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1/2)

加入书签

  一个玩笑,让您见笑了。我是我们少爷的叔叔,我叫得文。”

  “嘿,你这个老家伙!谁叫你进马场的!”达蒙不满的叫喊。“嘿,我的侄子,你不要大声叫喊,你的脸红的像被勒到了一样。”得文打了一个响指,“我只是来拿饲料去喂我的猫。”

  白肃笑眯眯地看着得文对达蒙的调侃:“既然路易斯先生有家事要处理,那白某就先离开了。期待两天后的正式会谈,希望我们都能满足对方的条件。”白肃最后一句话是对得文说的,得文冲他眨了眨眼睛,对达蒙说:“嘿,我的侄子,这个黄种人看起来真有魅力。”

  ☆、偷袭

  作者有话要说:  白肃总是在关键时刻不在夏风身边呢~一开始让我写夏风是人质我是拒绝的,但是我用了这个老梗感觉特效duangduangduang我的文整个都少女心了呢~

  37偷袭

  白翼坐在夏风的旁边打着哈欠。

  夏风专心的在那里弄他的木头,听见白翼的哈欠声笑了一下,说道:“非要看我弄这个,你看犯困了吧。”

  “我很好奇主人为什么对木头这么感兴趣。”白肃摸了摸鼻子,空气里的木屑味道呛的他打了个喷嚏。

  “就是个兴趣爱好。”夏风答道,把木头换了一个方向。“我觉得如果在冷兵器时代,主人一定是个英武的将军,把刀子用的这么好。”

  “没准我也就只是个木匠呢。”

  夏风笑眯眯地回答,白翼看着木屑堆满,就拿着垃圾桶要清理木屑。手伸出去往桶里一揽,没料到木头竟然扎了他的手。

  一个小木刺扎在手指里,白翼皱了皱眉,想把它取出来,却不小心把刺捅得更深了。

  “扎手了?”夏风起身看看他的手,“我给你弄出来吧。”夏风让他坐下。天色暗了下来,夏风走到门口把灯打开。窗子还开着,风吹得有点冷,他过去把窗户关上,也想顺势把窗帘拉好。无奈窗帘好像挂到哪里,夏风拽不动,白翼就起身过去帮忙。

  他站到窗台上,无意往外瞥了一眼。

  白翼突然跳下窗台用力一拽窗帘,拉住夏风。夏风被他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白翼,刚要开口问他发生了什么,却听见白翼压低声音:“外面有别人。”夏风一愣,没太懂他什么意思,白翼却掏出手机来,按着号码打算打电话。

  哪知道一颗子弹从窗外射进来,窗户被打得开裂,白翼一个侧身,拉着夏风就往外跑。

  外面的白家随扈听到响动全都跑了过来。白翼吩咐了几句,几个随扈给枪上膛,另外几个跑出楼去寻找那几个蹲守在夏风窗外的人。白翼带着夏风跑进了地下酒窖,把夏风的匕首递给夏风。

  夏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白翼关在了地下酒窖。夏风有些呆愣的看了看手里的匕首,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门外的枪响一阵接一阵,夏风有些心慌。酒窖飘满了酒的浓香,只是除了一堆酒桶外什么也没有。突然一阵嘀嘀嘀的声音响起来,夏风环看四周,顺着声音走过去。

  白翼一脚踢向那个蒙着脸的男人,顺势踩到他的前胸。男人闷哼一声,双手打开。白翼伸手拉下他的面罩。

  并不是白家人,白翼松了口气,身边的随扈把他绑了起来。对方只有三个人,很快就被制服,白翼本想质问质问这些人的来头,没想到个个咬舌自尽,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