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1/2)

加入书签

  苏珊心里感到惊慌害怕极了,因为她现在竟然被捆着手脚吊在高速公路边一个加油站旁的男厕所里!女警长甚至能听到厕所外的高速公路上来往飞驰的汽车声!

  她现在惊慌得几乎想哭了出来,因为随时可能会有男人走进厕所,看到自己现在这种羞耻不堪、又极其淫贱的丑态。

  女警长现在尽管没有赤身裸体,但身上的穿着却显得比裸着身子更为淫贱:苏珊上身穿着一件几乎是透明的黑色小网眼的吊带紧身衣,里面没有戴胸罩,使她浑圆肥硕的双乳诱人的轮廓隔着紧身衣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下身是一条勉强能盖住多半个屁股的红色短裙,里面穿着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字内裤,只能勉强遮住女警长下身那道迷人的肉缝,而肥厚丰满的屁股则几乎是全裸的,甚至从裙子下 外就能看到一片雪白肥美的肉丘!

  苏珊双腿上穿着一双用吊袜带吊着的黑色网眼丝袜,将女警长匀称修长的双腿修饰得越发性感迷人;她脚上是一双无带的深红色细高跟鞋,狭窄的高跟鞋和尖细的鞋跟使女警长穿惯平跟鞋的双脚感到十分难受,同时衬托得苏珊原本就高大健美的身材显得越发修长。

  女警长的脸上被化上了浓妆,宽大的嘴唇涂得猩红,眼圈画得几乎成了深紫色,加上烫出大卷的红发,使苏珊感觉自己的样子活像一个街边的妓女!她的嘴里被塞着一个带眼的钳口球,用皮带紧紧系在脑後,使女警长被撑得大大的嘴巴里痛苦地流着口水,一直流到了下巴和脖子上,令苏珊感到极其难堪和羞耻。

  苏珊结实有力的双臂高高地举在头顶,双手被一副皮制手铐铐着,用锁链吊在厕所的天花板上;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被一副脚镣铐在一根铁棍上,使得女警长只能大张着双腿困难地站立着,尖细的鞋跟使得她踩在地上不停晃动着,双腿很快就感到 痛起来。

  而尤其令女警长感到羞辱和难堪的是,她的脖子上被一个项圈锁着,项圈上细长的铁链一直拖到地上,同时项圈上还挂着一个精致的牌子,上面写着“我是母狗,请来操我”的字样!而女警长脚下的地上则还放着一个大水桶,桶里放着那些令苏珊看到就感觉羞辱万分的道具:鞭子、蜡烛、夹子、注射器和几支各种尺寸和长度的假yáng具!

  这一切都是那邪恶阴险的奶酪骑士的安排!他一大早就带着几个打手,将女警长押到了这家高速公路边的加油站,然後不顾女警长苦苦哀求,将她如此打扮好,吊在了男厕所里,并在厕所里装好了微型摄像机,然後对女警长嘱咐了一番後,将被打扮得如此下贱淫荡的女警长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苏珊现在已经害怕得快哭了出来,她生怕有人走进厕所,看到自己这种狼狈下贱的丑态!她知道,如果有男人进来上厕所,看到一个打扮得如此下贱淫荡的女人挂着“我是母狗”的牌子被吊在这里,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而且如果那人再凑巧认出自己是这个城里的女警长……苏珊简直不敢想下去!

  时间慢慢地流逝,苏珊被吊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幸好这中间她只听见外面有汽车停下加油的动静,而没有人走进来。她开始在心里不停乞求,乞求这种羞耻的折磨不要持续太久。苏珊知道奶酪骑士和他的手下们一定在暗中监视着这里,自己逃脱是不可能的,只希望这些家伙那变态的耐心不要太久。

  女警长正背对着厕所门口,心里暗自祈祷着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个男人走进来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惊讶的呼叫!

  “天哪!!”

  走进厕所的男人显然被厕所里的景像惊呆了,因为这里竟然吊着一个打扮极其淫贱的身材丰满健美的女人!

  “哦……不!!”苏珊听到门口的惊叫,立刻感觉眼前一黑,如果不是双手被铐着吊在天花板上,女警长几乎要立刻瘫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

  “父亲,发生什麽事了?!”一个年轻一点的声音从厕所外传来,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竟然还是两个人?!”苏珊更加惊慌,被吊着的身躯立刻摇晃起来。

  “哦,上帝呀!!这里面怎麽会有个女人?!”那儿子显然也大吃一惊。

  “不知道。不过……迈克,我们过。”那个父亲说着朝女警长走了过来。

  “不!!!不……”苏珊听着身後的脚步声,在心里绝望地乞求着闭上了眼睛。

  “我、是、母狗,请、来、操我?!”那父亲念着女警长脖子上的项圈上挂着的牌子上的字。

  “天哪,看来这女人真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婊子!!”儿子已经惊讶地叫了出来,声音中明显带着一种惊喜和激动。

  “看来如此,而且这女人一定还是个受虐狂。”那父亲说着,他显然注意到了女警长戴着手铐脚镣的样子,和旁边水桶里的那些道具。

  “啊,这女人连胸罩都没戴!”那儿子好像发现了什麽似的,用手隔着女警长身上那件又薄又透的黑色细网眼上衣,握住了里面那对肥嫩丰满的巨乳,轻轻地揉了起来。

  “哦……不、不要……”苏珊在心里哀求着,惊慌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面前站着两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大概有五十多岁,已经有些秃顶,正挺着肥胖的肚子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那大约叁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材魁梧健壮,他正贪婪地把手顺着自己腰间向上伸进自己衣服里,抚摸着自己衣服下赤裸着的乳房。

  “你是一个婊子?还是一个受虐狂?或者二者兼备?”那父亲见女警长睁开了眼睛,开始忧郁着问道。

  苏珊立刻慌乱地摇起头来,被钳口球堵住的嘴里含糊地呜咽着。但她很快又羞耻地点起头来,脸上羞得通红,几乎要哭了出来。

  因为女警长忽然想起奶酪骑士在监视着自己!这个家伙曾威胁自己,如果不按照他的吩咐做,就会把苏珊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轮奸拷打的那段录像满城公布出来,还要把女警长扒光了衣服吊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这种威胁正中女警长的要害!苏珊宁可死也不愿想像自己那种羞耻悲惨的样子被全城的人看到时,自己遭受的那种可怕的打击和羞辱。

  奶酪骑士已经抓住了女警长的弱点,所以他保证  只要女警长按照他的安排全部去做,他就永远也不会公布那些录像。

  “迈克,这娘们已经承认她是个婊子了!”那父亲欣喜地说着。

  “那就是说,我们可以随便对你做什麽了?”那叫迈克的年轻人双手还伸在苏珊的衣服下,把玩着女警长肥嫩丰满的双乳问道。

  “呜、呜……”苏珊羞辱地呜咽着,痛苦地点着头。她的双乳落在那年轻人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揉搓下,使女警长感到极其痛苦和不堪。

  “来吧,父亲!我已经忍不住了!”那年轻人说着,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苏珊立刻发出一声含糊惊慌的呜咽,因为她看到那年轻人掏出的rou棒竟然那麽粗大,简直有女警长的手腕粗细!

  “唔,她好像还有些害羞呢!”那年轻人见到苏珊脸上涨得通红,望着自己胯下惊人地涨大的rou棒,眼睛里充满了乞求和惊慌,被铁棍撑开的双腿开始微微哆嗦起来。

  “迈克,你不懂!”那父亲走到厕所旁边“哗哗”地撒着尿,说道。

  “这种女人天生就喜欢被虐待,喜欢把自己装扮成被强奸、或者被拷打的样子--就像现在,好像演戏一样。这样她才能觉得满足!”

  那父亲提着自己的裤子走回来,用手掀起苏珊下身那窄小的裙子。

  “我猜你一定是要你的同伴把你这麽捆着吊在这儿的,对吧?臭婊子!”他粗鲁地把手伸进女警长的裙子,隔着她几乎就是一个布条的内裤摸着苏珊丰满肥嫩的下身,笑了起来。

  苏珊从来没穿过这种t字内裤,那窄小的内裤勒进女警长股间的布条令她感到极不舒服,被那老头这麽一抓,更是几乎勒进了苏珊敏感的肉穴里,使她难受得立刻扭动起来。而那老头的问题更是令女警长感到羞辱万分,她痛苦地耷拉着头轻轻点了一下,算是回答,屈辱的眼泪终於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喔,这娘们还哭了!她装得可真像!”

  那年轻人的话几乎要将苏珊羞得昏死过去,她感到那年轻人粗糙的大手开始试图将自己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从自己身上剥下来。可是女警长的双腿被铁棍用力地撑开,显然无法将那内裤脱下来,於是那年轻人索性拿出一把小刀,将苏珊的内裤那几乎是一条布条的底部划断。

  “嗯,我说得没错吧?迈克,这娘们连阴毛都刮乾净了,她平常也一定是个风骚的婊子!”

  在迈克卷起女警长的裙子,把划破的内裤掀起来时,那老头注意到苏珊的下身光秃秃的,由於耻毛刮得过於厉害,女警长丰润的耻丘甚至略微红肿起来。

  “父亲,看这娘们那个地方颜色这麽深,她大概真是一个婊子呢!”

  女警长因为落到奶酪骑士一伙的手里後,遭到无数次残酷的轮奸施暴,以至於她那娇嫩的肉穴已经不再是新鲜的粉红色,而成了一种难看的深褐色。这竟然被这父子俩当成是证据,来把苏珊当作放荡变态的娼妓,令女警长羞愤得立刻呜咽着抽泣起来。

  不知为什麽,苏珊被这父子俩不停地盘问讥笑,加上现在这种羞耻狼狈的受虐姿态,竟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