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2)

加入书签

  说话。

  白肃笑了笑,摸他的头,把他放在床上:“我不着急,阿夏。睡一会吧,倒倒时差。”白肃安静的退出了他的房间。

  夏风抿唇,默默地躺下滑进被子里,脸却仍是一阵烧红。

  夏风不知道回应白肃什么——他犹豫不决,并不知道自己心里所想。

  白肃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危险了。而且他也还没弄清楚,白肃的一切。

  把头埋进被子里,夏风却一丝困意也没有。

  白肃坐在安格斯给他安排的书房里。旁边就是酒窖,酒的香味隔着墙也能闻到。

  他给周温纶打着电话。两人一致没有提及白肃住的地方。白肃只是向他吩咐一些事情,以及接下来在美国的生意问题。

  白肃不得不承认他来拉斯维加斯还有别的目的——为了和达蒙的生意问题。

  他刻意没有和夏风提起这件事,而他也希望在夏风在美国这段时间也都不要知道。

  白肃挂掉电话,手指敲了敲桌面。他并不确信内鬼没有在他带来的这些人里,他只有七成把握。

  内鬼如果不剔除,迟早还会有祸患,倒不如诱敌深入,给个诱饵让他自己暴露。

  白肃皱眉,还是犹豫了。

  诱敌深入暴露夏风的位置?他真是疯了。

  伸手揉了揉脸,白肃整理了一下带过来的图纸。万一老徐真的醒不过来……

  他爹当年画的图,只有老徐看过。

  那批无人能再创造的枪支军械图纸,如果不能复原,将是白家的巨大损失。

  白肃有点郁闷,手里拿着笔,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如当初的老爸啊。

  傍晚的时候安格斯又过来和夏风聊了聊。

  白肃一直站在外面等着,想要试图听见安格斯和他聊些什么。

  无奈房子隔音很棒,他一个字也听不清。

  等安格斯出来的时候白肃看见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嘿,白。”他打了声招呼,“我和夏聊天。”安格斯皱眉的神情让白肃心里有几分不安。“白,你要知道,夏的心情并不好。他有点过于低落了,虽然聊天时候感觉不出什么。夏在假装微笑。”安格斯耸肩,中文和英文掺杂着说道。“如果夏不能好好的改变他的心情,很容易得抑郁症,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我建议你多和他聊聊,敞开心扉说点什么,或者让他做些他喜欢的事情。夏现在的状况真的有点糟糕,这和他有毒瘾还是有关系的,但不全是因为这个。”

  “……”白肃沉默了一阵。安格斯又耸肩,说道:“白,你得好好想想。夏对人很抗拒,而且没有安全感。戒毒方面我还是能帮上忙的,但是心里开导这方面,夏并不太想跟我敞开心扉,所以你得想办法。”“好。”白肃点了点头,冲安格斯笑笑。

  抑郁症……缺乏安全感……

  白肃苦笑两声。

  夏风想要的…就是以前的生活吧。

  远离他,远离危险。

  一切因他而起……

  白肃扯扯嘴角,本来放在门把上的手,也收了回来。

  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想要保护,却变成了囚禁,最后把翱翔的翅膀给生生掰断。

  周温纶坐在车里,抬头看着四楼的的一个房间。

  他已经开车在这栋医院外逛了有一个小时左右。

  车门半掩,他一只脚放在外面,抽了根烟,最终还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