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灰蚩椤?br/>

  炎凉知道br不便宜,六万恐怕买不来。就多取了两万给夏天,说:“那就麻烦你朋友了。”

  就这八万块,还是她省吃俭用攒的,自从夏天为那三十万奚落她,不肯跟她离婚,炎凉就直下定决心,要攒够三十万还给夏家。如今被婆婆刻薄,她只觉得委屈:“这包是我用自己存的钱买的。”

  婆婆明显不信:“你那点收入,我又不是不知道,何况你每个月还要打钱回娘家。”夏母觉得,炎凉贴回娘家的钱,准也是她儿子挣的。

  炎凉不愿再辩解,进屋唤女儿:“橙橙,我们回家了。”

  女儿听到她的声音,兴奋的像只小鸟扑进她怀里。

  傍晚的公交车,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炎凉手抱着橙橙,手拉扶手,幸好有人给她让座。

  橙橙坐在炎凉膝上,突然开口:“我不喜欢奶奶。”

  炎凉怔:“怎么了?”

  “奶奶不喜欢我,所以我也不喜欢她。”

  孩子虽然懂得不多,但童心却很敏感。婆婆的重男轻女,连橙橙这么小都感觉到了。

  “乖,在奶奶面前不许这么说,不然奶奶会更不喜欢你。”

  正说着,突然听见“砰”声响,整个车身往前耸,紧接着就听见开车的师傅骂了句脏话。

  全车人齐齐向前栽去,炎凉急忙抱紧橙橙,只听人说,好象是跟别的车刮到了。

  “啧,保时捷啊!”

  不知谁感叹了声,炎凉也伸头往外看了眼,司机师傅跳下车跟人扯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公交车才能再次启动,手机上,夏天已经不耐烦的发短信来催,问她怎么还不回家做饭。

  炎凉怕饿着孩子,决定下去打车回去。

  下了车才看清事故现场,其实主要责任在保时捷车主,开得太快追尾了,但那么好车,肯定更倒霉点。

  面对公交车司机的质问,车主显然连下车都不屑,从摇下的车窗里直接递出叠粉钞。

  啧,土豪!

  炎凉无奈的感叹了句,正要离开,从降下的车窗她看到了潇潇?

  上个礼拜同学聚会她才知道潇潇回国了,现在已是知名跨国公司的大陆区总经理助理。三年前潇潇踹了夏天,被炎凉捡走,难免让人在心中形成对比。

  并且潇潇是夏天的旧情人,她是夏天的妻子,这样的关系多少有些尴尬。

  但不可置信的那辆拉风的保时捷缓缓驶过她身边,竟停了下来。

  潇潇邀她上车:“这个点打不到车的,去哪?送你程。”

  如今她荣归故里,豪宅名车,身名牌,自然要在自己面前炫耀下的。

  盛情难却。

  炎凉抱着橙橙上了车,才发现车上还有个人。

  年轻男人,坐在驾驶位上,气质沉稳,从炎凉拉开车门到上车,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下。

  77文7新文试读10

  这让炎凉也变得拘谨起来,倒是潇潇八面玲珑,先看了眼橙橙,问:“这是你女儿啊?”然后目光便落在她手上的橙色金扣br,不禁又多看了两眼。

  炎凉这才发现,她和潇潇拎的竟是同款同色的包包,不禁微觉讽刺。

  “这么巧,炎凉你跟我用样的包。”

  “是啊,真巧。”

  闻言,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的男人发出声轻笑。

  像br这种供不应求的奢侈品,在每间r的专卖店都只接受订货,现货极少,在同座城市出现同款同色的几率,更是少之又少。

  炎凉的不自在也正是因此。

  潇潇拎的自然不可能是假的,那么她的

  她不愿意相信夏天会骗她。

  潇潇转头对开车的男人说:“对了,四哥,你的娱乐城这阵子不是惹上官司嘛?炎凉正好是律师,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咨询她。”

  毕竟搭了别人的顺风车,炎凉礼貌的拿出名片:“你好,我是苏炎凉。莫氏事务所的律师。”

  直沉默开车的男人突然抬起头来,从后视镜里打量她。

  炎凉的目光与他撞个正着,男人的眼睛漆黑如夜色下的大海,深邃得望不到底。

  炎凉被他的气势慑,本能的移开目光。对方已接过她的名片,个字个字念着她的名字:“苏炎凉?”

  低沉,缓慢,带点疑惑。

  身旁的潇潇亦愣了愣。

  男人从中控上拿过名片夹,与她交换名片。

  炎凉低头随意瞥,顿时眼睛圆睁,惊讶而不可置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