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2)

加入书签

  黑星女侠四

  女超人赤裸着丰满成熟的身体,脚踝和大腿被用绳子捆在一起,双手被反绑在背後跪伏在地牢潮湿的地面上喘息着。她那两个浑圆肥嫩的大房好像两个硕大的球垂在雪白的膛上,丰满诱人的双上清晰地留着被蹂躏後的指印和淤痕,头悲惨地红肿起来。

  劳拉垂着金发凌乱的头,看着自己全身上下仅剩下的黑色丝袜上那的污痕,不由羞辱得浑身哆嗦起来。

  “suckmycock!”

  听见那黑人的咆哮,劳拉立刻抬起头,不禁惊慌地尖叫起来!

  巴洛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裤子,用手扶着他那乌黑大的阳具站在劳拉面前,满脸笑地吼着。

  他那乌黑的大足有一尺多长,可怕地充血膨胀起来的的头好像一个黑紫的**蛋般大小,上面沾着些闪亮的体,在劳拉的面前晃动着。

  “不!求你,不要!!”劳拉惊慌失措地躲避着,她甚至已经闻到了那个巴洛丑陋 脏的大上那股刺鼻的臊臭味,令女超人感到恶心极了!

  “***!!”黑人恶狠狠地骂着,重重地抽了劳拉一记耳光!

  那黑人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地打在劳拉的脸上,立刻将她打倒在地上!劳拉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痛,耳朵里“轰轰”作响。

  “给这母狗戴上嚼子!妈的,竟然不听话!!”巴洛恶狠狠地咒骂着。

  那保镖幸灾乐祸地笑着,转身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了一个带着皮带的橡胶圈走向瘫倒在地上的黑星女侠。

  那橡胶圈外径大约有拳头大小,内径也比一个**蛋还大;外缘上有一圈凹下的印记,好像假牙的托一般;橡胶圈上还带着两条细细的皮带。

  “不!不要……”劳拉立刻知道了这个古怪的橡胶圈的用途:把它嵌进女人的嘴里就可以令女人只能张开着嘴,这样这些无耻的罪犯就可以尽情地将他们的进她的嘴里来强暴她!!

  “臭婊子,一会你就叫不出来了!”巴洛一把捏住了劳拉的脸颊,另一只手臂好像铁箍一样死死地搂住了女超人不断挣扎着的肩膀。

  那保镖熟练地将橡胶圈塞进了劳拉被捏着脸颊而不得不张开的嘴里,将她的牙齿嵌进了那橡胶圈外缘的凹槽里,然後将皮带紧紧地系在了女超人的脑後。

  “呜呜……”劳拉的嘴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她喉咙里艰难地吞咽着,发出模糊而悲惨的呜咽,口水顺着嵌进嘴里的橡胶圈流了出来。

  “母狗,这就是你反抗的下场!!”那黑人巴洛说着,用一只手揪着劳拉的头发,将她提着跪在了自己脚下。

  巴洛用另一只手扶着自己那怒shubaojie挺着的大乌黑的大,对准那嵌进劳拉嘴里的橡胶圈,重重地了进去!

  “呜!……”劳拉立刻感觉一火热硬的大带着一股恶心的味道进自己嘴里,一直顶到了喉咙里!女超人被得几乎立刻翻起了白眼,挣扎着摇晃着被揪着头发的脸,发出 惨而模糊的呻吟!

  “来吧!贱货!!好好  我的大的滋味,我保证你会忘不了的!!”巴洛吼叫着,揪着女超人的头发将她的脸贴在自己胯下,在她的嘴里奋力地抽奸起来!

  “呜呜……”劳拉艰难地喘息呻吟着,几乎被得喘不上气来。被敌人抓住如此残酷地奸污糟蹋,劳拉心里感到无比悲愤和羞耻,她忍不住抽泣起来。

  “巴洛?干什麽哪?!”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地牢门口传来。

  风度优雅的男爵夫人玛蒂娜出现在地牢的门前,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曳地长裙,双手叉腰悠然地望着地牢里那残酷的凌辱场面。

  歌洛塔夫人没有化妆,显然是刚刚睡醒,娇媚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倦容。

  男爵夫人看着赤身裸体的劳拉被巴洛揪着头发跪在地上,嘴里被塞进那黑色的橡胶圈,满脸的悲苦和羞辱,被那黑人长可怕的大残酷地奸着。美艳的女超人现在的样子显得说不出的悲惨和狼狈。

  看见男爵夫人走进来,巴洛依然没有停下来,继续喘着气在劳拉温暖的小嘴里奸发 着。

  “夫人,巴洛正在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母狗!”那保镖脸上带着亵的笑容,恭敬地对歌洛塔夫人说着。

  玛蒂娜没有对他说话。她脸上挂着残忍和嘲讽的微笑,看着那在女超人的嘴里不断进出着的乌黑大的,咬了咬嘴唇。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男爵夫人说着转身离开。

  她走到地牢门口忽然回过头来:“小婊子,竟然敢闯进我的城堡?那你就好好品 一下巴洛的大**巴的滋味吧,这是你应得的惩罚!不过,我相信你以後还会 到更多的男人的**巴的!是不是,巴洛?”

  难以相信这个气质高雅的男爵夫人嘴里竟会说出如此俗下流的语言!劳拉立刻感到一阵惊恐和羞耻。

  歌洛塔夫人悠然地离开了那好像虐的地狱般恐怖的地牢,而巴洛甚至连对他的女主人说话的工夫都没有,继续暴而残忍地奸着悲惨的女超人。

  劳拉现在感觉意识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只知道那丑陋恐怖的大还在自己的嘴里残忍而有力地抽奸着。巴洛的大带着浓重的臊臭味重重地顶撞着女超人的喉咙,令她一阵阵地恶心和窒息。

  没想到落到敌人手里会被如此残酷无情地奸和凌辱,不仅遭到轮奸,还被敌人残忍地在嘴里施暴,而且还不知要受到多少更可怕的折磨和蹂躏!不幸的黑星女侠现在心里只剩下悲哀和恐慌。

  巴洛的身体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揪着劳拉的头发将她的脸紧贴在他的胯下,将他的大深深地顶进女超人的喉咙深处。

  劳拉感觉到嘴里的大可怕地变热膨胀起来,接着一股带着浓烈的腥臭味的体在她的嘴里猛烈地喷溅开来!

  “呜……”劳拉绝望地尖叫呜咽着,拼命摇晃着头,但大量粘稠腥热的还是不停地喷进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她的食道,又咸又黏的感觉充斥了劳拉的嘴里,令她感觉几乎恶心得要呕吐出来!

  “呼……”黑人喘着气,将他丑陋的大从劳拉的嘴里抽了出来。那乌黑的东西上沾满了女超人的唾和白浊腥热的,显得无比邪丑陋。

  巴洛揪着劳拉的头发,将他的上残留的涂抹在劳拉泪痕斑斑的脸上和肥硕浑圆的双上。

  劳拉依然大张着嘴巴,艰难地呼吸着,不得不同时将那些进她嘴里的吞咽了进去。但巴洛出的实在太多太稠了,几乎令悲惨的女超人窒息了过去,而且还有不少的白浊粘稠的顺着那嵌进她嘴里的橡胶圈溢了出来,流满黑星女侠的嘴角和脖子。

  悲惨的女超人被敌人揪着头发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仰着充满屈辱的俏脸,脸上、嘴角上、脖子上和丰满的膛上沾满了一片片白浊粘稠的,显得无比的狼狈和难堪。

  巴洛揪着劳拉的头发将赤身裸体的女超人拖到了地牢中央的一柱子旁,然後将她後背紧贴着柱子,将她被反绑的双手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

  劳拉没有再反抗,她知道自己的反抗本没有用处,只会激怒shubaojie这些毫无人的罪犯来用更残酷的手段折磨凌辱自己。她蜷曲着双腿跪在地上,被巴洛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

  巴洛将那沾满的橡胶圈从劳拉嘴里取了出来,然後盯着这个脸上和膛上糊满、被赤裸着身体捆在柱子上的美丽女人看了一会,狞笑起来。

  “臭婊子,你就在这里老老实实歇着吧!我担保你不会寂寞的,玛蒂娜那母狗肯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哈哈哈!!”

  他狂笑着和那保镖离开了地牢。

  暗的地牢了一片恐怖的寂静,只有被赤身裸体捆绑在柱子上的女超人偶尔发出一丝微弱的呻吟和喘息。

  劳拉感觉这几个小时好像有几个世纪一样漫长,被敌人抓住捆绑监禁在这可怕的地狱般的牢房里,悲惨地等待着那些残忍的罪犯来凌辱折磨自己,这种绝望和屈辱的感觉是骄傲的黑星女侠从来没有想像过的恐怖。

  劳拉现在还能感到被强奸了的下身在隐隐做痛,嘴里也充满了那黑人的的腥臭。她的大腿、脸上和丰满无比的膛上糊满的已经乾涸,那种肌肤紧绷绷的感觉使一向爱整洁的劳拉越发感到 脏和恶心。

  女超人呻吟着微微扭动着赤裸的丰满娇躯,试图活动一下已经被捆绑得麻木了的双臂。结实的绳索绕过劳拉丰满的上身和双臂,将她死死地捆在了柱子上,而脚踝也被和大腿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一起,现在这种状态对已经失去了超人能力的劳拉来说,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尽管身心受到如此重创,但劳拉还是能够清醒地考虑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现在惊慌和悲伤都是没有用的,必须想出办法来解救自己!她甚至都为自己在遭到罪犯轮奸蹂躏时的哭叫而感到羞耻,这不是伟大的女超人应有的坚强。

  劳拉的眼睛盯着那边木箱上自己那被撕烂的裙子,那裙子内侧缝着两粒救命的避孕药,这是女超人现在唯一的指望了!可是自己被捆在柱子上,怎麽才能把那药丸吃进嘴里呢?

  “玛蒂娜那母狗一定不会忘记来和你乐一乐的!”

  那魁梧的黑人对劳拉施暴後说的这句话忽然令女超人眼前一亮!

  “想必那可恶的男爵夫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不知道这个邪恶的女人会用什麽手段来折磨我?”

  一想到自己还要受到一个女人的凌虐,劳拉不禁越发感到羞耻和恐怖。不过对付那邪恶无耻的男爵夫人一定会比那些魁梧壮实的男人要轻松一些。

  “只要我的嘴能碰到裙子内侧的暗兜!哪怕手脚还被捆着也不要紧!!哼,该死的男爵夫人,我一定要让你也  我受到的虐待!”劳拉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该如何报 这些卑鄙残忍的家伙了。

  “奇怪?为什麽那些保镖和那黑人说起歌洛塔夫人时,语气是那麽的不敬? 这可不像奴才对主子的态度!”劳拉忽然想起那叫巴洛的黑人和那些保镖对男爵夫人的称呼--“母狗”、“婊子”!这些下流的字眼令劳拉想起就脸红。

  女超人隐约觉得在男爵夫人背後的那个神秘的“白党”头领,和男爵夫人之间一定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也许歌洛塔夫人是那古怪的首领的情妇?或者他们之间有些冲突?前者是劳拉早就能想像得到的,而後者则令女超人感到有种莫名的兴奋。

  “你们在门外守着!不许打扰我!!”

  一个跋扈的女人声音从地牢门外传来,打断了女超人的思考。劳拉立刻紧张地抬起头,看向地牢的门口。

  只见那美艳的男爵夫人迈着悠然的脚步走进了囚禁着不幸的女超人的牢房,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残忍的快乐,使她美丽的脸上带上了一丝令人胆寒的邪恶。

  男爵夫人玛蒂娜随手关上了地牢的铁门,慢步走到了蜷曲着双腿、一丝不挂地被捆绑在柱子上的黑星女侠身前。

  男爵夫人穿着一件丝制的粉色长袍,腰间不松不紧地系着一带子,大敞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甚至连她里面戴着的黑色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她长袍的下摆下露出两条色丝袜包裹着的匀称笔直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无带高跟鞋。

  劳拉抬头盯着面前这个女人,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位歌洛塔夫人的 是个魅力十足的美女。男爵夫人不仅身材极好,气质也绝佳,只可惜这个如花般娇艳的身体下竟然有着那麽邪恶的灵魂!

  “呦,小贱人气色还不错吗?!看来你还满能经得起那些臭男人玩的,连巴洛的大**巴也没把你干昏过去?”歌洛塔夫人眼睛里充满了诡异的笑意,盯着女超人前赤裸着的那两个硕大白嫩的房。

  “男人的是很滋补的,可你吃完也应该擦擦嘴巴呀?”歌洛塔夫人注意到劳拉的脸上和嘴角上沾满乾涸的白色污迹,立刻怪笑起来。

  劳拉愤怒shubaojie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无耻地嘲讽侮辱着自己的歌洛塔夫人,屈辱令她丰满的膛不停地起伏着。

  男爵夫人忽然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将高跟鞋那又细又硬的鞋跟顶在了劳拉一只浑圆丰满的房上,脚尖则狠狠地踏在了她圆润白嫩的肩头!

  “啊!”劳拉惊叫一声,忍不住身体向後缩去。

  “母狗!舔我的鞋!!”美艳高雅的男爵夫人忽然变得凶恶起来,她恶狠狠地用脚上的高跟鞋踩踏在劳拉的肩膀上,将她赤裸的身体死死地抵在了背後的柱子上,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几乎要残忍地戳进了女超人那丰满硕大的房。

  “不!”劳拉坚决地说着,将头扭到一旁。

  歌洛塔夫人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恶毒的笑容,她使劲地用高跟鞋在女超人赤裸着的圆润细腻的肩上碾压着,同时俯下身体用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女超人的一个纤巧娇嫩的头!

  “呀!!”肩膀上和头上同时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劳拉忍不住尖声惨叫起来。

  男爵夫人看到这个被捆绑着的女人已经痛得浑身哆嗦,而那娇小的头则几乎被自己捏扁了,圆润的肩头也被高跟鞋碾压得通红一片,她耸耸肩将脚放了下来。

  劳拉感到肩膀和头火辣辣地痛着,她大口喘息着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看来自己必须要付出一些牺牲,来取悦这个残忍恶毒的男爵夫人,才能争取到逃走的机会。

  劳拉正想着,忽然注意到男爵夫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後,解开了捆住自己身体的绳子!

  女超人立刻心头一阵狂喜,她刚要试着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和双臂,就感到自己被从背後使劲推倒在了地上!

  劳拉的双脚还被紧贴着大腿用绳子捆着,双臂也被反绑在背後,所以立刻被推得双膝和肩膀着地,双脚朝天,撅着雪白的屁股趴伏在了地上!

  男爵夫人站在劳拉的背後,盯着她这副难堪的样子:被捆绑手脚的女超人裸露着丰满成熟的身体,身上仅存的黑色丝袜上秽迹斑斑,肥硕的双被她的身体压在了地牢 脏的地面上,浑圆雪白的屁股则高高地撅了起来,显得既狼狈又低贱。

  男爵夫人从鼻子里挤出几声冷笑,慢慢抬起腿,用高跟鞋那尖尖的鞋尖抵在了劳拉浑圆雪白的屁股上,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对准那两个丘之间那浅褐色的窄小的屁眼狠狠地踩了下去!

  “啊!!!!”劳拉立刻感觉一坚硬锐利的东西几乎戳进了自己的肛门,一阵疼痛和恐惧袭来,她立刻使劲摇晃着赤裸的肥白屁股,向前蠕动着逃避。

  “呸!贱货,长了这麽一副下贱的身体不去做婊子,反而来做贼?”歌洛塔夫人一边无情地辱骂着,一边用脚上的高跟鞋不停踢着女超人高高撅着的雪白的屁股,在两个丰润白嫩的丘上留下了好几个醒目的鞋印!

  劳拉被羞辱得满脸涨红,使劲扭动着赤裸的身体躲避着恶毒的袭击。但她目光却始终盯着那离自己不到两米的木箱上的那件被撕烂的裙子。

  男爵夫人踢了一阵劳拉,走到了她的正面。

  “母狗,起来!”男爵夫人辱骂着,揪着劳拉的头发将她拽了起来。

  劳拉发现歌洛塔夫人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解开了她的长袍的腰带,一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使自己直跪在她的脚下。

  劳拉被迫抬起头,看到了男爵夫人长袍下袒露出来的身体:歌洛塔夫人的身材不高,黑色罩下的双比起劳拉要小得多,但十分匀称挺拔;她的肌肤雪一样白细,小腹平坦,与她纤细的腰身相比,臀部却显得十分宽大肥厚;而令劳拉十分惊讶地是,男爵夫人的长袍下竟然没有穿内裤!

  男爵夫人纤细的腰上系着一条吊袜带,吊着包裹着匀称笔直的双腿的色丝袜,而她下身隐秘的部位却完全赤裸着!歌洛塔夫人丰腴的大腿部那些乌黑柔顺的毛经过心的修剪,成一个规则的倒叁角形,而她下身那隐秘的则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劳拉面前。

  歌洛塔夫人的唇较常人肥厚许多,两片淡淡的红褐色的唇好像婴儿的嘴一样微微开启着,露出里面嫩红色的,而且彷佛还有些闪亮的体滋润着那不知羞耻裸露着的。

  劳拉被男爵夫人揪着头发,鼻子几乎触到了男爵夫人的上,甚至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酸味!她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一个成熟女人隐秘的部位,看到男爵夫人的里那些闪亮的体,劳拉立刻知道了那是什麽,不禁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来。

  “母狗,你如果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奴隶,我就不再让那些臭男人来碰你。否则……”男爵夫人盯着劳拉的眼睛中放出异样的光芒。

  劳拉此刻完全明白了:这个心如蛇 的女人不仅是一个虐待狂,而且还有同恋的嗜好。难怪她的那些手下用那样的语气谈论她!劳拉一想起‘同恋’这个字眼就觉得恶心,尤其是对歌洛塔夫人这样一个既歹毒又险的女虐待狂,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做出屈服的姿态来,以赢得逃脱的机会。

  “听见了吗?奴隶!!”

  “……是……”劳拉挣扎了半天,终於强忍着愤怒shubaojie和羞耻,装出一副驯服的样子颞嚅着。

  男爵夫人满意地点点头,朝劳拉背後走去。

  劳拉立刻感到心头一阵狂跳,她以为可恶的男爵夫人要解开捆绑着自己的绳索。尽管劳拉的双腿没有被捆在一起,但双脚被紧贴大腿捆住还是使她挪动身体都很困难,如果双臂被解开……

  可是女超人很快失望了,她听见男爵夫人的脚步朝自己背後走了过去,她抬起头看看离自己不远的木箱上的裙子,犹豫着是否要冒险尝试一下。

  但劳拉很快就听见男爵夫人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又回到了自己面前。

  “母狗,把你的脸低下来!”男爵夫人的手里提着一个水桶,水面上漂浮着一块脏兮兮的海绵。

  “把你的脸和嘴巴擦乾净,我可不想让你脸上那些 脏的弄脏了我的身体!”歌洛塔夫人说着,拿起浸透了水的海绵在劳拉的脸上和嘴周围鲁地擦了起来。

  “好了,下贱的母狗!开始为你的主人服务吧!”

  黑星女侠五

  男爵夫人将水桶放到一旁,叉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毫无遮掩裸露着的下身几乎贴在了劳拉的脸上。

  “母狗,知道你应该怎麽做了吗?”男爵夫人揪着劳拉的头发,使她直跪在自己脚下。

  劳拉立刻感到一阵恶心,她当然知道这个女虐待狂要自己做什麽!去为她口交,用自己的嘴去舔她那已经浸透了水的无耻的户!

  劳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脸贴了上去……

  女超人压抑着愤怒shubaojie和屈辱,用她香软的舌尖舔弄挑逗着男爵夫人早已经鼓胀起来的珠。男爵夫人的里泛滥的水流满了劳拉的脸上,那种带着浓厚的酸味的滋味几乎令受辱的女超人要呕吐出来。

  男爵夫人好像发情的母狗一样,双手隔着罩不停揉搓着自己的房,闭上眼睛发出荡的喘息和呻吟,摇摆着宽大肥硕的屁股将下身紧紧抵在跪在面前的劳拉的脸上,发疯一样蹭着。

  “啊……啊!!”男爵夫人嘴里发出与她那高雅斯文的外表不相称的荡呻吟,几乎全裸着的迷人体失去控制般抖动起来。

  劳拉眼睛的馀光盯着离自己不远处的木箱上那被撕烂的裙子,知道这个正羞辱着自己的无耻的女人已经濒临荡的高潮,她加紧了吸吮的节奏和力度。

  “母狗!啊……不要停……哦,快!啊!!!”男爵夫人的身体激烈地痉挛起来,她发出可怕的嘶声浪叫。

  “无耻的母狗!”劳拉心里暗暗骂着,用她的嘴唇吸住男爵夫人火热鼓胀的珠,用力地挤压吸吮着。

  “啊!!!……”歌洛塔夫人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号,猛地推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超人,整个人一下趴伏到了地牢的地面上,双手胡乱地揉搓着自己的房和下体,像落入油锅里的虾一样痉挛抽搐起来!

  劳拉跪在地上看着陷入高潮,已经失去了意识的男爵夫人,暗暗惊讶这个无耻而狠毒的女人高潮中的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不过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麽!!

  女超人迅速地挪动着被捆绑的身体,不顾一切地朝着木箱蹭去!

  劳拉眼看着男爵夫人还在高潮的馀味中翻滚挣扎,她一阵狂喜,终於将身体俯到了木箱上!

  她利索地用嘴巴在被撕烂的裙子内侧搜寻着,找到那个小小的暗兜,用舌尖挑开暗兜,噙到了那里面的避孕药!

  这种感觉太好了!!

  劳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两粒避孕药一下全吞了进去!

  一团绚丽的白光笼罩了暗的地牢,那个被赤身裸体捆绑凌辱的悲惨女子不见了!一个一身红黑紧身衣,英气逼人的女超人出现在了男爵夫人的面前!!

  “……”依然蜷曲着半裸的丰满身体,躺在地牢的地面上微微抽搐着的男爵夫人瞪大了充满惊恐和迷茫的眼睛,面前这不可思意的一幕已经将她彻底从那放荡的快感中击醒!

  “你这无耻荡的母狗!我会让你受到你应得的惩罚!!不过你现在最好还是先昏死过去比较好!”黑星女侠恢复了那种自信和骄傲。

  “不!……”男爵夫人的惊叫刚到嘴边就变成了含糊的呻吟,劳拉只轻轻一掌砍在她的脖子上,就将这个刚刚还暴蛮横、不可一世的女虐待狂打晕过去。

  “夫人!发生了什麽……”两个守在地牢门外的保镖听见男爵夫人那被打断了的歇斯底里的叫喊,冲了进来。

  他们立刻被眼前出现的景像震呆了!一个戴着蝴蝶形面罩、披着红色斗篷、穿着暗红色低紧身衣、和黑色皮短裙的高挑女郎站在地牢中央,而他们的主子--男爵夫人则半裸着身体像一只被打断了脊梁的母狗一样昏死在地上!

  “黑星女侠!!”两个家伙同声叫了出来!

  “狗杂种!去死吧!!”劳拉已经认出这两个保镖正是昨天晚上轮奸了自己的那两个家伙,满怀愤怒shubaojie的女超人闪电般地跃起,身影掠过两人身边,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从两个家伙身体上传来,两个保镖还没明白过来就像两滩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劳拉从地上拾起捆绑过自己的绳索,嘴角露出报复的微笑。

  “母狗!你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吧?”劳拉看着脸上依然带着惊恐的神色昏死过去的歌洛塔夫人,利索地将她的双手扭到背後用绳子死死捆住,将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也用绳子捆在一起,然後又想了想,拿起一绳子好像自己曾遭到的对待一样,将男爵夫人的嘴巴也用绳子勒住,在她的脑後狠狠系了一个结。

  “这里可不能久留。”劳拉嘀咕着,将被捆住手脚昏迷着的歌洛塔夫人扛在肩膀上,飞快地走出了地牢。

  “该怎麽收拾这只母狗呢?我至少得从她的嘴里得到那暗道里铁门的密码!不行,光这样还不够!我得让这可恶卑鄙的女人吃足苦头!!”

  女超人一边开着汽车,一边从後视镜里看了看汽车後座上依然昏迷着的男爵夫人,想着自己在男爵夫人古堡里受到的侮辱和折磨,立刻感到怒shubaojie火升腾。

  “对了!把这母狗弄到那个什麽‘蓝胡子安东尼’那里去。那些家伙一定会把这个贱人收拾得死去活来!!”劳拉嘴角露出复仇的冷笑,加足油门直奔市郊而去。

  女超人的汽车驶出市区,顺着蜿蜒的山路拐到了一个孤零零坐落在山腰上、古旧fqxs而破败的两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劳拉知道这个小楼里有一伙流氓,他们的头领安东尼外号叫“蓝胡子”。这些家伙原来是这里一个毒枭托尼的手下,後来那个托尼在一次和“白党”的枪战中丧命,这些失去了靠山的家伙像丧家犬一样到处流窜,以抢劫和拉皮条为生。

  劳拉曾经教训过这些家伙,不过那只是黑星女侠偶尔收拾一下街头的流氓而已。但劳拉知道,这些家伙一定有无数手段可以用来报复和逼供那可恶的男爵夫人,而且歌洛塔夫人说起来也还算是这些家伙的对头呢!

  劳拉小心地看看後座上昏迷着的男爵夫人,心里暗想:‘卑鄙的女人,你就快有苦头吃了!哼!!’

  她冷笑着走到小楼前,推开了大门。

  里面果然有五、六个相貌秽琐、身材各异、穿着邋遢的男人围坐在烟雾缭绕的大厅里,大声说着脏话,喝着廉价的烈酒。看到美艳英气的黑星女侠突然出现在门口,所有的家伙都惊慌地跳了起来!

  “女、女侠……”这些人里身材最魁梧、脸上留着浓密的胡子、脸颊上还有一道刀疤的一个家伙结结巴巴地说着。他就是那个“蓝胡子安东尼”。

  “我们,我们最近可是什麽坏事也没做呀!没、没抢劫,也没、没卖白粉,只不过、只不过……”身材高大的安东尼在高挑健美的女超人面前,满脸的惶恐和紧张,几乎都不会说话了。他一边神色慌张地说着,一边把狡黠的目光投向了大厅侧面的偏门。

  劳拉一看安东尼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家伙想溜,她苗条的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安东尼的面前。

  “安东尼,你既然没干坏事为什麽这麽惊慌?!”劳拉故意冷冷地说道。

  “女侠……”那安东尼立刻双腿一软,跪在了女超人的面前。

  “哼,狗东西!一定是干了坏事了!”劳拉见安东尼满脸流汗,眼睛贼溜溜地乱转,心里已经全明白了。但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收拾这些小流氓。

  “安东尼,你不要慌!我今天是有一件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