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皇后(1/2)

加入书签

  两人都没再说话,本来都不会很快睡着的两人竟奇迹般的睡着了。天还灰蒙蒙的时候,皇后醒来,身边早就空无一人,连被窝都是凉的,她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想着昨夜亦绪文的话,她叹着气,如他所言,原本在踏入皇宫的那一刻,她就摒弃了过往的一切,但心里总还是有些奢望的,可亦绪文昨夜的话完全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她原以为亦绪文对她这样冷漠,她终有一天会自由的,那时她便可以没有羁绊的去追寻心里的遗憾,可她还是想的太天真了,即使自由了又如何,她的一生早就与亦绪文牵扯在一起,他是皇上啊,即使不要她了,又怎能容忍她另跟他人,步入皇宫她也一生也就也这样了吧。

  这日太后再次把她喊过去,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说实话,太后对她还是很好的,两年来,太后肯定也是知道她与皇上的关系,可她也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给她施加压力。

  “母后,您找臣妾?”皇后极为尊重的说道。

  “妍棋,你入宫也有两年了吧。”太后开口便是这样说道,皇后心里了然,她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的,皇上与皇后关系如此淡薄,她若不问才更奇怪。

  “回母后,是的。”皇后眼神微敛,顺从的回答说。

  太后看着皇后,默不作声了很长时间,她站起身,看了看外面的白雪皑皑,想起三年前先皇逝后,她悲痛难忍,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来,所以皇上与皇后的事她也没放在心上,再说皇上刚登基,事情也比较多,她也不喜欢皇上整日沉溺于儿女情长,他是皇上,怎能在这等事情上多花费时间。

  可现在两年了,政局稳定,她也才发现两人的关系简直冷到了冰点。

  “在宫里还习惯吧?”太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问道。

  “挺好的。”皇后回答。有什么习不习惯的,到哪里不是住。“母后今日怎么问起这些了?”

  太后笑了笑,“你与皇上是有什么矛盾?”

  皇后摇头,然后回答说道:“没有,他对臣妾很好。”

  “那你们这两年这是怎么回事?哀家虽说深居简出,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两年来你说你们除了必要的宴会,你们基本不会见面,这也叫很好?”太后言辞灼灼的发问,颇有威严。

  “臣妾,”皇后一句话撂过去,把事情全都推到亦绪文的身上,“皇上公务繁忙。”

  “哀家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事,以后再让哀家见你们如此,拿你们是问!”太后严肃说道。

  “是,臣妾记住了。”皇后回答。

  不过这可难住了她,皇上人家都不理她,她也没办法去找他啊。

  从寿康宫出来,艳阳高挂,昨日下的雪都开始化了,从屋檐处滴答滴答的流下来,像在下雨。皇后依然如同往日一般,返回凤仪宫。

  路过御花园时,恰好看到那宁妃与亦绪文在亭子里喝茶聊天,她高抬着下巴,端着皇后该有的架子,向皇上行了个礼,便要离开。

  这时,宁妃倒是识趣,“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