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他的脐带血。为了哥哥,他几次躺上手术台忍着剧痛作骨髓穿刺。为了哥哥,他不上学,不交朋友,只是安静的待在家中。为了哥哥……

  他知道他不该有任何的埋怨,他的生命是父母给予的,他之所以存在的价值就是因为哥哥需要。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他做完骨髓穿刺疼得睡不着的时候,在他不能外出上学孤单的看着邻居去学校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想,他讨厌这种生活,他想要摆脱家人,摆脱哥哥。

  每每看到哥哥从死神手里挣扎着活过来对着他笑的样子,他都会为自己那一瞬间自私的念头而羞愧。他觉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认同他应该救哥哥,可另一方面他真的太累了。他记不清楚从小到大因为哥哥的病情进过多少次医院,尤其是当他和哥哥同时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时,母亲的眼中永远都只有哥哥。

  现在他死了,他搭上了自己的命,是不是可以说他不再欠父母了,他们给予他的生命,他们养育他的恩情,他终于全部还清了。

  陆凌西沉默着不说话,苏爷爷不满的瞪了苏朗一眼,哪有给病人讲这些的?什么同名同姓的人手术失败去世了,这不是吓唬人吗?你看,小伙子被吓住了吧?

  苏朗沉默的苦笑,他试图换一个轻松些的话题,床上的少年抬起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的朋友死了,他的家人有难过吗?”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亲耐滴质疑陆凌西前世父母的反应,稍微解释解释。

  一来,如果夫妻的第一个孩子得了白血病等血液病,只要他们还年轻能生,医生给出的建议基本都是再生一个。兄弟姐妹之间的配型相合是可能性最高的。这种情况下,其实真不好说父母的心理,两个都是自己的孩子,肯定是两个都想要都想救,在保证老二没事的情况下尽力救老大,可能是所有人的选择。而且老大生病,父母会下意识的多关注一些,人都是同情弱者的,第二个潜意识中真是为了救第一个存在的。

  二来,文中陆凌西前世父母的反应是稍微过分了一点,尤其是母亲,这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讲到。作为一个酷爱狗血的作者君,你们一定要给我撒狗血的机会啊~

  ☆、植物之心

  苏爷爷和苏朗在医院待了一会就走了。王淑秀也收拾了东西准备走,她是一家ktv的主管,不同于白天,晚上正是顾客多事情也多的时候。

  “我走了,你一个人能行吧?”

  王淑秀怀疑的看着陆凌西,她倒是想留下,可还得赚钱养家。一个女人靠不上丈夫,只能靠自己。

  陆凌西点点头,“我能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十分的认真,小脸板着像是在许下什么承诺一样。王淑秀从陆凌西三岁之后就再没见过他这样乖巧的模样,当下笑眯眯的把陆凌西压在了怀里,捧着他的脑袋在额头亲了一下。

  “小王八蛋,靠着这张脸以后不愁你没饭吃。”

  陆凌西整张脸贴在了王淑秀的胸口,顿时涨的满脸通红。有记忆以来他都没有和母亲这样亲近过,更不要说王淑秀虽然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可对于陆凌西而言还属于陌生人的范畴。他窘然的想要挣脱王淑秀的怀抱,王淑秀看着他的样子,一连在他脑门上亲了几口,笑斥道:“羞什么羞,忘记你小时候吃奶的时候了。”

  陆凌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