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1/2)

加入书签

  “卫兵们,有什麽异常的情况吗?”

  一个骑士装束的男子骑马来到巍峨的城堡前,他一身沉重的盔甲,马鞍上挂着闪亮的银盾,右手握着宝剑。

  “卫队长大人,这里连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去!”

  守卫在城堡门前的卫兵大声回答。

  “好!国王陛下今夜在这里留宿,你们务必要保证陛下的安全!”

  “誓死效忠陛下!”卫兵们高举长矛,做出慷慨激昂的姿态。

  与此同时,一个苗条修长的黑影却趁着卫队长向卫兵训话的机会,鬼魅一样敏捷地从侧面闪进了夜色下的城堡。

  城堡二楼的一间布置华丽的大厅里,一个一身华贵的紫色长袍、头戴金冠的男子正端坐在烛台下。他的身边,一个满头银发、衣饰奢华的老头恭敬地垂手站立着。

  “公爵,最近我们的国家里可不太平。福歇伯爵那一伙人又在蠢蠢欲动,听说还与那些邪恶的巫师们勾结起来……”头戴金冠的男子合上手中的书卷,缓缓说道。

  “陛下,我向神明发誓:我誓死捍卫陛下的王权……”那老人惶恐地跪了下来说道。

  “起来吧,公爵!我知道你是忠诚的,否则我也不会留宿在你这里……”

  那戴着金冠、俨然国王模样的男子站起来搀扶那老人,他刚刚将老公爵扶起来,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怎麽回事?侍卫……”公爵惊慌地站起来喊道。

  “太迟了!”一个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与此同时,大厅的门被猛地撞开!一个全副盔甲的骑士踉跄着冲进来,他的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脖子,瞪着惊恐的眼睛望着国王和公爵,接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接着,一个一身黑衣、戴着眼罩、手持长鞭的年轻女子彷佛幽灵一样出现在了门前!

  她那身紧身低胸的黑色战衣将她成熟丰满的身材暴露无遗,束腰的短皮裙下露出两条丰满结实的大腿,战衣被里面丰满挺拔的双乳撑得鼓鼓的部位上赫然是一个暗红的六角星!

  难道她是黑星女侠?!

  黑衣女子踏着门口那看起来已经断气的骑士的身体走进大厅,骄傲地挺着丰满的胸膛走向国王和公爵。

  “亚瑟!你这个暴君!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

  “黑星女巫!我和你拼了!陛下,您赶紧离开!”那老公爵忽然高喊着扑向黑衣女子。

  “老不死的,滚!”

  被称做“黑星女巫”的女子不屑地挥舞手中的长鞭,鞭子卷住扑来的公爵的脖子,将他的身体甩得飞了出去!公爵的头重重地撞在墙壁上,身体立刻瘫软下来。

  “暴君,拿命来!!”黑衣女子尖叫着,甩出长鞭卷向依然没有逃走的国王的身体!

  细长的鞭子眼看就要像毒蛇般卷上国王的脖子,国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斜刺里伸出一把闪亮的宝剑,准确地挑到了鞭子上,将鞭子荡开!

  “陛下!我来了!!”

  宝剑的主人--一个身材瘦削的骑士突然从窗 後冒了出来!

  他穿在身上的盔甲与他那干瘦的身材比起来显得十分不相称,但他跳下窗台的姿势却显得十分矫健。他好像一个传说中的英雄一样自信骄傲地大步走到国王身前,用他的身体挡在了国王与女巫之间。

  烛光照在了骑士的脸上,清楚地映衬出他那张蜡黄又布满黑斑的丑脸!

  奶酪骑士?!

  “兰斯洛特,谢谢你!你总是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国王松了一口气,感激地拍着“骑士”的肩膀。

  “兰斯洛特,又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那穿黑衣的“女巫”看着忽然出现的敌手,恼怒地尖叫着。

  “不错!黑星女巫,我又一次破坏了你的计划!不过,今天也是个时机来让我、亚瑟王光荣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来和你、这个将灵魂出卖给撒旦的女巫来一个真正的了断了!来吧,你这个邪恶的巫婆!!”

  那相貌丑陋的“兰斯洛特”骄傲地迈步走向黑星女巫。

  “好吧!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黑星女巫叫着,朝着走过来的骑士挥出了长鞭!

  “兰斯洛特”轻蔑地看着女巫挥来的鞭子,举起手中的宝剑迎了上去!可是他这一次竟然挑空了!!

  细长的鞭子不偏不倚地抽在了“兰斯洛特”那张丑陋的黄脸上,伟大的圆桌骑士立刻好像一条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惨叫着丢下宝剑,捂住脸跳开了!

  黑星女巫反而不知所措地呆住了!

  “停、停、停!!!”

  “兰斯洛特”捂住脸不停尖叫,立刻有些扛着摄像机的人从大厅的各个角落走了出来,那“黑星女巫”惶恐地丢下鞭子走了过去,就连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公爵和那已经“断气”了的骑士也爬起来围了上来。

  “臭婊子!”

  “兰斯洛特”恼怒地狠狠一脚将走过来的“女巫”踢倒在地!他捂住脸的手放下来,清楚地看到他那张丑陋的黄脸上已经有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鞭子要瞄准我的宝剑抽过来!!你这条母狗就是做不好!看我怎麽惩罚你!!”

  “兰斯洛特”痛得龇牙咧嘴,恨恨地指着趴在脚下吓得浑身发抖的“女巫”尖叫着。

  “老大,咱们再重新来一次?”

  那“国王”也陪着笑脸,走到“兰斯洛特”身边说着。

  “闭嘴!!这鞭子没抽到你脸上,你就不知道痛吧?我他妈的今天这已经是第六次被这臭婊子的鞭子抽到了,你知道吗?!”

  “圆桌骑士”还痛得直吸冷气。

  “可是,我今天也已经被她的鞭子抽中五次了呀?”那“国王”委屈地捂着自己的脸小声嘀咕着。

  “让我们来狠狠收拾这母狗一顿,替老大你出口气!”

  那刚刚从“昏死”中苏醒过来的“公爵”谄媚地说着,摩拳擦掌地走向趴伏在“兰斯洛特”脚下不住发抖的“女巫”。

  他一把撕下了“女巫”脸上的眼罩,露出一张充满惊慌的俏脸。

  这“女巫”竟然是女警长苏珊?!

  “奶酪先生、不、不,主人,你再让我试一次!再给我一个机会……”

  穿着黑星女侠装束的女警长已经哭了出来,她爬到“兰斯洛特”脚下,抱住他的腿哀求起来。

  “妈的,把这条下贱愚蠢的母狗拖下去,好好‘教育教育’她!让她下次学得聪明点!”

  装扮成“兰斯洛特”的奶酪骑士不耐烦地将趴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的苏珊踢开,看着哭泣哀求的女警长被几个手下拖出大厅。

  “跟我去地下室,我们先拍下一场!”

  扛着摄像机和闪光灯的打手们簇拥着奶酪骑士走出了大厅。

  阴森的地下室里摆满了各种样式的刑具,几个精赤着上身的大汉围站在神采飞扬、满脸得意的“兰斯洛特”身边。

  “托国王陛下的福,那邪恶阴险的黑星女巫终於被我们抓住了。对这种将灵魂和肉体都出卖给了撒旦的卑贱女人,我们不必有任何怜悯!今天我来监工,你们一定要好好“拯救”一下那巫婆罪恶的灵魂!”

  奶酪骑士装模做样地对打手们说着,朝门外拍了拍手。

  立刻有两个打手拖着一个赤身裸体、戴着沉重的枷锁的女人走了进来,他们将抓着这个悲惨的女人戴着粗重的手铐的双手,残忍地将她赤裸着的丰满的身体拖过坚硬冰冷的地面,然後重重地摔在了奶酪骑士面前!

  这个女人“罪恶”的灵魂显然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拯救”:她赤裸着的结实修长的双腿和雪白的後背上遍布着道道淡淡的鞭痕,戴着粗重的脚镣和手铐的手腕和脚踝上已经被刑具磨破了皮;她结实的双腿无力地伸展着,露出下身那两个微微红肿外翻着的悲惨的rou洞,片片干涸的白色污秽糊满了她大腿的内侧和她被刮净的阴毛而光秃秃地肿起着的耻丘上。

  “哦……”那女人呻吟着,挣扎着拖着手脚上长长的铁链爬了起来。被赤身裸体地丢进敌人中间的女人看到周围那些恐怖的刑具,立刻惊恐地颤抖起来,羞愧地用手捂住自己赤裸着的、两个已经被残忍地穿上了乳环的雪白肥硕的巨乳。

  这个满脸恐慌羞辱的“巫婆”,正是落到了奶酪骑士一伙的手上的黑星女侠劳拉!

  奶酪骑士精心构思的这部淫邪暴虐的电影分成两部分,被抓获前的“黑星女巫”由已经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的女警长苏珊扮演,而真正残酷暴虐的部分当然要留给不幸的黑星女侠自己来亲自“演出”!

  “你这个邪恶的女巫,现在使不出你的妖术了吧?”奶酪骑士淫邪地怪笑着揪住了劳拉的头发。

  “呸!你才是邪恶……”

  劳拉挣扎着说了一半就被奶酪骑士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因为她说的不是奶酪骑士给她安排好的“台词”。

  “拿口枷来,勒住这条母狗的嘴巴!”

  奶酪骑士已经忘记了“圆桌骑士”的风度,大声叫喊起来。

  他接过一个打手递来的口枷,将粗糙的木棍硬塞进不断挣扎的黑星女侠的牙齿间,将上面的皮带狠狠地系紧在劳拉脑後。

  “给这邪恶的母狗吃点苦头,这是她应得的惩罚!”

  “呜、呜……”劳拉眼中露出绝望和愤怒,她竭力挣扎着从被口枷勒住的嘴里发出含糊的悲鸣,可还是被两个打手粗暴地拖到了牢房的中央。

  地上立着两根粗大的柱子,两个打手打开劳拉手脚上的镣铐,然後粗暴地捉住竭力反抗的黑星女侠的双手,将她的双手锁进两根柱子上方的手铐里,接着又分开她的双脚,将她赤裸的双脚锁在柱子底端的两个铁环里,使黑星女侠赤裸的身体被拉扯成一个大大的“x”形。

  接着一个打手搬来一个盒子似的东西放在黑星女侠叉开的双腿之间,盒子顶上竖立着一根几乎和劳拉双腿等高的金属棍,棍子顶端被塑成一个栩栩如生的男性yáng具形状。

  劳拉看到放在自己双腿之间的邪恶物件,立刻惊恐羞辱地“唔唔”哀叫着,赤裸着的丰满雪白的肉体激烈地扭动起来!

  “看这邪恶的母狗多麽兴奋!上帝呀,饶恕这个罪恶淫贱的女人吧!”奶酪骑士假惺惺地祈祷起来,这使劳拉越发感到痛苦和羞辱。

  打手把那物体顶端的假yáng具对准了被无助地禁锢在刑具上的女超人激烈扭动着的下身,接着两个打手抓住了女超人丰满肥硕的屁股,粗暴地扒开两个雪白的肉丘。

  他们竟然把那根假yáng具的前端对准了黑星女侠屁股後面的那个紧密的rou洞! 接着那拿盒子的家伙摇动着盒子上的摇杆,那根金属yáng具开始缓慢而有力地顶开女超人浑圆紧凑的屁眼,一点点插入了她的直肠!!

  “呜、呜!!!”劳拉痛苦羞辱地猛烈摇晃着头,发出悲痛含糊的哀号!

  两个抓住女超人屁股的打手松开了手。但摇动盒子上的摇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