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3(1/2)

加入书签

  地盯着我,眼眸里有我从未见过的伤痛。

  可是他有什么可伤的?又有什么可痛的?

  七年来,他一直都运筹帷幄,一直都是赢家,每走一步都是算计好了利害,他甚至把冷傲天都逼得差点走上绝路……

  心口的痛和腹部的痛令我神智模糊,可是冷傲尘的音容笑貌却越发清晰地映在脑海里,我扣住银环暗器的机关,对着慕容泽的心口射出里面的银针——

  既然不放手,那么……就随我一同下地狱吧!

  慕容泽的手劲的确松了不少,我向下滑落几许,但他仍然没有放手,固执地握着我的手腕,费力地支撑着等待安阳的救援。

  银环里的毒针都没入他的胸口,伤口细微,没有血迹,但因为涂毒,所以他很快便口吐黑血。

  慕容泽幽幽开口,声音空茫:“木洛熙……你说……究竟是我心狠……还是你心狠呢……”

  我眼眶一热,泪水滚滚而落,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落泪,只是觉得心里很堵,很难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心软的……枉我每次都对你……手下留情……咳咳……咳咳!”慕容泽剧咳几声,手劲微松,都已经从我手腕滑到手指,他忽而咬牙,运气将我拽了上去,然后往崖顶扔去。

  宝剑发出摩擦崖壁的声音,慕容泽向下滑了几米,再次用宝剑刺入崖壁稳住身形,却也已经是摇摇欲坠。

  我被安阳接住,交给身侧的人,神智更加迷糊。

  在我陷入昏迷的时候,看到安阳把慕容泽救了上来,而他颓然跪地喷出一大口黑血,倒在了我的身边,他的手,固执地摸到我的手,紧紧握住——

  卷一离恨天第九十四章致命打击上

  我是被痛醒的。只是依然睁不开眼睛。腹内剧烈翻绞,时而收缩,好似五脏六腑被放到了什么转盘里,揪扯得难受至极。

  腕上搭着一人的手指,腹部也有人在轻轻按压,片刻后,我听到那人开口,声音无奈而担忧:“这位公子身心受到重创,又动了胎气,怕是有早产的迹象,如今阵痛持续了这么久,迟迟生不出孩子,他又没有求生欲望,对胎儿实属不利!请恕在下无能为力……”

  “那我家主子呢?”是安阳的声音。

  “令主子在中毒之后又动用内力,导致毒气攻心,恐怕也……凶多吉少……”

  “你竟一个人也救不活?!那要你何用?!”安阳怒气陡升,宝剑铮然出鞘,我想,他一定是将剑架到那人脖子上吧?

  “公子息怒啊!千万别手抖……在下尽力就是……”

  “我要他们活!”安阳一字一顿道。

  “这……”

  “嗯?”

  “是!是!是!在下看这位中毒的工资求生欲望很是强烈,就先救他吧!”想来大夫是被逼出了潜力,当下衣衫细细簌簌,拿了救人的东西远离了我的软榻。

  我想到跌入崖底的冷傲尘,心中一阵刺痛,对不起……傲尘……都是我……连累了你……我马上就会去找你了……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

  在我即将陷入昏迷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抚上我的脸颊,他俯身,凑到我耳畔,低语道:“木洛熙,你要死了吗?你不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