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陷机关阵攻破城门(1/2)

加入书签

  城门之下,惨叫声此起彼伏,正是阿市引众人入了机关阵,不用一兵一卒,除魔同盟便已是死伤大半。

  但那无数的惨叫声和无数的尸首中,也有不少是曼陀罗宫的弟子。白之宜本就因为被三个小辈打的如此狼狈,便有些恼羞成怒,原本只是受了轻微的内伤,并无大碍,但却万万没想到,被他们三兄弟破了护体罡气,导致自己的《千寻幻

  法》无法使出,便更加恼怒,又看到城墙下七大死士杀得蛊毒死士溃不成军,更加怒火中烧。

  漆昙第一次见到如此充满怒火的白之宜,浑身上下都翻涌着浓厚且毫不掩饰的杀意,便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但见白之宜挥掌之间,赵华音已经倒在地面,尸首异处,漆昙更是吓得面色惨白,魂不守舍,白之宜竟然毫不留情的一掌打死了赵华音。

  “你研制的蛊毒死士,还不如星天战研制的区区八个,本宫主还留你何用。”蛊毒死士的确是赵华音在控制,绛在赵华音的身上下了蛊,也就是说,赵华音也成为了被操控的死士,方可以瞒天过海,只有漆昙心知肚明,现在赵华音被白之宜打死,

  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见状,漆昙立即俯身抱拳道:“华音药师虽死,但有了虫后,宫主,属下也懂得如何控制幻音蛊。”

  “好,死士就由你来操控,倒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些名门正派!”

  说罢,白之宜便纵身一跃,落在城墙之下,看那架势,誓要大开杀戒了。

  而三兄弟也随之跃下城墙,常欢也背起凤绫罗回到了原本的队伍里。漆昙将赵华音手里的赤鸣虫后拿在手中,百感交集,她万万没想到白之宜竟然会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掌打死赵华音,这就是所谓的伴君如伴虎,随后她站起身来,望向城墙

  之下。

  尽管正派人士再小心翼翼,也依然防不胜防,陷入阿市引领的机关阵中,场面更是惨不忍睹。

  已有不少人死于机关阵,剩下的人聚在一起更是人心惶惶。忽而地面开始一阵松动,众人也开始隐隐不安,直到一个巨大的飞行物破土而出,顿时尘土飞扬,没有躲过的,眨眼之间上半身和下半身就分了家,下半身在抽搐,上半

  身却仍在惨叫。那是一个巨大的铁环,外环有四个螺旋的羽翼可以令其飞行,被它套中,内环中心就会触动机关,从内侧闸道中齐刷刷的涌出来一排排锋利的刀刃,能够将人整齐的切成

  两半。

  而若是不小心被外环的羽翼卷到,也是重伤难免。

  “这种玄铁没有兵器砍得断,大家分散,越是聚在一起,这些飞行的机关就越容易伤人!”武义德喊道。

  原本聚在一起的众人开始分散开来,却有一人忽然发现脚心一阵剧痛,再也不能移动半步。

  “有什么东西正在我的腿里爬,好痛!秦少侠,快救救我!”一个天音弟子对着一旁的秦络绎喊道,声音都在颤抖。秦络绎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撕掉那天音弟子的衣服,露出大腿来,只见他的皮肤不断地凸起,却有一个异物正在皮肤里面爬行,导致皮肤凹凸不平,就像一个怪异的虫子

  秦络绎怕那虫子是要攻进心脉,便一剑刺了过去,却发现,刺破皮肤后,露出一个血粼粼的异物来,很坚硬,却不像是虫子。天音弟子痛苦难堪,不断惨叫,秦络绎只得下定决心,砍断他的腿来保他一命,却依然只能刺破皮肤,那坚硬的怪物不断地增多,在他血肉里横冲直撞,到了大腿的部位

  忽然破皮而出,惊得秦络绎连连后退。那不是虫子,也不是什么怪物,而是用玄铁打造成的曼陀罗花,从人的脚心钻入,顺着血肉一直攀爬,再从人的身体里钻出,那些铁花会从人的腿、后背、胸膛、甚至嘴

  里爬出,玄铁被血染成了红色,妖冶“盛放”,而这个人的身躯就成为了它的枝干,真有一种“铁树开花”的诡异之感。天音弟子已经命绝铁花,而他的一整张脸都被巨大的曼陀罗铁花遮盖,只露出一双眼球突出充斥血丝的双眼,和一张钻出一节铁茎的嘴,正对着秦络绎,骇人至极,叫人

  冷汗淋漓。

  回过神来后,秦络绎也看到不少八大门派弟子被这种铁花穿透身体,成为他们的枝干。

  感觉到脚心一阵刺痛,秦络绎霎时飞起,一剑抵住那想要破土而出的铁花,铁花没有钻进人的体内,就成为了废弃的机关,土地只鼓起一个小包,就再无动静了。

  之后秦络绎大喊,告诉众人,这个铁花机关的破解方法,只有阻止它破土而出,若不及时,定然必死无疑。

  众人被那飞行的铁环折磨的遍体鳞伤,有的身体分家,有的断肢残避。更何况,星天战和点苍掌门步知天都受了内伤,功力减半,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一直伴随星天战左右护他周全,点苍弟子也都守着步知天,两大高手不能参战,而凌无眉

  又成了白之宜的人,更是雪上加霜。

  常欢背着重伤的凤绫罗,本就行动不便,使用《烈焰焚祭》却也不能毁掉那些铁环,便更加心急如焚。

  星沫苍月的《涅槃神星陨》也只能将那些铁环打的摇摇欲坠,却仍能卷土重来。

  “义德,快想想办法,这里就只有你了解这些机关了!”常欢急声道。

  “我也不知如何破解机关,我只能看出这些机关的原料,玄铁无坚不摧,我们的兵器都不能毁掉玄铁!”武义德说道。

  常欢说道:“若是我和苍月弟弟联手呢?”

  武义德摇了摇头:“恐怕不能,但是……若是能将那些助它飞行的羽翼打掉,或许就破了这铁环机关了!”能够接近这些羽翼都是难上加难,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于是常欢把凤绫罗交给武义德,和星沫苍月不得不再一次联手,使用一世葬的招式,直接劈向一个铁环中的

  一个羽翼。

  飞快的螺旋羽翼险些搅动着金鞭将星沫苍月带起,好在他及时抽离,羽翼没有折断,但是接口之处有些破损,飞行的速度的确在减慢,给了众人喘息的机会。在城墙上观看的漆昙,着实也松了口气,而她操控的蛊毒死士们,仍然在对抗着机关阵外的人,七大死士不断阻拦,阿市在城门口的安全地带一直操控着机关,尽管白之

  宜已经下城参战,漆昙也不敢暗中停止操控死士。

  阿市看到不断有人破了机关逃出机关阵,落入安全地带,向自己的方向逼来。

  看来他们势必要破门而出了,阿市心一紧,又按下一处机关,面无表情的静静等候着。

  漆昙本为星天战他们破了机关阵而暗暗欣喜时,却面色一变:糟了。

  只见所有弟子拿起兵器开始互相厮杀起来,就连常欢、云途等人也不能幸免,这场面若是被城墙另一边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甚是诡异。唯有星天

章节目录