一步,这里你自己看着办。”

  盛丹微交待了韩江几句,马上追了上去,她现在已经确定马上里根本没人,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竟然敢耍她,那就得付出代价。

  亦然看到身后追赶而来的盛丹微,勾唇一笑。

  盛丹微很快追上去,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甩出鞭子,打在马上,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鞭子上闪着森森的银光。不多久,马车应声而裂,里面果然什么都没有!

  亦然骑马摇头说道“真是个狠毒的女人!”

  盛丹微眼神阴狠的看着亦然,她现在只想把他给杀了!“她在哪里?”

  亦然听到盛丹微问的问题,差点没翻白眼,“不但狠毒,还是个蠢女人。”他会告诉她,他就是个傻子。

  盛丹微眼色一暗,拿着鞭子就抽了上去,亦然立刻从马上跳起躲了过去。

  盛丹微的鞭子不断的抽向亦然,亦然被动的不停逃跑,嘴里还不停的骂她,这更加激起了盛丹微的怒火。

  “本公主要把你碎尸万段!”盛丹微咬牙切齿的说道。

  亦然不受她的威胁,挑衅的说“金微公主,你是不是丑八怪?不然为什么蒙着脸呢。”

  盛丹微更加生气,一直追着亦然打,亦然不断轻松的躲着。

  他们两个很快来到裂崖山深处,地上黄叶堆积,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