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四更送上!

          刘黑闼是个粗壮的汉子,铁塔似的,红脸卷须,尤其是有一个大肚子。看过张超递上的李世民亲笔劝降信,他冷笑一声,直接就给撕碎了,然后手一扬,劝降信成了纷舞蝴蝶。

          张超脸抽搐,腿不争气的开始发软。

          “来人!”

          “拖出去砍了!”

          娘的,果然如此。张超一边恨恨心想,一面迅速的放声喊出一路来都在牢记的那句话。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哼!”

          刘黑闼冷笑一声,“李世民先前还说过不杀夏王,可夏王一入长安就被斩首于闹市。我今天就先杀了你,来日再杀李世民,为夏王报仇雪恨!”

          两个叛军过来拉张超下去。

          这瞬间,张超腿都挪不动了。

          我要冷静,更不能死在这里,我还刚有了一千多亩地,长安还有个漂亮的未婚妻等我回去成亲呢。

          想到这些,张超不甘。

          满殿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为张超说话。张超也不认识其它人,他只认识苏定方,他目光望向这位虎贲将军,可是苏定方居然回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苏兄,你说句话啊。

          苏定方最终还是没有出来为张超说话,也没有其它人替张超说话。

          张超一把挣开那两个来拉他的叛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超放声大笑,笑的很大声,也笑的很长,必须得拖延点时间。

          笑的殿中一众人全都莫名其妙,这人莫不是发了失心疯吧,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

          张超笑的都快岔气了,可居然也没有一个人按套路来问他为何发笑。

          他娘的,一点也不懂配合。

          没人问,只能自己说了。

          “真是好笑,太好笑了。”

          也许是刚才张超的那个眼神让苏定方有些良心过不去,他终于接话了。

          “有何好笑的?”

          默默为苏定方点了三十三个赞,多点一个是为了表扬他的演技,居然毫无痕迹。

          “我笑你们都是在温水锅里呱呱乱叫的蛤蟆,自己都被要被煮成盘中餐了,你们还自鸣得意!”

          “整个河北,只剩下了洺州一座孤城而已,就凭这座孤城,和三万疲兵,你们拿什么逆天改命想想你们的族人妻儿吧,今日刘黑闼杀我一人,但明日有你们在座的家族妻小陪我上路,我死也值了!”

          “哼,就凭你一无名小卒,杀了也就杀了,李世民也不会放心上。”

          “那你可以试一试!”张超到了此时,除了虚言恐吓下对方,也没有其它什么招了,黔驴技穷了。

          不过他说的也不完全是大话,李世民不会把叛军的家眷都杀,但如刘黑闼等叛军首领大将们,肯定也不会轻易的放过的,若他们抗拒到底,到时肯定要籍没家产,妻女入掖庭,男丁流放,甚至发配为奴也有可能。

          “大王,右领军大将军如今还在唐军手中,不如拿他来换右将军回来。”苏定方再次说话。

          左领军大将军是高雅贤,右领军大将军则是刘黑闼的兄弟刘什善,上次领兵一万去迎战幽州李艺,结果被杀的大败,逃了没多久,还是被搜捕俘虏了。

          张超站在那里,听到那话,心里对苏定方感激无比。小苏,若我能生还,将来洺州城破了,我一定会在秦王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的。

          “就先让你的人头寄存在你项上几天,把他押入牢中,仔细看守。”刘黑闼一挥手,两名士卒直接拖着张超就下去了。

          张超这时腿软也走不到,干脆任由他们夹着自己两臂拖着走。

          不用被砍了祭旗了,张超又恢复了点力气,这时还不忘记装下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刘黑闼,现在开城投降还来的及,莫等机会一过,到时十万大唐精锐发起进攻,那时你们想降也降不了!”

          “在座的诸位,清醒点吧,别为了刘黑闼一已私欲,最后把自己和你们的家族妻小都一起拉着给他陪葬。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弃暗投明还来的及!”

          “让他闭嘴!”

          殿上,传来刘黑闼的咆哮之声。

          一个叛卒直接给张超后脑来了一拳,张超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哎,装逼过头了。

          张超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地牢里面了。

          黑灯瞎火的,还能闻到一股子难闻的霉臭味,有老鼠吱吱的声音。

          阴冷潮湿的地牢,张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也不知道程处默那四个货怎么样了,刚才他们都被拦在王府外。

          “三郎,你醒了吗?”

          “嗯?见虎?”

          “哥,我在这呢,处默、宝琳、李三也都跟我在一起。”牛见虎忙大声回道。

          这是被一锅端了。

          “哥啊,你究竟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啊,怎么把我们全给弄牢里来了。这地方又臭又潮,连个火把都没,还冷死了。”牛见虎道。

          程处默也在一边道,“这都关了大半天了,一个鬼影都没看到,饭都没人送,饿都快饿死了。”

          该,谁叫你们非要来的,张超没好气的摸着还有个包的后脑勺暗道。

          “三郎,刘黑闼不会杀了我们吧”尉迟宝琳道。

          “要不咱们杀出去吧!”牛见虎生怕别人怕不到似的大嗓门喊道。

          张超坐直身子,拍了拍额头,自己怎么把这四货给带进来了,他们是来搞笑的啊。冷静下来,仔细思虑如今的处境,十分不妙啊。

          要是他来之前知道刘黑子都自称王了,打死他也不会来的。刘黑子明显是要死了也要过把瘾的主,兵临城下,困守孤城了,还想着称王,大封文武,这尼玛生怕死了当不着这王了啊。

          这种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万一发起疯来,真是谁也拦不住啊。

          幸好,刘黑闼的弟弟还在唐军手里,要不然自己今天可能真的就报销在这里了。

          怎么办,怎么办?

          洺州,王府。

          “派个人去城外,让唐军拿我兄弟来换人。”

          “大王,我愿意亲自去一趟城外唐营。”虎贲将军苏定方站起来。

          刘黑闼想了想,“区区传话之事,就不劳烦我虎贲大将了。万一唐人不要脸,把你也给扣下了,那本王岂不凭白折损一员大将。”

          洺州城外。

          唐军大营。

          右骁卫大将军、任国公刘弘基正和陕东道大行台兵部尚书、郧国公殷开山聚将军议。

          秦琼尉迟恭等八大总管和各自手下的骠骑、车骑等将领分列两侧。

          刘弘基看了看殷峤,“还是你来跟大家说吧。”

          殷开山点了点头,“叔宝,有个情况告诉你们。一天前,张超奉秦王之令入洺州城内出使劝降,至今还未出城,也未有消息传出。”

          秦琼一听这消息愣住了。

          “文远只是主持后方医护营的参军事,怎么却入城劝降去了?”

          “这是秦王军令,原因我们也不知道。”

          咳嗽了声,殷开山继续道,“还有一个情况,文远不是一个人进的城,随行的还有程处默、尉迟宝琳、李感和牛见虎。”

          瞬间,程咬金、牛进达、尉迟恭、李世绩这四大总管也都惊了。

          “什么?”

          “这是真的。”

          程咬金第一个忍不住了,“那还等什么,攻城,打他娘的!”

          “派人到城下喊话,问刘黑闼把我儿怎么样了!”

          “干死他娘的黑獭!”

          刘弘基和殷开山两员大将也有些感觉棘手了,若只是普通的五个士卒在城中失去联络还好,可现在五个人,老子兄长都是总管大将。

          他们也完全搞不明白,怎么秦王让这几个小崽子入城劝降了,这不明摆着给人家人质好要挟嘛。

          “此事我已经派人向洺水城禀报于秦王,具体如何处置,还得听秦王的回复。”

          程咬金眼睛都喷火了,还想要大叫。秦琼低沉声音喝道,“不要胡闹,冷静!”

          “叔宝,都怪我,要不是我,处默也不会来河北。”他咬牙切齿的道,“他娘的刘黑闼,敢伤我儿一根毫毛,我要灭他全家。”

          牛进达、尉迟恭、李世绩、秦琼四人也一个个面沉如水,现在若是秦王一个答复,让他们攻城,他们一定会推平洺州城墙杀入城去,救回儿子,把刘黑闼大卸八块。

          洺州城内的地牢中,张超靠的墙上,跟另一边的四个难兄难弟聊着天,商量着出路。

          “不要再说越狱这样没用的话了,还是老实呆着省点力气吧。”

          张超无奈的道,赵狱他是不想的,这可不是一般的监狱,出了这里,外面一样是个大监狱。整个洺州城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他们现在和刘黑闼一样的困在这里了。

          张超现在能指望的,也就是换俘了。

          自己五人换刘什善,希望一切顺利。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张超几人都不由的站了起来,然后一点火光出现。

          有人过来了,走近了,才看见竟然是苏定方。

          苏定方身边并没有狱卒,他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走到张超的牢前。

          “给你们送了点饭,没有酒没有肉,只有点蒸饼,凑和着吃吧。”

          张超倒没急着吃,相比起填饱肚子,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如何能离开这里。苏定方的出现,让张超感觉到了一线机会。

          今天在殿上,若不是最后苏定方提出拿他们换刘什善,只怕他已经被砍成两半了。

          苏定方为什么帮自己?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张超相信,他知道了苏定方的用意,他听了自己的劝降之后,动摇了!未完待续。

          &!--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