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叁(1/2)

加入书签

  那两根插进xiāo穴和肛门里的假yáng具是电动的,奶酪骑士临走时打开了上面的开关。尽管震动被调到了最弱的一档,但前後两个rou洞里那种颤栗和酸涨的感觉还是使女警长感到无法忍受!

  经过奶酪骑士和歹徒们无数次的轮奸和折磨後,女警长成熟的身体开始变得极其敏感脆弱,她的肉体已经彻底投降了--尽管苏珊在意识里还再不断地挣扎抵抗。女警长开始绝望地哭泣起来,被钳口球堵住的嘴里流着口水,含糊地呜咽着,焦躁地微微扭摆着丰满宽大的屁股。

  苏珊现在已经彻底认命了,她感到自己现在注定是难逃这种被凌辱和奸污的命运。她开始在心里乞求,与其一直这麽在痛苦和绝望中煎熬,不如赶快来人把那两根卑鄙的假yáng具从自己身体里拿出来,乾脆来次痛快的算了。

  女警长可怜的愿望很快实现了。

  “上帝呀!!”

  女警长听到厕所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粗重的嗓音。

  “托尼!快来看!!这有个娘们!!!”

  “哦,天哪!这个娘们怎麽这副样子?不会是被人强奸了吧?”又一个男人走进厕所,看到被捆着手脚吊在天花板上的女警长,吃惊地喊了起来。

  “要不要报警?!”後进来的家伙有些惊慌。

  “别急,托尼!”先进来的那人说着,走到苏珊面前。他仔细看着女警长的样子,忽然发现这女人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脖子上的项圈上还挂着一块牌子。

  他用手拨开女警长套在脖子的破烂的内裤,看清牌子上的字後,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哈哈!托尼!我猜你一定想不到--这娘们是个真正的骚货!!”

  “什麽?!吉姆……哦,真的!”托尼走过来,也看到了女警长脖子上的牌子上那“我是母狗,请来操我”的字样。

  苏珊此时才睁开了眼睛,看到两个身材极其魁梧壮实的黑人站在自己面前。他俩穿着一身油腻腻的工作服,显然是两个长途汽车的司机,正兴致勃勃地拨弄着自己脖子上的牌子。

  “妈的,我们可真走运!”吉姆兴奋地说着,双手抓住女警长衬衣里裸露出的雪白肥硕的双乳使劲捏了起来。

  “臭娘们,你大概是个受虐狂吧?”托尼看到苏珊戴着手铐脚镣的样子,问道。

  苏珊羞耻地点着头,她感到吉姆那双粗糙的大手捏得自己柔嫩的双乳疼痛不已,被钳口球堵住的嘴里发出含糊的呜咽。

  “妈的,这骚货还真够下贱的!下面竟然还戴着这种东西!!”吉姆掀起女警长短小的裙子,发现她下身插着的假yáng具,鄙夷地骂着,将假yáng具上的皮带从苏珊大腿上解开,把那两根假yáng具抽了出来。

  “呜……”苏珊立刻感觉下身一阵空虚,忍不住呜咽着摇晃起屁股来。她已经听习惯了这种下流的辱骂,但依然不由自主地羞红了脸。

  “来吧,吉姆!别罗嗦了,狠狠操这母狗一顿!”托尼开始不耐烦地说着,忙乱地解着腰带。

  “好吧,托尼。我们就一起来干这臭婊子,让她屁眼和贱穴一起开花!”吉姆也兴奋地说着,将女警长的裙子卷到腰上,拍着她雪白肉感的大屁股,使劲地将两个肥厚的肉丘扒开。

  苏珊看到吉姆胯下露出的那根奇粗无比的巨大yáng具,立刻惊慌起来!她忽然又不想这麽屈服下去了,因为她不敢想像被这两个家伙同时插进自己肉穴和肛门里该是一种什麽样的痛苦!

  “呜呜……”女警长羞耻和惊慌地呜咽着,绝望地扭动着已经赤裸出来的屁股,徒劳地挣扎着。

  “妈的!还装蒜!!”在苏珊背後的吉姆恶狠狠地骂着,用他有力的双臂将女警长激烈地扭动摇晃着的屁股死死抱住。

  “好吧,贱货!既然你想装贞洁,我们就让你  真的被强奸的滋味!”托尼也凶狠地骂着,将苏珊嘴里的钳口球取了出来,然後重重一拳打在女警长柔软的小腹上!

  “啊!!!不、不……”苏珊立刻疼得惨叫起来。她惊慌地摇着头哀求着,忽然感觉眼前一花,托尼狠狠地一个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啊!!求求你们、不要……”

  鲜血立刻顺着苏珊嘴角流了出来,她顿时失声哭叫起来。但接着脸上遭到一阵更残酷的毒打,女警长不仅被打得满嘴流血,眼眶都青紫起来!

  “下贱的娼妇!不要脸的婊子!!你既然喜欢被男人虐待,就让你好好尝尝拳头的滋味!”

  看到这个身材丰满健美的女人被自己打得不停挣扎,大声地哀求哭泣,越发激起了托尼和吉姆的兽欲。他俩毫不留情地踢打着失去反抗能力的女警长,直到将苏珊毒打得遍体鳞伤,气息奄奄地瘫软下来,被镣铐拖着虚弱地吊在天花板上抽泣着,再不挣扎为止。

  “臭婊子,现在可以干你了吧?”托尼托起女警长的脸问道。

  “饶了我……你、你们随便……只要不再打我了……呜呜……”苏珊虚弱地哭泣着,泣不成声地回答。她的嘴角流淌着鲜血,一只眼睛已经可怕地肿胀青紫起来,脸颊上也有好几块瘀血的伤痕,样子十分可怕。

  “发贱!!”托尼狠狠地揪着苏珊的头发,将她的头重重地摔下来。

  然後他开始抱住女警长赤裸的丰臀,将他粗大得可怕的大rou棒插进苏珊的xiāo穴,用力抽插奸淫起来。

  而吉姆则从背後抓住女警长衬衣里裸露出的肥美硕大的双乳,用力地揉了几下,然後双手扒开女警长肥厚的屁股,将他的rou棒狠狠插进了女警长由於浣肠已经松弛起来的肛门中!

  “啊……”

  这两个家伙刚才那一顿毒打已经使得苏珊一点欲望也没有了,托尼一个人在她的肉穴里的奸淫已经使女警长痛苦不堪,而现在又多了一根粗大得近乎恐怖的大rou棒插进肛门,在女警长柔嫩的直肠里残忍地撕扯冲刺着!苏珊立刻不住地抽泣着呻吟起来!

  “呼,这娘们的屁眼还真紧呢!”吉姆感到女警长由於痛苦而不断扭动着的屁股使得紧密的肛肉越发紧紧勒住了自己的rou棒,他感到无比舒服,开始满足地边抽插奸淫着悲惨的女警长的肛门,一边对托尼说着。

  “妈的,我可倒霉了!这骚货的烂穴不知被插过多少次了,简直太他妈的松了!”托尼不满足地骂着。

  因为经过了一个上午的轮奸,女警长的xiāo穴的确变得松弛起来,加上托尼的yáng具的尺寸根本没法和吉姆相比,这家伙自然感到不满。

  苏珊听着这两个家伙无耻地谈论着自己的身体,像对待妓女一样残忍地殴打轮奸自己,更加羞愧得无地自容。她软弱地微微摇晃颤抖着,感受着被两个魁梧的黑人夹在中间、同时被从前後两个rou洞里奸淫的巨大痛苦,开始羞辱地大声哭泣起来。

  “求求你们、停下来……啊……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

  苏珊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要被肛门和肉穴里的两根rou棒刺穿了,疼痛从下身迅速蔓延上来,使女警长痛不欲生地摇晃着半裸的身体,顾不得羞耻大声地哭泣哀求起来。

  两个家伙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个像女警长这样健美性感的女人能够被他们这样痛快地奸淫玩弄,使得他俩现在兴奋还来不及,根本不会去考虑苏珊此刻的感受!

  苏珊在痛苦和羞辱中挣扎着,直到两个家伙分别在女警长的肛门和xiāo穴里射了出来,她才略微感到一些轻松。

  “托尼,咱们换个位置!”吉姆显然奸淫女警长的xiāo穴里後还感到不满足,他对同伴说道。

  “不要再来了……求求你们……”苏珊明知哀求也没有用,可是她感觉自己实在无法忍受这两个家伙那种野兽一样的虐待和施暴,还是哭着哀求起来。

  “少罗嗦,臭婊子!”托尼恶狠狠地揪着苏珊的头发,又给了她一记耳光!

  两个家伙换了个位置,开始再次从女警长的xiāo穴和肛门里同时奸淫起来。

  苏珊一直虚弱地哭泣着,呻吟着忍受着两个家伙近乎狂暴的奸淫。等他们再次在女警长成熟美妙的肉体上得到了满足,将jing液射进女警长已经开始红肿起来的肛门和肉穴中离开後,苏珊已经彻底瘫软成了一滩泥一样,四肢软绵绵地被镣铐拉扯着吊在空中。

  “走吧,吉姆。”托尼把自己rou棒上沾着的jing液擦在苏珊皱巴巴的裙子上,然後把她被卷到腰上的裙子放下来,盖住女警长糊满jing液、惨不忍睹的下身。

  吉姆则把刚才轮奸女警长时,从女警长ru头上摘下来的竹夹子再次夹在了苏珊充血肿胀的ru头上。

  “等等,托尼。我们还没方便呢?”吉姆提醒着同伴来上厕所的真正目的。

  “对呀!哈哈,我几乎忘了!”

  两个家伙开始大笑着,朝着被吊起来的女警长的身上无耻地撒起尿来!

  “不要!!不!!你、你们这两个疯子……呜呜……”

  苏珊惊慌地尖叫起来,她感到热乎乎的尿液猛烈地喷射到自己的屁股和小腹上,羞辱使得女警长浑身不停颤抖起来!

  两个家伙大笑着,把尿都撒在了可怜的女警长的身上,然後才丢下浑身浸透在臊臭的尿液里的苏珊,走出了厕所。

  “妈的,这臭婊子还真够味!”

  走出厕所的托尼还在回味女警长那健康成熟的肉体。

  “快点,托尼!咱们赶紧把车开回去再回来,说不定还能赶上再来干这骚货一回!”

  “对,叫上弟兄们一起来,狠狠干那不知羞耻的臭婊子!”

  苏珊看着厕所的窗户外,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上帝呀,总算该结束了吧?”女警长心里乞求着,她已经快被这种羞辱和痛苦折磨得要崩溃了。

  苏珊感觉这个下午简直是一场噩梦!

  自从那两个家伙残酷地毒打轮奸了被他们当作是妓女的女警长後,苏珊这个下午一直沉浸在巨大的痛苦和羞耻中。因为接下来走进厕所的男人看到女警长伤痕累累的脸庞和浑身沾满尿液的样子,以及她脖子上的那块牌子,都好像明白了一切似的开始残忍地虐待和强奸苏珊!

  苏珊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奸污了自己,只知道肛门和xiāo穴都已经被干得要失去了知觉似的疼痛,而且还遭到了几次残酷的鞭打,赤裸的胸脯上布满了几道紫红的鞭痕,大腿上的丝袜也被抓得破烂不堪。

  女警长虚弱地呻吟着,健壮的双腿已经好像支撑不住身体了似的颤抖。她脚上的高跟鞋已经被一个人扒了下来,双脚上的丝袜也被那变态的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