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1/2)

加入书签

  凌西把大黑的趣事讲给董志听,尤其是早晨的包子事件。他自己还没说完首先笑了起来,大黑在他身边的这几天真的带给了他很多的欢乐。

  陆凌西笑的正欢,颜越推门走了进来。第一眼,他的注意力就完全被陆凌西的笑容所吸引,浑身的燥意瞬间消失不见,仿佛是一汪清泉从头而下,全身清凉通透。

  “颜先生。”

  坐过颜越的一次车,陆凌西跟他也熟了起来,当即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陆凌西的这声招呼简直就像是北欧神话中海妖魅惑的歌声,颜越不受控制的朝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心中拼命的叫嚣着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好在他仅存的自制力控制了两条腿的行为,颜越在距离少年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你是来看大黑的吗?”陆凌西没有意识到颜越怪异的行为,弯了弯眼睛问道。

  离得近了,少年的视线专注的落在他的身上。颜越从少年乌黑清亮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身影,不可抑制的心跳加速起来。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听清少年的问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少年。

  “大黑!”陆凌西歪头叫了大黑一声。

  一直趴在门口被颜越彻底无视的大黑摇了摇尾巴,慢条斯理的起身走到了颜越的面前蹲下。

  颜越此时才回过神来,一人一狗对视半晌,大黑低低的冲着颜越叫了一声。

  颜越的嘴角无意识的勾起,蠢狗。

  见过了少年,耐着性子同大黑对视了半小时,颜越实在找不到理由继续待下去了。他这边刚走,董志犹豫的看着陆凌西,想起了昨晚在附近吃饭时听到的一则传闻。

  ☆、欠条

  “小西。”

  “嗯?”

  董志其实不确定传闻是否和陆凌西有关,但传闻中的几处关键点都和陆凌西对上了。园艺店、名为凌西的儿子,最关键的是颜越的出现让董志想起传闻中那辆撞人的车。他犹豫的把这件事和陆凌西讲了一遍,闹市中突然自杀的中年男人,因为赌钱妻离子散,儿子在园艺店打工,最后被撞人的年轻车主带去医院,还有那辆撞人的捷豹。如果说一点是巧合,这么多都对上董志就觉得不是巧合了。

  董志讲完陆凌西也愣住了。他自己听了也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传闻中的那个中年男人太像陆一水了。听董志的意思是怀疑被讹诈的车主是颜越,可要是颜越他刚刚为什么不说?联系到昨天陆一水突然答应离婚的事,陆凌西心中有些不踏实,想着给王淑秀打个电话问一句。

  “董哥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陆凌西匆匆道别,他这边一走,一直懒洋洋趴着的大黑立刻站了起来,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陆凌西回到微园艺,拿着手机迟疑着怎么和王淑秀说。陆一水闹市自杀他是不相信的,对方要是真心后悔就不会无赖的要挟王淑秀卖房子抵债才肯离婚了。可董哥描述的太像陆一水,尤其是车主问的那句“凌西的父亲”,这附近还有谁在园艺店工作也叫凌西吗?

  他正犹豫间,王淑秀的电话打了过来。

  “老王八蛋没去找你吧?”王淑秀上来就气势汹汹的问。

  尽管不是第一次听到了,陆凌西仍旧得花个几秒消化一下老王八蛋这几个字。“没有,怎么了?”

  “老王八蛋不知道从哪搞到的钱把欠的赌债都还清了。”王淑秀刚从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